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在下壶中仙 > 第十三章 前川美咲

第十三章 前川美咲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海底漫步者
    对于前川花梨的妈妈,雾原秋之前见过两次,但不是光线昏暗就是匆匆一瞥,没怎么看清容貌,而警署大厅里的光线就好多了,雾原秋只远远看了一眼,就有些理解秃头色鬼为什么总想袭击她了。

    她大约二十岁出头的年纪,这会儿微微低着头坐在等候椅上,被晨曦一映,身形轮廓看上去非常单薄柔弱,而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挽了个简单发髻,显露出优美修长的脖颈,更是让她显得非常温顺。

    五官也很秀美,柳眉细细,眼波蒙蒙,还不自觉的低垂眼睑,只有睫毛轻颤,有种我见犹怜的气质,很容易激起男性的暴虐欲望。

    换句话说,她看起来真的特别好欺负,给人一种无论你怎么对待她她都不敢反抗的印象。

    难怪啊难怪……

    雾原秋只远远看了一眼,就被前川花梨发现了。她马上跳下等候椅,还拉了拉她妈妈的衣摆。

    雾原秋赶紧快步走过去,客气地问道:“怎么还没回去?”

    前川花梨的妈妈轻轻按了按女儿的小脑袋,带着女儿一起深深鞠躬,等直起身才用手语说:“谢谢,真的十分感谢。”

    昨天夜里她其实也被吓坏了,脑子转不过来,等到了警署被问询后,了解到自己曾经面对过什么,才慢慢反应过来雾原秋不但救了她,更是救了她女儿。

    她真的很感激,如果没有雾原秋果敢地破墙而入,很难说她母女会受到什么伤害,所以她被通知可以回家了也一直没走,就在这里等着道谢。

    搞得这么正式,雾原秋倒是觉得有些尴尬了,连忙摆手道:“不必客气。”

    前川花梨的妈妈再次鞠躬,而前川花梨则仰着小脸,递给他一张打印纸。

    雾原秋接过来一瞧,发现是张铅笔画,一个占了大半张纸的火柴人正把一个扭曲的火柴人打飞。大概是画的昨晚的那一幕吧,估计是警察为了哄她玩给了她纸笔,不过这样也不错,她还有闲心画画,至少说明她没受多大的心理创伤。

    也许她都不太理解自己昨晚遇到了什么危险,不清楚自己在生死边缘走了一圈。

    雾原秋略看了看,便把画好好收了起来,揉了揉前川花梨的小脑袋,称赞道:“画得很好。”

    “我以后还会给大哥哥画的。”前川花梨说话语速有点慢,但很认真的在保证。

    “谢谢。”

    雾原秋觉得这小萝莉真乖,奶声奶气很好玩,决定以后自己也要生个女儿,最起码先有个乖巧的女儿后,再考虑要个狗都嫌的儿子,然后他望向了花梨的妈妈,问道:“现在回去吧?”

    前川花梨的妈妈柔顺点头,然后三个人就一起出发了。

    她不说话,前川花梨大概养成习惯了,也不怎么说话,母女二人都超级安静,倒是雾原秋走了一阵子觉得有点难受了,主动挑起话题聊了聊天。

    其实该算是自我介绍了,不过也总算知道了花梨妈妈的名字前川美咲,也知道她们是四国人,搬到札幌才一年。

    再多就不知道了,前川美咲似乎不太想提起以前的事,雾原秋对此表示尊重,转而去买了些饭团,让三个人大概填了填肚子。

    前川美咲想付钱,但被他拒绝了,他其实不太缺钱用,好歹穿越过来两年了,哪怕一直待在特殊养护院里,他也想办法捞了一笔,目前手头还算宽裕。

    一路步行,很快三个人就回到了廉价公寓楼,撕掉了警方的封条,然后就开始收拾房间。

    损失不算太大,就是有些麻烦。

    公寓房间比较小比较闷,前川美咲一般会在睡前让窗户开着一条缝透气,要睡觉了才会锁死,昨晚秃头色鬼是拉开窗户进来的,倒没对窗户造成什么损坏,就是榻榻米沾了血迹需要清理,搏斗时打坏了一些瓶瓶罐罐,还有就是墙上破了一个大洞。

    雾原秋联系了公寓楼的物业管理公司,希望他们能派人帮忙把洞补起来。物业管理公司早已经得到警方通知了,心里有数,态度倒还算好,马上表示会联络负责房屋修缮的关联企业,尽快派人过去进行维修,但之前需要让保险公司上门拍个照,他们是投过意外损失险的。

    这倒是一片好心,能让前川美咲少花点钱她坚持要付修墙的钱,态度很坚决,雾原秋也不好拒绝,不然就有看不起人的意思了,所以他也没意见,就等着保险公司上门,但前川美咲都把榻榻米上的血迹清理干净了,保险公司的人竟然还没来。

    雾原秋又一个电话给物业管理公司打了过去,那边表示已经通知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正在走程序,请他耐心等等,不要着急。

    但不急不行,雾原秋很是无奈,现在两间公寓连在一起了,一边是年轻妈妈带着女儿,一边是他这个大男人,这怎么住?

    变相同居吗?

    虽然也不是不行……

    不,肯定不行的,两边都尴尬!

    他有点想自己去找人修了,但自己找人修更贵,会给前川美咲增加负担,还涉及到她将来退租会不会扯皮,所以想来想去,还得接着等。

    …………

    雾原秋忙着和物业管理公司扯皮时,佐藤千岁大模大样进了学校的职员室,打着帮监督教师取资料的旗号,打开文件柜就开始翻查。

    没有人怀疑她,一个纤细可爱的少女,月牙眼弯弯,笑起来酒窝甜甜,怎么可能撒谎骗人呢?

    不会的,不会的!

    她就在那里毫无阻挠地随意翻看学生档案,而且只看男生的,尤其注意照片。

    小子,你以为像狗一样跑了就没事了吗?

    不把事情说清楚,这事不算完!

    她不认识雾原秋,但认识他身上穿的校服,知道大家都是私立清水高校的学生,只是判断不好他的年龄,觉得好像比自己大一两岁,应该是个前辈。

    她从二年级的学生档案翻起,找了一圈没找到,又去翻三年级的,找了一圈还是没找到,最后把一年级的从一班翻到了七班,才猛然眼睛一亮,终于看到了那张印象深刻的面孔。

    好小子,原来你是我的同级生,咱们要在一个学校待三年。

    这次看你往哪跑!

    她仔细看了看照片,用指甲狠狠掐了一下,让微笑着的雾原秋变成了苦瓜脸,这才稍稍解恨混蛋,你带着战利品跑了也就算了,还把我自己扔在了凶案现场,害我被警察问了五六个小时。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共同战斗过的同伴?

    你是人吗?

    她解完了恨,这才开始仔细看雾原秋的学生档案。知己知彼,方可百战不殆,这道理她还是懂的,而且要是能发现点什么小秘密,直接揪住雾原秋的小尾巴,那岂不美哉!

    八月的生日吗?原来只比我大一个月啊!

    咦,为什么没有学生履历?

    没上过小学?没上过国中?呃,雾岛市特殊养护院……这是什么鬼地方?

    她掏出手机,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终于搞清这是什么地方了,表情不由自主地柔和下来了。

    这小子原来是个孤儿吗?这真是没想到,而且入学成绩还这么好,以前吃过不少苦头吧?

    她其实对雾原秋印象很好,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为了陌生人直面杀人凶手,哪怕这家伙很没道德地抢走了“共同战利品”,她对他的印象依旧不错,但在她看来,那颗充满超自然色彩的珠子该由两个人共同分配,就算雾原秋出力更多,承受的危险更大,该归他所有,也该让她仔细看看,好好研究一下,这才算公平。

    真的很好奇啊,那么奇异的现象,里面肯定有着什么大秘密。

    真的想知道!

    佐藤千岁又回忆起电车里的事了,记起了“电车怪物”和雾原秋那极度暴力的打斗,远远超出常人的身体素质,不由更是心头火热她也不求别的,万一真有什么大秘密,她只要分润一点好处,能治好她的哮喘就够了。

    她一边思考着,一边看完了雾原秋的学生档案,没多少收获,主要是雾原秋的学生履历比白纸强不了多少,给人感觉他像是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

    最后,她用手机拍了雾原秋的住址和电话号码,然后就直奔一年七班而去,发现他果然请假没来上学。

    这倒在她意料之中,昨天雾原秋伤得也不轻,这会儿八成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家躺着呢,来上学才奇怪。

    她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觉得等不了了,昨天夜里她就胡思乱想了一夜,可不想再来一次,直接选择了逃学。

    她要去找雾原秋,当着面把事情问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