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二百一十五.谈判

二百一十五.谈判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吾即正道
    嘭

    弥漫雾气的下水道井盖被掀开。

    一道轮廓爬出下水道,踏上潮湿的青石板路。

    雨水般落下的海水让灰黑色主体的街道犹如深秋,周围空荡无人,远处路口有几道身影经过。

    远方燃烧的火光在雨幕下形成氤氲,警报声空中回荡。

    尖锐哨子声伴随杂乱脚步突然响起,一队警察追逐抱着不断洒落的珠宝的窃贼跑过。

    等到跟在后面捡起赃物的警察逐渐远去,陆离从巷子阴影中浮现,看向他们离开的背影。

    警察们正疲于应付维纳不冻港四处出现的骚乱。

    向他们离开的相反方向走去,陆离看到能望见海湾的宽阔街道里两两三三撑着雨伞,平静在街道上散步的市民,仿佛骚乱与他们无关。

    接下来陆离看到更多类似情景。神情慌张带着行李和家人想要离开的市民,依偎在观赏区眺望海湾的情侣。抢夺商品橱窗里的商品的民众,混杂其中悠闲驾驶蒸汽车的司机。

    维纳不冻港一切融合进平静与涌动的诡异反差中。

    市民们尚不知道24小时倒计时。

    而现在,这个时间是不到4个小时。

    “这把伞给你。”

    一位棕色波浪长发的女士主动向陆离搭话,将她的伞靠近陆离,奇怪地抬头问:“我们以前见过吗?我感觉……你很熟悉。”

    “没有。”

    她对陆离而言是个陌生人。

    “我想也是,没有太多人有黑头发和黑……你是驱魔”女士错愕地想到答案,将惊呼憋回喉咙。

    她随后将雨伞塞进陆离手中,认真地说:“拿着。审判所在通缉你,快跑,离开这里!”

    “审判所怎么对你们说的。”陆离接过雨伞,但没有离开,补充问道:“关于包裹城市的水膜。”

    “他们说怪异包围了城市,呆在维纳不冻港是安全的……难道有问题吗?”

    女士紧张地观察周围,但这种频繁东张西望只会让她看上去更可疑。

    审判所隐瞒了深海之神,也隐瞒了倒计时。

    “你知道古老者在哪吗。”陆离问。

    “古老者……?”

    “深海之神,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陆离眺望流转荧光的水膜。

    “……您也许可以去港口看看,那里到处都是士兵。但要小心,他们在抓你。”

    这的确是条线索:士兵对抗怪异。

    不过来时他们没在海湾发现深海之神,也可能士兵的聚集与祂无关:“除了港口还有其他地方有很多士兵吗。”

    女士疑惑地摇头。

    陆离向她道谢,带着雨伞向市政厅走去。

    随时间推移,陆离开始看见审判所卫队在街上巡逻,并变得越来越频繁。

    无论是否与保护市政厅有关,审判所已经知道陆离逃脱地牢了。

    陆离停在审判所设立的关卡前。这里已经能眺望到市政厅的灯光,但层层关卡阻拦在道路上,阻挡陆离前进。

    还剩下3小时,陆离没时间突破市政厅,也没时间寻找其他帮手了。

    片刻停留,陆离在远处关卡卫兵发现他前转身离开。

    ……

    骑士维诺扭头盯着站在沿海街道护栏前撑着雨伞的颀长身影。

    他知道陆离会来,但他不该出现。

    深吸口气,骑士维诺指向远方街道,喊声在港口上空回荡:“我发现驱魔人了!”

    有序的港口外围变得混乱,隐藏的审判所卫队们冲出房屋和掩体,奔向骑士维诺指向的方向。

    这里是陷阱。

    远处注视的陆离想到。骑士维诺被审判所抓起。即使证明了清白也不该呆在这里。

    无论如何,骑士维诺帮助陆离清空了港口外围,让他能隐蔽地进入港口内部。

    巨大的港口探照灯照向靠近港口的海面,那里可能就是陆离的目的地。

    港口内部空荡无人,陆离很快找到原因

    逗留这里的港口工人散发比海水更浓郁的潮汐的味道,手持渔叉阻挡陆离的道路,含糊不清道。

    “外人……为什么……靠近这里。”

    “解决深海之神的入侵。”陆离回答。

    工人脸庞浮现憎恨与狰狞,举起渔叉:“亵渎古老的可憎生灵……”

    深海之神的污染初见端倪。

    “我是深海之神的客人,这是信物。”陆离改口说,取出脖间凝聚的海珠。

    工人信徒颤抖着匍匐趴下:“请您原谅我的无礼,高高在上的主人就在前面。”

    陆离继续向前,收起雨伞,抵达探照灯照耀的码头前的海域。

    那片海域鼓起、膨胀,缓缓升起无法名状的阴影。

    海浪扩散,港口船只翻涌退散,刺耳警报声身后维纳不冻港回荡,远方蝼蚁般的身影四处奔跑。

    巨大探照灯犹如房屋里点亮的火柴,照亮祂微不足道的一角,而码头上仰头注视的身影更加渺小如尘。

    “凡人,汝为深海之神,述汝之目的。”祂低头注视陆离,低声念诵。

    “你不该转化维纳不冻港。”

    陆离知道祂记得自己,这是能得到接见的原因:“人类是已知本土最后的智慧生命。他们只聚集在午夜城和维纳不冻港。你转化这里,人类将缺少一半数量。”

    “蝼蚁无法窥见远方的海啸……”

    “你在世界背脊山脉另一端看到了什么?”

    那边发生的事是驱使深海之神袭击城市的原因。

    “……腐化与死亡。”

    “所以你要转化人类获得力量?”

    “是杀死人类……”

    人们总有错觉,神灵保护他们。但被视作神灵的古老者从不在意繁衍这片土地的是谁。人类?上代人?更早之前的智慧生命?祂们只为守护世界。

    “陆离……你要怎么做。”

    陆离的名字伴随深海之神的低诵,在城市回荡。

    “阻止你。”陆离平静回答。

    “这是……背叛!”

    愤怒的深海之神抬起比战舰更巨大的压迫利爪,抓向陆离。

    意料中的冲突并未发生,祂的爪尖轻轻触碰没有躲避的陆离佩戴的海珠,后者破碎成荧光,巨爪缓缓缩回。

    深海之神散发着神明般的冷漠与晦涩,缓缓沉入海面。带着异常向外扩散的海浪,向维纳不冻港外游去。

    水膜无声溶解塌落,即将为维纳不冻港带来短暂而急促的暴雨,又因寒冷笼罩而凝结。

    鹅毛般的雪片飘落,为城市镀上宁静。

    维纳不冻港,危机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