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茶味恋爱日常 > 第三百二十七章:差点被招安了!

第三百二十七章:差点被招安了!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雪满长安L
    合着姜老爷子第一眼就认出了他,后面的都是在装糊涂是吧?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么?啊?!(震声)

    明明被老爷子玩弄于股掌之中,还沾沾自喜地觉得这波赚了的嘴脸怕是在对方眼底一览无遗…最离谱的是我刚刚还反损了他两句。这么一来别说是刷好感度了,姜家这个地图我怕是直接红名了吧?

    满月你听我说,姜大爷误我!

    心中满是悲愤的宁大师很是幽怨地看了一眼姜大爷,心说难怪他刚刚死活不肯告诉自己他怎么称呼,原来一切都是套路…

    像个小丑一样真可怜.jpg

    不过眼下已经是到了这一步,时光倒流已经是不可能了,只有是靠着自己精妙的操作来先稳住满月才是上策。然而可惜的是还没等他开口,姜系花便头也不回地插着兜往回走去。这一下可把宁大师给看愣了这姑娘不是来叫姜大爷回去的么?怎么人拒绝一下你就跑了?不再努力努力的么?

    只有你们接着拉扯,我才有进场时机啊!

    “等等等等,满月…”

    “你有什么事?”

    “额…”

    “对啊小伙子,你有什么事儿找我们家满月,现在可以说了。”姜大爷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催促道:“有话快点说,说完我们还能去老顾那边蹭一顿饭呢。”

    宁大师:“……”

    我那是不想快点说么!大爷您不觉得应该给点私人空间让我们说话么?

    眼见姜大爷死活不肯挪步,一点没有自觉性,宁大师只好轻咳了两声摆摆手表示:

    “没事,我就是来看看你好不好…既然看到你一切安好,那我就放心了…姜老爷子,咱们走吧…?”

    “这么就走了?不多唠两句?”

    “……”

    我说不下去的原因还不是因为您老么!

    “那什么…满月,我先去看一下小雪爷爷,明天再来正式登门拜访。”

    “不必了,明天我不在家。”

    “那后天也行。”

    “后天大年三十,不适合见客。”

    “那正月初一!总之我来都来了,你总不可能连门都不让我进吧。”宁大师腆着老脸回道:“之前咱们都说好了要见你爸妈的,相信叔叔阿姨一定也很期待见到我。”

    “你想死么?”姜满月眼神凌厉。

    “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十年都不会想。”

    “我看你现在就很想死。”

    一旁的姜老大爷原本端正严肃的脸庞忍不住露出了一点古怪的表情,他乐呵呵地看着自家孙女和宁大师的交锋对话,精明威严的视线里也不知流转着什么样的情绪。

    明明上个暑假还天天厮混在一起如胶似漆的,短短几个月时间就能把我家这宝贝孙女给激怒成这样…而且最关键的是他还活得好好的站在满月面前,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他看出了自家孙女有种想要把宁源刀了的冲动,而宁大师同样在小心翼翼地规避这份危险,这样奇怪的表现让姜老大爷很是好奇能把满月的杀心激发到这个地步的人,宁源绝对是二十多年来的第一个。

    他是了解自己这个孙女的,她从来不会在无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姜暮雨那小丫头虽然确确实实告了秘,但是最后决定要出来见宁源一面的也一定是她自己,别人没可能干涉她的想法。

    既不想见,又出来见了…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毫无疑问姜老爷子对宁大师的兴趣又多了几分,眼看这自家孙女距离把宁源当场击杀就在一线之间了,姜老爷子连忙出面道:

    “行了行了,话就说到这吧,小伙子,咱们该动身去看望老顾了…行李是什么的就先放一放吧,等回来再拿。”

    “这多不好意思。”宁大师从中察觉到了转瞬即逝的机会,连忙把自己的行李箱塞到了满月小姐姐的手里道:“不过既然老爷子您都这么说,那我们这些做晚辈的不好推辞,也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满月你先帮我拿进去,一会我回来拿。”

    姜老爷子:“……”

    我特么是让你自己放进去,谁让你直接丢给我孙女了!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这小子,脸皮够厚,还有够不要脸…这样的家伙到哪里应该都是吃不了亏的吧?

    姜系花奇怪地看了宁大师一眼,她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被宁大师一通打蛇盘棍上的操作给打懵,压根理都没理他潇洒转身离去。只留下宁大师在身后一脸遗憾地和姜老爷子大眼瞪小眼。

    “大爷您孙女真有性格~那什么…我的行李…”

    “……”

    “就放那儿吧。”姜老爷子回道:“我打电话叫人过来帮你搬过去。”

    “好嘞!大爷咱爷俩还真是一见如故,说实在的我第一眼就看出大爷您气质不一般,没想到你居然是满月的爷爷,这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你小子少给我拍马屁…”姜老爷子睥睨道:“别忘了你答应送我的鹰就行。”

    “……”

    淦,本来还想把这事儿糊弄过去的,现在看来姜老爷子是一定得讨好的了…

    既要让姜老爷子有熬鹰的成就感,又得照顾他的身子骨不能把他给熬垮了…这还真是给他出了个难题啊。

    罢了罢了,实在不行万事靠系统吧,先把雪宝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再来慢慢讨好这个难缠的姜老爷子。

    老爷子和宁源谈话间拨通了一个电话,说了两句之后很快从大院里头跑出来一个十五六岁高中生模样的男孩,他探头探脑地观察了一番宁大师和自家爷爷,远远地喊了一句爷爷。姜老爷子见状招了招手:

    “姜暮风,过来,帮忙把这些带进去,具体放那个位置你去问问你表姐。”

    “这活儿您怎么不叫姜暮雨来干?”姜暮风一看就是个相当谨慎的小伙子,远远看见了宁大师后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丝毫不肯蹚这趟浑水,连连摆手表示拒绝:“我作业还没写完呢。”

    “废话,人家是你妹妹,你有没有当哥哥的样子?”姜老爷子瞪眼道:“这是你满月表姐的意思!”

    “爷爷您就少蒙我了,真要是我表姐的意思那她为什么一个人先进去了?”

    姜老爷子:“……”

    宁大师:“……”

    “老爷子…你们家这小孩,还都挺人精的哈…”

    姜老爷子脸上似乎有些挂不住,轻咳两声道:“那你去把姜朝云叫过来…”

    “好嘞!我这就去叫!”

    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在面对这种问题的时候姜家人各个都是坑人好手。一点犹豫都不带的。

    手足亲朋怎么了?加钱?只要能坑了这个曾经把自己拖下水的家伙,倒贴钱我都愿意出卖!

    姜老爷子和宁大师两人再度大眼瞪小眼的等了一会,这回来的小伙子姜朝云也不知道是不是前不久刚刚被收拾过的缘故,已然成了只惊弓之鸟,一见到宁大师的脸庞顿时吓得一哆嗦,啥话也不说直接就往回跑,一边跑还一边开演喊道:

    “诶…妈你叫我干什么?有急事啊?那好我马上过来?”

    宁大师:?

    姜老爷子:?

    我是什么时候对他们做了奇怪的事情么?怎么一个个这么怕我?

    果然还是满月积威太盛了么…没她点这个头,这些姜家小辈居然都不敢把我的行李带进去!

    “咳咳…你也看到了,姜朝云那小子有点忙…这样…我…诶?淮歌?过来过来…姜爷爷有事情拜托你…”

    正当姜老爷子面不改色地试图继续忽悠宁大师的时候,一个同样看上去十五六岁左右的女孩从顾家大院门口走了出来,姜老爷子眼尖很快发现了这个目标,连忙招手道:“淮歌啊…你这会儿忙不?有没有空帮姜爷爷把这个行李给带进去?我跟这位小哥一会要去看你爷爷。”

    随着女孩的慢慢走来宁源这才看清了她的面容,小小年纪长得也是极为娇俏清秀,眉眼间还有些顾观雪的影子,只是缺少了雪宝那种神韵气质。论颜值虽说比不上雪月两姐妹,但是未来长开了也称得上一句美女的称呼。她听见姜老爷子的呼唤应声而来,眼神照例是打量了宁源一番,眼底也有些惊奇的味道。

    “哦,好的…拿到哪儿去?”

    相比姜暮风和姜朝云两个男人的怂样,还是这么个小丫头看起来更有担当几分。她接过了这个任务,也没问东问西,只是试探道:“是满月姐那还是小雪姐那?”

    “满月那儿估计是放不了,你就先放小雪那丫头那吧。”姜老爷子拍板道:“回头我去疗养院和她说一声。”

    “不用啦,小雪姐之前和我们说过的,如果她不在家的时候他来了,就把人带到她房间里安顿下来。”顾淮歌说着看了宁大师一眼,紧接着收回目光道:“你们现在要去疗养院么?”

    “对,去接一下小雪的班,免得她在那太累了。”姜老爷子说着挥了挥手道:“那就拜托你了…小宁啊,走了。”

    “谢谢。”

    宁源对着女孩笑了笑,点头致意,顾淮歌见状微微一愣,很快垂下眼帘回道:“没关系的,反正小雪姐姐已经拜托过我们的。”

    宁大师见状也不再矫情,把行李交给女孩后很快跟上了姜老爷子的脚步。顾淮歌这时候才抬起了视线,望着这个看上去挺帅的大哥哥。

    这就是小雪姐姐喜欢的人么?

    好像…也没长着三头六臂嘛。

    小女孩这般嘟囔了一两句,接着拖着行李箱往回慢慢走。直到身影重新消失在了门后。

    另一边的宁大师跟着姜老爷子没走几步路,买了一些简单的瓜果提在手上。很快一辆红旗车停在了两人面前,老爷子带着他上车,对着前面的司机说了个地点后便不作多言,躺在车上开始闭目养神,宁大师见状也没打扰老人,同样默默地收拢自己的思绪。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缓缓停下,姜老爷子睁眼醒来,目光炯炯宛若火炬。

    “下车吧。”

    “哦…”

    宁源闻声推门下车,一片鸟语花香生意盎然,在这寸土寸金的燕京城里有这么一片世外桃源般的景象无疑让人很是惊讶,不过一想到这里住的可能全都是姜老爷子和顾老爷子这样的先驱,宁大师便觉得这一切都合情合理了起来。

    “怎么?第一次见到这么豪华的疗养院么?”姜老爷子笑道:“走不动道了?”

    “这里是国家给我们这些老骨头规划的疗养区,直属战区医院。豪华倒是其次,主要还是医疗条件稍微好一点。”

    “当然不是。”宁大师摇头道:“倒不如说这里还不够,感觉还可以让您和您的战友们过得再好一些。”

    “因为你们值得。”

    “你小子倒是挺会哄人开心的。”姜老爷子咧嘴笑了笑:“老顾他本来不想在这住的,是我好说歹说把他给劝在这里的。”

    “我的好一些好伙计都是在这里走的。”姜老爷子沉声道:“不出意外的话,老顾可能也要在这里走了。”

    宁大师闻言心下一沉:“顾老爷子的情况这么不容乐观吗?”

    姜老爷子长叹一声,幽幽开口道:“这人呐,也是分命的,同样是战场上摸滚打爬回来的,他的状况就比我坏得多。”

    宁源对此无言以对,想了想问道:“看顾老爷子的话这些水果真的够么?要不要再买点东西?”

    “你还能买来仙丹不成?”姜老爷子不屑道:“不行的话那你还走那个形式做什么?”

    “诶老爷子,刚刚可是你说的见面礼不能少!怎么这么快就变卦了呢?”

    “那是你去我家,见面礼当然不能少。老顾家一辈子什么礼没见过,看得上你那一毛几分钱么?”姜老爷子瞥了宁源一眼淡淡道:“怎么?觉得自己国外有点钱飘了?”

    宁大师:???

    “不是吧,这您也知道?”

    “我什么不知道?你以为你那么大笔的资金流动量,连喝茶都没请你去一趟正常么?”姜老爷子接着说道:“不过你小子也算是少数的能把钱玩出花来的人才了…不少人都注意到你了。前段时间我还想把你引进上头去玩经济呢。”

    宁大师:“……”

    原来我离被招安吃皇粮就只差姜老爷子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