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云养女友 > 第464章 福尔摩瑛发现了陈言的秘密

第464章 福尔摩瑛发现了陈言的秘密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常世
    余巧巧来也就罢了。怎么赵瑛也要来呢。

    陈言张嘴就想要拒绝。

    结果这时候,电话那边传来了余巧巧的声音,“瑛哥,你也想去呀~那一起吧。”

    陈言没话说了。

    面对余巧巧的要求,陈言总是学不会拒绝。

    所以,即使总感觉何梦雪刚走,就让余巧巧来,非常容易出事。但是陈言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

    而待挂断了电话以后,陈言没有闲着。

    他立刻跑到了卧室,然后把窗户全都打开……散味!

    毕竟,他可还没有忘记何梦雪身上一直有着很香的茉莉花香味。上次他就差点在陆曼那里暴露了。

    接着,他又把被单,床单给掀了下来,一起扔到了洗衣机里,顺便倒上洗衣液,直接启动了洗衣机。

    之后,他又换上了新的床单,被套,又把全屋都给打扫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那种“争分夺秒”的状态,太刺激。即使以他体质+9的身体,依然有点气喘吁吁,感觉非常的疲惫。

    做完这一切,他家里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陈言过去接起来,电话是门卫打来的,询问余巧巧是否是陈言的朋友,可不可以放行。

    在陈言答应以后,不一会,他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被门卫放行的余巧巧和赵瑛就来到了陈言家的门口。

    陈言又跑过去,打开门。

    于是,他就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可爱的,美丽的巧巧老板。和拖油瓶瑛哥。

    拖油瓶瑛哥,也没把自己当外人,见到陈言开了门以后,一边随手招了招,算是打了个招呼以后,一边自己进来换了鞋。

    换鞋的时候,她还在那说道,“陈言。你们这小区真严。”

    “那门卫明明见过我们,但还是像是审查犯人一样,看着我们。好像生怕我们冲进来,找你似的。”

    陈言一开始听赵瑛的话,没什么感觉。

    但是,他细琢磨,突然好像有点明白门卫今天为什么那么警惕。

    而在他猜测的时候,余巧巧则是小声的为门卫辩解,“瑛哥。门卫那叫负责任。”

    “他这么负责。陈言住着才安心呀”

    听到余巧巧的话,赵瑛则是撇了撇嘴,她说道,“我总感觉其中像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

    陈言可是深知赵瑛的第六感有多么的准,所以他也不敢让赵瑛继续想下去,而是一边连忙把余巧巧迎进了屋内,一边道,“别理她。她就是自己在那瞎琢磨。”

    说完,陈言帮余巧巧拿了一双拖鞋,然后扯开了话题,“今天没课吗?”

    余巧巧一边蹲下身,慢慢换鞋,一边点了点头,道,“今天上午的已经上完了。下午没有课了呢。”

    “你昨天回来,我就想和你见见面。但是又担心你刚回来,会很累,需要休息。所以就没提。”

    “今天我觉得你应该休息过来了,所以就想着来见见你”

    说着,余巧巧抬起头,柔柔的眼睛看着陈言,里面满是情愫。

    陈言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她蹲在那换拖鞋,摸起来倒是很方便。

    然后轻声说道,“以后想见我就直接说好了。”

    “只要是你,我任何时候都有时间的。”

    余巧巧乖巧的“恩恩~”了两声。

    在两人聊着的时候,赵瑛已经换好了鞋,然后自己开始在屋里溜达了起来。

    溜达了一会,她到了走廊,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然后又后仰着身子,露出了脑袋,好奇的问陈言,“陈言,你大早晨起来洗衣服啊?”

    温馨的气氛被破坏,却又因为涉及了昨晚的事,陈言不由的不认真对待,所以他说道,“不是衣服。是床单,被套。”

    “我在外面出差了几天,落灰了。所以想着洗一洗。”

    “哦~”赵瑛像是个福尔摩斯似的,好奇的继续问道,“落灰了,然后你睡了一晚上,才洗?”

    陈言:

    他脑袋转的也快。飞速的编道,“不是。昨晚就换了下来。扔洗衣机里。”

    “但晚上不可能晾衣服啊。”

    “所以,就今早起来洗了。”

    赵瑛这才把脑袋收了回来。

    听着她的脚步声,像是又去别的地方溜达去了。

    陈言瞅了一下她的方向,然后问余巧巧,“她这是干嘛?不是想来见见我吗?怎么弄的跟破案似的?”

    听到陈言的话,余巧巧不由的捂嘴笑了笑,然后说道,“瑛哥最近迷上了柯南。已经追了上百集了。”

    “所以,现在懂不懂就想查点什么。”

    说到这,余巧巧还小声的对陈言说道,“不过,她的第六感很强。所以破案破的还很准的。”

    “这几天,帮我们女生宿舍破了不少案子。”

    陈言听了以后都懵了,“你们女生宿舍能有什么案子?”

    余巧巧掰着手指道,“有啊~”

    “像是什么谁偷用了谁的洗发水,谁最后走忘记关门了,谁偷偷告了谁的状,很多小的案子的。”

    “而这些,瑛哥都靠着她的经验破了。”

    陈言:

    片刻,他朝着赵瑛而去,“瑛哥。别溜达了。出来吃点水果吧!”

    连拖带拉的把赵瑛从卧室里拽出来,陈言把福尔马瑛给按到了沙发上,然后给了她一个在冰箱里放了有一个多星期的大石榴。

    然后又给余巧巧切了一小盘苹果。

    这才让两个姑娘终于不再他的家里“查案”了。

    把俩姑娘按在了沙发上之后,陈言和俩人聊起了最近几天的事情。

    即使两三天不见,但是对于热恋当中的人来说,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所以,话也像是说不完似的。

    唯一有点煞风景的就是赵瑛了。

    两人明明聊的是自己的事。但是赵瑛却总是喜欢来一句,“我也是。”

    陈言,“巧巧,这两天我挺想你的。”

    余巧巧害羞的,小声的说道,“我也想你”

    赵瑛,“我也是。”

    陈言:

    陈言,“巧巧。这几天,是不是挺辛苦的?”

    余巧巧摇了摇头,“还好啦。这几天课程不多。公司的事也不多。所以比较闲。”

    赵瑛,“我也是。”

    陈言:??

    余巧巧,“陈言,你这几天好像瘦了。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啊?”

    陈言,“其实还好吧。不过可能因为忙,确实总是吃了上顿,忘记下顿。”

    赵瑛,“我也”

    最后,竟然是余巧巧先忍不了了。

    她好看的眸子瞪向赵瑛,用那明明柔弱,但是却又生气的语气说道,“瑛哥。你这几天可是一天吃五顿饭呢!”

    “家里的大米都被你吃光了。”

    赵瑛:

    赵瑛居然好“恬不知耻”的辩解道,“我那是锻炼比较累。”

    “毕竟,我不像你们,练几天就不练了。”

    陈言:

    陈言觉得让赵瑛跟来简直就是个错误。

    这家伙,做啥啥不行,就破坏气氛第一名!

    要不是她确定了职业线,而且还是最重要的“媒体”行业,陈言可以返现,陈言真想把她除名!

    可能感受到两人对自己插嘴的“排斥”,赵瑛傲娇的起身,跑阳台看风景,不吃狗粮了。

    没了她的打扰,两人终于可以聊一些不能写的话题了。

    几个话题聊下来,余巧巧白皙的小脸已经被逗的粉嫩嫩的了,耳朵都给羞红了。

    陈言则是乐此不疲,还觉得这个时候的余巧巧更加可爱。

    所以,余巧巧最后,只能被陈言逗的落荒而逃,跑到厕所去“避风头”去了。

    而待余巧巧走后,赵瑛也狗狗祟祟的来到了陈言身边。

    她用胳膊肘轻轻捅了捅陈言的腰。

    陈言目光还追随着余巧巧呢,所以被赵瑛捅了腰部,顿时没好气的拍走她的胳膊肘。

    他刚想问找赵瑛要干什么。

    结果,赵瑛说的话,却一下让他浑身冷汗都下来了。

    赵瑛道,“陈言,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陈言不由的看向赵瑛的手。

    结果。他就看到一条穿过的黑色丝袜在赵瑛的手里。

    那一瞬间,陈言的心跳猛地从80,蹦到了130。

    他只感觉脑袋“嗡嗡”的。

    即使“机智”如他,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编个什么样的理由,来圆过去这件事。

    见到陈言这么震惊,赵瑛一副看穿了一切的样子,摇摇头,说道,“陈言,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陈言咽了口口水,然后说道,“我说,我能解释,你信吗?”

    赵瑛狐疑的看着他,然后摇摇头,“我可不相信你说的话。”

    “你那么聪明,肯定会编出一顿理由,让我相信你的话。”

    “比如,昨晚有女人在你家。这丝袜是她脱下来的。”

    “切~你觉得,我会信吗?!”

    听到赵瑛的话,陈言整个人都懵了,“虾米?”

    赵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然后一副“一切我都懂”的样子,说道,“你别紧张~”

    “我都懂。”

    “男人嘛。到了一定的年纪,总会喜欢一切奇奇怪怪的东西。”

    “有人喜欢钓鱼,有人喜欢手办。”

    “你喜欢穿丝袜,又有什么错呢?”

    她拍了拍陈言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这个爱好又不会伤害到人。”

    “所以,我理解,和尊重你。”

    “虾米?”陈言已经快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有心想要辩解一下。

    但是却又觉得自己好像也并不需要辩解什么啊

    自己总不能不打自招的把真相说出来吧?

    那一刻,莫名的陈言觉得赵瑛也是有真本事的人啊。

    这一手,堵得自己连真话都说不出来。也幸好,没其他人,要不然,自己这不当场社死?!

    而在陈言想着的时候,赵瑛把丝袜往陈言的口袋里一塞,说道,“行了。这个还给你。”

    “你好好放着,别被巧巧看到。”

    “她可不一定有我这么的开放。”

    陈言:

    陈言能说什么。

    他只能磕磕绊绊的说道,“谢,谢谢你啊”

    赵瑛得意的站起来,背着手,哼着歌,继续开始她的巡视了。

    看她那乐天派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做了什么好事呢。

    陈言则是呆呆的坐在那,一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一会,余巧巧从厕所里出来。

    她回到沙发上,见到陈言有点懵,她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歪头看了看陈言关心的问道,“陈言,你没事吧?怎么了?”

    “哦哦”陈言回过神,连忙挤出个笑容,说道,“没事。没事。”

    “刚才就是在想别的事。”

    余巧巧没发现异常。她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小声的说道,“你被总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事”

    “我,我接受不了。”

    说到这,她又红着脸低下了头。

    陈言这才不由的想起刚才自己逗余巧巧的话题,然后他顿时又来了精神,然后笑着对余巧巧说道,“别急着拒绝呀。巧巧。”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接受不了。”

    “有我呢。”

    听到陈言的虎狼之词,余巧巧又坚持不住了。

    “我,我再去下厕所!”

    余巧巧连忙又慌张跑向了厕所。

    在路上,她碰到了赵瑛。

    赵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问道,“又去厕所?”

    余巧巧蚊子叫般“嗯”了一声。

    赵瑛道,“你去的这么频繁,可能是肾不太好。”

    “巧巧。等晚上,我帮你看看。”

    “啊?”余巧巧一脸懵的抬起头。

    赵瑛则是一脸兴致勃勃的老中医样子

    就这样聊天,玩闹了一下午。

    有两个云养女友的陪伴,陈言过的很开心。

    尤其是一个性子柔弱,温柔。一个铁憨憨。总会有不少笑点。让陈言一下午都在“哈哈哈”的笑着。

    一下午很快过去,晚上,陈言叫了个外卖,招待两人在家里吃晚饭。

    吃饭的时候,余巧巧若有所思的,看了几眼赵瑛。

    赵瑛在那闷头的干饭。

    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小声的对陈言说道,“陈言。有件事,我想和你聊一下。”

    陈言在那和赵瑛抢东西吃,听到余巧巧的话,他不由的问道,“什么事?”

    在他说话的时候,他碗里的两块肉被赵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走。

    余巧巧道,“是这样的”

    “瑛哥在外面住了半年多了。”

    “她有点想回家看看。”

    “但她联系不到自己的父亲了。”

    听到余巧巧的话,陈言手中的筷子一下没拿住,“当啷”一声掉到了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