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昭周 > 第七百一十七章 林昭的老上司

第七百一十七章 林昭的老上司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漫客1
    .    ,昭周

    三位节度使送到西川的奏书,很快就有了回复,正月二十四,朝廷给三个人的诏书,就送到了长安城。

    诏书里的内容很简单,告诉三个人,朝廷将于上元节之后返回长安,另外同意长安城开制科取士。

    诏书里明确说明了,怕三个节度使对于制科流程不熟悉,已经派礼部的十来个官员返回长安,主理此事。

    对于最后这段话,几位节度使都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不要说是什么礼部官员,就算是皇帝陛下亲自返回长安城,也拧不过他们这三个大腿。

    也就是说,不管谁返回长安城,这一次制科真正的主导人,只会是三个节度使。

    林昭也没有放在心上,只不过在看到这个派回长安的礼部官员名字的时候,他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就舒展开来。

    有了朝廷的旨意,京兆府很快开始在长安张贴榜文,同时布告各州县,将朝廷将举制科的事情公告天下。

    按照往年的经验,这个时候发布告,至少要到三月份四月份,这个制科才能办的起来。

    那个时候如果皇帝陛下走的快,可能已经回长安了。

    不过皇帝陛下赶路,与寻常江湖人赶路自然不一样,且不说成都行宫里的那些财物,单说历代列祖列宗的牌位,就要整理收拾一段时间,再加上皇帝以及西川官员都拖家带口的,回程的速度将会极慢。

    之前这些人狼狈逃出长安,身后犹有追兵的时候,到达成都府尚且用了三个月时间,现在能在五月之前回到长安城,就算是动作利索了。

    不过西川朝廷派回长安的十来个礼部官员动作倒是不慢,他们在上元节前夕动身,返回长安的时候,也就是二月中旬。

    只不过这些人回到长安的时候,局面有些冷清,基本上没有什么官员来城门外迎接。

    这些礼部官员之中,领头的是个身材有些瘦弱,但是模样颇为俊朗的中年人,中年人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长安城,然后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这些礼部官员,微微低眉:“好了,今日就能进长安城,莫要再叫苦了。”

    能在这个时候被编入礼部返京的,最低也是进士“学历”,这一路从西川赶回来,着实是有些艰难,其中有两个人还在半道上病倒了,只能被安置在地方上,不曾跟着一起回来。

    更重要的是,因为要赶路,他们一行人都不能坐马车,都是骑马回来的,这些没有怎么长途奔行过的读书人,可是吃足了苦头。

    听到这句话,整个队伍神情振奋了不少,其中一个年轻一些的官员,上前对着这个中年人低头道:“陈尚书,您是陛下新任命的礼部尚书,怎么回到长安,一个来接迎的都没有…”

    “你想要谁接迎?”

    陈尚书瞥了一眼这个年轻人,微微低眉:“能好生生回到长安,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记着,进城之后,凡事收敛一些,现在的长安,与四年前的长安城,可……不一样了。”

    说完这句话,陈尚书整理了一番心情,便开始朝着长安城门走去。

    这个时候,城门里缓缓驶出来一辆马车,马车在一行人面前两三丈的地方停了下来,随即一个一身黑色袍子的年轻人,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年轻人下车之后,左右看了看,便看到了陈尚书一行人的马队。

    他踱步朝着这支马队走来,走到陈尚书面前,拱手行礼,脸上带着笑容。

    “老上司,许久未见了。”

    陈尚书在一旁年轻人的搀扶下,翻身下马,有些踉跄的来到了黑衣年轻人面前,先是打量了一番后者,然后叹了口气,恭敬低头还礼:“见过越国公。”

    这个黑衣年轻人,就是现在长安话事人之一的林昭。

    而被他称为“老上司”的这个陈尚书,就是原门下省黄门侍郎陈泓。

    林昭曾经在门下省做过起居郎,又做过给事中,加在一起统共有三四年的时间,这三四年的时间里,陈泓这个门下侍郎,一直是他的顶头上司。

    而且在那几年时间里,陈泓一直颇多照顾林昭,两个人之间相处的还算不错。

    因此当林昭看到是陈泓任礼部尚书返京的时候,才会微微有些诧异。

    “老上司这么说就太见外了。”

    林昭微笑道:“早听说老上司要回来,我在城里备了酒席,给老上司接风。”

    陈泓往林昭身后看了看,没有看到有什么特殊的人物,便又看向林昭,缓缓说道:“三位节度使同气连枝,我原以为你们三个要么一起来接我这个礼部尚书,要么就全部对我置之不理,不曾想林公爷你独自来了。”

    “如果没有门下省的交情,今天我也是不打算来的。”

    林昭微笑道:“前两天就有人打招呼,说我们谁也不要理这位新任的礼部尚书,这样事情就会顺利许多。”

    说到这里,林公爷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不过我既然来了,另外两位节度使很快也会收到消息,他们即便不来亲自迎接老上司,接下来对老上司也会客气许多。”

    作为长安城的三个话事人,他们面对这些礼部官员的态度就只有两个,第一个就是自己该做什么做什么,完全把这些礼部官员当成空气。

    第二就是争相拉拢,好让接下来的制科,对自己这一方有利。

    原先王甫是准备是对这些礼部官员视若无睹,并且给另外两个节度使都通了气,不过林昭还是念及当年的一些香火情分,亲自出来接迎了。

    陈泓扭头看着林昭,忍不住摇头感慨。

    “短短数年未见,林公爷比起从前,已经判若两人了。”

    “哪有什么判若两人?”

    林昭呵呵一笑,开口道:“只是从前在门下省任给事中的时候,相对白净一些,在青州干了几年地方官,现在变得黑了。”

    两个人闲聊了几句,林昭看向陈泓,笑着问道:“是圣人派陈公回长安来的?”

    陈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微微摇头。

    “是元达公挑的人。”

    林昭沉默了,脸上的笑意也微微收敛。

    不过他很快平复了情绪,轻声问道:“西川那边传回来消息,说陛下已经在返回长安的路上了,我七叔他……”

    陈泓因为一路骑马,这会儿步履有些蹒跚,闻言停下脚步,抬头看了林昭一眼。

    “元达公他,应当随着陛下一起返京。”

    说到这里,陈泓顿了顿,看向林昭。

    “林公爷,我刚回长安,对长安的局势一无所知,还需要你…给我通个气才是。”

    林昭哑然一笑。

    “别人我不敢说,陈公你放心就是,我保你这个礼部尚书,做的平稳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