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在下壶中仙 > 第三百二十八章 两个天命之子的交锋

第三百二十八章 两个天命之子的交锋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海底漫步者
    大地枯裂,魔气弥漫,绝大多数植物已经衰败枯萎,极少数发生变异,原来样貌已经不可辨认。动物昆虫同样如此,大部分已经彻底消失,偶尔有少数没有死亡的,也被魔气及其所含的邪念侵蚀,化成嗜血变异体,面目十分狰狞。

    这就是现在的四国岛香川县,已经化成魔域,而且最外围,魔气正和灵气激烈交锋,互相中和、转化,引动种种异象和极端天气,给各国政府的包围行动带来极大困难狂风让飞机坠毁率巨增,舰船在巨浪中难以靠近,持续的电磁风暴更是让很多电子设备失灵,普通军队在这里用处不大。

    更不要提这里时不时就会出现空间裂缝,被卷进去普通人十死无生。

    除非直接动用核弹把这里崩了,不然很难给盘踞在这里的魔物以致命打击,但就算动用核弹也未必能解决根本问题,现在是两个世界的本源之力在较量,只要不把空间震荡平息,空间裂缝始终会存在,魔物依旧可以源源不绝的过来。

    甚至,核弹搞不好会砸进虚空之中,未必能在四国岛上爆开。

    这种危急事件,当然要专业人士来处理,雾原秋自然是中日两国的首选这里离中国太近,中国政府也十分关心事态演变,而且雾原秋疑似中国移民,合作一直很密切,中国政府对他也有一定信任度,支持由他先尝试解决,不行再进行核平行动。

    于是,在魔潮的次日下午,一艘拥有灵力护盾的高速快艇破开风浪,冲进了两个世界原源的交锋范围。

    三知代感知着这片混乱区域,皱眉道:“灵气竟然处在下风。”

    雾原秋正震荡自身灵力抵挡狂风巨浪,随口道:“正常,这片天地相比于魔界稍处弱势,这正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三知代还是有些不解,微微歪头道:“但两者相差应该不大,现在主场作战,按理说该有些优势。”

    雾原秋摇头道:“我们很难把全身力量集中于一点,世界本源也该如此,也许在这里它能调动的能量更多,但它不可能全部集中到某个小区域,而且我们这个世界的世界意志是相对模糊的,更像一种单细胞生物,一切全凭应激反应行事,它未必能意识到这一点。”

    三知代轻轻点头:“原来是这样……”

    “我猜的。”雾原秋其实也拿不太准,毕竟世界意志也没和他这个“高级打手”交流过,更没给过他什么好处,但他觉得八九不离十,无奈道,“魔界的世界意志要更清醒一些,毕竟它被某种上古生物的残留意志侵蚀了,做事倒显得目的性更明确。”

    “不过……”他说着说着陷入了沉思,又慢慢道,“这次魔潮有些不正常,根据对上古传说的研究,魔潮应该是逐步增强,持续非常长的时间才对……对我们人类来说会是漫长的光阴,是两个世界慢慢对耗的过程,这才第四次就这么激烈,近乎有点孤注一掷的味道了,总觉得里面有点问题,但不好确定……”

    三知代无所谓,轻抚“龙角刀”,淡淡道:“去了看看就知道了。”

    “说的也是。”雾原秋不再瞎想,看了一眼她姣好的背影,又说道,“你其实不用跟着我一路颠簸,想要帮忙也可以在壶中界里等着,等到了目的地我会把你放出来的。”

    三知代不为所动:“还是跟着你更安心一些,路上有事我也可以帮个忙,而且到岛上,万一你无法传送回壶中界,又被人打断了腿,我至少能带着你逃走。”

    老子现在都强成这样了,怎么可能还会被人打断腿,你这该死的丫头就不能说点吉利话吗?

    雾原秋很想吐槽,但有点吐不出来,正琢磨该怎么说呢,冷不丁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吸力,前方巨浪突然消失,像是扑进了虚空之中空间震荡产生的临时裂缝,一头扎进去大概率就会直接去魔界,小概率则会被困在其中,本身能量不够会被挤压成粉末。

    他暗骂一声,意念一动,本身灵力加上快艇上的灵能符咒一起发动,无视惯性,强行拐了个弯,换了个方向继续狂飙临时裂缝持续时间很短,很快就会消失,只要别一头扎进去就没事。

    这也是他为什么非要开条船来的原因,至少在海上临时空间裂缝的范围比较好判断,在天上飞就未必了,一个失误搞不好真要再去表演魔界求生记,更耽误时间。

    他不再和前前女友闲聊,专心致致操控快艇,躲避越来越密集、范围越来越大的危险地带,而这么折腾了数个小时后,他才把快艇直接开到了陆地上。

    快艇当场撞了个解体,他一个翻身落地,三知代从他影子里钻出来,随手一剑斩杀了一只变异昆虫。

    雾原秋不管,闭上眼开始观想炼妖壶,三知代警惕着周围,略等了一会儿轻声问道:“情况怎么样?”

    “没什么问题。”雾原秋说了一声,睁开眼睛,身边凭空出现了一群狐人和大量集装箱。

    要是换了他没有完全掌握炼妖壶权柄的时候,在这种空间震荡激烈的区域想联系炼妖壶,八成他又得干瞪眼了,好在现在没什么问题,仅就是比平时困难了一些。

    援军可以无损登陆这就好办了,不至于得执行B计划去搞什么“潜入的搜查官”,而是可以发动强攻。随着他一声令下,武装齐全的狐人小队开始一队接一队向内陆进发,斩杀一切魔物和变异体,顺便搞清情况。

    营地也开始搭建,大部分物资由曰本政府买单,中国政府则友情赞助了一部分,而随着营地一步一步成形,大量“灵石”开始释放灵气,魔气净化器也开始工作,开始反向侵蚀被魔化的区域。

    魔物们自然很快发现了他们这群“入侵者”,大量魔物开始向这里聚集,营地周边连连爆发激战,但雾原秋不为所动,只是不停在往这里转运人手。

    人多力量大,谁一个人去打怪谁是傻子!

    一队一队的狐人精锐依次投入战场,大量其他种族的妖怪也开始乱哄哄出现,手持五花八门的武器好奇观望人间界,然后在大失所望中愤怒冲向战场,开始给壶中界之主打工,用魔物尸体或是凭供任务完成度换取积分,以便日后兑换物资和参加抽奖。

    场面很混乱,但这是雾原秋长久以来积累的全部实力,足足有四万三千名敢打敢拼并且受过一定训练的妖怪壮丁,外带同样数量的后勤人员,以及若干个专业打BOSS的团队投入攻击行动BOSS团全部由大妖怪级别的强者组成,专门负责修理高等魔物,发现哪里有就一拥而上,打死双倍积分。

    三知代一直默默看着雾原秋不停组织起新的队伍,发布新的任务,看着不停有魔物尸体被运回营地,看着灵气笼罩范围不断扩大,最后慢慢松开了剑柄。

    在雾原秋终于将实力展现得淋漓尽致的这一刻,她觉得没她什么事了,这世界必然会得救。

    幸亏有他!

    …………

    17个小时后,雾原秋在损失了近千人手后没死这么多,大部分是失踪,可能跑丢了或是被临时空间裂缝吞了在承受了一定损失后,他开始连续得到手下回报,战线前沿遭遇魔物有组织的顽强抵抗,疑似已经接近空间震荡核心区域。

    他也没犹豫,立刻下令最精锐的狐人队伍向那里集中,自己则集合“BOSS团”出发,领着三知代、旦流、巨龟、晁风以及几十名妖怪强者直扑而去,化身利矛,没多久便捅破对方的防御圈。

    他们一路不停,杀掉零星的高等魔物后就把余下的弱渣交给后续部队处理,很快就赶到了“祭坛”处。

    魔物还在搞老一套,想把通道永久化,能在这个世界获得源源不绝的魔气补充,能在这个世界有一个稳固的落脚点,而此时祭坛早已成型,白骨累累,大量人类的血肉精华、精神意念甚至不少高等魔物都被强行转化成邪意能量,正以一定频率同化着空间裂缝,想让它彻底稳定下来。

    这里自然是魔物防卫最森严的地方,他们刚刚靠近,就有大量高等魔物迎了上来,毫不犹豫就发起了反突击,打算将他们再打回去。

    旦流非常果敢,立刻率领小妾团发起了猪突反冲锋,猪蹄敲击大地,声如擂鼓,战意十分昂扬,因为只要打赢这一仗,雾原秋就答应他立法保护男性妖怪,以后在壶中界里,小妾围殴老公属于违法行为。

    晁风紧随其后,喷出大片寒气,为雾原秋许诺的“十万粉丝俱乐部”而战,而巨龟则有拿到一间酿酒场的承诺。

    总之人人都有好处,虽然全由中日两国政府报销,但大妖怪们不知道,此时人人奋勇争先,立刻和高等魔物们厮杀成一团。

    雾原秋灵能全开,连连闪身,避过一些无谓的战斗,直扑祭坛中心,抬手就想先把这祸根毁了,可惜一击未果,有人挡下了他的攻击。

    祭坛中心血色弥漫处缓缓走出一个人影,正是余下的另一半八木杏映,甚至还用着之前拿到手的人类身体形象,此时看起来像个女白领,和场景十分不协调。

    雾原秋悬停在半空,看到八木杏映也不意外,挑眉道:“果然是你在搞鬼。”

    八木杏映看到他同样不意外,笑道:“感想一样,果然来的还是你,另一个我是死了吗?”

    雾原秋身上灵气震荡,无数灵纹被瞬间勾画出来,一圈一圈悬浮于他身边,轻声道:“没有,但疯了。”

    “看样子她受了很多折磨但始终什么也没说。”八木杏映对行刺失败好像才刚刚知情,但满意点头道,“不愧是我,不愧是意志主宰选中的人。”

    “这些夸赞的话你回头可以当面和另一个你说,你们很快就会重新汇合。”雾原秋身上的气息越来越高涨,但环顾祭坛周边的激烈战斗,看着那些舍生忘死的高等魔物,不解道,“有一点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让这些魔物替你效力的,对它们来说,现在已经是完全没有希望的战斗,它们该开始逃才对。”

    八木杏映也四处看了看,现在战场上的形势对她十分不利,就算可以一时相持,但雾原秋的手下正源源不断的赶来,局面正在像一边倒发展,但她只是大略瞧了瞧便不在意的收回目光,轻笑道:“我已经说过了,我是被意志主宰选中的幸运儿,我们世界……用你的话说就是魔界,魔界的一切都属于意志主宰,他们自然要服从我的命令,不然只要我随口一句话,魔气就会弃他们而去,他们就会沦落成食粮和养分。”

    “原来是这样,多谢解答。”雾原秋疑惑消除,点头道谢所谓的意识主宰可能就是上古邪物的残留意念,污染了魔界世界本源的那个家伙,难怪可以让八木杏映这个都快被打成渣的阴魔主成了魔物之首。

    八木杏映则继续说道:“这还要多谢你,要不是我走投无路,我也不会尝试把自己分割出一半献祭给主宰,不会有机会和它那样伟大的存在融为一体。”

    雾原秋回以微笑,表示不必客气,然后道:“最后一个问题,你所谓的意识主宰为什么非要污染这个世界,这是它的本能吗?”

    八木杏映似乎对杀掉雾原秋非常有信心,有问必答,笑道:“为了复苏,主宰复苏必须拥有足够的能量,你们就是被选中的补品,对此你们该感到荣幸,可以成为伟大又永恒的一分子。”

    雾原秋身上的气息已经攀升到顶峰,身周灵纹密密码码将他几乎完全包裹,看起来像个巨型光球,叹道:“原来如此,难怪你要不停跑来送死,但你的计划绝不会成功,你现在反正已经可以主宰一个世界,肯定能过得不错,不如回去算了,大家各过各的日子不好吗?”

    “你是指会将这里打个稀烂?”八木杏映还是不在意,身上魔焰也沸腾到了极点,整个人都开始膨胀,咯咯笑道,“不必在意这些,这次打烂了我再重建就好,只要把你杀了,下次就没谁可以再阻止我。”

    “那就没得谈了!”

    话音刚落,三知代就从八木杏映背后现身,无声无息一剑刺出,而雾原秋则像陨星坠地,从半空中直直砸向八木杏映。

    一切争斗到了最后,还是要靠实力来说话的!

    …………

    雾原秋比以前不止强了十倍,在真正继任壶中仙后,他随时可以调动整个壶中界的灵气,举手投足就可以令山崩地裂,而八木杏映成为魔界意志的宠儿,同样实力爆涨,一样展现出非同一般的实力。

    这是两个幸运儿之间的战斗,两个天命之子的交锋,如同火星撞地球,普通强者根本插不上手,哪怕第一个发起卑鄙偷袭的三知代也很快被双手交手的余波逼退。

    别的大妖怪也是一样,在清理掉附近所有魔物后,只能远远躲开,目瞪口呆看着大地崩陷,岩浆崩飞,感受着巨大能量的碰撞。

    这几乎是上古时期才能有的战斗,仅是远远看着就令人敬畏,甚至这里被打成了个盆地,整个四国岛都在颤抖,很像要陆沉。

    这场战斗足足进行了一天一夜才停歇,被远远逼退的众人这才敢进入交战范围,但人人都非同一般地紧张,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

    要是雾原秋败了,那还有谁能抵挡八木杏映这个超级魔物?大家估计都要被她全部吃掉吧?

    幸好最糟糕的情况并未出现,在一个被酸雨腐蚀和火焰烧融成琉璃状的盆地里,众人找到了雾原秋和八木杏映,雾原秋气息衰弱,半身赤果,身周灵纹都无法维持,几乎全部崩散,但全须全尾,没少胳膊少腿,而魔物化的八木杏映则魔气耗尽,身体大部分已成碎肉,连阴魔体都在溃散之中,眼见不活。

    天狐赢了!

    妖怪们不约而同长长松了口气,而三知代也终于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下,要是雾原秋输了,她就不得不发起决死一击,看看能不能把实力肯定大损的八木杏映杀死。

    现在当然不用了,她化成阴影瞬间出现在雾原秋身边,伸手扶住他的同时也在警惕着有心存不轨者搞背刺,嘴上轻声问道:“你怎么样,是不是伤得很重?”

    “还好。”雾原秋答了一句,同时轻轻推开三知代,示意自己没有大碍,还不需要人扶,眼睛一直望向濒死的八木杏映。

    他赢得很侥幸,甚至可以说不是靠他自己赢的,是仪式被破坏,从魔界而来的魔气越来越少,战斗时间又拖得太长,狐人们已将这区域的游离魔气净化完毕,八木杏映才被活活耗死了。

    她凭自身存储的魔气,终究没有炼妖壶存得够多,而就是这样,她还是好几次差点把雾原秋宰了,能说一句虽败犹荣。

    八木杏映眼看死期将至,却依旧毫不在意,咯咯笑道:“没想到你强到这种程度了,真是没想到……”

    雾原秋没接话,轻轻摆头,示意三知代别等她自然溃散了,直接再补两刀,彻底结果了她,三知代自然没二话,拔剑灌注灵力就要动手,但八木杏映却笑得更大声了,刺叫道:“你以为你赢了吗?”

    雾原秋淡淡道:“当然,是我赢了。”不管他是怎么赢的,哪怕是开了挂赢的,赢就是赢了,反正死的不是他。

    “不,你输了!”八木杏映迎着三知代的刀光尖叫,“你从没发现一个问题,只要没有你,这世界注定要被吞噬,所以是我赢了,我完成了我的使命……”

    她尖叫到一半,阴魔体核心自动崩散,一道灰色近乎透明的意念体窜出,速度快得不可思议,三知代本能去斩没斩中,而雾原秋鼓起余力,本能激发的辟邪、净化、护身等灵纹全都没挡住,来自上古邪物的核心意念,轻易就正中他的额头。

    没什么实质杀伤性,这道意念不含任何能量,但他一瞬间身上就升起暴虐气息,双眼血红,不过片刻后双目重新恢复清明,而清明没多久,目光中又出现挣扎之色,暴虐嗜血气息又开始重新浮现。

    如此往复几次后,他一头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