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不是法爷 > 第143章 人类的差距

第143章 人类的差距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奇迹祈愿
    勾股定理可以说是数学定理之中,存在证明方法最多的定理之一,地球上周朝时期也早出现过“勾三股四弦五”的数值特例。

    严格说来,它便是那个“余弦定理”的特殊形式。地球上11年陕西高考还考究过它的证明,让一群用定理用得滚瓜烂熟的同学看得一脸懵逼。

    林奇思索数分钟,也想不通这里考验的是如此简单的几何定理。

    对比那些听着就高大上的数学定理而言,它无疑太过浅显。

    “公理”是指依据人类理性的不证自明的基本事实,它门锁经过人类长期反复实践的考验,不需要再加证明的基本命题。

    “定理”则是从公理或其他已被证明的定理出发,经过受逻辑限制的演绎推导,证明为正确的结论的命题或公式。

    《几何原本》中“凡是直角都相等”是公理,而“勾股定理”则是定理。

    一言概之,公理是鸡,定理是蛋。

    林奇哪怕是瞎子,在知道“不动点定理”这些意义非凡后,都知道他记忆中处于最顶层位置的“哥德尔不完备定理”这等击穿公理系统的存在,将会是极为可怕的颠覆存在。

    它指出了一个没有矛盾的公理系统,依旧会存在一些无法被证明或者证伪的“命题”。

    类似于超脱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直掐系统命门。

    这年头,自己不够复杂,都不好意思摆上台面,与各路高环法术搭上关系。

    可如此想想,简单直白的“勾股定理”,简单地怎么都看不出和当前的法术系统有半毛钱关系。

    不太值得作为一项“考验”。

    林奇摇了摇头,也罢,瞎凑合写着就是了,还好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世界真的存在《挑战思维极限:勾股定理的365种证明》这类书籍,完美主义的林奇看着现存证明法五百种,便咬咬牙给看完了。

    正如同他背着圆周率,根据“山巅一寺一壶酒”之类的口诀把圆周率背到22位(3.1415926535897932384626),后面再看到一位数学家鲁道夫的实际,对方用割圆法算圆周率算到35位之多,代表着旧时代最后的辉煌,他也顺带背完剩下的位数,以作纪念。

    他直接捡起地面的一块碎石,以它为粉笔,慢慢在用泥浆糊过的拱形门面上,开始刻画出具体的证明过程来。

    “勾股定理”五百多种证明方法里,绝大多数都是初中层次。

    最有名的当属于课本上所采用的赵爽弦图解法,林奇上学时也曾经为之感慨。当然后面再看到更多奇妙的定理时,这种震惊也就变成麻木了,不然震惊不过来。

    而北区广场上,围观到这一幕的学徒险些喷饭出来。

    “这也太搞笑了吧?”

    “确定不是小学之路?”

    “什么小学,我幼儿园都随便写呀。”

    原本还惊诧于不死生物僵尸被神秘吞噬一幕的学徒们,此刻都面面相觑,有些不能接受这画风突转的一刻。

    “也好,这样子林奇也能抹平差距。”女学徒恩雅看着题目感慨道,一行几人也应和点头。

    屏幕的另一半,骆天擎法师在开始阶段的迷惑后,先行在棺木里解决僵尸,随后很快突破了棺木出来。

    看到了相似的石拱门后,骆天擎法师却是仔细的研究起祭坛的仪式法阵来,甚至当场也拿起小石子就地演算,显然是要找到两者间的联系进行破解。

    “恐怕没有这么简单。”王若绫则是全神贯注地看着林奇在石板上勾勒的详情。

    慢慢地,原本还挑战题目太过简单的学徒们,也开始发现不妥之处。

    “都已经三种解法了,整个拱门还没有丝毫动弹的迹象?”

    “这恐怕是个大陷阱!”

    北区47宿舍,林奇的舍友们也同样神色紧张看着荧屏上林奇笔耕不辍的身影。

    “石拱门的角落亮起了三颗星星,表明通过了三种证明方法。”郭思飞思忖道,“就是这个进度……”

    刘凯点头,“按照拱门顶部的空间,恐怕容纳几百颗,林哥该不会失算了吧。”

    说着几人视线交汇,大都察觉出内里的不妥之处。

    不知道终点线的比赛,最为熬人。

    远处自成小团体的辛振达也看出了玄机,语带激动,“马哥,马哥,你注意到没,那小子这次恐怕棋差一着了。”

    马镇武也是心情舒畅不少,冷笑道,“就慢慢写吧,前面几种容易,超过十种后,看你怎么办,尤其是越后面思索新的证法就越煎熬。”

    “但更加煎熬的是,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还得写多少种证法才通关!”

    广场划分给中区学徒的角落,议论声更是高起。

    “这就是名头响当当,差点成为预言继承者的天才学徒?”一位长相不俗的女学徒摇了摇头,“太过冒失了,不知道神使的那种途径,才是我们法师的正理么?”

    “就这么老老实实地去答题,连进度都看不到,接下来投入时间的‘沉没成本’会让他不断纠结,放弃又舍不得之前的努力,不放弃又看不到希望。”

    “拖下去,就会两头落空,这个测试,从一开始就在诛心。”一位学徒分析到。

    “那位神使能否突破尚未清楚,但林奇同学,恐怕真的得折在这里了。”一旁带着黑色镜框的天才学徒同意道。

    漂亮女生一声轻笑,“这样的话,那位郑公主可就失算了,自己好不容易找来的接班人,连台面都撑不起来了。”

    中区的学徒们跟随应和的不多,但大多有些失望。

    挑战大厅里,诸多学派、教派、家族势力组织的见证者观察员们,看到林奇老实答题的一幕,也都摇摇头。

    太莽了,一点强者法师气定神闲好好准备的功夫气度都没有。

    “哈哈,年轻人嘛,朝气蓬勃总要撞撞几回南墙,才能够反应过来。”

    变化系学院的副院长开口解释道,看似贬低却也暗示林奇总要点成长空间。

    在教授格斗学的曲风法师给他汇报后,他就更加欣赏起林奇。看着这种不管一切,就是一股劲地一路破下去的风范,深深地踩进去他内心的坎里,有他们变形战斗路线的风范,管你什么怪物,我变身然后硬生生锤死便是。

    郑樱落安排好了凤凰魔宠,换上一身正装,娉娉婷婷地走入殿堂内。

    高高在上不可亵玩的姿态,瞬间吸引了不少法师的心神,只是想起她未来的归属,原本的欲念便黯然破灭。

    原本眸光微闭,仿佛打坐静养的院长,在少女入门瞬间一抬,随即闭合,没有停留过多一秒。

    雷欧法师见林奇五道证法后,仍不改变初衷,心内开始焦虑起来。

    这就像是陷入泥潭后,第一反应不是收腿反思而是用力踩进,试图以腿长丈量深度。这种作死举动让他终于忍不住,悄然使用了传讯法术和郑樱落沟通。

    “樱落,你没让他在遇到困难时使用‘厄难征兆’法术?那祭坛仪式的关键便是现场秘能粒子的十七个关键参数,他研究了就能看到迹象的。”

    雷欧助理的语气不禁焦虑起来,“后面的参数难背,开头的总能背下来吧。”

    郑樱落也是疑惑摇摇头。

    “我确实有这么叮嘱他,遇到难以解决的困难,就使用那道法术。但因为法师之路的限制,往往这种预言法术第一次效果最大,所以我也叮嘱他,必须得等到那种难以克服的困难才使用。”

    雷欧助理这一刻也不禁抚着额头,“也罢,估计等他写完十几种证法时,就会反应过来的。”

    郑樱落则是歪着头,有些疑惑地看着正在书写证明过程的林奇,与相邻屏幕斟酌着仪式法阵的骆天擎法师形成鲜明对比。

    当初学院提供的“十七个秘能场参数”,每六秒刷新一次,一分钟总共170个数据,一小时大约10万出头。数据本身突变量不高,加上曲线图形记忆,林奇还是能够勉强背诵一些进行辅助,到时掐着心脏跳动频率来估算时间。

    不过后面林奇更夸张地是和他们要了精度达0.1秒的参数曲线图。

    只是看到这一幕,她越发困惑。

    这饭都用勺子盛起来怼嘴里了,总不至于要她嘴对嘴喂吧?

    “不对!”

    忽然场内有法师发出一声惊呼。

    “怎么全都是分块法的范畴?”

    此言一出,瞬间在场的法师们仔细思度起林奇的证法来。

    “还真的是,看来这小子是底蕴足够,才敢这么挑战呀。”

    渐渐广场上的学徒,也开始发现了这点,讯息伴随着风声与议论声,逐步走远。

    原本轻蔑的学徒都不禁翘首,意识到他们才是小丑,那位做题者才是把握十足。

    众人纷纷瞪大眼睛,观察着林奇的“库存”或者说临场的“思维”能够走到哪一步?

    “分块法、镶嵌法、割补法、等积变换法、拼摆法、消去法……”

    “居然光是思路就这么多?这都几十种了吧?”

    众人的感慨声还没停止时,林奇便用石板刮掉旧证法,重新用碎石书写新的证法,整块石板面已经被写得坑坑洼洼,残留的字迹鲜明。

    墙面变成一幅乱涂乱画的草稿。

    但在场的学徒无一不是天生聪慧经过考验,顶多情商不足,全神观察下,林奇的证法基本完好无损地存放脑海里,甚至有人当场就拿草稿纸记录下来。

    “换思路了!”忽然有人兴奋大喊。

    “倍积法!”

    “面积比例法!”、

    每种思路都有延伸几种不同的证明法,但在学徒们看来,能够开发新思路的,才是真正的强大,否则也就是换汤不换药而已。只要有一种新的思路,他们也能顺着思路再补充些其余角度的证明方法。

    可随着射影法、同积法、长度法、垂线法、辅助圆法一项项推出,看着林奇的证明方法推上了三位数,拱门顶部亮起的星星越发越多时,众人已经从震惊变得麻木。

    这法师之路的挑战,确实是真正的挑战!

    哪怕是简单的证明,但能够想出一百种证明方法,那都极为不易!

    “噢!”

    瞬间几位女生掩着嘴,无比惊诧地尖叫出声来。

    嫌弃自己速度太慢的林奇,另一只手也拿起了石块,借由灵魂的强劲与时光龙来分摊思考,同时左右开弓,书写着两种不同思路的证明方法!

    “方程法和相似转化法!”

    “还有!”

    随着林奇每次转换证法思路,现场的众人都得发出一阵轰然声。

    “间接证法、反证法、平方差法、解析法、参数法、坐标法、三角函数法、特例法、泛化法……”

    一般人,撑死就按照一种证明思路开发出几种乃至十几种证明方法。

    但是眼前的林奇,光是证明思路就列举出十几乃至几十种,把所有能够想象的角落,都无差别覆盖。

    所有的质疑声,都在一道道证明方法下,被完全打脸,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中。

    甚至多说一句,都可能成为这必然载入史册一幕里的跳梁小丑。

    证法破一百,林奇推理推理能耐了得,虽败犹荣。

    证法破二百,林奇已经站在场中天才也无法企及的高度。

    证法破三百,林奇妥妥地通过这个测试,只看时间长短。

    证法破四百,众人跪倒,膜拜在地,不敢再有怀疑

    无论这个拱门的要求再高,它都无法拦阻,一位真正的天才。

    最终,林奇两手都无比酸痛的情况下,终于把第五百道证法书写完毕。

    满头大汗的他,这才欣慰地停下来,视线余光中看到,如高山般矗立不为所动的石拱门,发出了晃动的声响!

    微微的曦光,从底部如水般漫入。

    这一幕,同样震撼着在场观看的上万学徒法师们。

    五百道证明方法中的,超过七成的思路都是初中生稍稍努力就能够理解的内容,却让在场众人在这里魂牵梦绕了许久!

    陈世坤看着着一幕,说出了无数学徒内心的真实想法。

    “有时候,人和人的差距,比人和猪的差距,还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