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第151章:回归

第151章:回归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关乌鸦
    十月的时候,电影宣传已经跑得差不多了。

    路演是计划当中最后的冲刺,劳累程度更盛以往。

    主要阵地是一线城市那十几个“票仓”,再加部分票房潜力不错的二线城市。几乎全国每个省份都要跑一趟。

    关琛他们每到一地,就根据院线协调好的日程表,以不同的组合,相继出现在城市的各个影厅。通常一个影厅待上十几二十分钟,聊聊剧组趣闻,回答回答问题,再拍个大合照,便差不多准备离开,坐车前往下一个影厅了。

    匆匆赶路,匆匆进食,匆匆休息。除了吃点当地的特色美食,很少有时间接触当地的风土人情。

    陈导体虚,身形肉眼可见得消瘦下来,仿佛下一秒就将飞仙,但他的神情里始终有一种病态的亢奋,《警察的故事》是他第一次执导的商业大片,票房关乎职业生涯的下一台阶,意义非凡。但真正让他发狂的原因,是几场点映的口碑场场爆棚,征服了严苛的影评人和影迷,对外已经造成了轰动。一只脚踩上了台阶,陈导每天幸福得像踩在棉花上走路,锦上添花的事,他不嫌多。如果不是发行计划不允许,他都恨不能把二三四线上百个城市也囊括进路演。

    张景生和女主角都是老演员了,见过世面,拍照,录视频,签名,合影……敬职敬业,入型入格,如江里礁石般,有他们在,队伍的精神涣散不了。

    姚知渔是偶像艺人出道,熟悉这种连轴转的生活模式,戴上眼罩就能睡,摘下眼罩就能笑。

    男二童星出身,也习惯在交通工具里挤时间休息。

    让大家惊讶的是,他们本以为关琛这种早睡早起、未经训练的人,会跟不上这种强度的作息。结果他跟猫一样,明明睡得很浅,稍有风吹草动就醒过来,零零散散睡个五分钟,十分钟,就能神采奕奕地进行任何活动,非常神奇。凌晨下飞机到了异地,所有人都恨不能早点抵达酒店好睡死过去,他却不睡,绕着酒店在街上开始了锻炼,坚持吃完早饭再睡。

    路演途中,宣传队伍渐渐分工明确。

    陈导负责剧情答疑,肯定观众的阅读理解;

    张景生和女主角负责讲述片场花絮,满足大家的八卦;

    男二号负责扮酷耍帅;姚知渔负责可爱和活跃气氛;

    关琛除了负责展示个人才艺,上上小课堂,此外还负责监督大家振奋精神,不许睡。

    行程紧密的时候,深夜也没结束,大家一脸倦容瘫倒在休息室的沙发,不想动弹。关琛这时候会从口袋里掏出花生,介绍说,经验丰富的老刑警都这样吃点零食,盯梢时让嘴不得闲,边吃边聊,以此抵消困倦。

    关琛好心,把花生仁往困的人嘴里扔。

    姚知渔像一只训练有素的狗,张嘴接住一粒粒花生仁,嚼得嘎嘣嘎嘣,表示效果的确很好,她不困了;

    男二号被一下下丢在脸上、嘴唇上,倍感屈辱,站起来试图制止关琛,结果拉扯过程中,被关琛趁机当做健身教材拍了“夺命剪刀脚”的示范动作,羞愤难当,最后也不困了。

    关琛总是见缝插针要拍视频,大家避之不及,很伤脑筋。就连张景生也经常借口腰疼,躲到一边。

    为了让关琛把多余的精力消耗掉,有养育小孩经验的陈导,想到办法,委托了编剧。

    编剧除非有名,对观众有一定的号召能力,否则不需要跟组路演。

    《警察的故事》编剧是和陈导一样新的新人,是老搭档了,被陈导召唤过来,说,你那剧本不是初稿差不多了么,拿来给关琛看看。

    半年前电影杀青,编剧带走了关琛写给吴泽的人物小传,回去整理,写出个新的故事。

    现在初稿已经写好,理应拿来让关琛这位原作者看一看。编剧同意了,带着剧本过来。

    计划很顺利,当天的关琛除了上台卖笑拍照,一回到休息室就在那琢磨剧本。的确再没精力顾及旁人。

    只不过到了第二天,关琛拿着剧本找到编剧,表示说剧本有问题。

    关琛讲,杀人犯分为【有组织型】和【无组织型】,区别是作案前是否有策划有预谋;其中,有组织型的杀人犯,又分为【专注于犯案行为】,和【专注于犯案过程】的,两者的区别在于,一个是单纯想杀害目标,另一个是想延长作案与被害人的相处时间,然后从对方的反应里获得快-感。

    而编剧对杀人犯的理解,显然既不够深,也不够准确。

    为了让编剧有个相对直观的感受,适逢路演到边境省份城市,关琛准备连夜带编剧去见见世面。

    编剧以为关琛最多不过是带他去看守所,咨询采访直面过杀人犯的警察,结果关琛到银行取了几万现金,装在一个半透明的白色塑料袋里,问说,听没听过钓鱼执法。编剧登时吓尿了,哭着保证他一定好好查资料,下次一定带着更好更真实的剧本过来。获得首肯后,编剧连夜坐飞机回了家。

    到达魔都站的时候,关琛跟陈导报备,说是要离开一上午。

    陈导赶紧问,这次是要带谁出去。关琛回答说,不带谁,就他自己,去办点正事。

    陈导心中庆幸和郁闷混在了一起,缓了缓劲,同意了关琛的出行,只是让他下午的时候早点回来。

    影厅的上午场基本没太多人,所以路演日程表一般都从下午开始,然后一直忙到凌晨。关琛虽然深夜总是出门游荡,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但时间观念向来准时,也不惹出麻烦,说话办事可以放心仔细想想还很神奇,一个人竟然既能让人感觉麻烦不断,同时又给人安全感和靠谱。

    关琛特意起了个早,提着大袋小袋从全国各地买回来的东西,走出酒店。

    他先是回了一趟工作室。

    到达工作室楼下的时候,时间还没到上班时间,关琛没有立刻上楼,而是去跟街坊们打招呼。鉴于他如今初步有了点名气,于是整个过程有点像走访扶贫点,关琛沿着街道一家一家去打招呼,问问他们生活状况如何,最近有没有什么困难。受访的老板无不惊慌失措,如临大敌,连忙表示最近生活得很好,尤其是最近几个月,简直是人生中最幸福安稳的日子。

    关琛很满意,沉吟片刻,用一种充满言外之意的语气,说,最近有部电影快上了,你知道的吧?

    老板们得到暗示,连说,肯定看肯定看,带着一家老小一起去看。

    关琛喜欢这种懂事的人,他劝告各位,一定要看好自己的小孩,可不要干了傻事,追悔莫及。

    有小孩的老板们再次得到暗示,一个个脸色煞白,紧紧抱住自己的小孩。

    等到钱良义过来上班,在人群外垫着脚看热闹,才发现那个梦魇般熟悉的面孔。

    坏了!钱良义心里重重一跳。

    因为是突击检查,他根本来不及请病假,也来不及让员工们通知客户换个时间再打来电话。

    钱良义只能眼睁睁接过关琛手里的东西,然后目送对方上楼,开始耽误一天的收成。

    关琛热情地跟职员们打着招呼。

    “小静,听说你小孩在暑假惹了点麻烦?我认识一种人,他们生活上有点困难,但是都很热心,只要少许的酬劳,就能帮你解决麻烦。怎么样,要不要介绍给你?”

    “老唐,乡下那边的老人家身体现在还好吧?准备送养老院?哪个养老院?没选好……你最好想清楚了再选,现在有一种诈骗手段,就是卖床位给老人家然后卷钱跑路。老人家今年九十了吧?是挺大的了,这个年纪法院不敢判,判了监狱也不敢养,警察不敢来狠的,抓了也是取保候审。对了,小静她的小孩刚好……”

    关琛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回工作单位了,领导久不露面,有被架空的危险。他对自己的定位是干实事的领导,所以为了稳固基本盘,他关怀员工的时候关怀得都很细致。

    慰问的效果看来很不错。关琛能感觉到,每个被他点到名的人,抖着身子讲话,显然在感受到领导威严的同时,都很感动。

    一旁的钱良义看到关琛当场蔑视法律,还怂恿员工走上歧途,连忙上前阻止他,“你省着点力气到下午的路演……”

    “剧组的工作是工作,工作室的工作也是工作嘛。”关琛摇头晃脑地答道,就像是领导在发表滴水不漏的讲话。

    “……”钱良义暗骂一声邢云,竟然没有看住关琛。

    关琛走到钱良义的办公桌后面,翻了翻各种文件,装模作样地摇了几下头,仿佛对钱良义的工作很不满意。钱良义眼皮一跳,下一秒果然听到关琛说,“我最近想到一个新的盈利项目,可以给工作室增加创收。”

    钱良义咽下一口唾沫,喉头汩汩地抽搐几下,像是误吞了一只老鼠。

    关琛说的新项目是,“我们提供婚庆小剧场服务,让顾客自己当编剧、当主演,把两人相遇相识的爱恨纠葛重演出来,有很好的纪念意义,以后亲朋好友或者小孩好奇了,就可以放给他们看嘛。”

    “咦?”钱良义震惊了,没想到关琛会有这么正常的提议。但是过于正常,对关琛来说本就意味着不正常。

    钱良义谨慎道:“我们根本没有团队啊……”

    关琛说:“演员的话,刚好培训班那边的学员可以拉来当龙套,只需要付少量的钱,名义上提供练习表演的机会。客户演技不好,还有专业的表演老师指导。”

    “那其他人呢?摄影,美术什么的……”

    “在楼下。”关琛说。

    钱良义扑到窗边去看,没看到什么剧组。

    “摄影组,造型组……直接从我们街坊邻居里拉人。只要我们带着大家喝汤吃肉,我以前说的那个婚庆联盟,趁机就可以做起来了。”关琛显然没有忘记刚入职那会儿,刚一提出就被钱良义否掉的【婚庆联盟】,“话事人也不用轮流当了。我们工作室做了盘子,我们就是话事人。”

    职员们被深深地打动,一个个都憧憬起来了。

    钱良义头大,他十分清楚,剧组的搭建不是这么容易的。不是说同为摄影师,一个人就能干另一个人的活。影视专业的摄影师要用几年的时间学习镜头语言,学习光和空间,在行内,基本是师父带徒弟,老师带学生,跟拍平面照的结婚照商业摄影几乎是两个工种。

    但钱良义知道这种理由打消不了关琛,他想了想,发现漏洞,说:“……录音组,道具组,置景组这类,我们邻居里没有啊。”

    只见关琛从容地掏出一本小册子。

    钱良义知道关琛总是随身带两本小册子,一本是好人证,另一本是用来记录各种东西的,但从来不知道上面具体写了些什么。在他有限的印象里,关琛做任何事的时候,都有概率拿出过小册子乱写一气,吃饭时,走路时,踢足球时,写完之后,时而蹙眉,时而释然,时而诡笑一通……他一直怀疑,关琛在记录某种创作灵感。文学专业的嘛,正常,正常。

    关琛翻开小册子,问:“这个问题我早就想到了。你以为我这个计划是随便说说的么?”

    钱良义心想,啊,难道不是吗?……

    关琛翻了几页后,像是找到了什么,“你看。”他把小册子展示给钱良义看上面的内容。

    钱良义接过来看到,小册子上那页是一行行的字,看起来是什么资料。

    以统一的格式,记录着一个人的姓名,性别,年龄,职业,家庭成员构成,地址,车牌,爱好,债务情况,弱点……

    【阿曼达(美利坚人),女,22岁,摄影师助理(从业2年),独自留华学艺,魔都市十一街33弄204,无车,喜看书,无欠债,脾气暴躁容易冲动违约……】

    【庞易,男,32岁,道具组组长(从业11年),一妻两子……】

    【……】

    钱良义手一哆嗦,没想到会看到这种东西。

    小册子上面的人,有的来自《警察的故事》剧组,有的来自《命运钥匙》剧组。

    《黑蛟龙2》上榜的人最少,大概是专业能力太弱,没怎么被关琛看上;少数几个上了榜的,【弱点】那一栏的描述也是非常醒目,什么【欠债20万】,【有个重病的弟弟】,【疑似出轨脚踏多条船】……情报网千疮百孔,可见片场纪律之差。

    “……”看到这种危险的资料,钱良义惊悚之余,内心深处竟隐隐落了地。

    果然啊果然,关琛还是那个关琛。

    关琛说:“只要我们针对他们的弱点动之以情,先礼后兵,他们多半会加入我们。”

    钱良义无语了,这件事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

    “你很久没见你大师兄了吧?”钱良义慈眉善目地问着关琛。

    关琛果然点头。

    钱良义说:“劲竹今天去表演班了,那边人手不够,他去帮忙。你难得有空,过去看看他,顺便看看邢老师,再把你这个什么什么(犯罪)计划,跟他们讲一讲。”

    关琛心想也是,跟一个小喽啰说些大计也没什么用。最后做决策的,还得是他跟大师兄两个人。

    “行,那我走先。”关琛问钱良义:“没什么事要汇报了吧?”

    钱良义想了想,说,“前段时间有个小鬼过来打听你的消息。”

    关琛让钱良义描述一下对方。

    钱良义描述了一番那小孩的恶劣行径,最后用三个字概括道:“很像你。”

    关琛没听懂最后里面蕴含的小小讽刺,他只是点了点头,“我知道是谁了。意料之内。”挥挥手,让钱良义退下。

    关琛走前,留下了一些食物特产,让职员们瓜分,他带着另外一些东西,前往表演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