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外科教父 > 447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447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海与夏
    秦教授带着小秦护士离开了三博医院。

    小秦护士表示,不久之后她还会回来,要跟着小苏一起学习。

    秦教授在三博这几天,通过仔细观察,发现杨平的天赋超出他的想象,将杨平引进301,已经不只是上级的指示,也变成了秦教授个人的愿望,愿望还非常强烈。

    一句话,秦教授看上这小伙子了。

    不管出于私心还是公心,都看上了。

    梁教授给广西桂林的实验室打了招呼,让他们抽出时间参与杨平的脊柱外固定架动物实验。

    杨平准备抽空亲自去一趟广西桂林,看看那边的实验条件,以后还有很多器械,需要做动物实验。梁教授当即通知桂林那边,做好杨平的接待工作——

    外科研究所挂牌后,杨平的工作没有多少变化,依然是每天不停地手术,只是手术的范围扩大了,他再也不用为手术权限的事情操心,可以放开手脚,自由发挥。

    周六周日休息,不做手术。

    周六上午科室所有医生坐到一块,总结前一周的手术,然后对下一周的手术进行讨论,并抓紧时间充电学习。

    周日纯粹休息,让大家绷紧的弦放松,持续处于紧张状态,这根弦容易断。

    余水莲在三博酒店的一楼,开了一家面包店。

    那位香港烘焙师没有食言,经常过来传授他们夫妻烘焙技术。

    三博酒店的一楼,人流量非常大,这里开了很多店,院内的商店全部集中在这里,消费者都是病人和病人家属。

    除了便利店、水果店、快餐店,还有药店和医疗器械店,比如配眼镜的、卖助听器的,卖支具假肢的,反正是围绕医院的场景做生意。有些是医院开的店,有些是外来的店。

    半截人的励志故事,让这家面包店的生意非常好,有些人出于好奇,有些人出于同情,都会来帮衬他们的生意。

    旁人的异样目光,刚开始,余水莲很不适应,但是慢慢地,她完全适应了,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爱马仕在天桥上消失好几个月,该复查的时候,也没有来复查。

    作为流浪者乐队的灵魂人物,爱马仕的离队,让流浪乐队受到不小打击,新任的主唱明显没办法支撑场面。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乐队散伙了,天桥恢复了以前的平凡,剩下的都是摆摊的,手机贴膜的,卖祖传秘方的,卖古董的,还有倒号的黄牛。

    现在爱马仕又重新出现病房,带着他的摩登老婆。

    他过来复查,考虑拆除右小腿的外固定架。

    见到医生,爱马仕像返乡的大人物,不停地握手,感谢医生的照顾,让他保住了这条腿。

    每到一处,指指点点,以表示自己当时多么熟悉这里。

    其实离开三博医院也不久,就是几个月而已,但是爱马仕仿佛觉得离开了几年。

    腰间那条消失很久的爱马仕皮带又回来了,还是新的。

    现在爱马仕不用轮椅,双拐辅助,走得非常顺溜。

    小五拉一把椅子让他坐,以前爱马仕住院时,小五是管床医生,出院后一直是小五跟进。

    “莎莎,你坐,休息一会。”

    爱马仕对老婆极尽温柔。

    “都坐!”

    小五又拉一把椅子。

    爱马仕坐下,四处张望:“外面的招牌变了,医生办公室没变,那副骨架子还摆在那。”

    “上个月就到了复查的时间,按照预期,要拆除外固定架,但是总是联系不上你,你的电话也打不通。”小五指责爱马仕怎么手机老是关机。

    “去了非洲几个月。”爱马仕忙解释。

    自从去了非洲,电话用的另一个,这个电话当然打不通。

    小五打量他:“老王,这派头,是在非洲发财?”

    “发财谈不上,非洲的矿又还给我了,这得感谢国家,我在非洲投资的金矿,失而复得,分红也如数算给我,十个亿而已,小钱,不值一提。”爱马仕嘿嘿笑,衬衣跟丝绸一般闪亮,他弹了弹衣袖上的一粒灰尘。

    之前听说他在非洲投资一个金矿,结果这个国家打仗,金矿被反政府武装占领,没收,直接导致十几个亿的分红不能到手,引起连锁反应,公司才倒闭,现在金矿到手,这算是咸鱼翻身。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老王穷!

    想想当时公司倒闭,追债的追到医院来了,被生活逼得在天桥上卖唱,爱马仕心里百感交集。

    人啦,只有经历过起起落落,还懂得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这次爱马仕去了非洲几个月吗,不仅拿回了矿,还获得了其它几个矿的开采权,可谓否极泰来。

    人生又开始了第二春。

    小五听完爱马仕的故事,唏嘘不已,这素材拿去稍微加工,可以拍一部电视剧。

    “杨博士去影像科了,有个疑难病例,那边找他一起阅片,我先帮你挂号拍片,等会他回来再帮你看片子,确定拆除外固定架的时间?就诊卡呢?”小五让他拿出以前的就诊卡。

    她老婆在包里翻找就诊卡,卡太多,一时没找到。

    “别急,莎莎,慢慢找!”爱马仕温和地说。

    找到卡,小五帮他开单复查X片。

    “非洲热,医疗条件差,我担心这针孔发炎,我老婆每天用酒精给消毒,还好,没事。”

    “那地方的酒精,我都怀疑浓度不够。”

    “都没酒精味。”

    爱马仕扯起裤子让小五帮看看针孔,还好,针孔被痂皮封闭的,非常干燥,周围没有明显的红肿,也没有渗出,没有感染的迹象,非洲的酒精还是不错。

    爱马仕复查完X光片,杨平正好从影像科回来。

    见到杨平,爱马仕激动不已,其实那段人生至暗时期,爱马仕觉得最温暖的就是在医院里。

    当时没钱,杨平还让他别急,先在套间病房住着,几次复查,杨平都帮他打招呼省钱,他在天桥卖唱,杨平还和保安打了招呼,别为难他,这些爱马仕心里都清楚。

    杨平看挂在灯箱上的X光片,右侧胫骨,延长后新生的骨组织不仅连接良好,而且塑形很好,骨小梁的重建也不错,让康复科医生指导爱马仕训练三到四周,就可以拆掉架子。

    “杨博士,找个时间,我做东,请科里兄弟聚一聚,地点,随便选。”

    爱马仕说话还是那么土豪。

    “行,你跟小五联系。”杨平也不拒绝。

    “听说我们医院新设立一个基金会,这个基金会主要为杨博士的科研筹集资金?”

    爱马仕神态自信,意气风发,将三博医院说成“我们医院”,足见对三博感情之深。

    “是呀,科研资金需求巨大,吸引社会捐助是一个办法,你准备住院,还是在门诊处理,都可以。”杨平关掉灯箱。

    “住院,住院,那个套间空着不?要是空着,住那?我怎么联系这个基金会,想往里面打点小钱,算是捧场。”爱马仕摸摸头,那种两边剃光,头顶留盖,特有的油腻中年发型。

    “基金会在行政楼有个办公室,你去那边一问便知。”小五指引他。

    基金会在医院有办公地点,就在行政楼,但是他们是独立的,跟医院没有任何管理上的联系,只是借医院的地盘设个办公点而已。

    爱马仕说干就干,拄着拐杖到基金会的办公室转了一圈回来,杨平还没下班。

    “刚刚去了解捐助的程序,本来想抢个头号,可惜被人抢了,安宁集团捐了一个亿,听说已到账。”爱马仕有点沮丧。

    被安宁集团的宁总抢了头号,爱马仕也服气,人家是什么企业,巨无霸级的。

    “安宁集团?宁琪的安宁集团?”杨平感到惊讶,这么快,基金会开放还没多久。

    “除了宁家的,难道还有第二个安宁集团?”爱马仕笑道。

    “这位年轻的女总裁,可是商界的厉害角色,现在安宁集团在她带领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业务稳步上升。”商界人知商界事,对安宁集团,爱马仕仰慕不已。

    跟杨平聊完,爱马仕又去看小女孩思思。

    这孩子真乖,他在天桥卖唱的时候,这小家伙还拿着两千块钱来捐款给他,也不知道病情怎么样,挺可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