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治愈系游戏 > 第160章 上映当天

第160章 上映当天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我会修空调
    纸人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明明是纸扎成的,但是它脸上的表情却和活人没有任何区别。

    阴邪的气息在屋内出现,那纸人每走一步,都会回头看一眼韩非。

    它眼底有深切的思念,也有浓郁的杀意。

    自从血色纸人出现之后,304寝室当中的女生便把注意力放在了纸人身上。

    也许是因为她生前曾遭遇过无数的诅咒和谩骂,所以死后她格外的痛恨各种诅咒。

    惊人的怨气混杂在水渍当中,屋子里到处都是惨叫和哭声,紧接着一道道人形水渍被女生从墙壁中拽出,它们汇聚成了一条黑色的河。

    这河水冰冷刺骨,没有一丝光亮,带着令人窒息的绝望!

    其中充斥着辱骂、诋毁、争吵,女孩生前遭遇的所有不幸都成为了淹没她的河水。

    女生慢慢陷落在黑色的河流里,她的尖嚎和绝望被河水淹没,然后疯狂的冲刷着世间的所有污浊。

    血色纸人是F级诅咒物,它可以抵御住黑色河水中的负面情绪,但随着河水不断涌来,它身上的那一层血迹在慢慢变淡。

    纸人眼中的恶意开始恢复,它那张和徐琴一模一样的脸在缓缓脱落,逐渐模糊。

    随着纸人和那女生不断交手,韩非的记忆开始和纸人的记忆交融,那一幕幕残忍、诡异,能把活人折磨疯掉的画面反复出现在韩非的大脑当中。

    眼眶处传来一丝凉意,韩非眼中的世界在慢慢变得血红。

    “老师!你的眼睛在流血!”

    身边的张冠行在尖叫,韩非却丝毫不敢分心,对于他来说操控F级诅咒物的难度还是太大了。

    按照等级划分,F级对应的是级,而血色纸人又是F级中都很少见的特殊类型诅咒物。

    “一定要支撑住!”咬紧了牙,韩非正在体验着诅咒物曾经遭受的痛苦和绝望,这是一场意志之间的争夺战。

    黑色的河流肆意冲撞,但那小小的血色纸人却好像海边的礁石一样,它挡在最前面,除了身上血色变淡之外,并没有出现太大损伤。

    304寝室内看似是女生和血色纸人大打出手、生死缠斗,实际上其实是韩非在和血色纸人的记忆搏命。

    诅咒物的记忆对于活人来说就像是沾满毒液的刀子,稍不注意就会受到影响,甚至连自己的记忆和人格都会变得扭曲。

    双眼流血,脑海中响彻着鬼魂的惨叫,在韩非快到达极限的时候,任务完成的提示音终于响起。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成功完成G级隐藏任务午夜的敲门声。获得基础奖励自由技能点加一,获得隐藏任务追加奖励舒梦婷的日记。”

    “舒梦婷的日记:记录有舒梦婷的秘密,使用得当,能够大副提高其友善度。”

    “已挑战成功两个学院怪谈,F级隐藏任务金生的学院怪谈完成度达到七分之二。”

    听到脑海里的声音后,韩非立刻扭头:“冠行!开门准备跑!我支撑不住了!”

    张冠行将宿舍门打开,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屋子外面还有一张鬼脸。

    那是住在这寝室的另外一个女生,她的身体扭曲在一起,看着非常可怕。

    “你先跑!”韩非大喊出声,他让缠绕在自己手臂上的黑影拦住鬼脸。

    “我们一起走吧!”张冠行抱着那黑罐,急的快要哭了。

    “你回自己寝室等我,千万不要乱跑!”韩非也退出了寝室,他开始用自己当诱饵吸引舒梦婷和门外的女鬼。

    张冠行看出了韩非想要干什么,他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开口:“老师!我和你一起!我能帮你!”

    这个小混混在生死危急时刻,选择了坚守义气,他红着眼睛想要帮韩非守护住后背。

    “走啊!”韩非没想到电影里经常会出现的一幕,竟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他是真的快要撑不住了:“赶紧走啊!”

    气火攻心,韩非一脚将张冠行踹到走廊相对安全的那一边。

    “走!”

    身体被踹开,张冠行看着独自吸引两个厉鬼的韩非,他看着韩非脸上残留的血泪、看着韩非因为痛苦扭曲的脸颊,他的心仿佛被狠狠揪住。

    他那个只知道喝酒的父亲都从来没有这样保护过他!

    “老师……”

    手臂上纹的恨字淡了许多,张冠行紧紧咬着牙,然后抱着黑罐朝楼下跑去。

    同一时间,韩非脑海里再次出现系统的声音。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张冠行(野狗)友善度加四十!你已获得张冠行的信任!”

    见张冠行跑远,韩非操控纸人慢慢靠近自己,且战且退。

    等纸人距离他没多远的时候,他一把抓住血色纸人,将其收回物品栏,然后唤回黑影开始朝着三楼的厕所跑去。

    玩命狂奔,韩非甚至都没还来得及跑进厕所,就已经被舒梦婷追上。

    他没有办法,只好让徐琴养的黑影躲进厕所,而他就在三楼走廊上退出了游戏。

    血色的世界慢慢凝固,韩非的意识瞬间脱离。

    取下沉重的游戏头盔,韩非的心脏依旧在砰砰直跳,他瘫倒在床上,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活着的感觉真好。”

    韩非从来没有这么渴望活下去过,他有必须要看到明天太阳升起的理由,因为他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在明天就会上映。

    “像我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去期待新的一天。”

    定了一个闹钟,韩非翻来覆去,过了好久才睡着。

    中午十二点多的时候,姜导打来了一个电话,他担心韩非忘记参加聚会,还特意叮嘱了几句。

    能让导演反复叮嘱参加聚餐,韩非也算是头一份了。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韩非叫了份外卖,然后打开电脑,开始搜索和益民私立学院有关的信息。

    他对那所学校了解的越多,内心就越好奇,他很想预测自己接下来都会遇到什么样的怪谈,好有个心理准备。

    “网上资料太少了,不过这所学校绝对可以深挖一下,我感觉它和蝴蝶的关系很大。”

    蝴蝶的大多数目标都是孩子,从小八到金生,韩非认为蝴蝶到处散布恶意,就是为了制造出一个它满意的孩子。

    这个满意的标准韩非暂时还不清楚,不过他觉得自己距离真相已经很近了。

    在墙壁上张贴着案件信息,之前关于人体拼图案的各种资料,韩非也没有扔,他把那些东西整理好,放在了一个纸箱了。

    “怎么有种警方档案室的感觉?”

    摇了摇头,韩非处理完这些后,便又开始学习各种东西。

    犯罪心理学、教育、人才管理、城市建设等等,光从他读的书来看,他根本不像是一个演员。

    晚上六点钟,在姜导第三次打电话催促的时候,韩非换上了一套新衣服,然后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