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流寇 > 第八百一十九章 谁敢称天子!

第八百一十九章 谁敢称天子!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傲骨铁心
    “臣等恭迎监国凯旋归京!”

    卢沟桥前两蹲石狮前,顾君恩率前来郊迎的百官下跪行礼。

    陆四内心对跪礼不满,但考虑时代实际情况,也只得无奈受之。随后下马上前亲扶顾君恩、宁绍先、陈不平、文彦杰等人,并亲切示意文武群臣起身。

    侄儿广远未与百官同来,现在遵化同降臣、原清遵化巡抚宋权部署漠南蒙古事。

    “此地离京城不过几十里,我直接纵马回了就是,大伙何必如此辛苦你们心意我领了,但以后却无须如此。有这功夫,于那堂上为国家多办几件事也是好的”

    对顾君恩搞出的百官郊迎,陆四嘴里批评了几句,心里却还是受用的。

    所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顾君恩道:“此典制,不可不从。”

    “典制也是人定的,既是人定的便能改嘛。”

    负责礼政府堂务的冯铨正毕恭毕敬的侯在宁绍先身后,陆四一眼便瞧着了对方,下意识便微微对这冯侍郎点了点头。

    老冯,是有功的,也是能办事的。

    前番筹建大顺中央政府时,虽礼制沿用永昌元年规制,但内中也有很多地方不太合适宜,故而在陆四实事求是的指导精神下,冯铨熬了几个通宵将永昌礼制进行了针对性改动,其中最大的改动就是使本繁琐的礼仪程序变得相对精简,这让陆四十分满意。

    关于自家是继统还是继嗣,大顺如何从李姓合法合理转移到陆姓、老丈人李自成的政治待遇安排怎么个“盖棺定性”法,冯铨在当中也是出力甚多。

    加之布木布泰和陈圆圆,以及通州的陆氏宗亲集训班,不客气的说,冯铨虽没有替大顺斩杀一名满虏,但对大顺的贡献却是有目共睹的,故而陆四有次在行营笑着对已经赴宁夏出任知府的侄孙义良说道:“这个冯学士,能顶一个镇啊。”

    冯铨那边发现监国竟特意朝自己点头示意,顿觉祖坟冒青烟,无比亲切感动,激动的立时腰杆一直,一行老泪险些流出,看向监国的目光更是十分虔诚。

    如看大英雄,如看大豪杰,如看秦皇汉武、唐宗宋祖。

    百官郊迎出征归来的监国为礼,并无政事要禀。

    陆四这边又将孙可望、李定国等西营归降文武一一向顾君恩介绍。顾前些日子已得行营谕令,知孙可望将出任户政府尚书,李定国将出任枢密院右使,对二人任职并无意见。

    可能是顺西同源连带的亲近因素。

    换作是清廷或明廷降臣出任此重要职务,顾君恩势必要劝谏。

    另一方面,孙可望出任户政府尚书虽说是大顺的财政大管家,但户政府受政务院领导,堂官以下官员尽是吏政府任命,并非孙可望私党,也没有西营出身的官员,因此根本不必担心孙可望会在户政府结党营私。

    李定国出任的枢密院右使是负责大顺军队作战事务,兵政府方面则负责军队将领任免、封赏、建设事项,兵政府不对枢密院负责,只对政务院负责。同理,枢密院也是直接向皇帝本人负责,因此李定国这个枢密院右使即使有异心,他也根本不可能在军中安插亲信。

    在顾君恩这个李自成谋士面前,孙可望同李定国即便贵为曾今的大西四将军,也都是以晚辈身份见礼。

    双方初次见面也带有观察性质,所言也皆表面。

    陆四看在眼中,笑了笑,在百官簇拥之下纵马回京。

    到了北京城又发现竟有上万军民,于城门下列队恭迎监国凯旋而归,组织者是顺天府尹方大猷。

    气氛很是热闹。

    即使知道这是方大猷同一些官员搞出来的马屁形式主义,陆四依旧下马亲切同官绅百姓交谈。

    不想,那方大猷突然率领众人跪地,恭请监国即大顺皇帝位。

    就在陆四诧异方大猷是自己起了抢功心思,率先带头打第一炮,还是有人授意时,顾君恩等已然上前劝进。

    “监国,此古礼,须三辞。”

    原先行营掌学士,现任通政使的姜学一知监国对礼制不甚熟悉,在边上低声提醒。

    陆四噢了一声,是啊,这封建时代就是王八当皇帝,也得三辞三就。

    没办法,礼。

    出于尊重时代特色,陆四必须假意推辞,称当日得高太后看重,于危难之中暂行监国事,不敢有窃登大宝之念,也绝不僭位。

    又无比感慨道:“大顺乃圣武天王所立,今天王尸骨未寒,我何德何能敢称天子?再者,兴国公李过乃天王嫡侄,我又岂能越过于他。”

    这话也是半真半假的场面话。

    顾君恩不紧不慢取出兴国公李过等西北文武百官的劝进表。

    从劝进表递呈时间来看,竟是陆四刚出潼关那会就已经快马递京了。

    陆四心头很是暖和,大舅子打仗不行,做人处事还是顶呱呱的。

    再看联合署名文武中,还有前番被他调到山东做布政,现调任河道总督,负责全国河道整修事务的叔丈人李自敬。

    前世历史上,李自敬被李过推出成为李自成的继承人,后在荆州阵亡(一说弃军),李过方才成为顺军第三任领袖。

    现在李自敬同李过都表达了对陆四的臣服,这个大顺对李家而言,其实已经是过去式,这一点无论何人都看得清。

    所以,陆四登基称帝是板上钉钉,现在只是履行一些基本程序。

    “你们这是何苦来哉?我于淮扬起事,乃心系百姓今据半壁江山,武赖将士奋勇杀敌,文赖群臣鼎力辅佐,我于当中又有何功劳,何至黄袍加身?”

    既然是逢场作戏,陆四觉得也当有所发挥。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主角,而不是龙套。

    “监国此言差矣!”

    震耳之声出自冯侍郎,只见这位四朝学士一脸通红,掷地有声道:“当年国家不幸,燕京沦陷,满虏破关,永昌西狩,北方亡于一旦,百姓皆为异族之奴若非监国举义师北上,驱逐满虏,恢复中华,我中国今日只怕已是遍地腥膻,文明断绝。故臣以为,监国不做天子,何人能做天子,何人敢称天子!”

    老冯这人,贵在能说真话,敢说真话。

    陆四对冯铨的评价一下又上了一个档次,这家伙不是值一个镇,是值一个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