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永恒之路

第三百七十四章 永恒之路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情终流水
    仲裁之神不敢动,安格动不了,双方就这样僵持了起来。

    源源不断的信徒赶来,虔诚的奉献,每天都像圣会祭典一样,源源不断的收割到大量的魂焰。

    虔诚的信徒也就罢了,更多的是那些虔诚的神职者,他们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信仰异常的狂热。

    众神的消失,天国的绝迹,受伤害最大的其实是那些神职者,他们从小都是虔诚信奉着光明,长大后成为了圣职者,却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众神不存在?

    大家又不是蠢货,能成为神职者的,没有一个是智力有缺陷的,自然能从各种蛛丝马迹中,察觉出不对劲。

    有些人为了权力和利益,选择了同流合污,掩埋了内心对光明的向往,但也有些人痛苦的等待着,又或者绝望的沉沦。

    无论是哪一种,此刻看到天国降临,内心那种信念很容易像火一样狂热的燃烧起来狂信徒。

    接二连三的狂信徒,看得仲裁,光暗,古利安尼,加上安格这边的安东尼和奈格里斯,是又惊又喜又纠结。

    惊喜自然是狂信徒的诞生,左右着很多事情的兴衰,一个狂信徒能做到的事情太多了。

    看看安格的狂信徒,丽莎算半个,就已经能撑起美神城和淡海位面,再看欧克和银币。

    纠结的是,不知道谁能利用到这股力量,安东尼当然很有信心,两在两大教区都掌握在他手上,下面觉醒的那些狂信徒,很多都算他的。

    但仲裁之神这样金灿灿的杵在那里,也不好说能抢得赢对方。

    就这样僵持的两个星期,安格的天国权杖终于又亮了起来。

    “好像,可以动了。”安格掏出天国权杖,说到。

    “真的?太好了,赶紧回安息深渊,把它召唤回去。”大家呼啦啦的围过来,奈格里斯急声说到。

    安东尼点头说到:“卡在这里催生了不少狂信徒,也收获了不少信仰,但绝大部分的信仰元力都是投向主神格,对面有两个神,能分享的力量比我们大多了。”

    安格没有光明众神的神格,不能分享到这些力量,但他抢了不少,也不好说吃没吃亏。

    留在这里能抢夺更多的信仰,但安东尼还是希望能马上离开,因为:“不确定因素太多了,还不如按部就班的来,给我时间,我能慢慢的挤死教庭,夺走所有的信仰来源,没必须跟他们抢。”

    与其不确定的争夺信仰,还不如用常规手段,毕竟现在安东尼掌握着两大教区,无论是人口还是经济,都‘优势在我’。

    “不过不能召唤过去,你忘记天国堡垒是怎么卡住的了?万一卡不住,它砸到安息深渊上,那两个地方都得完蛋。”安东尼说到。

    “对对,不能召唤过去,当初是安息之风把它吹卡住的,万一这次没卡住,砸下去就完蛋了,怎么移动?直接让它后退,可以吗?只要别卡在保面壁垒这里就好了,我们可以传送离开。”奈格里斯说到。

    安格点头。

    “好吧,那开始吧。”奈格里斯说到。

    “等一下,我们不能就这样走了,得给仲裁留点礼物,大人,您可以穿透天国壁垒了,你就这样这样,再那样那样,可以吗?”安东尼说到。

    安格点点头,其余的人都嗤牙咧齿,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你这招太阴险了,仲裁会气疯的。”

    安东尼表情严肃,冠冕堂皇的说到:“争夺信仰的战争,必须尽出全力,因为我们拯救的,是迷途的羔羊啊。”

    “对对对,冕下说得对。”大家热烈鼓掌,四散而去,只有傻乎乎的米纱信以为真,激动的说到:“大人一定要拯救他们,我听过大人您的事迹,你一定能做到的。”

    安东尼兴致来了,连忙问到:“你都听过我什么事迹了?”

    “大人倾家荡产,四处举债,坑……花样百出,赈济灾民的事迹,我爸爸说,全世界只有大人您,是真正没有私心的在救人,其他的人,就算是有些表面不求回报的人,其实也是为了声望和名誉。”

    “只有您是没有私心的,所以我爸爸让公会的部门,遇到大人的事,要尽力主动的配合。”米纱说到。

    “阁下的父亲是?”安东尼好奇问到。

    “魔法公会会长,乔瑟夫六世。”米纱说到。

    安东尼恍然:“原来如此,我还奇怪,为什么魔法公会那边这么配合,放款速度这么快,只要有抵押物,当天就能放款,敢情是会长大人吩咐过,替我谢谢会长大人了。”

    他们这边聊着天,安格那边也做好了准备,他放出圣光,把自己的身体包裹,远远的看去,就像一个圣光所化的巨人一样,与仲裁之神的金色巨人一样,威武庄严神圣。

    与此同时,他的背后现出了天秤之环。

    当他祭着圣光和天秤之环,穿过天空壁垒,进入主位面的时候,地上聚集的信仰发出了海啸般的惊呼:“平等与天秤之神!天秤之神,是天秤之神啊!”

    “天啊,世界末日要来了吗?亡灵天灾要降临了吗?众神降临了!”

    以前怎么喊怎么祷告,都得不到神的回应,最多一个圣灵附体,对绝大部分的神职者来说,神,只存在于传说和圣典之中。

    这就不得不让人有所怀疑了,人,会本能的质疑自己从来没见过的东西,同在好了,一辈子都没见过,现在三四个堆在那里,让大家看到饱了。

    一众天使围了过来,按照安东尼设计的剧情,这个时候,安格就应该大声质问仲裁之神了,不过他看到那些天使里,奇形怪状的罪孽天使的时候,歪了歪头。

    “你们,有罪。”安格的声音洪亮而平淡,没有什么语调的变化,就像平白直述一样,然而那些罪孽天使,却茫然的看到自己身上燃起的圣焰。

    罪孽天使有没有罪?当然有罪啊,至少在光明教会的定义中,这些罪孽天使都是异端炼化而成,罪孽深重。

    可是,从来没有人审判过它们。

    现在有了,效果特别的好,燃烧的圣焰飞快的烧掉它们身上的羽翼,一个接一个的失控往下掉。

    下方的信徒其实分不清楚,罪孽天使和战斗天使,他们只看到安格一声‘有罪’,就有天使冒着火往下掉,那岂不是说明这些掉下来的天使,有罪?

    “你”仲裁之神扑了过来。

    安格飞快的后退,同时大声说到:“仲裁,你背弃了光明,至高之神剥夺了你进入天国的资格,不持公正,必将被光明驱逐!”

    安格的话平白直述,就像在念稿一样,实际上确实是在念稿,这些话都是安东尼教他的,可是内容却石破天惊,声音传遍整个天空与大地,底下的神职者和信徒都震懵了。

    仲裁之神扑克般的脸上现出了一丝慌乱与愤怒,安东尼这句话实在是太恶毒了。

    安格毫无阻碍的穿透天国壁垒,因为他是认证过的,不需要像以前那样硬生生的打破壁垒才能进去。

    仲裁之神撞到了壁垒,情急之下,他一拳轰在壁垒上,轰!天国壁垒发出了惊天的巨响。

    安格变身洛克,需要八九秒才能轰破壁垒,仲裁之神却没有这个时间,他第一击轰在天国壁垒的同时,安格已经按动了天国权杖,天国堡垒缓慢的移动起来。

    天国堡垒卡在主位面的壁垒上,才造成了现在这种状况,堡垒一移动起来,这种破裂的力量就不复杂在,位面的壁垒以最快的速度恢复。

    仲裁之神五秒之内轰在天国壁垒上几十拳,再想继续的时候,位面壁垒恢复,那个破裂位消失了。

    刚刚恢复的位面壁垒并不坚固,仲裁之神下意识的想撕开空间追上去,一股作气轰破天国壁垒,把里面的人全杀光。

    然而这时,他敏锐的感应到点什么,扭头望去,只见地面的信徒和神职者们,都用一种震惊的表情看着他,看到他望过来,不少人更是嫌弃的移开目光,低下头去。

    咯噔!安格的话被他坐实了,仲裁之神被剥夺了进入天国的资格,他被光明驱逐了。

    不!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不是我被驱逐,是这些人偷了天国堡垒啊!仲裁之神的心在怒吼。

    但是没有用,人们都愿意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事实,‘天秤之神’能毫无阻碍的进入天国,他却被壁垒挡了下来。

    他被剥夺了进入天国的资格,他背弃了光明,他失去了公正……

    仲裁之神几乎能听到所有人的心心念念。

    ……

    “啧啧啧,你们说仲裁有办法解释吗?这个哑巴亏是不是吃定了?”奈格里斯幸灾乐祸的说到。

    以它知识之神的超强智慧,都想不出仲裁之神有什么不吃亏的办法,只要他进不去天国堡垒,那他被驱逐的说法就无懈可击。

    等这里的情况传开去后,每个信徒向仲裁祷告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想:不持公正的仲裁之神,还有没有资格仲裁别人?

    这对仲裁之神的神威是巨大的打击,而且是无可挽回的。

    “除非他能堵住底下那多少万了?”奈格里斯转头问安格。

    “五十八万六千七百七十九人。”安格说到。

    下方的沼泽两个星期的时候,聚集了几十万人,看下去乌央乌央的,数都精不清,但安格的天秤之环扫过,数字能精确到个位。

    “除非他能堵住那五十八万六千七百七十九人的嘴。”奈格里斯说到。

    “哈哈哈。”大家都为能阴到仲裁之神而高兴,哄笑了几声后,大家抬头往壁垒外望去,因为外面的光线暗了下来。

    神圣天国一直倒挂在安息深渊上空,共享着安息深渊的光照,而卡到主位面的这两星期,共享着主位面的阳光。

    现在,所有的光线都消失了,壁垒外一片漆黑。

    “这就是虚空吗?乌漆抹黑的,为什么没有星星?”卢瑟抬头看着,一边问到。

    “你把虚空和星空搞混了吧,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米纱鄙视的应到。

    “啊?不是吗?”卢瑟愣住了。

    “当然不是。”米纱夸张的说到。

    “有什么差别?”卢瑟好奇的问到。

    米纱摇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空间魔法师,我只知道它们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

    卢瑟转过头,目光越过正在叉腰摆姿势的黄铜龙,向杜罗肯问到:“炼金之王杜罗肯大人,请问虚空和星空有什么区别?”

    杜罗肯好笑的问到:“你为什么不问知识之神啊?”

    卢瑟摊手:“它爱显摆,喜欢说得很复杂,我听不懂。”

    奈格里斯气到:“你个猪头人。”

    杜罗肯沉吟了一下,尽量用浅显的词汇描述到:“如果把我们的主位面,深渊位面,看成是一个个气泡,那虚空,就是承托这些气泡的水,我们在‘水’里,可以轻易的游往另一个气泡。”

    “神圣天国,就是一个虚空堡垒,它可以载着我们在‘水’里自由的移动,而不会被淹死,位面传送,相当于把两个位面之间的‘水’移除,让你能瞬间跨越不同的位面。”

    “而你在主位面看到的星空,每一颗星星,都有可能是一滴承托无数位面的‘水’”

    “嘶”确实很浅显易懂,连闪电都听懂了:“位面外全是水?那是不是再荒芜的深渊都能种东西了?”

    紫骸抱着它的脑袋,用指关节顶:“水在这里是指虚空,是指虚空,是虚空,我都听懂了,你个笨马。”

    “星空这么多星星,每一颗都是吗?那像主位面一样的世界岂不是有很多,至少几千个了吧。”卢瑟震惊的说到。

    主位面的夜晚,天上的星星密密麻麻的,数都数不清楚,肯定有几千颗。

    “呵,几千?”奈格里斯鄙夷的说到:“群星学院有一种观星塔下,从建造完成到现在,几百年过去了,群星的占星师们都没数得清天上有多少颗星星。”

    就在这时,被紫骸从闪电头上挤下来的大猫,突然站了起来,朝着壁垒外张大了嘴巴。

    大猫能发出一些空间次元层次的波动,能在安息之风中造就出一个空洞,但是在虚空里,它的制造的波动朝没有形成空洞,而是像波一样向着远方传递,直到碰上点什么才反弹回来。

    安格的感应着反弹回来的波动,在灵魂里呈现出来,那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细长线状物。

    “永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