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在下壶中仙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女朋友

第二百六十九章 女朋友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海底漫步者
    雾原秋放下餐刀餐叉,揉了揉发酸的腮帮子,要不是拥有人族第一强者的实力,差点没嚼动这块牛排。

    丽华有些害羞,又有些期待地问道:“喂,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还算……不错吧。”雾原秋刚刚回家,心情正好,再加上卷毛手艺不行,心意不坏,他倒没恶言相向。她煎的牛排除了很硬咬不太动、有些像抢劫了盐贩子以外,别的倒还能说得过去,不算超脱了人类可食用范围。

    正经的厨子煎成这样,该被强制改行,但放到卷毛身上的话,考虑到她脑子经常不够用,勉强能算成及格,毕竟也是经过专业人士指导的,酱料什么的也是现成的,就是火候没太控制好。

    丽华超级高兴,小脸上洋溢起快乐的笑容,马上乐道:“那以后我还煎给你吃。”

    “请务必也给令尊做一次。”

    雾原秋没拒绝,在他家的饭桌上卷毛算客人,起码的风度要讲,但也不能他一个人倒霉,犬金院真嗣养的女儿,也必须受受罪。

    丽华觉得确实可以再找老爹显摆一下,立刻猛点头。

    前川美咲微笑着拿走了雾原秋面前的盘子,给他换上了饭碗。丽华亲手下厨就是图个乐,顶不了大用,该到正经吃饭的时候了。

    所有人开动,边吃边聊,雾原秋顺便说了说东京那边的情况,提了提新生会的事儿,主要是让身边的人心里多少有点数,免得有事反应不过来。

    玉娘不在乎,壶中界里妖怪之间并不和平,争斗在她看来没什么。前川美咲也没太有感觉,那些事离她太远,而且有雾原秋在,她觉得很安心。

    丽华倒有些兴趣,对异能也有点渴望,缠着雾原秋问了好大一会儿,甚至畅想了一下拥有异能,把三知代按在地上痛打的美好景象修学旅行时,她落到三知代手里,三知代嫌弃她太笨太蠢,日常没少怼她。

    她正想得开心,手机响了,也没回避,接起来听了两句就咯咯笑了起来,然后把手机递给雾原秋,娇憨道:“喂,美佐找你。”

    雾原秋吸溜了一口汤,又把空饭碗给了前川美咲,这才拿过手机放到耳边,里面马上传来美佐的叫声,“阿秋啊,你怎么把我拉黑了?”

    为什么把你拉黑了,你这狗东西心里没点数吗?

    一天到晚给我发表情包,老子脑壳都要被气裂开了!

    刚来札幌时他是不太敢这么干的,万一雾岛那边有急事联系不上他就麻烦了,但现在没问题,把美佐放进“拒绝联系人”里,她日常就无法骚扰他,但真有大事,可以打电话给千岁、三知代或是丽华,一样能找到他,不至于误了事。

    他懒得解释,直接道:“有屁……有事就说事,没事我在吃饭,别打扰我!”

    “你就这么对待你唯一的妹妹吗?”

    “不说我挂了。”

    “不要挂,是嬷嬷让我打开你的!”

    “到底什么事?”

    美佐正经起来:“修道院和特殊养护院又收到一笔捐款,数额好大,嬷嬷让我问问你……”

    雾原秋听到一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直接打断道:“收下就好,没关系。”

    “没关系吗?”美佐在电话那头放心了,马上又不正经起来,小声询问道,“阿秋啊,你怎么认识的东京阔佬,人家为什么要给修道院捐这么大一笔钱,你是不是……又勾搭上什么东京大小姐?”

    “我要挂电话了。”

    “等等,等等,还有一件事!”

    “说!”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过年了,你可答应过要回雾岛的,别到时又找理由反悔。”美佐叮嘱完了,马上道,“好了,把手机给丽华姐姐大人,我要和她聊天。”

    雾原秋把手机还给丽华,丽华饭也不吃了,马上捧着和美佐说笑起来,她们俩倒能玩到一起去美佐这小豆丁对修道院非常有感情,八成是在日常讨好金主。

    雾原秋也不管,又吃了两碗饭,打了个招呼回了房间,钻进壶中界盖章去了,之前在东京出入不方便,攒下了好大一堆文件。

    等日常刷完了,他钻出来又和小花梨、卷毛一起玩了一会儿拼图,然后就到了这两个小孩子睡觉的时间了小花梨年纪小必须早睡,卷毛一贯早睡早起,九点就开始犯困。

    她们睡觉去,家里安静了不少,雾原秋又听前川美咲、玉娘说了说润姿屋、狐人留学院和物流方面的事儿。

    前两者还好,一切正常,物流方面则有些问题。

    他离开札幌好几天,仓储区堆满了,后面的货塞不进去,需要雾原秋抽个时间赶紧都搬进壶中界,不然就卡住了。

    当然,前川美咲不清楚雾原秋搬到哪里去了,她就只管按清单采购,对货物神秘消失不闻不问,继续装没发现任何怪异的地方。

    搬货是大事,雾原秋一口答应,准备明天就去当牛作马。

    壶中界现在离不开人间界的支持,攀科技没那么好攀,壶中界现在连根电线都制造不了,几乎所有和现代科技有关的工业品都需要进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事情是真的多,经营一份基业并不容易,好在自己有人帮忙,运气也够好,一直没出什么太大偏差。

    雾原秋操心完事业,拎起一个小包袱就直奔佐藤家,坐在出租车上给千岁发消息:“你家里人都睡了吗?”

    千岁消息秒回:“已经都睡了,阿齁,你已经到了吗?”

    “我在出租车上,没几分钟就到了。”

    “我等你,阿齁。”

    “好!”

    雾原秋收起了手机,虽然明天再见面也不是不行,但恋爱期间嘛,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能早些见面当然更好。

    再说了,夜里幽会,亲亲抱抱,这可是恋爱时期特有的美事,不容错过。

    他下了车一路疾行,没花多久就熟门熟路到了佐藤家墙下,意念感知了一下,心中微微奇怪女朋友家的安保力量又提升了,多了好多摄像头,好像还安装了少量的运动感应报警器。

    那个贼还没抓到吗?附近盗窃案还在频发?

    不行,回头得打个电话给黑木健介,让他赶紧把这个小偷抓起来,不然也太耽误事了世风日下,夜里不干好事的人太多,倒让他这种正义之士受了牵连。

    雾原秋蹲在墙角有些挠头了,女朋友父母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突然之间就把家里改造成了这样,要是有贼看到了,八成以为女朋友的房间是金库。

    现在怎么进去?危险程度很高啊,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引发警报!

    但,男人不能说不行,特别是当着女朋友的面!

    他用意念感知,仔细规划了一下路径,寻找着各种匪夷所思的路线和死角,片刻后眼神一凝。

    苦练三年,就为此时此刻!

    他长身而起,强忍着没有长啸一声以壮声势,脚下连踢却片尘不起,身形连续拔高,画出一条完美曲线就投入女朋友家的院中。

    前窜、左扑,难波步急转,驴打滚、豌豆黄,突然窜起翻跟头,空中悬停四秒半,拍击灵气如展翼,凌空旋转四千七百二!

    梯云纵,步步高,左脚点右脚,右脚点左脚……

    他尽展一身所学,身如鬼影,转瞬之间就无声无悄窜过了大半个院子,正要飞天绕开动感捕捉器直扑屋顶,冷不丁听到女朋友小声叫道:“阿齁,你在干什么?”

    雾原秋一个急刹差点空中劈叉扯到蛋,转头一瞧,发现女朋友正站在门口仰着小脸望着他。

    这是什么情况?

    他迟疑着落地:“我……我想从上面进去,你家新装了好多报警器和监控。”

    “我已经黑掉了啊,所有报警器我都关掉了,监控我也换了画面,现在在循环十分钟前的面画。”千岁冲他猛招小手,“我说了等你,你进来都不知道和我说一声么?阿齁,你真是笨死了!”

    雾原秋没话说了,你当了内鬼倒是早说一声啊,害我窜了半天,差点把腰晃断!

    三年苦练没用上,一身所学毫无用武之地,他走门进去了,两人一起蹑手蹑脚,回了千岁房间。

    “爸爸,爸爸来了!”

    雾原秋刚进门,他的儿女们就纷纷露了头打招呼,数量还有所增加,从以前两只机械小蜘蛛翻了一倍,成了四只,看样子女朋友这几天也没闲着,还在生产新的孩子。

    千岁小脸红了红,异能发动,这些小机械蜘蛛纷纷又缩回到了房间各个角落,该充电的充电,该休眠的休眠。

    雾原秋则叹道:“又多了啊……”

    总感觉自己女朋友走在成为反派的道路上,就差哪天喊一声血肉横苦,机械永生就可以扯旗为争取人工智能的权益而造反了。

    真有可能的,千岁和三知代一样,都算极意神道流的嫡传,祖上也是因为参加大罢工、市民暴动才被发配到北海道来拓殖的,极有可能也有反政府基因。

    千岁倒没觉得有什么,她资质不好,身体漏得像个筛子,体内灵气含量偏低(胜过大多数异能者,但远远和雾原秋、三知代没法比),想提升实力只能依赖于外物,自然要多造些孩子们。

    她无心讨论这个,让孩子们别捣蛋后,小声道:“阿齁,你回来了!”

    雾原秋注意力也转回到了女朋友身上,干咳一声,把她抱到了怀里,闻了闻她的头发,老实道:“我回来了。”

    千岁也很老实的依偎在他怀里,不过小脸更红了,哼哼道:“是不是很想我?”

    “是的。”

    “我也……很想你。”千岁虽然害羞,倒实话实说。其实要是能行的话,她觉得现在和雾原秋原地结婚也是可以的,就是年龄是硬伤。

    情话总是很醉人,哪怕他俩都没什么恋爱经验,情话属于幼稚园级别的,但听到耳朵里还是让人心里超级舒服。

    雾原秋情不自禁,又在研究怎么能不动声色、顺理成章的把嘴伸下去了,就是千岁实在矮了点,才一米六多,把小脸埋在他颈胸之间,这个嘴伸不过去十多厘米的身高差,女生不配合仰起小脸,男生真的很难找好角度。

    不知道有没有像皮人异能,要是有的话,得把他抓起来研究一下他的灵纹,原样复制一个!

    他研究了一会儿伸嘴,没研究明白也就暂时放弃了,好久不见,这么抱抱感觉就很好,也不必急于一时。

    他们就这么说起了话,雾原秋汇报了东京一行的见闻,千岁就一边哼哼着一边听着,气氛很温馨。

    千岁挺喜欢这种感觉的,她很喜欢雾原秋的性格,温和、没架子,很在乎她的心情,非常在意她的感受,本性又善良、勇敢有担当,她想和这样的人一起共度一生。

    雾原秋也挺喜欢千岁的,她有时爱哼哼,爱害羞,爱耍点小脾气,但真的很有分寸,从不会无理取闹,对别人的付出乐意给出积极的回应。

    这样就很好,他已经很满足了。

    不是他要求低,主要是这件事要相对来看。他被雷劈过来时,正值华夏女拳崛起的时间,好多女生都被洗了脑,他别说在网上了,就是上学时都挨过两拳。

    他对那些女生印象非常差,哪怕研究了一下,发现这些女生其实也能算受害者,但从感性上来说,还是受不了那些人各国都有过女拳时期,华夏算是出现得晚的了。

    据他研究,以日韩为例,女拳都是出现在经济上升、物资极大丰富、失业率极低,男女都投入生产工作,分工模糊的时期。

    曰本女拳的背景就是如此,经济高速发展,人力资源不够用,女性纷纷进入职场,开始追求男女平权。

    这没什么毛病的,同工同酬合情合理,曰本当时也有很多男性支持这一点,但很快这股风潮就开始被有心人利用,从追求男女平权改为追求女性特权,女拳正式出现。

    当时曰本女性是分为三派的,一派是靠女拳赚钱的家伙,一派是被洗脑成女拳的可怜人,一派是女拳和我无关,但我顺便也享受一下女拳带来的便利的普通女性,总体也是默默支持的态度。

    那段时间,曰本男性基本已经被锤爆了,女性专用车厢、女性车站洗手间面积要是男性的两倍、女性职场性骚扰等问题成为大杀器,甚至在东京这种大城市,都出现了一个专门的时尚名词好女配四男。

    意思是成功女性该有四个男朋友,一个礼物男,专门负责日常当舔狗,没事就送点花啊礼物的什么,负责日常满足虚荣心;一个跑腿男,平时开开车接送一下上下班,修个马桶买个东西什么的,为日常生活提供方便;一个约会男,要求英俊活儿好,平时负责陪玩。

    最后就是本命男了,要求家世好,薪水高,负责等玩累了结婚生孩子,保证成功女性后半生的安稳生活。

    那时曰本女拳是真的猛,动不动就动用歧视女性的大棒给任何认为不对的男性一棒子,而曰本男性也干脆,立刻进化出“食草男”一系,不结婚,不生子,我就宅着自己过,你爱闹就闹,我离你远点。

    曰本男性整整躺平了一代人,也就是“平成废物一代”那一批,这才让曰本女拳闭了气。企业不想雇佣女性员工,很多工作不如男性,还动不动就搞出职场纠纷,普通上班族更是怕了女人,整天要这要那还爱出轨,养不起。

    曰本女性的要求也开始快速降低,从“非年薪八百万以上不嫁”,到“有工作不家暴”就可以,再到“只要不家暴”,别的条件都好商量。

    到这时,曰本女拳运动才算结束,靠挑动男女对立的那些人赚了个盆满钵满,眉开眼笑;被女拳思想洗脑的女性被社会淘汰,人厌狗烦。所谓的中立派也受了牵连,特权没了,追求平权也彻底失败,大批被赶出职场,曰本又变回了老样子。

    在雾原秋穿过来时,华夏就有点这样的苗头了,很多别有用心者在鼓吹男女对立,借此大发黑心财,但确实有很多没脑子的普通女性中招,恋爱相当闹心。

    所以,没苦过就不知道甜,雾原秋是个苦过的人,真的对千岁很满意了。

    与其找个华夏女朋友,真不如找个曰本女朋友,至少这边已经闹完了,恋爱中大家很平等。

    雾原秋想到这里,又蹭了蹭千岁的头发,听着女朋友害羞的哼哼声,心情很是舒畅,笑道:“对了,我给你带了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