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六八七章太天真了

第六八七章太天真了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tx程志
    第六八七章太天真了

    崇祯还是有点犹豫,他的军事才能只能用“战五渣”来形容,但是记性却不差,万历、天启年间明军被后金花样吊打的教训犹在眼前,崇祯二年建奴破边而入肆虐京畿的噩梦让忆犹新,建奴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全旭给他承诺的三年,他已经体会到了,给全旭三年时间,辽东变成了全旭的,现在全旭表现出来的实力,让崇祯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

    辽东进攻辽西十数万人马,吕宋动员上千艘战舰,琼州府也有数万人马,台湾也有数万人马,这加起来,足足仍旧有小二十万人马。

    崇祯其实并不知道,他接到的情报,只是片面的,吕宋动员了上千艘战舰没错,集结了十几万人马也没错,但是,问题是他们的目标并不是针对大明,而是针对三宝颜。

    根子还是出现在丰州事件中,早在四个月前,谢霖案爆发,李信对犯案的西洋人共五十九人进行公审,结果引发了中西冲突,当时就造成一千三百余人死亡,六千余人受伤,丰州港口二十一艘西洋货船被焚烧,包括全记也有三艘万石货船被殃及,整个港口一地鸡毛,仅仅经济损失高达一百五十万两银子。

    当然,在吕宋吃了这么大的亏,西洋人现在没有实力与全旭对抗,只好继续采取阴谋手段,三宝颜的华人不如原来的马尼拉多,马尼拉最多的时候有三万多名华人,而三宝颜只有不到六千人。

    然而,这六千华人大多数都是农场主、矿主、或商人,非常富裕,经过西洋人挑唆,这些南岛人,很多都是从吕宋逃亡到棉兰老岛的,在这里他们非常仇恨华人,冲突不可避免。

    李信派出使者,警告棉兰老岛的西班牙当局,控制事端,一旦他们控制不住事端,吕宋方面就会出兵。

    西班牙人本来就不忿丰州事件,丰州事件中,西班牙人有一千三百余人死亡,受伤的多达两三千人,吕宋方面没有赔偿,只是提供了一些药材和食品,就没有然后了。

    西班牙人非常顽固,认为大明的内部斗争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为了争夺大明的归属,全旭应该不会顾及南洋这边。

    这也是全旭为什么向崇祯让步的真正原因,大明对于全旭来说,那就是一锅肉,肉烂在锅里,永远跑不了。

    可是,棉兰老岛的问题不是拖着不解决,因为欧洲三十年战争基本上快要结束了,荷兰人获得独立,他们会肆无忌惮的挑衅大明在南洋方面的利益。

    一场中西之间的海战不可避免,全旭还真没有办法两线作战,现在全旭最大的短板,就是因为海军方面,与陆军不同,海军的成长速度会更加缓慢。

    全旭自然没有解释,不仅仅台湾集结的全家军不会北上,就连琼州府的军队也不是为了北上,而是为了南下,先干翻西班牙和荷兰人,再回头收拾大明的残局。

    当然,皇太极已经充血完毕,全旭也不可能再放任皇太极在上蹿下跳。

    与全旭的谈判,最终还是不欢而散。崇祯没有接受全旭的三年之约,也没有答复,而是返回了紫禁城。

    虽然全旭初步与崇祯和谈没有取得进展,可辽西方面,却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宁远城,既今天葫芦岛市兴城,这是辽西重镇之一,也是位关宁军的粮草储存基础,指挥中心之一。

    此时的海面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军舰。

    “快通知大帅……”

    一名关宁军将领急忙下令。然而,他的命令刚刚下达,战舰上的黑洞洞的炮管开始指向宁远城,紧接着,一排雷霆万钧的火球从海面呼啸而来,随之而来的,是让关宁军将士几乎魂飞魄散的隆隆震响,跟滚雷似的。

    大团桔红的火光在城头炸开,第一炮便命中了关宁军的战旗,将它扯成无数碎片,撒得到处都是,恰似被大风吹起的冥币。关宁守军骇然看到,坚固的城墙在爆炸火光中轰隆隆的坍塌,城堞被炸成碎片,把守城墙的士兵布娃娃似的抛向天空,然后沥下一阵血雨。

    如此血腥而恐怖的画面吓得所有人面色苍白,灵魂出窍,呆呆的站在那里,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在短短一刻钟内,全家军北海舰队的十八艘主力战舰以用四十五艘飞鱼战舰,共向宁远城发射了六百多枚炮弹,整个宁远城被炸得房倒屋塌,一片狼藉。

    等到炮击停止的时候,原本喧闹不堪的宁远城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关宁军着了魔似的看着那一片片糊满了血浆碎肉的空白区,身体瑟瑟发抖。

    他们身经百战,不知道打过多少仗,但是何曾见过如此血腥,如此恐怖的画面了?

    最让他们难受的是,炮弹一排排的从海面飞过来,他们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只能干挺着挨打!

    宁远城靠近渤海海面,建奴可没有海军,无法从海上进攻,但是,全家军的海军却是大明第一强,他们可以随时随时进攻,辽西走廊的任何一点。

    这一刻钟的炮击,至少造成了宁远城两千余人死伤,上万间房屋倒塌。

    海面上的战舰,并没有穿上炮衣,依旧指着宁远城,在关宁军将士一阵牙齿颤动的声音中,传来阵阵的马蹄声。

    不对,是驴蹄声。

    “得得得……”

    一名须发灰白老者,骑在一头瘦弱的驴子上,慢慢的走向宁远城,他身后则是十几名年轻人,这些年轻人无一例外,一身黑色的道袍,身上鼓鼓囊囊的,显然是穿了辽东的棉衣棉裤。

    宁远城是关宁军的指挥中心,也是他们兵力最多的城池,足足五万余名关宁军士兵驻扎在这里,当然,要不是人员密集,六百多枚火炮的炮弹也不至于造成两千余人的伤亡。

    一名老者,十几名年轻人,头颅高昂,不卑不亢,就这么三个人,进入五万关宁军的大本营,居然没有一丝惧色,好像是逛街一样,看得一些关宁军将领啧啧称奇,这样的人物可不多见啊。

    当然,最吸引他们的目光的,还是这些年轻人都非常骚包,人人骑着高大的黑色战马,只有为首的老头骑着一头驴子。

    “长伯,你怎么看?”

    吴三桂回头望着舅舅祖大寿:“这几个人是什么路数?”

    “为首的某倒是认识,他是原来的贵州巡按,兵部右侍郎,曾总督蓟门、辽东、保定军务……!”

    祖大寿疑惑的问道:“他好像是失踪了,有人说,他是中了土匪的埋伏,有人说是病亡,没有想到,这货居然投靠了武威侯!”

    祖大寿心中有一股酸溜溜的感觉,对于傅宗龙的选择,如果五年前,肯定所有人都说他昏了头,可是现在,只能说他是明智之举。

    全旭的羽翼已丰,谁也奈何不了他,这个天下,无论怎么变,都会有全旭的一席之地了,他可以逆而夺取,也可以顺势而为,总之,这几十年的富贵,那是少不了的。

    祖大寿急忙带着一众关宁军将领,包括吴襄、吴三桂等,从城墙上走下去,列队迎接傅宗龙一行人。

    “祖某拜见少司马傅大人!”

    少司马就是兵部侍郎的敬称。

    傅宗龙摆摆手,笑道:“祖帅客气,傅某现如今乃区区总参谋参谋,不足挂齿!”

    尽管辽东、辽西一河之隔,可祖大寿对于辽东的官职还真不是特别了解,傅宗龙最初是全旭的俘虏,后来他在辽东期间,看到了辽东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富足,渐渐转变了心态,开始自动效力全旭。

    从最开始的辽东军事学院的老师、博士、教授,辽东军事学院的教授与后世的教授有些不同,大概就是系主任的与教授一肩挑。

    再后来全旭组建全家军总参谋部,傅宗龙就以参谋的身份,加入总参谋部,包括总参谋部的朱兆宜,与傅宗龙也是宜师宜友。

    当然,如果不是全家军海军的一顿炮击,祖大寿也不愿意与傅宗龙谈判,可是这一阵炮击,可把他吓坏了。

    再这么轰击下去,宁远城肯定会保不住了,关键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地方跑,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除了谈判,别无选择。

    傅宗龙绝口不提谈判的事情,只是说着不着边的话,辽东今天生产了多少粮食,人均收入多少钱,家家户户生活水平如何之类的话。

    祖大乐望着傅宗龙身后的那些年轻人道:“这是给我们带的礼物吗?”

    “正是!这是武威侯给各位将军准备的见面礼。”

    祖大寿冷笑道:“你们要招抚我们却只拿出这么一点见面礼,也太小气了,打发叫花子呢?”

    祖大乐叫:“对啊,你们也太欺负人了!”

    傅宗龙笑了笑,随手掀开一个篮子上的白布,只见篮子里装的是一袋袋不知名的东西,几名年轻开始动手,他们撕开纸袋,将纸袋里的米、烘干的蔬菜都倒在那一只只马口铁的盒子里,倒入水,又将发热包加入水,放在底部。

    不多时,一个个马口铁的盒子,升起热气,过了一刻钟的样子,当这些盒子摆在众人面前,就变成了热气腾腾的速食米饭,

    这让众关宁军将领目瞪口呆,他们眼珠子都突了出来,鼻子猛嗅,口水疯狂分泌,很不争气的从嘴角流了出来。

    天可怜见,关宁军其实不缺粮食,如果不是全家军的封锁,他们是不会出现粮食危机的,可现在的问题,随着全家军的封锁,就连宁远城都快断燃料一个月了。

    天气如此寒冷,粮食很难做熟,又没有办法出城伐木,可以说,他们将领吃的饭也都是半生不熟,仅凭那点气味就轻松判断出,这是上好的米饭。

    傅宗龙解释道:“这是全家军的速食战饭,武威侯知道各位被堵在城区,没有东西可吃,饥肠辘辘,特地命傅某带上些吃食供各位将军果腹……”

    不等他把话说完,祖大乐便一个箭步窜了过来:“傅大人,里面请,里面请!”

    嘴里说着,手也没闲着,一手一盒五花肉米饭,也不嫌烫手,直接用手扒拉到嘴里,捏吴三桂也不甘落后。

    众人眼前一花,十几份速食米饭,都被各大将领抢到手中。

    祖大寿真是恨铁不成钢,一群目光短浅的家伙,一盒米饭就把你们给收买了,能成大事才叫见鬼了!

    但想是这样想,他还是很不争气的走过去,踹了祖大春一脚,从他手里抢过一盒米饭,往嘴里塞……温热软香的米饭吃进嘴里,他才感觉到自己还是个人。

    这一帮大人物凶狠的争夺着,转眼之间便将这一大篮米饭就被瓜分一空,周围的卫兵只能在一边干咽口水。

    没办法,就算给他们一口缸作胆他们也不敢过去跟这些大人物抢包子吃啊!他们只能暗暗祈祷这些大人物别吃得太干净,给他们留点渣子解解馋了。

    其他的年轻人也没闲着,其实一份米饭让一名士兵免强可以吃饱,只不过,全家军的战饭标准是蒸熟烘干的大米两百克,也就是后世的四两,如果遇到大肚子汉,这点米饭肯定是吃不饱的。

    全家军的战饭,不需要用明火制作,只需要是发热包,其实也就是一包石灰,遇到水可以产生化学反应,生热能加热米饭和菜包。

    全家军的战饭有很多种,红烧鸭肉、土豆牛肉、土豆炖鸡肉、酸菜扣肉、梅菜扣肉、总之样样蔬菜里都带着肉,当然,如果是素食主义者,在全家军军里,可不会受到友好的待遇,因为没有单纯的素食。

    直到吃了足足三份自热米饭,祖大乐这才打着饱嗝:“老子算看开了,什么金银珠定都是虚的,只有穿在身上的衣服,吃进嘴里的酒肉才是实在的……好吃,好吃,这么好吃的饭菜,毒死我我也认了!”

    大家都饿了好一段日子,大家哪里还按捺得住,纷纷拿起碗筷,放开腮帮子狂吃大嚼起来。傅宗龙惊愕的看到这帮家伙好像根本就没有喉结似的,都不见他们怎么吞咽,满满一碗饭几下就扒进肚子了,幸亏明军没有跟他们一起吃过饭,不然准会让他们这副凶狠的、气势骇人的吃相给吓坏!

    不过,考虑到他们已经大半月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了,吃相难看一点还是可以理解的。所以,傅宗龙很有耐心的在一边等着,等他们吃饱了再说。

    小半个时辰后,这帮饿狼将最后一粒米饭,最后一点包子屑通通都送进了自己的胃里,还意犹未尽的看了看那些篮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这几个竹篮这么小,只能装这么一点点东西呢?

    要是它能装下一缸米饭那该多好。

    祖大春依依不舍的放下比狗舔过还要干净的碗,抚摸着圆滚滚的肚皮:“这顿饭吃得好了!”

    祖大寿望着傅宗龙道:“傅大人,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大家都是男人,给句爽快的,别绕来绕去!”

    傅宗龙环视众人,缓缓道:“武威侯的意思,是让你们无条件投降。”

    一言既出,四座皆惊,那几位关宁军将领霍一声全跳了起来,失声叫:“什么!?”

    祖大寿道:“太狂妄了!就算是皇帝老儿,也不敢用这种语气跟我们说话!你倒好,竟然要我们无条件投降!太可恶了!”

    吴三桂直勾勾的盯着傅宗龙的眼睛:“傅大人,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绝不是开玩笑。!”

    傅宗龙淡淡的笑道:“武威侯要求你们无条件投降,他保证不会杀你们任何一个人,而且让你们的子女有书读,有饭吃,你们的手下有田可耕,有工作养家糊口。”

    这样的条件对于关宁军普通士兵而言确实在莫大的吸引力,问题是这几位已经品尝过权力的甘美,在意识到自己有能力与这台锈迹斑斑的国家机器抗衡,甚至有力能战胜它之后,他们的野心也膨胀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让他们无条件投降,接受全家军的安置,哪里办得到!

    祖大寿豁然起身愤愤的道:“我关宁军人强马壮,足以十几万之众,纵横辽东,罕逢敌手,他以为就那他那点人马就能一口将我们吞下去了么!?无条件投降?投降他奶奶!”

    傅宗龙起身:“既然如此,那傅某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