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在下壶中仙 > 第十九章 合作愉快

第十九章 合作愉快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海底漫步者
    十五分钟后,雾原秋一瘸一拐离开了南家。

    佐藤千岁轻拍了拍他后背:“不要放在心上,只是输了一场练习赛而已。”

    雾原秋看了她一眼,无语道:“我没放在心上。”

    这是实话实说,从本性来讲,他就不是一个非常喜欢争强好胜的人,一般别人不惹他,不当着他的面欺凌弱小,挑战他的道德底线,他都不怎么爱动弹,更喜欢专注于自己的事,而且从小到大也不是没输过,还不至于输了一场比赛就咬牙切齿,难过沮丧他上次考试夺得第一名,还得追溯到小学二年级,要是略微受挫就郁气满满,八成早就上吊自杀了。

    但佐藤千岁不太信,在她印象里,男生一个比一个好强,特别是在曰本,输给女孩子更是让人难以接受。

    现在人心浮躁,是受不起挫折的。

    她仔细观察着雾原秋的面部表情,判断着他是不是在说实话,尽力宽慰道:“你真的不用在意,我和你说过了,小代是真正的天才,这不是夸张,而是在陈述事实。她从小动态视力就非常好,最喜欢玩的游戏是捉蝴蝶……她直接用手去捏的,从没有失误过,一捉一个准,有时她都能空手捉苍蝇。”

    “她的反应也很快,小时候玩打地鼠,差点让夏日祭的摊主当场破产,而且她生在南家,拥有学习武技最好的条件,有多名一流水准的老师日常指导她,不到三岁就开始构型练习组手,她本身也喜欢这些东西,性格又够呆笨,十多年来练习从没有停止过一天。”

    佐藤千岁尽着全力开导雾原秋,很怕他恼羞成怒,自暴自弃了,“这些都是她的先天优势,很多普通人觉得速度够快的选手,在她眼里其实很慢,再加上多年苦练,技法娴熟,轻松就能做到以三分力胜十分力,她这么多年来没输过,并不是全凭侥幸。”

    “更何况,她也不只有三分力,她也是吃过大苦头的,其实力气很大,很多男孩子都比不上她,就是和你比,我相信她也能摸到你的力量下限。”

    “她这样的人万里挑一。”佐藤千岁最后很认真地说道,“所以,你一个新手输给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根本不必在意,快些打起精神来!”

    雾原秋没说话,本来他是没怎么放在心上了,但佐藤千岁在这儿一个劲“宽慰”,叨叨个不停,他倒是越来越闹心。

    但,他确实开始对格斗技感兴趣了,对付树精也许作用有限,但打人真的很好用。相信当时在电车上的是南三知代,她确实会像佐藤千岁之前所说的那样,不但可以轻易杀死那个行凶者,都不必付出多大代价。

    他边走边回忆了一下刚才的练习赛,回想着南三知代的动作,见贤思齐,很想模仿一下,嘴上问道:“她进攻时速度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快?”

    自己要是能学会这些技巧,应对树精也会更轻松吧?

    佐藤千岁为了得到阴魔丸也是够拼的,知无不言:“那是极意神道流中的足技奥义‘神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突击,更像是动用全部肌肉力量于一点蹬地。”

    “那种诡异的晃动呢?当时我都以为她要把自己的脚踝扭断了。”

    “也是极意神道流的奥义,名叫柳摇飘。这门技法主要运用膝盖以下的部分瞬间改变身体重心和运动方向。如果穿着大袴的话,给人感觉像是柳树随风晃动一般,所以取了这个名字。”

    佐藤千岁答完了,又补了一句:“这些技法对膝盖和脚踝压力都很大的,只能用来出奇制胜,她也用不了几次。你第一次见,没防备,下次就好了,至少不会吃这么大的亏。”

    “奥义吗?”雾原秋有点眼馋了,试探道,“这些好学吗?”

    “对普通人来说学不了,那对身体素质要求太高,除非自小练习,但你的话……应该可以学,但不好学,练习这些步法,要先习惯大幅度的难波步,再配合呼吸法练习难波跑,等膝、脚踝完全适应了,再学习原地的柳摇,最后才能尝试柳摇飘。”

    “需要多久呢?”

    “不知道,要看你的悟性和身体的柔韧性。”

    好吧,看样子时间短不了,雾原秋暂时死心了,又问道:“那最后她踢我的那两脚呢?有什么独特之处?”

    那两脚让他印象非常深刻,不深刻也不行,现在他的肝和大腿还痛得要命,非常想找个地方坐下休息,只是为了保留最后一点颜面,没好意思,现在还在硬撑着。

    “那是她结合无差别格斗中的爆肝腿、中国传武中的戳脚以及空手道中的三日月蹴,自己改良出来的一种踢击方式。”

    佐藤千岁提起这一招脸色也有点不好看,“人体分成无数强点和弱点,格斗的基本原理之一就是用自己的强点去破坏对方的弱点,这只要是格斗家都知道,大家都会对自己的弱点保护严密,但像是肌肉多的地方就不会特别在意了,所以她想出了这一招,专门踢击身体素质比她好的对手,以强大的穿透力,透过厚实的运动肌攻击对手的内脏、骨胳和稳定肌,令对手产生巨大疼痛,从而丧失反抗能力。”

    她解释完了,指了指雾原秋的衣服,“你可以掀开衣服看看,你受伤的地方会有一个不完美的半月型印记,和三日月蹴的留下的印记差不多,只是更小……三日月蹴是用虎趾进行踢击,她只用了虎趾前端和大脚趾相连的那一点点地方,所以穿透力更强。”

    雾原秋撩起了上衣,看了看自己的腹部,发现果然有一个像是半月形又像是三角形的淤痕,只有食指指节长短,青中带紫。

    这还是隔着一层缓冲护具,要是没那层缓冲,应该更痛吧?

    看着这淤痕,雾原秋倒是彻底心态平稳了,不闹心了。

    输得不冤啊,自己再练也还是个人,是人就不能全身上下包括内脏都一样抗揍,而人家不但十年如一日地坚持练习,还改良技法,拼命研究怎么更有杀伤力,怎么更有效率地让对手失去反抗能力,那自己输得确实不冤。

    不然,一份付出一份收获就是在扯淡了。

    佐藤千岁也探头瞧了瞧半月型的印记,忍不住说道:“你挨了她两脚还能自己走出来,其实也有点厉害,我以前见过不少被她踢了一脚就疼到跪地翻滚的家伙。”

    雾原秋放下了衣服,没说什么。

    确实很痛,刀刺一般的痛,痛入骨髓,当时要不是佐藤千岁及时叫了停,再挨一脚,他也不确定能不能自己走出来,搞不好也是在地上打滚的那一个。

    以前的自己有点自大了,以后要改,不能仗着自己穿越了就真当自己是天命之子了,自己连个系统都没有,就一个天然训练场,顶多加加速,其实顶不了多大的用。

    他在那里知耻而后勇,自我反省着离开了小巷子,佐藤千岁停住了步子,伸出了小手,甜甜问道:“好了,你见识过真正的格斗家是什么样子了,也该明白技巧的重要性,那……我们是不是该初步达成合作了?”

    雾原秋一时没接话,学肯定要学了,学东西从不丢人,要是能把格斗技巧提升上去,确实对获取阴魔丸有极大帮助,但……

    与其跟这猫眼病鬼学,不如去找南三知代吧?

    感觉她更强一点。

    佐藤千岁马上看出了他的小心思,收回了小手,笑眯眯道:“你要是打算加入南家的道馆,不先擦三年地板,他们是不会教你多少真东西的,顶多也就和那些花钱的普通学员一样,你要想去试试,我不拦着你。”

    “那你就可以随便教我了?”

    “当然,我又不是极意神道流的弟子,不必遵守他们的臭规矩,就算把技法教给你……现代社会了,我父亲最多臭骂我一顿,把我关一段时间禁闭,总不可能杀了我。”佐藤千岁丝毫不觉得泄露这些有什么问题,笑嘻嘻道,“再不行,我逃去外婆家好了,我父亲不敢追到那里去的。”

    “你真能教好?”

    佐藤千岁认真道:“我能,只要是小代会的,我都清楚,我父亲就是她的老师之一,你可以相信我。”

    “原来是这样……你们两家关系很好吗?”

    “是啊,我祖父和小代的祖父是师兄弟,因为某些变故一起来了北海道拓荒,我伯父还娶了小代的姑姑,我妈妈和小代的妈妈也是高校时期最好的朋友,还一起上了大学,非常死党的那种。”佐藤千岁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来,“对我们家来说,小代就是我父母的另一个女儿,她管我妈妈叫英子妈妈,管我哥哥叫哥哥,我父亲也非常喜爱她,觉得她能将极意神道流发扬光大。”

    是世交啊,而且南三知代还是“别人家的孩子”,从小你们俩没少被放在一起对比过吧?

    所以你们才成了塑料朋友,相处得十分别扭?

    雾原秋没有疑问了,磨刀不误砍柴功,命只有一条,练好本事再去打怪更安全,到时分一颗给这黄毛丫头也没什么关系,就当交学费了。

    他伸出了手:“合作愉快。”

    佐藤千岁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很是高兴。

    雾原秋只是缺乏技巧,别的一切不缺,她有绝对的自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把他打造成一台战斗机器,不但可以拿到她想要的,说不定顺便还能给三知代那无耻的强盗找点麻烦,灭灭她的威风。

    她平时冰凉的小手这会儿热乎乎的,伸手和雾原秋相握,开心道:“合作愉快。”

    终于成了,搞定这小子好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