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惊惧盛宴 > 第两百六十一章 查房

第两百六十一章 查房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薄情书生
    不过,那个老太太是这家医院本就存在的鬼吗?

    那枕头上浮现的那张和自己一起坠崖,最后却死了的那个人的脸,又是怎么回事?

    是那个老人鬼用了某种诡异力量在吓唬自己,还是……那个坠崖的家伙也变成了鬼……

    青山大我睁开了眼睛。

    “凉子小姐,和我一起发生了车祸坠崖的那位,尸体是怎么处理的?”

    “你是说藤原凉介先生吗?一开始警察先生把凉介先生和你一起送到了医院,可是藤原先生是当场死亡,在医院停放了一段时间后,就被警察先生带走了。”

    “藤原凉介的尸体在这家医院存放过?”

    “嗯……就在给青山先生你做全身检查的时候,大概停放了两个小时吧……”

    “两个小时吗……谢谢。”

    青山大我眉头紧皱。

    那这么说,藤原凉介也变成了鬼,在这家医院里出没是完全有可能的了。

    可是……他为什么会变成鬼?

    如果每个人死亡后都会变成鬼,那自己在这家医院为什么没有看到其他的厉鬼?

    青山大我百思不得其解。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天色完全暗了下来。

    青山大我忽然发现护士水原凉子小姐拿着一个本子,从护士站走了出来。

    “开始巡房了吗?”青山大我问道。

    “嗯,我要统计病房人数,进行签到,还要给一些病人进行基础检测,比如测量体温之类的……”

    “我和你一起去。”

    青山大我站了起来。

    他已经确定了绝对不能落单,自己之前之所以摆脱了困境,就是因为自己通过呼叫按钮叫来了医护人员,这似乎说明,那个老人鬼和那个疑似坠崖而亡的藤原凉介变成的鬼,都无法正大光明地在其他人面前出现。

    为什么偏偏是我?

    青山大我有些无奈。

    水原凉子也没有拒绝,现在已经到了晚上,各项制度都变得宽松了一些,也不会有护士长来指责她什么。

    只要青山大我不去攻击病人就没问题。

    青山先生又不是疯子,怎么可能去攻击病人?

    水原凉子这样想着。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向走廊里面走去。

    前方的楼梯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黑暗的洞。

    这家医院的人不多,到了晚上,更是寂静得令人难安。

    没有什么比在夜晚走进一个宁静的医院更加恐怖的了。

    但好在大部分病房都开着灯,也算是灯火通明。

    护士水原凉子小姐每推开一扇亮着灯的门,青山大我就靠在门边看着她工作。

    虽然没有身体接触,但这样暧昧的行为让水原凉子不安之余心底又有些悸动。

    她想得很多,殊不知青山大我只是在拿她当护身符。

    花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水原凉子巡完了这一层。

    “请回去休息吧,青山先生,上面只有两间病房里有患者,很快就能查完了。”水原凉子不好意思地说道。

    她不明白为什么青山大我非要陪着自己一起去查房。

    青山大我看着她,也不解释,说道:“没事,我和你一起去。”

    水原凉子低着头,脸色微红地走向了楼梯。

    医院是有电梯的,但一层楼而已,比起电梯还是楼梯更方便。

    黑洞洞的楼梯口让青山大我有些不舒服。

    他步子加快,走到了水原凉子身旁。

    水原凉子的头埋得更低了。

    进入楼梯间,灯光立刻亮了起来,这里装的是声控灯,灯光亮起来后,青山大我并没有觉得那股不舒服的感觉得到了缓解,反而越来越浓了。

    因为在这低矮的楼梯间的天花板墙上,挂满了恶心的黑色水渍,像某种诡异生物的触角一样蔓延着,从第四层一直延伸到第五层。

    黑色水渍这种诡异的蔓延趋势,总让他觉得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两人的脚步声回荡在楼梯间。

    到了第五层,和水原凉子说的一样,绝大多数的房间都是漆黑一片,没有患者入住,只有两间房是亮着灯的。

    站在楼梯口,一股极为可怕的压抑感扑面而来!

    青山大我几乎能明确地感觉到,就在这层楼……这层楼里有某种恐怖的东西存在。

    是离开水原凉子下去,还是……

    他看着水原凉子正在往前的背影,有些出神。

    这时,水原凉子忽然转过头,看着站在楼梯口不动弹的他,问道:“你怎么了,青山先生?”

    青山大我张了张嘴,最终只是摇了摇头。

    “等等我,你走得太快了。”

    他跟了上去。

    每路过一间黑暗的病房,青山大我就能感觉到一阵惊人的寒意。

    就像每扇门里,都有一双眼睛在安静地注视着他这个陌生的闯入者一样。

    这时,水原凉子已经走到了一间病房前,敲了敲门。

    青山大我隐约能听见门里响起微弱而缓慢的脚步声。

    那个人好像穿着拖鞋,不过走得非常缓慢,拖鞋在地上摩擦的声音极为刺耳,听得人心神不宁。

    而且……除了什么东西拖在地上的声音外,还有一个像是沾满了泥水,在地上拖拽的声音。

    那个声音一点一点地靠近,终于,到了门边。

    水原凉子面色有些奇怪地说:“奇怪……怎么会锁门了呢?”

    她抬头又仔细地看了一眼门牌号,眼睛大睁:“咦?这不是五零七号房吗?那里面是谁?”

    青山大我立刻浑身紧绷,一把将水原凉子拖了回来。

    他刚把水源凉子拖回来,这扇被反锁的门就吱吱呀呀地打开了一条缝。

    里面是开着灯的,两人一眼就看清了开门的人是谁。

    然而……在看到那个人的瞬间,水原凉子连声音都没能发出来一点,眼睛一翻就晕了过去。

    青山大我一把接住了她。

    他不怪她胆小。

    因为来开门的根本就不是人……

    而是那个摔得血肉模糊的藤原凉介!

    他上本身还算完好,但下半身像是被车辆反复碾过一般,拖着腥红刺目的脏器,肠子,在地板上拖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你找我吗……”

    他那一双满是鲜血的手抓在门框上,一颗眼珠掉出了眼眶,另一颗眼珠已经完全爆掉,正盯着青山大我,发出了令人胆寒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