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这些妖怪太难敕封了 > 第二百九十章 金尽晷成

第二百九十章 金尽晷成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至爱烟味
    上官流霆终于确定了真正的炼晷之法,于是他大胆地朝着周围金紫之气最浓郁的地方,不断向命蒂部位海量攫取着金域这种锐利到恐怖的气体。

    他不再控制鸿蒙之气笼罩在金紫之气上,而是用鸿蒙牢牢地护住自己的十二经络和五脏六腑,以及最重要的命蒂。

    金紫之气进入命蒂之后汹涌澎湃,没有了鸿蒙之气的压制和限制,它们不断地锤炼着上官的回天晷,铿锵的锐利之声如同电闪雷鸣不绝于耳。

    金毛鸡被吓得一愣一愣的,它倒是见过上官升境界时候的惊天动地,但那些异象都是在体外,在体内还是第一次见。

    金毛鸡疑惑地歪着头守着上官,它总觉得上官的命蒂部位要裂开了,里面仿佛有千军万马在打仗,又仿佛有什么锐利的金属在剐刺他的命蒂。

    就这样,金毛鸡已经喝了差不多剩下的一半左右的神蜜,不知道补充了多少南明离火,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日,上官不断引动周围极致的金域之气,直到整个区域的金紫之气变得稀薄了。

    命蒂中的铿锵雷鸣之声终于逐渐平息了下来,上官也不再攫取金紫之气了。

    此时此刻,回天晷已经彻底重新锻造了一遍,浑然天成,古朴大气,晷身的刻度清晰可见,晷针也更加精致自然。

    本身就具有天地初始的阴阳之气,回天晷给人的感觉特别和谐和浑厚,周身隐有星星点点闪烁着的金紫之气。

    辉光上下所烛,日月万里同晷。

    回天晷在命蒂处用非常缓慢的速度旋转着,上官在吐纳之间,似能感觉到它在自行演化“至理”与“大道”,隐约有天地初开,道法自成的韵味。

    以极致金域之气炼晷,终于有所成了!其实它并不大,在体内的状态差不多也就一个鸡卵大小,如石刚刚好可以做它的底座。

    也没有什么璀璨四射的神华,更没有惊涛拍岸般的神力波动,独有一份宁静安稳的自然大气。

    但是它却给上官的感觉十分磅礴,不像只是一尊器,更像是一处山川、几度岁月、一片星空或者一方有天有地的世界。

    鸿蒙之气极其罕有,穷奇的爹是少皞就是五帝之一,鸿蒙阴之气是穷奇继承了大帝之物,若不是穷奇恨极了敕封派,将上官几个吞进肚子,又想用极致的方式折磨死他们,不会激发如石,那么上官根本没有可能得到鸿蒙阴之气。

    鸿蒙阳之气就更加不可思议,那是小巫闹着要去葬仙陵,一不留神两人去了木星,这种大机缘,换个人都得不到。

    此二气不仅是至宝中的至宝,而且不会为一般人所用,一丝一毫都可崩碎天地灵身,就更不要说二气聚合形成完整的宇宙母气。

    用此二气炼晷,又引动最极致的金域之气方淬炼成此鼎,上官此刻的心情难以言表。

    他用神识来探测自己命缔部位的回天晷,越看越是稀罕,仿佛自己平白得了一件不为外人道的稀世珍宝,上官催动体内真气想像往常一样祭出回天晷,但他讶然发现,回天晷经过此次锤炼,竟然重若山岳,难以撼动。

    上官用了半数真气,尝试着催动体内刚锤炼成功的回天晷,却跟刚才一样,回天晷安然躺在命蒂处缓缓转动,没有丝毫可以挪出来的意思。

    这个发现让上官快疯了,好不容易淬炼成功的无双之器,却没办法使用?

    “出!”上官终于毫无保留地竭尽全力,一声大喝之后,全身真气几乎消耗殆尽,回天晷终于从命蒂的部位飞了出来!

    它仍然在缓慢自转,就像在身体里的时候一样,道法自然,放在哪里都不违和,在命蒂处是这样,出来之后也是这样。

    在熊熊燃烧的南明离火的正中央,在金紫之气已经稀薄的半空中,回天晷稳如磐石,仿佛天地伊始,它就在那里,从来没有变动过。

    “敕!”上官意念之中对回天晷下着指令,想让它在这片无人瞧见的区域里有所表现。

    鸡卵大小的回天晷,晷身应声轻震,如同遥远的驼铃轻轻摇晃了那么一小下,也就是这么一小下,南明离火和所有的金紫之气全部烟消云散。

    不是让回天晷吸收了,而是直接让它消灭了。

    “未曾想鸿蒙之气描绘成型,又用极致的金域之气淬炼成晷竟然如此恐怖。”

    金毛鸡喔喔叫着撇着内八字跑过来:“你把本座的南明离火当成什么东西,想用的时候就用,不想用的时候就给本座浪费?本座挠死你!”

    上官把它薅到一边,已然筋疲力竭,瘫坐在地上,小小地喝了口神蜜,晃了晃瓶子,觉得里面应该剩得不多了。

    回天晷飞回到了体内,维持着缓慢的转速。上官心里又喜又忧……

    喜自是不必多说,只小小地试验了一下回天晷,威力竟然如此难测,拥有这样一件无双之器是所有修仙士的梦想。

    但是这玩意儿实在太难用了,用一次竟跟无形峰的峰体秘术一样,需要耗费全身气力,在体内之时若想撼动于它,简直跟撼动一方天地那么困难。

    回天晷现在虽然已经不能称为粗坯,但是离真正的极道之器还是相差甚远,待得岁月流转,它自成道和理的时候,前途将无法想象。

    而若不是上官亲自描绘于它,淬炼于它,又用自己的命种做了它的底座,单纯按照自己命果一品的修为,估计催动全身真气也撼动不了它一丝一毫。

    这个发现让上官非常困扰。

    命魂是上古荒魂,每上一个境界就需要旁人无法估量的灵草仙药,现在可倒好,祭炼出一个回天晷,每次使用它,都需要全神贯注。

    金毛鸡从钦原老巢倒腾的那点神蜜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小尚付炼制出来的丹药也是有数量的,上官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

    如今之计唯有两条,第一,加快没有去过的十大秘境的探索,一定要把十大圣药都搞到手;第二,加速提升修为,只有自身强大起来,有朝一日才能对回天晷这种神器运用自如。

    想到这里,上官向四周望去,随着金紫之气和南明离火悉数消失殆尽,这个上古神祇的陵墓也显露出了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