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 第726章 你就凑合着信她几天吧!

第726章 你就凑合着信她几天吧!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鱼狱圄
    听到威廉口中赤祼祼的宣言之后,屋里的商会会长们顿时一片哗然。

    不过他们能干到一家商会会长的位置,自然不会是什么蠢人,都明白形势比人强的道理,所以虽然面上各带愤色,却并没有谁敢一脸义愤地蹦出来,指着威廉的鼻子吼他不讲武德。

    但没人站出来,也不意味着他们就会甘心认怂,就连已经被威廉递了“通知书”的长须老者,都硬着头皮没有去接,选择让威廉的手悬在了半空中。

    这种沉默的不合作,就是在不敢硬顶的情况下,他们唯一能做出的反抗……当然,没什么用就是了。

    见自己递出去的文件没人接,威廉叹了口气,收回了悬在半空中的手,将文件啪地一声丢回桌上,随即高声道:

    “来人。”

    在威廉摔文件为号之后,会客室外早已准备好的刀斧手……啊不,黑魇骑兵们立刻推开大门鱼贯而入,在一众商会会长们震惊的眼神中,把屋里除了洛丽塔老太太之外的人都控制了起来。

    “该死的!你要做什么?”

    “冷静!你不要冲动!”

    “威廉领主!你确定自己承受得了这么做的后果吗?”

    除开银发老太太闭口不言外,被控制住的商人们纷纷开口叫嚷了起来,个别脾气暴躁些的人甚至已经开始破口大骂。

    可刚进门的黑魇骑兵们,却都保持着一言不发的冷淡态度,在这些老头老太太的身上到处摸摸捏捏,对屋内乱糟糟的景象视若无睹。

    而等其中的一部分人喊累了,四周嘈杂的声音稍微平静了一些后,黑魇骑兵们的事情也刚好忙完,将搜检出来的各式各样的信物,铳一汇集到了小队长的手中。

    抽出随身的佩剑切断长须老者衣服的前襟,并用这块材质柔软的绸布将所有信物包裹好,送到威廉的桌案上后,面相略显老气的小队长行了个骑士礼,中气十足地汇报道:

    “报告,屋内大小商会负责人一共十七位,除金娑罗商会外,其余所有商会的信物已全部收齐!”

    听完黑魇骑兵小队长的报告,威廉满意地点了点头,正准备开口礼貌性地夸奖两句时,却被一声满是不甘和愤怒的吼声打断了。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就是在自取灭亡!”

    一名因为把信物藏在胖次的口袋里,所以惨遭曝光的男人匆忙提上裤子,怒视着威廉高声吼道:

    “《财富教典》上写了!商业活动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每个商人都应该有行商的自由!

    你敢做这种卑劣的事情,女神大人一定不会饶恕你的!财富教会也一定不会坐视不理!你和你的领地已经完了!”

    还真有傻子信什么财富教典啊?

    看着双手拎着裤带,一脸义愤填膺地和自己对视着的男人,威廉无语地撇了撇嘴,连搭理都懒得搭理他一下。

    各大教会的教典上说啥,那都是人家宣传口儿的事儿,听个乐子的就得了。要是那堆教典里面都是真话的话,那奥法大陆的各大教会里最少得有十几个创世神。

    商业活动神圣不可侵犯?女神不会饶恕我?这些要都是真的,那光明教廷也不会按着财富教会的后脑勺,一把又一把地刮了大几百年的油水了。

    然而正当威廉挥挥手,准备让黑魇骑兵们把他带下去时,这位不知道哪个商会的会长,大概因为是被扒了裤子导致暴露了“软件儿参数”,心态方面有点儿失衡,直接指着银发老太太的背影,怒声质问道:

    “洛丽塔副会长!对于这种不可理喻的狂徒,你们金娑罗商会就什么都不准备做吗?你们也配当我们教会的直属商会?”

    见到银发老太太的脸上有些尴尬,对金娑罗商会异常合作的态度相当满意的威廉笑了笑,主动出言安慰道:

    “洛丽塔副会长,您不必在乎他们的疯话,这些家伙只不过是原本一直不按规矩办事,捞好处捞习惯了,现在环境突然变化一时间接受不了,开口叫两声撒撒气而已。”

    接受不了的又何止是他们啊?

    洛丽塔老太太闻言忍不住苦笑了两声,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提着裤带的男人便怒声抢白道:

    “呸!”

    “到底是谁不按规矩办事?我们可一直都是遵纪守法,老实经营的商人!没有违背过法兰的任何一条法律!《财富教典》上写了!商业活动神圣……”

    “就你们干的那些事儿,也好意思叫商业活动?”

    被喋喋不休的这货弄得有点儿烦,威廉冷哼了一声,缓缓起身盯住男人的眼睛,面色冷淡地道: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前些年拉斯特家族叛乱的时候,王后陛下应该颁布了命令,严令禁止各大商会向其售卖铁器、马匹和粮食,结果呢?

    拉斯特家族虽然有钱,但并不产马也没有足够的铁匠,又因为起事仓促,第一时间并没有筹备到足够的军粮。

    如果不是你们违背了禁令,公然朝他们出售禁运物资,那一仗不到两个月就能完全结束,根本不会打得那么久!也不会闹得最后十几万人流离失所!你管这叫正常的商业活动?”

    “那是发动战争的人的错!和商业无关!”

    面对威廉的质问,男人瞪着眼睛不服地道:

    “我们是商人!做生意是我们的天职!王后想要做什么是她的事,和我们……”

    “你确定自己在做的事情,真的是做生意吗?”

    威廉打断了男人的话,神情平静地道:

    “法兰虽然不算什么资源特别丰富的国家,但也有三十几处良矿、大片的香料种植园,还有从七海贩运来的绸布,以及鲸油之类的特殊海产。

    这些东西在神圣帝国的销路相当不错,每天通过破晓领的商队络绎不绝,而即使只抽了其它领地三分之一不到的水,我这段时间赚到的钱都足够把破晓领扩建两倍了。

    那么奇怪的是,明明有这么多的交易产生,但矿场和矿工没赚到钱,种植园和农夫没赚到钱,渔船和渔夫也没赚到钱,法兰一样没赚到多少钱,那这些钱都去哪儿了?”

    “那……那都是正常的买卖……商业……都是为了赚钱的……”

    眯着眼睛看了依旧在抵抗的男人一眼,威廉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道:

    “你说得倒是没错,商人就是要赚钱的嘛。

    今年前段时间的雪灾,除开破晓领还不缺粮食之外,周遭这些遭了雪灾的领地,粮价涨了多少,二十倍?三十倍?御寒的衣物跟炭火呢?

    要不是王后下了狠心,直接命人抓了一批再杀了一批,连本来不缺粮食的破晓领的粮价,都要被你们联手给炒起来!”

    想到了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儿后,威廉的面色不由得黑了下来。

    “雪灾的时候,我可是花了破晓领接近七成的钱,跟王室一起采购物资赈灾来着。但老子花了三倍价格买来粮食到处白送,还要被你们告到财富教会,说我干碍正常商业活动?

    因为我赈灾,导致你们高价收的粮食最后囤亏了,要我减税补你们几家大商会的损失?合着只有跟你们一起趁火打劫,才能算正常商业活动?脸呢?那些中小商人也就算了,你们这些大商会赚的钱,有几个是干净的?”

    万分鄙夷地翻了个白眼后,威廉在一众商人们尴尬的神情中,撇了撇嘴道:

    “明明大家都是打劫的,还非要跟我装什么良民?

    你们这些大商会打劫中小贵族和普通人,和有权有势的大贵族一起分账,那我打劫你们,抢到的钱自己用一部分,再把另一部分花回普通人头上,就问你合理不合理?”

    看到屋内奸商们明明一脸愠色,但却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后,威廉嗤笑道:

    “呵呵,还正常商业活动?还神圣不可侵犯?啧,少笑死人了!你们这些货只要一张嘴,我就能看见你们屁股下面那条脏裤衩!”

    “唔……说到裤衩我倒想起来了,你!别瞅了!还提着裤子的那个,我说得就是你!”

    看着提着裤子一脸惊惶之色的男人,威廉嘴角一咧,微带不爽地道:

    “一屋子人里就你特么屁话多!今儿别人交钱交信物就算完事儿,你连裤子也得给我交上来!”

    ……

    “叩,叩叩”

    听到敲门声后,桌后正拿着一堆会长私印扣戳的威廉头也不抬地道:

    “进。”

    门外的人依言推门而入,快步走到桌子前方后,恭敬地微微躬身问好道:

    “领主大人,您找我来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不急,先聊聊。”

    威廉放下手头的文件,抬头望向了穿着厚实袍子的小商人,目光在他被雪花打湿的头发上看了看,随后眼带笑意地道:

    “何塞,现在外面的天气冷吗?”

    没想到威廉的问题会是这个,小商人先是愣了愣,随后相当坦诚地回答道:

    “挺冷的,就算马车上有暖炉,我还是被冻得手脚冰凉。”

    “冷就好。”

    威廉点点头,继续发问道:

    “那冻屁股吗?” ???

    被威廉的问题搞得有点儿摸不着头脑,小商人一脸茫然地道:

    “挺……挺冻的吧?您问这个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想起来你之前买的马车,和那些商会会长坐得好像的是同一款,参考一下冷冻效果。”

    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后,威廉起身直了直腰,随后离开桌子,指了指会客室里面的兽皮沙发。

    “不扯闲话了,今天喊你来是想问点儿事儿,我们去那儿聊吧。偶对了……你往那边儿稍稍,别坐那块儿,小心沾上……额……”

    看到威廉欲言又止的模样后,何塞诧异地眨了眨眼,随即伸手在自己外裤和沙发间摸了摸,拉出了一件好像带着两个筒的月白色绸布,那两个筒中间的位置还带着三四个淡黄色的小圈儿,似乎是某种咖啡渍一样的奇怪水印儿。

    “这是什么东西?”

    “刚才一时心血来潮,从那些死奸商手里收缴的战利品,忘记扔了。”

    阻止了小商人想要把鼻子凑过去闻一下的举动后,威廉一边掰着何塞的胳膊,控制着他把提裤哥被缴获的裤衩扔了出去,一边随口胡诌道:

    “具体名字的话,按照现在这个天气来看,应该叫【腚之哀伤】,不过这玩意没什么实际价值,你还是先回答我的问题吧。”

    【腚之哀伤】?什么玩意?

    威廉的动作实在太快,何塞还没来得完全看清楚,那物件儿就已经被抖了出去,他只得把疑惑藏在心里,点头回应道:

    “您问吧,只要我知道的事情,一定不会有任何隐瞒。”

    威廉闻言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地道:

    “啊,不用搞得这么正式,我就是随便问问。”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全家好像都是爱神教会的信徒?方便跟我说说缘由吗?”

    “是的。”

    小商人点了点头,面露回忆之色地道:

    “至于缘由的话……我的妻子潘妮本来就是爱神教会的信徒,我的话之前并不信仰爱神大人,但之前凯茜……哦……凯茜是我的女儿。”

    提到自己女儿的时候,小商人严肃的面孔带上了某种淡淡的温柔之意。

    “凯茜那孩子从小身体就不好,需要常年卧床,一直都病恹恹的。我以前之所以那么拼命地跑生意,就是为了多攒些钱,好凑一笔丰厚的奉纳金,请高阶牧师给她治疗一下身体,就算身体不能和普通孩子一样健康,多少也让她能少再床上躺几天。”

    说到这里时,他忍不住苦笑了一下,看着威廉道:

    “不过……我的运气有多差您是知道的,所以忙了挺多年,实际上……并没赚到什么钱……”

    懂……你那运气确实离谱,技能栏里面明晃晃的一个“歹运”挂着呢。

    打开何塞的面板看了一眼后,威廉若有所思地道:

    “唔……我记得你女儿的病,后来是被爱神教会的圣女大人治好了对吧?”

    小商人点点头道:

    “是的,那位圣女大人不仅非常了不起,而且是个异常温柔的人,潘妮只是试着去求了一下,她便纡尊降贵亲自去治好了凯茜,甚至一枚铜卡珀都没要,而我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信仰爱神教会的。”

    “……”

    咝……信仰好像很虔诚吗,这就有点儿难办了啊……

    盯着何塞面露憧憬之色的神情看了一会儿后,威廉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在蹙眉琢磨了一会儿后,没有更合适人选的他决定还是试一试,试探着开口道:

    “额……我喊你来其实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改信一下财富女神?”

    “……” ???

    面对何塞一脸茫然的表情,威廉指了指桌上已经盖完了戳的大摞文件,无奈地道:

    “别多想,没别的,我就是觉得着你在这方面挺有天赋的……

    这样,要不咱们打个商量吧,你要是实在不乐意改信的话,那就尽量先委屈委屈,暂时对付着信她几天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