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魔法始记 > 第五百八十六章 詹恩

第五百八十六章 詹恩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一只废宝
    都灵城中区,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上。

    嘉柏拿着刚买的特色干果袋子,站在街边与黎明组织里的一名叫做札克的青年闲聊。

    “噗噗噗,不是我说,你们都灵城这里的食物真不怎么好吃,做工太粗糙了,这里面怎么还有没拨干净的果皮?”

    “我觉得还不错啊。”札克从袋子里掏了一颗腰果,感觉味道还可以。

    嘉柏无奈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都灵城这边的物资实在太匮乏了,在诺亚,像这种档次的东西完全卖不出去。

    “我们还要等多久?”他转而问道。

    札克看了眼天色:“大概快了吧。”

    说话间,一支百人以上的精锐骑兵便出现在街头,径直进了这条街道中央位置的城主府。

    其间路上的行人纷纷匆忙躲避,生怕挡了那帮人的道。

    “看到了吧,那就是都灵城最精锐的部队,城主手下一共有两千人。

    其中大部分都驻扎在城外军营,只有两个百人队会轮流驻守进城主大宅。”

    嘉柏小心收回自己的精神力,轻点下巴。

    “好了,我们回去吧。”

    “就看这么一眼?你们不是说要收集都灵城具体的军力情报吗?”

    “这就够了。”嘉柏自信笑道。

    魔法师在精神力探查技巧上的应用,可是非常广泛的。

    札克怀疑的看着他,有点欲言又止。

    虽然同伴们告诉他,自己之所以能在胸口中了一击火球术之后这么快恢复,都是因为眼前这个魔法师的帮助。

    但现在看起来,怎么不太靠谱的样子。

    两人离开城市中心街道后,很快来到了贫民窟这边。

    黎明组织在这里不只一个据点,再次潜伏回来,也算是玩了招灯下黑。

    在贫民窟杂乱的巷道里七拐八拐走了一会儿,两人进了一个小院。

    院子里,米切尔正和迪伦正在画着都灵城的平面图。

    “回来了?见到那支城主的亲军了吗?”米切尔挥了下手,桌上的茶水自动倒进了杯子,送到两人面前。

    嘉柏坐在凳子上,点头道:

    “看见了,确实是精锐。”

    迪伦问道:“具体怎么样?”

    “单从那支百人队来看,里面正式骑士的比例很高,我的精神力至少反馈了二十个能量波动源。

    再有军容方面也很不错,可以称得上整齐划一、令行禁止。”

    札克也附和道:“他们确实是很难缠的对手,我听教授说,之前禁巫令刚下达的时候,就是这帮城主亲军在围剿巫师,战斗力很是强悍。”

    米切尔沉吟道:“诺亚第一军团据说是可以跟帝国硬拼的精锐了,可那里的骑士比例才不到十比一。

    这个都灵城主,还真肯下血本。”

    成规模的养着这么多骑士,对一座城市来说,压力可是非常巨大的。

    不仅是他们的薪资,就单单的食物供应上,三级骑士每日所需,就够一个三口之家吃两天,而且必须是肉类。

    这对资源贫瘠的城邦地区来说,更加困难。

    “我们这里的情况与其他国家都不一样的,城主们只能将有限的资源用在最关键的地方。”

    一身西装的教授从门口进来,朝米切尔几人解释道。

    “都灵城虽然号称有三万正规军,但这片土地养不起这么多士兵的,除了城主亲军以外,其余士兵的战斗力也就那么回事,不需要太过顾及。”

    米切尔三人见他回来,起身打了声招呼。

    而札克则规规矩矩的行礼问好,并好奇问道:

    “教授,詹恩老大同意了吗?”

    米切尔几人也将目光投了过去。

    教授摇摇头:“他没说同意与不同意,只说晚上想见见来自远方的客人。”

    “想见我们三个?”米切尔皱眉道。

    “是的,我觉得这是合理的要求,毕竟他们要参与叛乱,必须确定自己的合作者是否可靠。”教授解释道。

    城邦地区并不安定,各城之间时常会产生摩擦,因此便孕育出了佣兵的生存土壤。

    很多在周边国家犯了事,或者渴望战斗的骑士们,都会来到城邦这边靠着接受个人与势力的雇佣来生活。

    而詹恩,就是都灵城附近佣兵们的名义领袖。

    这人跟教授有着不错的私交,之前他们被发现的那个酒馆,也是詹恩名下的产业,平时没少为黎明组织打掩护。

    如果能拉拢到这个人,那么在魔法议会发动对都灵城的进攻时,就能增加不少效率。

    而这,也正是莉莉丝给他们下达的任务。

    深思熟虑之后,米切尔决定道:

    “晚上我去见詹恩,嘉柏你们两个留在这里。”

    ……

    城主府,书房内。

    一个身材魁梧的三十岁左右男人,正坐在书桌后面品尝着美酒。

    服用血巫师的永生药以后,略显年轻的面容,并没有抵消他身上散发的威严气质。

    这人正是都灵城最大的统治者城主埃尔芒。

    “教授那帮人,还没有抓到吗?”

    此时在他对面坐着的,正是一脸阴沉的哈迪斯。

    “暂时还没有发现,城里城外,都有人在帮他们。

    还有行动那天晚上,我的人发现了魔法师的存在。”

    “我不想听到任何借口,赶紧将这些老鼠全部揪出来,之后你们好专心提供永生药剂给我。”

    埃尔芒霸道打断了他的解释,身上迸发出强烈的气场,令人心悸。

    “服用了几年永生药剂,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摸到九级骑士的门槛了。

    只要我能突破,神殿里必然有我一个位置,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哈迪斯忍着周围那若有若无的杀意,起身低头回道:

    “我们会加快提取的,但原材料方面……”

    “北面有两座城市因为水源问题打起来了,等他们分出胜负,我会购买足够的奴隶回来。

    至于这阵子,你们先在城里和周围村落抓一些吧。”

    “可是……”

    “哈迪斯,我不想听废话!”

    “是,城主大人。”

    “很好,你下去吧。”

    哈迪斯随即行礼告辞,回到了城主府后院的地下居所。

    “老师,您脸色怎么如此难看?”之前差点抓住蕾妮的血巫师布鲁奇,见老师回来后拉着个脸,不解问道。

    哈迪斯拍了下桌子,冷哼道:“埃尔芒那个贪婪又自大的蠢货,一心只想着成为九级骑士,就凭他也配?!”

    布鲁奇了然道:“他又催咱们了?可如今咱们抓人的频率已经很高了,要是再频繁点,很可能会引来大麻烦的。”

    血巫师这帮人,可以说行事非常谨慎。

    他们来到城邦后,并没有凭借这里的混乱环境以及人命的廉价而快速扩张,而是谨小慎微的在暗中行事。

    他们深知什么叫树大招风,也清楚这世界上不缺少正义感强烈的人存在。

    血巫师在世俗价值观下,无疑是人人喊打的禁忌,也是秩序社会中最大的隐患。

    他们可不认为自己能顶得住那些国家势力的忌惮与注视。

    哈迪斯恼怒的不仅仅是这个。

    当年血巫师群体在帝国被女皇驱逐后,一部分人选择依附贵族,私下为他们提供永生药剂,来换取庇护。

    而另一部分则不愿意给人当狗,所以才来城邦这边发展,并与这里的隐藏势力众生神殿勾搭在一起。

    众生神殿这个组织传承久远,核心是一帮想要凌驾众人之上的高级骑士。

    这些人在之前的时光中搅风搅雨,暗中煽动大国之间的矛盾,以战争需求来提高骑士群体的重要性。

    而他们为此干得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当年刺杀了阿瑞斯的皇帝。

    这也成了歌明兰帝国与阿瑞斯帝国之间历经三代人血战的导火索。

    不过最近这几十年来,众生神殿的实力也因此下滑严重。

    帝国方面一直没有放弃追查当年刺杀他们皇帝的到底是什么人,并终究找到了众生神殿的头上。

    尤其是那位女皇登基后,更是派了数位皇家巅峰骑士来到城邦,严重打击了众生神殿明面上的实力,迫使他们只能完全转入地下,暗中操控着城邦地区。

    而城邦这边又是以实力为王,所有城主基本都是高级骑士,这让众生神殿的渗透与掌控十分方便,因为大多数骑士掌权者的思维和神殿都是一样的,强者本就应该凌驾于普通人之上。

    而神殿之所以收留血巫师,也是因为他们的血巫术所提取出的生命净化,可以加快骑士的修炼和肉体增强速度,两者这才一拍即合,达成了合作。

    神殿在城邦推动禁巫令,来帮哈迪斯等人扫清那些排斥他们的白巫师。

    血巫师这边,则暗中制造永生药剂,为这些城主们提供变强的资源。

    可这种合作对于势弱的血巫师一方来说,更多只是面子工程。

    近两年来,缺乏高端战力的他们逐渐沦为了神殿骑士们的附庸,成了他们的下属。

    哈迪斯愤怒的也是这点,他根本得不到埃尔芒的尊重。

    布鲁奇安慰道:“老师,我们需要时间和耐心,等金斯利大人那边完成研究……”

    “闭嘴!”哈迪斯猛然喝道。

    他们血巫师真正的计划,可容不得一点泄露。

    布鲁奇自知失言,立马低头认错。

    哈迪斯深吸口气,平复下情绪,又问道:

    “教授那帮人还要继续找,埃尔芒不派人,咱们就用自己的人手。”

    “老师,那帮地沟里的老鼠,值得咱们注意吗?”布鲁奇有些不解。

    之前对于教授他们,哈迪斯是不怎么太关注的。

    “教授和他那几个学生不重要,但那晚救走女巫师的那两个人,我却有点担心。”

    “他们真是您说的魔法师?那怎么会来咱们这里?”

    哈迪斯神色凝重的看着地面,脑中不禁回想起之前的经历。

    当年血巫师被帝国驱逐后,哈迪斯和一部分人是先去了诺亚那边发展的。

    但由于施法者管理局的存在,他们很快就遭受了极为严重的损失,不得不撤离那个富有的国家。

    哈迪斯本人更是对曾经交手过的一位魔法师印象深刻,险些没被抓住。

    可以说在城邦这边,没人比他更了解魔法师的强大与可怕,也深知这群人背后的那个存在是多么恐怖。

    “关于那晚救走女巫师的人,必须查下去。

    我记得那个酒馆是佣兵詹姆的产业,可以从这方面下手……”

    ……

    夜晚,米切尔三人结伴来到贫民窟的一家酒馆门前,准备见见那位詹姆老大。

    “你们跟我一起来是在是太冒险了。”米切尔看着两人,声音低沉道。

    他白天准备一个人前来的提议并没有被嘉柏和迪伦接受,因为那才是真的危险。

    “詹恩是八级骑士,你一个对付不了。”迪伦淡淡说道。

    嘉柏也笑了笑:“没错,但我们三个一起,哪怕有陷阱也有可能跑出来。”

    米切尔摇摇头,八级骑士仅凭飞行的能力,就不是他们能对付的,来再多人也是一样。

    他们两个只是不愿意自己一人来赴险罢了。

    来都来了,米切尔也没再劝他们,三人互相看了眼,并肩走进了酒馆。

    与外面的灯火通明不同,这家酒馆今晚其实并没有营业。

    一楼大厅里空荡荡的,只有几个服务生正在扫地。

    见三人进来,其中一个服务生指了指楼梯。

    “詹恩老大在二楼最里面的办公室等你们。”

    “谢谢。”

    三人就这么上了楼,沿途一个打手都没看见。

    走到最里面的办公室门口,米切尔敲了敲门,里面便传来了有些不难烦的声音。

    “进来吧,你们总算来了。”

    三人随即推门而入。

    办公室的面积很大,装修也很是豪华。

    一个身材高大、上身只穿了个背心的大汉正坐在会客用的桌子旁边,背对着他们摆弄着一个长方形铁箱子。

    见他们进来,这人转过身,露出一张看起来十分彪悍的面容。

    可这并不是三人关注的重点。

    米切尔几人的目光,直直盯在了那个铁箱子上。

    “你怎么会有老式通讯台?”嘉柏诧异问道。

    大汉哈哈一笑,扔下手中的螺丝刀,大步走了过来。

    “就知道你们会认得这东西,快帮我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