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我X,什么鬼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好久不见

第一百一十一章 好久不见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倒表
    王维隐藏的还是挺好的,晋成图听见上面有声音,好奇的往上看了一眼,看见王维后。诧异的喊了声是你,王维没搭理他,只是眼神炽热的看着我手里的东西。

    跟之前代表弥勒的那块玉牌一样,但比那个小,而且是不规则的。边角似乎是断开的,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但是摸起来很舒服,更主要的是,我捏着的时候莫名心跳。

    不是心悸。就像是能听见自己强有力心跳一样,说的邪乎点,这东西生命力很强啊。

    "魂玉"王维老狗实在是太激动了,跟我一样,直接从楼上跳了下来,嘴里嘟囔了这么一句。

    我尖叫了一声什么,然后诧异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我想过自己历经千难万险见到魂玉的场景,可是没想到,第一次见到魂玉。居然是这种方式。

    除了摸起来感觉,还有那上面残缺的图案。这东西普通的掉在地上就像是那玻璃碴子一样,根本没人会捡。

    王维下来后,我看他眼睛都要放光了,把魂玉递给他,虽然他很渴望,可摇了摇头,说,还是你拿着,这东西,贵重的很。

    晋成图听见王维刚才的话,也被我手里的东西吸引了,几个人盯着我手里的那东西,各有心思。

    "妈"小辣椒这时候醒过来,揉着眼睛在找她妈,声音惊扰了我们,我愣下,把魂玉收了起来。

    晋成图过去给小辣椒塞嘴里什么东西,我忍不住问王维,这就是魂玉么?王维点头,有点好奇的问,为啥那小鬼手里会有那东西,也是奇了怪了。

    我现在心里已经高兴的不像样了,有了这魂玉,以后就能见到口罩女了。

    我以为那死龙胎到小辣椒身体里面,会有什么后果,可是小辣椒除了精气神有点不好之外,一点都没别的表现。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亮时候,我听见外面人声鼎沸,出去看见秦老二跟晋成图接着一个白胡子老头进来,不高,精神矍铄,跟晋成图一样,穿着一身道袍,看的倒是道骨仙风。

    这就是当代正道道统的老大,陶掌教。

    王维并不想见这老头,我想着等他们完事后去问秦老二关于魂玉的事,然后就离开这,没想到陶老头开坛做法,借了我一滴血,然后直接把朱红门后面的日本兵给请了出来。

    当时青天白日,陶老头打开朱红门后,天上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伸手不见五指,那架势百鬼夜行,当年死在日本兵手里的怨灵都跟着钻了出来,本来老道士是气定神闲的,后来掐算了下,不知道是算出什么了,跟身后的晋成图说了点什么。

    晋成图城府深,但听见那话后,忍不住的转头盯着我,这眼神怪的让人发麻。

    后来他们说这不安全就让我先回去,王维跟醒来的弥勒听说这事,也感觉稀奇,王维说那陶掌教不是什么好东西,让我们跟着过去看看。

    我不想去,但是一直抓着那块魂玉的小喜说了一句话,让我直接跟着王维去了。

    王维给我和弥勒一人带了一个面具,然后偷偷的去找陶老头他们,按照王维的说法,那面具可以隐藏气息,能保证那陶老头看不见我们。

    不过我们去之后,陶老头跟晋成图俩人早就不在朱红门后面了,我寻思是人家早办完事了,走的时候是天地异象,现在已经晴空万里了。但是小喜时手里抱着那魂玉跟我说,里面有很多这种亮晶晶的东西。

    小喜是鬼,对魂玉的感知能力超过我们所有的人,可是小喜说的地方是一个墙之后,我将信将疑的站在那墙前面,摸索着没有暗门,这陶老头跟晋成图难道是有穿墙术还是啥,怎么进到这里面?

    我突然愣了下,那墙上慢慢凸了出来,在我目瞪口呆中,出现一张跟我一模一样的人脸,我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他一把就给我拉了进去。

    当时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恶心的慌,等我好点后,看见自己就站在一个大坑前面,后怕的让我出了一身冷汗,这要是多往前迈一步,我就掉下去了。

    那坑倒不是很大,就跟个宅基地差不多,但不知道是这天黑,还是因为这坑实在是深,我往下瞅,就看见下面黑咕隆咚的,那黑的就跟往上冒烟一样,我回头看,发现自己背后是个破败的村子,还烧着火,看那样子似乎是刚打完仗一样。

    我刚想到这,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我这不是穿越到当年那日本兵时候了吧,当年那死了的日本兵,可是导致一个村子的被活埋了。

    我感觉不舒服,想起当时陶老头跟晋成图叽歪的时候,那时候不是算计我吧?

    在那黑乎乎的洞口里,我又看见刚才拉我进来的那个我,我现在搞不懂了,这秦家难道是镜面空间不成,为啥我能在这看见另一个我,难道他也是我的双胞胎?我喊问他是谁,他在那洞里面冲我阴森的笑。

    不过好在是笑了一会他终于说话了,说,你下来,下来之后这里有你想要的一切。

    我骂了句傻逼,说,老子下去不就死了,你为啥把我拉进来。

    另外一个我有点不屑的说,我要是想害死你,你早就死了,还能等到现在?你不想知道我是谁么,你难道不想看看那老头跟那个男的下去干什么?难道你不想知道剩下的魂玉在哪么?

    要是进来之前,没听见小喜说魂玉的事,我压根不信那个我说的话,而且像是他说的,他要是想要弄死我,我早就死了。

    为了那魂玉,我值得冒险。布扑豆弟。

    当时我纵身一跃,跳了下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地上一实,站住了。

    我听见有人在旁边倒吸凉气的声音,然后看见陶老头跟晋成图俩人正在围着一个棺材,那棺材旁跪着一个没头的人,看装束就是那个日本兵无疑。

    小友,你怎么下来了?陶老头问我,他跟晋成图有意没意的挡着他身后那口棺材。

    我反问他们,后面那棺材里面是谁?

    陶老头呵呵笑,说,只是当年老友罢了,秦家的那个大能。

    我哦了声,说,算是小辣椒的祖宗,我过去祭拜下。

    晋成图听见我这话过来拦着我,不让我过去看,他这一弄,让我心里更好奇了,推来推去的,后来俩人都上火了,我听见那棺材里面咯吱咯吱的,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陶老头喊了声不好,对晋成图说,速度,要醒了。

    晋成图听见这话,眼神一狠,冲我脖子上就砍去,想要把我放到。

    可以等了半天我挣脱了晋成图的另一个胳膊,他那手都没有砍下来,我回头看见晋成图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住了一个人,抓着他的手,模样酷酷的,身后背着一把长剑。

    那人冲我微微一笑,说,又见面了。

    我心里百感交集,恩了一声,问,你怎么也在这。

    胡三,那个一剑风云动牛逼人物。

    他把晋成图松开,说了声,这天下正道也不过就如此。

    陶老头戒备的看着胡三,后来笑了下,说,这位道友炁息悠长,小小年纪就有了这种道行,实属不易,修行不易啊。

    我咋在这陶老头话里面听出来威胁的意思?

    哐的一声,那棺材里面直接跳出来一个人,看见出来的那个人,我眼睛都直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陶老头现在也没时间跟胡三啰嗦了,冲着出来的那个女的轻轻抱手,声音有点颤抖,说了声,好久不见啊,戈老太。

    出来的不是别人,就是我以为去世的我姥姥!

    我身边的胡三看见我姥姥,二话没说,跪下后咚咚磕了几个响头,说了声,娘,好久不见。

    我当时直接就斯巴达了,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姥姥死了又活了,现在我又多出来一个小舅?难道就是当年杨宁倩他爹说的我的那个小舅?

    胡三这话还没落下,我听见一阵鬼叫,然后那穿着大红嫁衣的杨宁倩出来,皮笑肉不笑的说了声,我看你现在还怎么逃。

    这杨宁倩是那二十世轮回的恶鬼,但陶老头见到之后似乎是一点吃惊都没有,直勾勾的看着我姥姥说,戈大妹子,知道你能耐大,可那毕竟是逆天的东西,你自己也享不起来啊,还是交给我保管吧,这话刚说完,他身形一动,冲着我姥姥扑去。

    我姥姥虽然现在出来,但脸上死灰一片,不像是活人,胡三抽出剑就跟陶老头干了起来,杨宁倩扯着衣袖飘过去,一起对付胡三,那晋成图看了我一眼,也要抽剑过去。

    我当然不乐意,虽然我现在什么能力都没有,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糟蹋我姥姥,但不等我过去,晋成图身子往后一撤,面前被一个人拦住了,是另一个我。

    整一个世界大战,让我想不到的是,另一个我居然厉害的没谱,跟晋成图斗了一个旗鼓相当,没人管我,我走到我姥姥身边,想要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问了半天我姥姥没搭理我,但我看见我姥姥胸口有个东西,跟圆盘差不多,但就中心的地方少了一块,那规格方向跟小喜手里拿着的那块魂玉相差无二,怪不得小喜说这里面有很多魂玉,感情都在我姥姥身上。

    我听见背后有人脚步声,回头看见王维跟弥勒还有小喜一起进来,王维一看见我姥姥,眼圈都红了。

    我抓着王维胳膊,说,看,我姥姥胸前,那应该是全部的魂玉对吧,只要是小喜手里的那块放上去,是不是就完整了?那样是不是口罩女就会复活了?

    王维面色古怪,但点点头。

    我飞快的跟王维说下来后发生的事,王维一边心不在焉的听着,后来一把抢过下喜手里的魂玉,塞到我姥姥胸口上,那魂玉集全后,青光大盛,陶老头跟杨宁倩俩人直接放了大招,杨宁倩召唤出当时的那几根怨气柱子,陶老头直接引了雷决,冲着胡三就打去。

    只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胡三把手里的剑一扔,任凭那东西攻到身上,他身上的头发暴涨,像是茧子一样,把他团团围住。

    那动静就跟开天辟地一样,晋成图跟另一个我直接被余潮给掀翻,等到一切烟消云散后,胡三直接挺尸在地上,杨宁倩衣衫褴褛,大红嫁衣都烂的不像样子,陶老头不愧是现在正道掌教,就发型乱了些。

    不过随后陶老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胸口也殷出血迹,在侧面看的话,胡三的那剑已经从背后插到陶老头的心脏位置。

    晋成图喊了声不,过去找陶老头哭丧,这时候我姥姥动了,冲着另一个我轻轻挥手,那个人身形慢慢模糊,到了最后居然成了一个纸人,我看见这纸人一切都明白了,那纸人后面写的顾小北,就是在我离开我们村子时候,我姥姥的坟头里面那个藏着口罩女灵魂之火的树心。

    因为我当时滴血认主了,那东西就是我的伴魂,所以才能显示我的一切,就是晋成图也看不出这纸人的真假。

    王维似乎是知道我姥姥要干什么,喊了声不要,然后伸手去阻止,但被我姥姥一手拨开。我姥姥在那纸人眉心轻轻一点,一缕青烟,透明的就像是要散掉一样,我心都要跳出来了,喉结上下滑动的说不出话来。

    口罩女,我终于又看见口罩女了。

    王维冲我喊,小伙砸,你姥姥想要用魂玉复活口罩女,你快去拦住她啊,要是那样做的话,她可就死了。

    我当时一愣,没想到我姥姥要是这样做的代价居然这么大。

    我想过去拦着,可是我姥姥手一挥,我就动不了,她笑着说,本来就是死了的人了,还有什么留念的,这件事因我而起,那就因我而灭吧。

    我姥姥说了一个故事,其实这件事的开始,就是为了给我找个媳妇,当年我姥爷家,跟杨宁倩家关系不错,我小舅,也就是现在化名的胡三,当年跟杨宁倩是我有婚约的,但后来我姥姥说我小舅死了,问杨家还想继续婚约么,杨家仗义,说继续,然后就给杨宁倩跟我小舅举行了冥婚,可是后来杨宁倩被陶老头派人害死了,死了后发现我小舅其实没死,但是杨家跟我们家是有婚约的,必须要找一个人跟杨宁倩配冥婚,所以我姥姥就算计让口罩女来当我媳妇,顶替了杨宁倩的因果。

    其实最根本的,包括我姥姥设计这一切事情,都是为了引出当年是谁害死了杨宁倩,谁是幕后凶手,毁掉了我们家跟杨家的关系,直到现在,我姥姥的算计终于有了结果,就是陶老头,那号称天下名门正派的人。

    他们知道魂玉在我姥姥手里,所以以为害死杨宁倩后,我姥姥会用魂玉把杨宁倩复活,谁知道我姥姥不甘心被算计,用口罩女这苦肉计揭露了这幕后的人。

    我姥姥看了我一眼,说了声,冤冤相报何时了,小聪,跟小北好好过日子,苦了你了。

    说完这话,在王维撕心裂肺的叫声中,我姥姥一把把胸口的那魂玉给撕了下来,然后贴在了口罩女身上。

    口罩女那原本模糊的身影立马真实起来,到了最后,出落的跟正常人无二。

    我通的一声,跪在我姥姥消失的鬼魂之前,看着旁边的杨宁倩有点温柔的抚摸着地上躺着的,早就没了气的胡三的脸,那一脸的贤淑,其实他们生活在那牵牵手就是一辈子的年代,杨宁倩之所以对我这么恨,根本上就是对胡三执念太深。

    杨宁倩肩膀上多出来一只手,拍了拍她,她反手一抓,摸着那瘦削的手,然后把身子往后靠去。

    那瘦的跟竿一样的男人在杨宁倩身后也是一脸宠溺,早就没了那铁血铮铮的样子,突然间,我感觉死也不是那么可怕了,至少死了之后,胡三开始接受杨宁倩了。

    "傻逼。"我听见后面传来一阵清冷的声音,身形一颤。

    "好久不见。"她如是说。

    我跪在地上,不敢回头,但早就泪如雨下。

    好久不见。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