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凡人科学修仙 > 第三百二十一章 赐丹与偶遇

第三百二十一章 赐丹与偶遇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洛青子
    刘兴业犹豫了片刻,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竟缓缓摇了摇头。

    “不可,今日我若带着残兵败将而回,往后谁还跟着我进山。

    况且,莫林那帮人肯定会借机滋事,不会让你我好过!”

    听到“莫林”二字,洛缤眉头大皱,丢出两张符箓打退袭来的阴鬼,道:

    “但若再死撑片刻,你我都不一定能逃得出去!

    师兄到底有何后手,速速请出来吧!”

    “为兄确有一件压箱底的法器,不过却需师弟作饵,否则阴鬼如此分散,难以一网打尽。”

    刘兴业翻掌取出一只表面伤痕累累的金色小钟,目光炯炯地盯着洛缤。

    “师兄为何不早说,且看师弟的手段!”

    令人大感意外的是,洛缤听闻自己需行这般冒险之事后,竟没有一丝犹豫,直接应承了下来。

    “师弟莫急,将此符录带上可保师弟周全。”

    刘兴业从自己肩膀上摘下一张符箓,按到了洛缤的肩头。

    洛缤无言,只是重重的一点头,随即便冲入阴鬼群中。

    只见一口青色飞剑上下翻飞,将四周阴鬼招惹了个遍。

    这些没有灵智的阴物,立即调转枪头冲着洛缤而去。

    其他弟子见状便都收了手,只防不攻,好让洛缤顺利将阴鬼聚集于一处。

    阴鬼的飞遁之速远超练气期修士,不过洛缤双腿上贴着一张御风符,闪转腾挪间甚是灵巧。

    实在是躲不过去的,他便会打出一两张低阶符箓,轰退阴鬼。

    洛缤短短十数息内几经遇险,却也将绝大多数阴鬼聚于一地,刘兴业马上抓住时机,将金色小钟抛到洛缤头顶。

    随即他便提聚法力,对着金色小钟全力打出一道法诀。

    只见金光一闪,金色小钟陡然变为一丈高的巨钟。

    刘兴业接着又是一道法诀打出,只听一声令人发颤的嗡鸣,阴鬼便都似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僵在了半空之中。

    接着一道金色光柱照出,将一众阴鬼都往金钟内吸去,瞬息之间洛缤周围的阴鬼便被一扫而空,全部收入了金钟之内。

    刘兴业刚露出大喜之色,想要收回金钟,但金钟只是缩小了一圈,他的法诀便被破去,金钟又弹回了原状。

    刘兴业心里顿时一咯噔,暗道不好,随即催动不多的法力,想要强化金钟法器的镇压神通。

    可即便他努力到额头见汗,金钟还是收不回来,悬在半空中不受控制的左摇右晃。

    洛缤等人这时也都意识到出了意外,似乎刘兴业的法器无法禁锢如此的阴鬼,刚浮现的笑意顿消。

    “裂了!金钟裂了!”

    一名弟子指着金钟表面刚出现的一道细小裂纹,惊呼道。

    “师兄,保命为要,纵使这次失利,只要不死,总能卷土重来的!”

    洛缤冲至尤在努力的刘兴业身旁,急声劝道。

    若是在这里耗尽了法力,他绝对逃不出去。

    刘兴业看了眼好友,目中陡然露出决绝之色,从储物袋中捏出一张符纹形似火鸟,灵气逼人之极的符箓。

    “此为劫难,亦是机遇,只要将这群阴鬼灭杀,所得阴魄珠足够你我都换一颗筑基丹的!”

    说罢,李兴业将丹田内最后一股法力汇于指尖,就要激发传家宝符。

    然而就在这时,一只手掌从背后按在刘兴业的肩头。

    骤然间,刘兴业不但法力被禁,而且他汇于指尖的法力,竟不受控制地倒流回了丹田。

    这般神妙手段,令刘兴业大为惊骇,直接呆愣当场。

    一旁的洛缤在察觉好友的异样后,才发现两道陌生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二人身后。

    还不待他反应过来,金钟没了刘兴业的法力供给,终是撑不住了。

    “嘭”的一下,金钟炸开,脱困的阴鬼犹如白色的潮水般,向他们涌来。

    洛缤顿时头皮发麻,下意识地就要抽身暴退。

    但下一刻,只见背后隐隐有银光一闪,潮水般的阴鬼就似被万针穿身般悉数灭杀了。

    阴鬼群就如虚假的幻想般烟消云散,只有一颗颗从空中掉落的阴魄珠,在告诉众人这一切都不是幻觉。

    满地的阴魄珠虽看着众人眼红不已,但无人敢动身去捡,只因突然现身的那对男女修士还未发话。

    刘兴业从惊骇中回过神来,发觉先前按在他肩头的那只手掌早已移开,他向前两走出两步,而后回身行礼道: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在下刘兴业,还请前辈留下姓名,在下日后定当报答。”

    行礼答谢之时,刘兴业用神识感应了下对方的修为,那女修还给他一种深不可测之感,但神识扫过那男修,竟似扫过凡人一般。

    可分明对方举手投足间,就灭杀了一大群阴鬼!

    莫非是结丹期修士,刘兴业不禁将腰弯得更低了些。

    “兴业,刘师兄对于振兴家族一事还真是念念不忘啊。”

    毫无疑问,此时出现在钟灵山脉,又出手救助一群黄枫谷弟子的,正是与萧翠儿同行的洛虹。

    说了句令刘兴业摸不着头脑的话后,洛虹目光一转,看向神色紧张的洛缤道:

    “你祖上可是从越国而来?”

    “啊?哦,禀前辈,晚辈祖上乃是越国山阳城人士。”

    洛缤被洛虹问得一愣,反应过来后赶忙行礼回应道。

    “洛莺是你什么人?”

    洛虹见此人眉宇间与洛莺丫头有些相似,心中已有猜测,于是直言问道。

    “洛莺正是晚辈曾曾曾祖母。”

    洛缤听洛虹这般问,也不禁想到了什么,抬头偷瞄了洛虹一眼。

    “原来如此。”

    洛虹轻轻点头,思绪一下被勾回到从前,忆起那个蹦蹦跳跳给他送饭的丫头,严厉却又溺爱他的爷爷,在家里总是一副受气包模样的父亲,眉飞色舞地要给他说亲的母亲。

    因为心魔已除,当洛虹回忆起这些时,心中既不耿耿于怀,更不哀怨,只是会心一笑,便回到了当下。

    “你二人都与我有些缘分,我观你们的修为也即将到达筑基的关口,这两枚筑基丹便赐予你们。”

    两颗圆滚滚的丹药从万宝囊中飞出,落到洛缤和刘兴业的手中。

    二人闻到浓郁的药香,便知丹药不假,正是他们日思夜想的筑基丹,刚要道谢一番,那两道身影却已不见。

    正在他们四下搜寻时,头顶传来幽幽的声音:

    “钟灵山脉近来不太平,不想丢了性命,就速速出山吧。”

    “前辈,我该如何报恩啊?”

    刘兴业不甘放走机缘,高声喊道。

    你这是想报恩吗?你这分明是想再蹭蹭,洛缤都不好意思点破他这个好友。

    果然,头顶再无回应。

    刘兴业略感失望地叹了口气,但瞥见手中的筑基丹后,又喜滋滋地笑了起来,对身旁的洛缤道:

    “师弟,这位前辈似乎与你祖上有所渊源啊,你家里就没留下什么话?”

    “都说是曾曾曾祖母了,若不是我看过族谱,根本不记得这个名字。”

    洛缤却也不贪,能凭白获得一颗筑基丹,已是做梦都可以笑醒的好事了。

    地上还有那么多阴魄珠,就是要与众人分一分,也够换取好些精进修为的丹药了。

    当然,回去之后,他还是会拿此事问问家中老人。

    二人说话的工夫,其余师兄弟都围拢了过来,眼中满是羡慕之色,却无人有一丝歹意。

    这是前辈高人的赐予,他们就是有命夺,也没命花的。

    刘兴业趁着这股东风,笼络起了人心。

    随后,众人拾取了所有掉落的阴魄珠后,便全速向山脉外退去

    另一边,洛虹遁走后,也没搞什么暗中观察,继续在萧翠儿的带领下,向聂盈出事地方飞遁。

    为了应对可能的危险,洛虹的遁速不快,且飞得极低,仅高出树梢一截。

    因为此刻还在钟灵山脉外围,又有洛虹在旁,萧翠儿神情毫不紧张,憋了一会儿后,实在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洛师叔,那名叫洛缤的弟子,可是你洛家的后人?”

    若是后人,令狐师叔没道理会不做些安排的呀。

    “他是我洛家外嫁女子之后,算不得是我洛家的人。”

    洛虹时刻保持着警惕,就是在灰雾的压制下,他都用神识覆盖了方圆百里。

    “外嫁之女,可那弟子分明姓洛啊?”

    萧翠儿疑声道,她是越来越糊涂了。

    “呵呵,洛某当年离去时留下了一笔灵石法器,交给了家中长辈,或许是因此才改姓的吧。”

    爷爷一看就是会在意此事之人洛虹念头一转,便将事情经过猜了个七七八八。

    萧翠儿还想说些当年之事,却见洛虹眉头突然微皱,便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小心,有其他修士。”

    洛虹一下就感应到了两股元婴期修士的法力气息,顿时没有闲聊的心思。

    “那个方向,正是出事的地方,可能是清虚门的修士。”

    萧翠儿顺着洛虹目光望去,估算了下距离后道。

    “嗯,法力气息中确与清虚门的道士相似。”

    灰雾的阻隔让洛虹的感应模糊了许多,否则也不用在这连蒙带猜。

    他们多半也是为邪物而来,既然早晚会碰面,不如现在就去见上一见。

    如此想着,洛虹伸手抓住萧翠儿的肩膀,遁速一提,顿时化作了一道流光。

    片刻后,二人抵达了气息的源头。

    对方感应到了他们的气息,并没有做出过激的举动。

    进入能够目视的距离后,洛虹瞧见那两名元婴期修士中,有一个是穿着皂青道袍,头顶白玉冠,手提白毛浮尘的老道士。

    另一人则赫然是南宫婉!

    掩月宗的弟子也被邪物袭击了?

    洛虹带着疑问,落到二人不远处。

    “这位想必就是黄枫谷新晋的道友,洛虹洛道友了吧?

    贫道无忧子,乃是清虚门太上长老。”

    老道士报了个道号,面容和善地道。

    “在下洛虹,见过道友。

    道友可也是为灰影邪物而来?”

    清虚门的这些牛鼻子给洛虹留下的印象并不好,他没有过多寒暄,直入主题道。

    “师叔,那个道士,便是同我和聂师姐一起进山之人。”

    萧翠儿看着无忧子身旁的一位中年道士,传音道。

    “正是。本门浮云子师侄被那邪物侵体后,贫道用尽了各种办法,也无法将其元神与邪物分离。

    无奈之下,贫道只能暂时将其封入清虚炉内,来此寻找救治之法。

    据说,贵门的聂师侄也同样遭劫,不知如今情况如何?”

    无忧子一甩浮尘,神色淡然地道。

    “聂师侄已经无碍,不知南宫道友何故至此,莫非掩月宗弟子也出了意外?”

    洛虹没有隐瞒聂盈脱险之事,询问起南宫婉的来意。

    “南宫仙子是贫道请来的。

    贫道不似道友这般艺高人胆大,钟灵山脉深处定是发生了异变,孤身入山实在凶险。”

    不待南宫婉回应,无忧子便替她解释了洛虹的疑问,接着道:

    “不知令狐道友是否知道邪物的来历,用的又是何种手段?”

    “若是知道,洛某也不会在此地了。

    至于令狐师兄的神通手段,洛某确是不清楚。”

    洛虹可不想将心魔借给清虚门,这东西毕竟是从他元神中分割出来的,若是遇到精通咒术的修士,可能会对他不利。

    “哈哈,是贫道孟浪了,道友莫怪。”

    无忧子打了个哈哈,便不再提及此事,为了一个结丹长老,让他向令狐老祖低头,那是不可能的。

    “洛道友,我和无忧子道友在此无甚发现。

    我们既然有缘相遇,不如一同去山脉深处一探。”

    南宫婉带着面纱看不清面容,当下认真地提议道。

    “南宫道友所言正是洛某所想,不过深入前,还请二位稍等洛某片刻。”

    有这二人结伴同行,自是能少去许多风险,洛虹当然不会反对。

    “无碍,道友尽管做些准备。”

    无忧子毫不在意地道。

    洛虹微微一笑,也不解释,径直从万宝囊中取出各种古怪事物。

    在过去的研究中,洛虹推断出域外的灰雾乃是元神的养料。

    可这钟灵山脉的灰雾却对修仙者的元神有害,显然与洛虹的研究结果不符。

    所以,他想在深入钟灵山脉前做些实验,确认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