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老兵新警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没侦就破的命案

第一百三十二章 没侦就破的命案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卓牧闲
    之前曾跟肖支和谌局说过命案比毒案难破,但这个命案主要针对的是发生在荒郊野岭,或被害人身份搞不清楚的那种。

    陵海不是偏远贫困的边境地区,没有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

    不但城区和各乡镇、各行政村的大小路口有监控,甚至连许多老百姓的家里都装了摄像头。

    正因为如此,韩昕不认为刚发生的命案有多难破,觉得大队领导让赶紧去现场,很可能是嫌疑人作完案之后跑了,需要组织警力展开围捕。

    驱车赶到文峰商场附近,两辆警车拉着警笛呼啸着,不断摁喇叭,闯红灯往汽车站方向疾驰而去。

    紧接着,特巡警大队的几辆黑色防爆警车过来了,路过的群众纷纷停下来拍照,拍视频,能想象到今晚的微信群会有多热闹。

    距汽车站仅两公里,这一路上有四个红绿灯。

    闯红灯很麻烦,并且前面的车太多了,这会儿就算想闯也闯不过去。韩昕正暗暗心焦,李菜鸟突然打来电话。

    “韩哥,汽车站发生命案,你有没有接到通知?”

    “接到了,马上到现场。”

    “我也接到了,我正在往城区赶,最快也要二十分钟,现在什么情况?”

    “我跟你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正说着,前面的车动了。

    韩昕果断结束通话,点了下电子手刹,轻踩油门跟了上去。

    前面的车和围观的行人更多,尽管有六七个交警和辅警在疏导交通、维持秩序,但双向六车道的马路,依然被堵了只剩下两车道能勉强通行。

    韩昕摁下车窗缓缓开到一个交警身边,亮出证件:“哥,我刑警大队的韩昕,现场在哪儿?”

    人的名,树的影。

    分局的大多民警不认识他,但对韩坑的大名却如雷贯耳。

    交警看了看他的工作证,连忙道:“原来是韩队,现场在车站东门南边的小旅馆门口,黄大和杨教他们刚过去。”

    “好的,谢谢。”

    “等等,我帮你开道。”

    后面又来了一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交警干脆挎上摩托车,不断摁着喇叭,在前面引导。

    有交警帮忙就是不一样,连车停在哪儿都不用担心。

    韩昕就这么在交警的弟兄示意下,把车停在特巡警大队的警车后面,发现对面的人更多,就这么过去很容易被看热闹的群众拍到,赶紧打开行李箱,取出头套、眼罩、口罩戴上,然后飞快地穿上“现场勘察”的马甲,锁好车小跑着横穿马路。

    “让一下,给救护车让一下路,有什么好看的,再不让就是妨碍公务!”

    “说你呢,就知道拍,有什么好拍的,往后退一退。”

    “老陈,警戒带呢,从这儿到那边,拉起来!”

    自行车道、人行道完全被堵死了,车站东门附近人山人海,被挤得水泄不通。城南派出所的民警、辅警和特巡警大队的民警、特勤,被围观的群众搞得焦头烂额,声嘶力竭地维持秩序。

    前面不只是人,还有电动车。

    韩昕想挤也挤不进去,出示证件、表明身份,估计也没什么用,只能挤到边上,等救护车过来之后,跟在救护车后面慢慢往里走。

    维持秩序的民警辅警以为他是勘察现场的技术民警,往里指了指,示意他赶快进去,然后赶紧拉上警戒带,堵住好不容易打开的缺口,防止好奇心爆棚的群众跟着涌进去。

    不进来不知道,进来一看吓一跳。

    一个女子蜷缩着倒在小旅馆门口,身上地上全是血。法医老陈估计也是刚到的,正蹲在女子身边检查伤势。

    一个男子倒在花坛里,同样全身都是血,老陈的徒弟正在检查。

    还有一个男子刚被游耀星等人塞进了警车,许文静打开勘察箱,取出一个证物袋,用戴着手套的手,从一棵树下捡起一把匕首,小心翼翼地塞进袋里。

    范子瑜看着像是在询问小旅馆的负责人,一边做记录,一边时不时抬头看看门口的摄像头。

    城区中队的兄弟正忙着询问围观的群众,两人一组,一个做记录,一个加群众的微信,跟目击者要当时拍的照片和视频……

    韩昕好不容易找到正在角落里打电话的黄大,法医老陈就跑过来汇报:“黄大,两个人身上多处锐器伤,失血过多,都没有生命体征,急救中心的医生建议我们联系殡仪馆。”

    “不用抢救?”

    “没呼吸,没心跳,没脉搏,双瞳散大,角膜反射消失,压眶无反射,人都已经死了,怎么抢救!”

    “联系殡仪馆吧。”

    黄大见韩昕欲言又止,一边接着拨打电话,一边命令道:“小韩,你先去看看两个被害人和嫌疑人,然后上楼看看两个被害人住过的房间,确认下他们涉不涉毒,如果不涉毒就回去休息。”

    韩昕下意识问:“嫌疑人落网了?”

    “嫌疑人就没跑,不说这些了,赶紧干活吧。”

    “是。”

    不用问都知道,肯定是情感纠纷引发的命案。

    韩昕暗叹口气,快步走到警车边,敲敲车窗。

    游耀星正在抓紧时间审讯嫌疑人,以为技术中队又收集到了什么物证,摁下车窗竟发现是韩坑,不解地问:“韩队,你来做什么?”

    “黄大让来的,让我看看嫌疑人。”

    “看吧。”

    游耀星这才想起大队接到指挥中心命令之后,黄大和杨教让值班通知了大队所有人员,立马伸手打开车顶灯。

    嫌疑人三十三四岁,国字脸,头发乱糟糟的,脸色苍白,被铐着的双手正微微颤抖,看样子他后悔了,害怕了。

    韩昕低声道:“把脸转过来。”

    “他不是本地人,跟他说普通话。”

    “哦。”

    韩昕不敢耽误同事们的时间,连忙用普通话让嫌疑人抬起头,转过来张开嘴。请游耀星举起嫌疑人的双手,看看嫌疑人的手指尤其指甲。然后转身去看两个倒在血泊中的被害人。

    看完被害人上楼,杨千里和刚勘察完第一现场的许文静正在房间里检查。

    房间有点乱,气味有点怪。

    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有几个烟头,地板上扔着一坨坨卫生纸,垃圾桶里有几个外卖餐盒……

    韩昕仔仔细细看了看,抬头道:“杨教,嫌疑人不像吸毒人员,两个被害人看着也不像。”

    刚上任就遇上一起死亡二人的命案,虽然嫌疑人已落网,但杨千里心里依旧不是滋味儿,转身问:“文静,你这边呢?”

    “第一现场在楼下,这儿没什么好勘察的。”

    “楼下勘察的怎么样?”

    “该勘察的都勘察了,该询问的邢队他们正在询问。外面有摄像头,而且嫌疑人是跟两个被害人先吵先推搡了一会儿才动刀的,整个过程有好几个目击者,被好几个围观的群众拍到了。”

    “那就先下去吧。”

    “是!”

    许文静刚提着勘察箱走出房间,张宇航和刘海鹏到了。

    不等他们开口,杨千里就凝重地说:“三十好几的人还学年轻人网恋,花了点钱,觉得上当受骗了,明明不是夫妻还学人家抓奸,抓奸就算了还行凶杀人!”

    张宇航低声问:“杨教,听说嫌疑人是外地人?”

    “两个被害人也不是本地人。”

    “不管什么地方的人,嫌疑人落网了就行。”

    “只能这么想了。”

    杨千里走到门边,转身拍拍韩昕肩膀:“小韩,不好意思,发生命案就要启动预案,大晚上让你都休息不好。”

    “没什么。”

    “老张,老刘,你们也回去吧,明天还有一大堆事呢。”

    “行,我们下去跟黄大打个招呼就走。”

    三人走到楼下,嫌疑人已经被押解去了执法办案中心。

    殡仪馆的车也到了,正在把两个被害人往车上抬。

    围观的群众有增无减,个个举着手机在拍,也不知道他们在拍什么,韩昕赶紧戴上口罩,同张宇航、刘海鹏一起跟黄大打了个招呼,挤出了人群。

    陵海今年发生的第一起命案,来的就是如此突然,破的也是如此迅速……

    回家的路上,正感慨像这样的命案,或者说这样的悲剧完全可以避免,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孩坐在电动车上,搂着一个年轻男子,说说笑笑地从车边过去了。

    轻踩油门,开到他们身边,赫然发现真是那个小太妹!

    只是她的变化有点大,不再像之前那般浓妆艳抹,穿得也没之前那么暴露,给人的感觉比之前舒服多了。

    而她搂着的正是她那个所谓的“小叔叔”,两个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韩昕越想越奇怪,可在路上又方便问,一样不方便查询,干脆先回小区。没想到停好车,上楼时,又在电梯里遇到了他们!

    “小叔叔,你明天还去社区吗?”

    “去啊,上午去社区,下午去区委开会。”

    小太妹不是健忘就是脸盲,依然没认出给她介绍谁知道有房源的邻居。

    她的“小叔叔”记性倒挺好,不但一眼认出了韩昕,而且很礼貌的微笑着打招呼。

    小太妹也不管电梯里有没有外人,竟又挽着他胳膊问:“你刚应聘上就要去区里开会?”

    年轻男子被问的有点尴尬,一脸歉意地跟韩昕笑了笑,没有再回答她的问题。

    “你在哪个社区上班,是不是我们陵海社区?如果是陵海社区,以后有什么事就可以请你帮忙了。”

    韩昕笑看着他,一脸好奇。

    年轻男子笑道:“不是陵海社区,是小区斜对面的洋港社区。”

    “洋港社区也不错,离家近。”

    韩昕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觉得更奇怪。

    因为社区就相当于以前的村办公室或大城市的居委会,工资待遇不高,要做的事却不少,社区的工作比较适合家庭条件不错的女同志,小伙子去社区上班,不但会被人笑话,可能连女朋友都找不到。

    眼前这位彬彬有礼,看上去应该有点文化,怎么会想到去社区上班,那点工资可能连房租都不够……

    有问题。

    肯定有问题!

    一回到家,韩昕就给蓝豆豆打电话。

    蓝豆豆以为是命案的事,一对完暗号就紧张地问:“小韩,什么事?”

    韩昕换上拖鞋,走到洗脸池边说:“师傅,你跟洋港社区很熟,能不能帮我打听个人。”

    “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打听社区的人做什么,社区全是女的!”

    “我打听一个男的,应该是刚去洋港社区的,好像也姓韩,二十六七岁。”

    “打听这个人做什么?”

    “他租住在我们小区,跟我一栋楼,神神秘秘的,有点可疑,这些你知道就行了,悄悄帮我打听下,帮我摸摸他的底。”

    “孽徒”从来不会无缘无故怀疑一个人,蓝豆豆一口答应道:“行,明天十点前给你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