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 第699章 晚了晚了

第699章 晚了晚了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鱼狱圄
    “恶魔!”

    被夺心魔狰狞的口器吓到的女人按了按胸口,平复了一下过于激烈的心跳后,连忙转头看向为首的矮胖老者,神色有些惊惶地道:

    “不好!我之前的猜测有问题!那个男人不是裁判所的前辈!而是恶魔的爪牙!”

    “他正在举着一头卑劣的夺心魔,试图玷污妮基大人的心智!这全都是我刚才亲眼看到的!!肯定不会有错!!!”

    虽然她开口说话的时候,没办法列出一堆的感叹号来加强语气,但年轻女人被冷汗打透的鬓角和白得吓人的脸庞,已经比十个感叹号加起来还要有说服力了。

    听到她斩钉截铁般的话语后,和她做了几十年搭档的老者瞬间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刻便皱起了眉头,但其余的大部分人却都听得一头雾水,纷纷涌上去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

    而当他们从“年轻”女人的口中得知,那位使用着不知名的强大神术,和妮基大人在天空中打得不可开交的强者跟恶魔有牵连后,顿时便神情古怪地面面相觑了起来,一名体型高壮的男人甚至站出来直接公开质疑道:

    “艾丽娅,你确定这个消息没错吗?

    别的也就算了,那人刚才可是连着使用了好几十次高阶神术!如果只考虑对圣光的运用的话,我甚至觉得一般的主教怕是都比不上他!这样的人会是恶魔的爪牙?”

    虽然只有男人公开问出了这个问题,但貌似这么想的人并不在少数,而在听完高壮男人的话后,不少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露出赞同的表情人更是越来越多。

    毕竟按照光明教廷公布的教义,神术是神明所赐予的伟大力量,能够使用神术就是被神明认可的象征。

    而如果一名恶魔的爪牙用出来的神术,都能够那么纯净且强大的话……那自己这些因为种族特殊,所以连神术都没法学的人又算什么?黑暗势力打入教廷内部的间谍吗?

    ……

    对于非教徒们来讲,这些“正统纯净认可”之类的东西一钱不值,但对于神明的信徒来说,这些东西却关乎到他们信仰的根基,是绝对绝对不能含混过去的。

    因此,指认一名强大的神术使用者是恶魔的爪牙需要担下的责任绝对不小,这种程度的指控,在某些方面甚至已经逼近渎神的边缘了。

    “都住口!”

    眼见众人似乎并不相信女人的判断,几个信仰比较狂热的人甚至已经面现怒意后,矮胖老者不得出不站了出来,一脸严肃地喝住了众人,神情凝重地道:

    “不要废话了,艾丽娅的消息应该不会有错,赶紧做好迎敌的准备吧!”

    听到老者的话后,高壮男人不由得皱了皱眉,瞪着眼睛站了出来,一脸不爽地道:

    “老头儿,我在你手底下呆了好几年,受你不少照顾,按理来说怎么着都该给你这个面子。

    但你知道不知道她说的话意味着什么?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就等于是一位主教级别的神术……”

    “把嘴给我闭上!这种事儿我比你明白得多!”

    横眉怒目地瞪了高壮男人一眼后,矮胖老者面颊抽动着道:

    “你才跟我搭档了四年而已,但我跟她都一块儿干了四十多年了!她什么人我还能不清楚么?艾丽娅的性子比你们想得要谨慎的多,如果不是百分百确定的事,她是不会开口的!

    所以别说一个脸都没见过的神术使用者叛教了,哪怕她现在开口,指控教皇大人和黑暗生物不清不楚,那我也信她!”

    “……”

    老者平日里的威信应该很不错,当他摆出了这幅斩钉截铁般的坚定态度后,小院里的众人即使心中依旧带着怀疑,但还是在他的力挺下选择了相信年轻女人。

    在众人默不作声地散开去做准备时,年轻女人反倒一脸惊疑不定地望向了老者,快步上前扯住他,面色有些焦躁地道:

    “你……你刚才……该死的!你是不是在裁判所那些多嘴的老东西嘴里,听到了什么没头没尾的疯话?”

    被她扯住的老头惊讶地望了过来,一头雾水地反问道:

    “什么没头没尾的疯……额……”

    “……”

    “!!!”

    见到矮胖老者惊骇欲绝的眼神后,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的年轻女人懊恼地攥了攥拳头,只得咬着嘴唇声若蚊蝇地补救道:

    “算了,这些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老消息,告诉你也没什么,曾经确实出了些问题,教皇大人的亲人和黑暗生物出了些关联。

    但教皇大人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巨大代价,已经证明了他对于教会的忠诚,事情只是因为影响太坏而冷处理了,所以你不要乱想,教皇大人本身是没有问题的。

    但这种疯话你可再不要乱讲了!千万别给自己惹麻烦!”

    矮胖老者闻言咂了咂嘴,下意识地伸手托了托自己丰满的肚皮,随后神情复杂地点头应下,并眼带探寻之色地道:

    “那教皇大人的事……好好!我不问这个了,你不要瞪我!

    还是说说你看到的东西吧,那人之前的战斗我们都看到了,绝对是最正统不过的神术,你真的确定他和恶魔有染吗?

    还有,夺心魔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提到那东西的时候,好像特别忌惮的样子?”

    年轻女人闻言先是沉吟了一会儿,随后面色沉重地道:

    “夺心魔的事情我其实也不是特别清楚,只是见到这种特殊恶魔的卷宗,知道他们能够影响被寄生的人的心智而已。

    还有,因为它们主要寄生在智慧生物的灵魂里,所以非常不容易被发现,所以这种生物虽然一直都在隐蔽地入侵奥法大陆,但被抓出来的数量极为有限,平均下来的话,整个大陆每年都不一定能抓得到一只。

    但刚才我看得十分清楚,虽然体型方面有些差别,而且……而且眼神似乎也不太对,感觉有些懒懒的没什么精神,不像知识教会给出的资料上那么凶恶,但这应该只是个体差异,那男人手里拿着的确实是头夺心魔无疑!”

    “这样啊……”

    老者闻言沉默了几秒钟,随后神情有些犹豫地道:

    “艾丽娅,我刚才想了下,你不要像平常那样留在这边策应了,现在立刻就离开这里,直接回到教会去找枢机大人,优先向他汇报情况吧!”

    “你是觉得……我们可能不是对手吗?”

    年轻女人闻言诧异地挑了挑眉道:

    “通过那人和妮基大人的战斗来看,他应该是类似【辉光代行者】的那种近战强者,大部分精力应该都在打熬肉体上。

    所以他能打赢妮基大人证明不了什么的,这种人我们不是没有处理过,他应该被免疫物理伤害的穆德克制才对。

    而且哪怕他在神术方面同样造诣非凡,破魔体质的梅吉姐妹也能把他的神术一一点掉,这次我们不可能输的。”

    听完年轻女人的判断后,原本就不是特别坚定的老者也有些叫不准了,但想了想后他还是摇了摇头,眼神坚定地道:

    “不,还是稳一些吧!”

    “艾丽娅,你听我说,我的实力虽然不是最强的,但裁判所这么多支小队里,我带的队伍伤亡最小,任务完成率也最高,就是因为绝对不抱任何的侥幸心理。”

    说到这里时,矮胖老者沉吟了几秒钟,随后皱着眉头补充道:

    “不知道为什么,那人总给我一种十分古怪的感觉,所以出于稳妥起见,就算不立刻离开,你最好也在这城里找个其它地方藏起来……

    嗯……阿芒也跟你一起吧!对面是近战强者,他这次估计帮不上什么忙,你本身还没什么战斗力,就让他继续伪装成驮兽保护你好了!”

    年轻女人闻言抿了抿嘴唇,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但看到矮胖老者不容置疑的神情后,也想起了对方创下的离谱记录,于是最终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虽然似乎有些谨慎过头了,但他说得也确实有道理。

    自己加入猎魔小队已经两百多年了,搭伴的队长一共六任,除开上一任队长是遭到重创,彻底因为失去战斗力被调走之外,其余的队长全部都是死于任上。

    他们虽然也都是聪明小心的人,但最后也确实都输在了大意上,连那些险恶无比的任务都已经熬了过去,结果却在一些似乎无关紧要的小任务上出了事。

    自己最初的那些伙伴也没有一个能够正常活到老死,而且除了一些实力不济的人外,大部分人也确实都栽在了不够小心上……

    想到这里时,女人虽然依旧不认可矮胖老者对局势的判断,但却忍不住欣赏地看了他一眼。

    他能够拿下最低的战损率,以及最高的任务完成率,或许就是源自于这些过头的谨慎,以及部分甚至有些啰嗦的小安排吧。

    哪怕这一百次的准备中,足足有九十九次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但其中唯一成功的那次,说不定就能救下整支小队的性命。

    虽然有些时候确实显得非常累赘,但这不正是自己身为资历最深的前辈,却也安心在他手下听从指挥的原因吗?

    想通了的年轻女人弯了弯秀气的眉毛,先是伸手在右耳垂上抹了一下,将绘着短途传讯魔纹的耳钉摘下递了过去,随后唇角微翘地浅笑着道:

    “好!你说的对,是我想得不够周全了。那你自己小心,我这就带着阿芒藏好,等你们打赢了这场战斗后,就去城东的……”

    “嘘!”

    矮胖老者急切地在嘴唇前竖起了一根手指,示意她不要把具体的地址说出来。

    “你不是都说了吗!那个男人手里有夺心魔在,可以操控人的思维,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被抓住,那你的位置不就暴露了吗!”

    年轻女人闻言哑然失笑,摇了摇头道:

    “你有些过了吧?咱们这支小队这么多稀奇古怪的能力,什么时候缺过逃命的手段?而且我又没有把地址告诉所有人,只告诉了你一个啊。

    你作为高阶刺客,就算伤不到那个家伙,直接遁入阴影位面跑路不就行了吗?难道他一个掌握了高阶神术的恶魔爪牙,还能跨进阴影位面里抓你不成?”

    “……”

    发现自己似乎确实有些谨慎过头了,矮胖老者不由得有些尴尬地舔了舔嘴唇,随后强行争辩道:

    “总之你还是别告诉我了,万一那个男人有办法进入阴影位面抓我呢?

    比如说……嗯……比如说他在阴影位面有熟悉的强者,或者因为实力强大或者潜力出众,被阴影教会的那几位看上,指认他做了名下的选民呢?”

    你在胡扯什么?这种离谱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嘛!

    年轻女人闻言好笑地摇了摇头,但在注意到矮胖老者有些尴尬的神情后,还是决定不给他拆台了。

    于是她便眼带笑意地点了点头,半是无奈半是哄着地道:

    “那行,我就不说了,等你们那边的事情结束,我就带着阿芒还来这里找你们好了。”

    眼见她没有抓着自己随口编的幌子不放,矮胖老者顿时松了口气,微笑着点头道:

    “好,那就这么定了!”

    “嗯嗯,别啰嗦了,你快去准备准备吧!”

    年轻女人笑着道:

    “记得做好对付恶魔的手段,那人的战斗方式虽然被你们克制,但我还不能确定他有没有什么隐藏职业,或者从恶魔那边换到了什么好处。

    如果恶魔们用来收买他的代价不止是寿命,还有其他东西的话,你们这次可说不定会有大麻烦的哦!”

    “那你可就看轻我了。”

    听到年轻女人的话后,矮胖老者骄傲地直了直腰板,挺胸突肚地道:

    “我虽然做事有些小心过头,但也从来不会低估自己,对付恶魔方面我们可是专家!不管他从恶魔那里得到了什么好处都没用!至于副职业就更无所谓了!”

    看着对面姿容清丽一如当年的女人,矮胖老者嘴角微翘,神情相当自信地道:

    “咱们这支小队虽然平均职业等级不高,而且各自都有明显的弱点,但每人都最少有一项等同于七阶专长的特殊能力。

    所以不管他学了什么副职业,都一定有人能把他克制得死死的!哪怕他学了不止一个副职业,总共掌握了五六条序列也只会是同样的结果!我刚才只是习惯性地以防万一罢了!”

    “行……行……怎么说都是你有理。”

    年轻女人无奈地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带着阿芒走了,你就……嗯?还有什么事吗?”

    听到年轻女人的疑问后,突然伸手拉住她的矮胖老者面色红了红,不好意思地小声道:

    “那个……其实我年纪有些大了,出来之前枢机大人说,等这次任务做完之后,就考虑调我去裁判所负责别的事,估计未来的生活会安定下来……

    所以……所以我想问问你,你对我……咳咳……你对我这个人是怎么看的?”

    “……”

    年轻女人闻言转过头,出神地盯着有些扭捏的老者,仿佛又一次见到了当初那个机灵又健壮,笑起来还有些坏坏的英俊青年。

    少顷,她默默地伸手过去,在那能装进去一个大酒坛的肚子下托了托,随后摇了摇头发出一声长叹。

    “这话……你怎么不在三十年前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