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妖女哪里逃 > 第六二七章 气运未绝?

第六二七章 气运未绝?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开荒
    “这个冠军侯!”景泰帝接到‘火眼金乌’的传信时,脸色也有点发青,不过他的神色还算镇定。

    “于爱卿以为冠军侯这次北进的胜算几何?”

    “正常来看,他连三分胜算都没有。”于杰摇着头:“虽然在几次兵棋推演中,他的全火器战法表现不错。可兵棋推演,根本就无法展现战场上千变万化的情况。

    无论是铁骑冲击之势,还是冠军侯所说的弹幕与线列射击,这些都无法真实的展现,那么这推演的结果何足为凭?”

    他对李轩的火器部队还是有很大期待的,可全火枪战法实在过于激进。

    景泰帝听了之后就不禁微一扬眉:“那么爱卿之意,也是认为必须召回冠军侯,任命一位老成之将担任镇蓟大将军?”

    于杰却说出了相反的答案:“不!临阵换将,乃兵家大忌。神机左右营是由冠军侯一手练成,其亲信家丁充塞于神机左右营的军中。

    而蓟州镇诸部将领,也都是冠军侯亲自选拔任命。在这个关节换将,无论是谁都没法做到如臂指使。”

    这就是让于杰恼火的地方,李轩挑选的时间点,恰是他们最难受,最尴尬的关口。

    但凡李轩抗命北进的时间早个两三天,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将李轩撤换。

    那位冠军侯显然是早有预谋

    景泰帝不由陷入凝思,眼现踌躇之意。

    “且事到如今,事态已经无可挽回!”

    于杰铁青着脸道:“既然承德的龙脉损毁,龙气已经提前引发,那么我们只能等待他的战报了。”

    他其实有一句话藏在心里没说,于杰认为朝廷如果下达换将之令,一定会被李轩驳回。

    于杰这是以己度人,他想自己如果换成是李轩,这种情况下也一定会选择抗命。即便事后丢官弃职,被朝廷处置,也会坚持下去。

    不过这样的话说出来,只会伤及景泰帝与李轩的君臣情分,滋生猜忌。

    于杰虽然恼怒于李轩的自作主张,却更不喜搬弄是非。

    景泰帝一声轻叹,目光转向他御前的随驾群臣:“也只能如此了,翰林承旨何在?给朕拟诏,写一封训斥冠军侯擅作主张,抗命不遵的诏书。此外加兵部左侍郎商弘‘右都御史’职,命他前往承德监军,担任蓟州镇观军容使!”

    于杰不由微一颔首:“陛下的处置甚佳。”

    天子下旨训斥李轩是对的……如果人人都像是冠军侯那样的做法,那么朝廷还有何威严可言?

    至于兵部左侍郎商弘的调令,也是为牵制李轩。

    之前景泰帝对李轩过于信任,只让左佥都御史韦真担任李轩的监军。

    这就等于是让狈小弟,去看住狼大哥,根本就起不到监督的作用。

    可现在这情况,朝廷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任李轩任性妄为了。

    大晋自太宗以来共有两套监军系统,一套是宦官,一套是都察院的御史。

    可自土木堡之变后,宦官在朝中的地位一落千丈,朝廷更多是依靠各级御史来监督各地军马。

    而天子加給兵部左侍郎商弘的‘右都御史’职只是虚衔,可有了这名义,就可以担任监军。

    此外天子还有一层用意,一旦承德有变,兵部左侍郎商弘随时可接掌蓟州镇的军权。

    “那么接下来的关键,还是对面的蒙兀铁骑。”

    景泰帝在下达旨意之后,就往对面看了过去:“只需将也先击退,那么即便冠军侯在承德遭遇败绩,也于大局无碍!”

    少保于杰闻言青着脸道:“陛下明见万里!”

    确如景泰帝之言,只需他们在这场决战中获胜,京营十余万精锐回师,那么承德方向无论什么样的变故,他们都尽可兜得住。

    可少傅于杰心里面却还是郁闷难解,不是滋味。

    他原本制定的策略,是东守西攻。东面承德与蓟州方向能拖则拖,西面大同与太原战场,则尽可能在三月二十七日之前解决敌人。

    可今日李轩之举,却使得他们真正陷入到了双线作战的境地。

    承德龙气既然提前引爆,那就不能将之置之不理,谁知道那些狼子野心之辈,会利用承德龙气做出什么事出来?

    此时于杰的心情之所以还没有糟糕到极点,是因他对接下来的决战有着充足的信心。

    只因在三月十八日,天子与他指挥下的晋军,已经在雁门关一代初步完成集结。包括他们带过来的禁军,还有宣府,大同,太原,固原,河南等地的兵马,总数八十二万大军。

    整体兵械精良,训练有素,士气昂扬,其中还有一半,是去年经历过那场宣府大战的精锐之师。

    不过蒙兀人似乎洞悉了他们围歼的意图,开始利用他们一人三骑的优势,半日内就退出将近一百二十里,跳出了晋军包围网。之后的数天又大踏步的北撤,轻而易举甩开了晋军铁骑的追击。

    让人惊讶的是蒙兀人用于断后的八万怯薛骑军,竟然精准判断了晋军的每一步动作。在追击战中三次重创晋军铁骑,斩杀三千余级。

    竟使得大晋的骑军,再不敢脱离步阵单独行动。

    于杰深悉兵法,依旧耐着性子,以每日一百二十里的行军速度,步步为营的往前推进。

    他知道昔日‘退避三舍’的故事,如果急于追击,一方面会造成部队的脱节,给敌人各个击破的机会;一方面也会造成补给的问题,是兵家大忌。

    其实他还可以更从容的,可承德龙气之变,让他急于解决大同方向的战事。

    直到三月二十二日,蒙兀铁骑退到了威远卫附近,就没再后退半步,他们开始在这里选择了一处名叫牛家坡的位置布阵。

    于杰知道此地,牛家坡背靠长城,地势北高南低,正适合骑军冲击。如果战况不利,这些蒙兀骑军随时可以越过长城,沿威远卫侧旁的清水河撤回蒙兀境内。

    可于杰只稍作迟疑,就催动全军往牛家坡方向继续行进。

    如今寻求围歼蒙兀人已不可能,他只求将蒙兀人逼退至长城之北。

    而就在晋军行进之际,此地上空风云变幻。

    此时双方的大军还未照面,可这场大战的前哨却已开始。

    双方的术师与萨满正在‘天时’上激烈交锋。

    蒙兀人想要召唤大雨,拖延晋军的行军速度,消耗他们的体力与士气。

    禁军的术师则奉于杰之命,尽其所能的维持沿途的干爽气候。

    除此之外,他们还想要在威远卫一带制造一场至少持续两天时间的暴雨,让土地松软,最大程度的减弱蒙兀铁骑的战力。

    三月二十六日,天子与于杰又收到了承德方向的符书传信。

    故辽太后述律平已经率二十七万皮室铁骑,抵达承德千户所附近,与之同行的还有三十余万的各类煞尸,妖魔鬼怪。

    这比他们预计的时间要晚不少,理论来说在承德龙脉损毁爆裂之际,辽太后述律平与皮室铁骑就该南下了。

    只因龙脉损毁的时间越久,龙气散溢的也就越多,效力会大幅度的减弱。可它们一直拖到了三月二十六日,才抵达承德。

    虽然今日夜间就是辽太后述律平的祭辰,会让这位的一身怨煞之力大幅度增长,可这一得一失,一增一减,其实战力方面的增幅差不了多少。

    而此时无论天子,还是于杰,都已无心关注承德的情况。

    只因他们的京营禁军,终于抵临牛家坡战场。一场上百万人参与的大战,即将在此地爆发。

    ※※※※

    于此同时,在京师紫禁城仁寿宫内,上皇正统帝显化于此的元神,正凝神看着孙太后。

    后者正小心翼翼,从一个黑色的木匣内取出了一个槐木人偶,一面魂幡,还有十二杆金箭。

    “这‘地魂幡’是借助昔日仙家至宝‘六魂幡’的残片炼造而成,据说此器是一位上古圣人所有之物,其神威重立地水火风、再造世界万物。如能妥善利用,甚至可杀死超脱于天道之外的圣人。”

    孙太后一边将这些东西,布置于她身前的法坛之上。

    她又指了指金箭道:“这东西就差了点,是仿制‘钉头七箭书’炼造。‘钉头七箭书’这门巫术,在上古时甚至可咒杀一位法力超绝的仙朝太师。可惜这套器物只得其形,否则这次我会更轻松许多。”

    正统帝则看着那槐木人偶上刻录的字迹:“这是虞祁钰的生辰八字?”

    这槐木人偶的面容身姿,竟然与景泰帝一模一样。

    “正是,里面还有虞祁钰出生时,从母胎里面带出的三滴本命精血。”

    孙太后微一颔首:“昔日你父皇诞下的三子二女,都陆续夭折。当时还在世的太皇太后张氏那贱人疑我,我不得已,只能从他身上取了这三滴本命精血作为后手。

    我想着此子的生死,都在我的掌握中,昔日才会同意他接任监国。却没想到此子善于藏拙,居然悄无声息的突破天位,又有龙气护佑。否则我念动之间,就可取他的性命。

    而如今,如非是虞祁钰体内积蓄众多伤势,我也依旧奈何不得他。最多就只能在他与也先大战,无法分心之际,将虞祁钰的一身伤势引发。”

    “已经足够了!”

    正统帝的唇角微扬:“孩儿原本还对蓟州镇有些顾忌,可那位冠军侯居然蠢到将他麾下十几万精兵带到承德,这真是天助我也。可见朕与母后气运未绝”

    他眸中精光灼灼,饱含期待的看着远方:“请母后开始施术吧,想必现在的威远堡,虞祁钰已经与瓦剌大汗也先交上了手!”

    孙太后也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将一枚金箭,插入到那桃木小人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