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在下壶中仙 > 第十章石烤地瓜

第十章石烤地瓜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海底漫步者
    雾原秋刚跑到隔壁车厢,电车就到站了,缓缓减速开始停下。

    打斗说起来长,实际也就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刚好够电车走一站路的,而曰本人从众心理很重,因为出了“电车怪物”,大量乘客受了巨大心理创伤,纷纷近可能远离,导致这节车厢也跟着跑了个空逃走的乘客们还把另一端的间隔门给封死了,估计恐怖电影也没少看,非常小心谨慎,毫无作死的欲望。

    雾原秋给这帮小机灵鬼点个赞,然后就从这节车厢下车了,而札幌公共交通调度中心已经得知电车运行中发生了“令人震惊的凶杀案”,但时间太短了,就连疏散候车乘客都没办完,甚至好多工作人员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在那里尽量平息着候车乘客的不满,维持着秩序。

    但电车一停,大量受惊吓的乘客涌上站台,哭哭啼啼,乱跑乱窜,瞬间就把还勉强维持着的秩序摧毁了,站台上直接乱成了一锅粥。

    借着这股子混乱劲,雾原秋混在人群里三钻两钻就离开了车站,只是他不该在这一站下车的,这里离他的公寓还有点距离,不得不又小跑了十多分钟才到家。

    因为衣服破破烂烂,还沾有血迹,一路上引来了不少路人侧目,不过他也不在乎都2020年了,车站里到处都是监控,还有那么多目击者,警察只要想找他一定能找到,不需要遮掩身形。

    无所谓的,他又没犯法,按曰本法律规定,见到犯罪分子正在作案,普通人看到了就可以执行“公民逮捕权”进行逮捕。现行犯若是反抗,则可以执行“公民自卫权”,一切后果无需承担法律责任,所以面对危险度极高的杀人凶手,他哪怕将其打死了也没人能挑出毛病,完全不怕警察找麻烦。

    相反,警察要是真找来了,不但要给他发赏状和奖金,还得帮着他遮掩身份,以免对未成年人成长造成伤害。

    至于那名少女看到了药丸成形过程,那更不要紧了,回头给她扣个惊吓过度产生幻觉的帽子就完了,反正她又没证据,单凭一张嘴,谁会信?

    就算有人信,他只要咬死了不承认,又能把他怎么样?

    真的完全无所谓。

    他现在急着回家,只是暂时不想应付警察问询,也不想被总跟在警察屁股后面的刑事记者骚扰,以及需要快点进入炼妖壶他伤得有点厉害,要去吸树精的“血”来治疗自己,这需要很长时间,需要一个可以让他消失的私密空间。

    等他一进了公寓,马上锁死了门,去洗手间里拎出了一把伐木斧他能合法购买到的最好武器,因为经常丢,所以一次性买了五把,就立在马桶旁边,随用随取他拎着斧头静心观想了片刻,就出现在了“壶中天地”的山谷中,忍着痛奔着阴沉沉的森林便去了。

    1.5%的吸血,翻倍后是3%,激烈战斗时作用微乎其微,但只要体力充足,可以不停砍不停砍,确实可以做到让伤势加快愈合,还是全方位的,无论内伤外伤都一样。

    疗伤就不用深入森林了,他就在边缘部分搜索了一会儿,很快就找到了一只树精,举着斧头就砍了上去。

    一只树精的战斗力远远不如“电车怪物”,转眼间就被他造成了巨大伤害,而片刻后,树精们开始愤怒地聚集,他也不恋战,扭头就跑,换了个方向继续。

    这么来来回回五六次,以他长久训练出来的耐力也累得伸了舌头,但伤也好得七七八八了,肋下不再隐隐作痛,被抓伤的胳膊、腿和肩膀,伤口也结了疤,只等血痂自然脱落就行。

    他这才停了手,又回到了小小的公寓中,大汗淋漓的丢掉斧子,灌饱了自来水,脱了破破烂烂带有血迹的校服,盘腿坐下,开始研究那粒药丸。

    自己都准备去打篮球了,这是又能修仙了?

    自己的人生剧本又改回都市修仙之旅了?

    娘的,这要搁小说里,来来回回这么折腾,读者的脑壳都要给看裂开了吧?

    可是,这药丸能吃吗?

    雾原秋谨慎地打量着手里的这颗绝对不像“仙丹”的药丸,看着它上面的“血管”缓缓膨胀又收缩,仅就表象来说,诡异得要命,感觉这更像是毒药,还是吃了走不了三步就得七窍流黑血的那种剧毒。

    但,炼妖壶该不会害它的主人吧?

    他在那里思考了好大一会儿,看了又看,闻了又闻,想舔不太敢,觉得很是拿不准。

    狗晶的炼妖壶只说把阴魔炼化了,可没说过炼化成补药,这吃了会不会当场暴毙?或者干脆变成了怪物?

    万一真有害,那连篮坛巨星都没得当了,但不吃的话,要真是打开超凡之路的钥匙呢?白白错过吗?

    “电车怪物”到底是什么呢?

    炼妖壶提到过阴魔,所以“电车怪物”本质上是被阴魔侵蚀的人类?

    那阴魔又是什么?

    自己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两年多了,怎么之前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是有某件事发生了,但自己不知道,有待去发掘?

    感觉像是个谜团啊……

    雾原秋左思右想了一会儿,想不明白,只能先把药丸好好收了起来。现在迷雾重重,总得先尽量了解一下情况再做决定,反正药在自己手里,自己随时可以吃,没必要莽撞到非得马上塞进嘴里吞下去。

    这事不必急于一时,最好可以做一下药物实验,毕竟小命只有一条,该谨慎时还是要谨慎一下的。

    他直接瘫倒在榻榻米上,准备先小睡一会儿。

    之前累惨了,他现在一动也不想动,但刚准备迷糊过去,外面传来了一阵电喇叭声:石烤地瓜哎,用石头烤的甜地瓜,100円、200円、300円的烤地瓜哎,超甜超糯的石烤地瓜哎……

    他闻声又起来了,开门往街上一瞧,发现一辆白色小货车正拉着一个烤地瓜炉子在街上乱转悠。

    这倒是常见的街景,北海道是曰本主要的肉类产地,牧场特别多,而地瓜无论本身还是藤蔓、叶子,都是非常好的饲料来源,又不挑地,哪里都能种,所以北海道各开拓局一直在大量种植,顺便也就让“石烤地瓜”成了北海道常见的街头小吃特别便宜,大个的300円就能让普通人垫垫肚子,小个头的100円也能甜一下嘴,是相当不错的零食。

    雾原秋看了一眼就觉得肚子饿了,立刻下了楼,掏钱大大小小买了五六个,抱着又回了公寓,正准备进门呢,发现隔壁门开着一条小缝,里面还是昨天的那个小女孩,正在防盗链下面怯生生偷看他。

    这是第三次相见了,雾原秋还是搞不懂她想干什么,歪头和她对视了一会儿,迟疑着问道:“有事吗?”

    小女孩摇了摇头,没说话但也没关门,只是看着他。

    雾原秋摸不着头脑了,怀疑这孩子智力有点问题,顺着门缝看了看室内,没见到有大人,便问道:“你自己在家?”

    小女孩点了点头。

    雾原秋又问道:“怎么没去幼稚园?”

    小女孩歪头想了一会儿,终于说话了,语速很慢地问道:“幼稚园是什么?”

    “幼稚园就是你这样的小孩子一起玩的地方,还有老师带你们做游……”雾原秋解释了一半住嘴了,估计这家人经济状况不太好,没钱送孩子去幼稚园,或者有别的什么原因,只能让孩子一个人待在家里。

    难怪这孩子听到外面有动静就开条门缝偷看,应该是很闷吧?

    或者在盼着家里人快点回来,所以听到有走路的声音就要开门看一看?

    雾原秋琢磨了一会儿,觉得八九不离十,看着这小萝莉忍不住心生怜悯,不再提幼稚园的事,蹲下给她看了看地瓜,笑问道:“要吃吗?甜的。”

    小女孩看了地瓜一会儿,吞了口口水,明显有点馋,但还是摇了摇头。

    雾原秋拿了一个小的递给她,温声道:“我买了很多,想吃就吃一个吧,没关系的。”

    小女孩没有接,怯生生道:“电视上说,不能吃陌生人的东西。”

    “这样啊……”雾原秋沉吟了一下,笑道,“我叫雾原秋,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乖乖答道:“我叫前川花梨。”

    “花梨酱吗?名字很好听。”雾原秋再次把小地瓜递了过去,“现在我们认识了,不算陌生人了,你可以吃了。”

    三岁的小孩子很好忽悠,也不会假客气,前川花梨觉得雾原秋说得很对,真伸手接过了小地瓜,很小心的剥了皮后,吹了吹,轻轻咬了一口。

    雾原秋也没帮她,石烤地瓜下层是火,上层是干净的石子,这地瓜其实是石头煨熟的,皮不算脏。

    他只是笑问道:“好吃吗?”

    “好吃,甜甜的。”前川花梨奶声奶气答了一句,又小小咬了一口,捧着地瓜的样子很爱惜,给人感觉很少吃零嘴的样儿。

    雾原秋更觉得她可怜了,有些想摸摸她的小脑袋,但又怕吓到她,没敢,便又从门缝里塞了一个中等大小的地瓜给她,轻声道:“那自己在家慢慢吃好不好?”

    “好!”

    前川花梨太小,不懂客气,应着声就把门关了,大概她妈妈有过严令,让她时刻注意着门,顶多只能挂着防盗链开条缝看看外面,轻易不准出去,更不准给陌生人开门曰本地震、火灾都比较频繁,她妈妈估计也不敢锁死了门,以免万一有事,女儿连跑都跑不了了。

    应该还是会很担心吧,但估计没办法。

    雾原秋看着关死了的门,摇了摇头,抱着剩下的地瓜回了自己房间,就算他对前川花梨有些同情怜悯之意,这种事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多半也就只能偶尔这么表表善意。

    也许再过几年,等前川花梨上小学就好了,那是义务制教育,没多少负担的,政府还管一顿饭,她就不用一直被关在家里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把地瓜全吃了,觉得肚子里暖暖的很舒服,然后困意上涌,直接倒头就睡,还做了一个梦,梦里又和“电车怪物”打起来了。

    这次没有那个纤细明媚的少女帮他,他被打得节节败退,险象环生,又开始后悔没有更加刻苦的锻炼自己,顺便被怪物身上的臭豆腐味熏得欲仙欲死,直到恶心得不行了,硬生生臭醒了过来。

    他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刚喘了几口气,猛然反应过不对来了窗外吹进来的风,确实带着一股子熟悉的腐臭味,并不仅是梦中的错觉。

    他心弦瞬间紧绷,一个翻身就抄起了斧头,慢慢靠近窗户,怀疑“电车怪物”的同伙来复仇了,但还没走到窗边,猛然听到隔壁房间传来了一声尖叫。

    是前川小萝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