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稳住别浪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没大错儿】

第三百九十四章 【没大错儿】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跳舞
    第三百九十四章【没大错儿】

    酒店的大堂里,晚上这个时间本已经没什么人了,就连大厅经理的桌子都已经空着,但是门外走进来的这两人,却闹闹哄哄的样子,顿时就吸引了前台人的目光。

    陈诺坐在大堂吧的沙发上,眼神有点古怪的看着进来的这俩人。

    这么晚的时间,进来的这两人,不出意外的,是一男一女。

    女的陈诺不认识,看起来妆似乎有点浓,但依然能看得出年纪不大,一身夜店风的装扮,穿着件镶了亮片的小外套,敞着,里面露出一件紧身的小吊带,露腰的那种,一截小腰细细的,颇有点水蛇腰的意思。

    热辣的小短裙,一双腿细细长长,踩着绑带的高跟鞋,但走路却很稳身边那个男的已经明显是有点醉的不省人事了,身子就扒拉在女孩的身上,被女孩架着走进来,但女孩虽然承受着这么沉的分量,自己才踩着高跟鞋,却走的稳稳当当的。

    至于边上那个男的,其实陈诺也不认识,能看得出来穿戴的都不错,还夹着个小包,哪怕是醉的颠三倒四了,但小包还牢牢的夹在腋下。

    原本么,酒店这种地方,大晚上的进来这么两位,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种事情也和陈诺无关。

    但问题是,还有另外一个熟人啊……

    ·

    就在这一男一女走进酒店大堂的时候,刚迈步进来,忽然后面的旋转门外,就跟着冲进来一个男的。

    看着年纪也不大,穿着件西装,只是看得出来不太合身,也不是什么高档货。冲进来后,从后面赶上三两步,一把就抓住了那个女孩的胳膊。

    女孩吓了一跳,扭头看去,忽然脸色就僵在那儿了。

    “你,你怎么在这儿?”女孩似乎慌乱了一下,但很快就做出了反应,显然非常熟练,立刻做出怒色来:“你跟踪我?!!”

    “我没跟踪你,是你自己发错信息了发给我,说你在这里。”那个男的分辨了一句,但很快就着急上火的表情:“你来这里干什么!他是什么人!你大半夜的跟他来酒店……”

    没说完,女孩就抢白道:“你瞎说什么!这是我客户,喝多了我送人家回来!”

    “喝多了用你这么‘送’的嘛!”

    “你什么意思!”

    “我……”

    好吧,没营养的对话,陈诺也懒得仔细偷听了,只是眯着眼睛看着两人在那儿拉拉扯扯,女孩似乎越说越恼羞成怒,几次摔开了男人的手,却又被男人不甘心的抓住。

    看的出来,这个男人似乎也没有什么经验,情绪上头,翻来覆去的,就只在表达一个意思,要这个女人给他一个“交待”。

    陈诺叹了口气。

    大堂里,这样的戏码已经惊动了酒店的工作人员,一个穿着西装工作服,胸前挂着标牌的人很快走了过去介入,试图组织这场闹剧,劝说了两句,却无果。

    男人似乎钻了牛角尖,一根筋的样子,用力摇头,不肯罢休。

    女人火了,怒道:“你和我什么关系?我是你老婆么?我是你女朋友么?你管我坐什么!我的事情要你管吗!!”

    男人忽然一下连就红了,涨红的,怒气上用,额头筋都暴了出来,却憋着气,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时候,那个酒醉的挂在女人身上的男的,忽然睁开眼来了。

    眼睛里只有七分醉,其实还留着三分清醒,摇晃了两下后站直了身子,忽然笑了笑,瞪着醉眼看着那个男人:“朋友……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这什么地方啊,闹闹吵吵的让人笑话。

    这场面你还不懂么?”

    说着,老油条一般的伸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然后拧过身去,一把搂住了女人,拉着就往电梯的方向走。

    男人怒了,低吼了一声,正要往上冲,酒店的工作人员赶紧去拦,一下没拦住,被狠狠推开,眼看这个男人就要冲上去……

    忽然,一只手捏住了他的手腕子,把他一拉,就拉到了边上。

    “嘿?!”男人惊呼。

    却很快,就被一只手揽住了肩膀头子,身子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动了。

    陈诺一只手制服了这个家伙,然后扭头对酒店的工作人员笑道:“抱歉啊,我这个朋友也喝多了。”

    说着,一扯这个男人:“走!”

    “陈诺?你?”

    “别废话,走!不够你丢人的。”陈诺一脸不以为然,拉着男人就快步出了酒店。

    男人被拽的东倒西歪,只是恨恨的扭头往回看,却看着那对男女已经进了电梯,进去之前,里面那个男人还对这里似乎很轻佻的摆了摆手。

    “我草!!!”男人热血上头,奋力挣扎要冲进去,然后被陈诺一把拽着从酒店门外的台阶上踉跄几步,差点没摔地上。

    总算陈诺好心,没真让他摔着,把他搀扶着几步就跑远了。

    男人身子几乎被陈诺架着离开的,一口气跑出了百十米。外面晚上的夜风吹在头上,也发热的脑袋也稍微冷却了一点点。

    陈诺这才停下了脚步,却依然拦在男人的身前:“好了吧?不发疯了?”

    男人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对陈诺怒道:“你特么的扯我干什么!!我的事情你管什么管!我……”

    “不管你,让你接着丢人么?而且,人家是酒店的住店客人,闹大了,酒店出于店家的义务,也要保护自己客人的安全,你再闹下去,人家就要让保安来把你轰出来了。”

    “我特么……”

    “你特么这是自己找丢脸。到时候,人家酒店保安轰你出来,你再拉拉扯扯,酒店只会报警……

    你今晚就别回家了,去警察局里做笔录吧。

    到时候你咋说?就说你跑来捉奸?

    不够你丢人的。”

    “…………”

    “丢人的事情哪怕你不在乎,但,就你现在这个情绪,拉拉扯扯的时候,你肯定忍不住会动手。

    到时候,推推搡搡的,你哪怕是动了人家一根手指头,推个跟头或者打了个耳光什么的。

    警察一来,性质就不同了。

    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你懂吧?人家真的咬死了要教训你,就咬死了跟你没关系,然后你就是寻衅滋事,办重了,直接行政拘留个几天。

    还会通报你单位。

    到时候,你这个校务处的小主任,还能干的下去么?

    我说,刘打工人,你这份工作我可是也出了力气帮你搞定的。

    这么就把一份好不容易熬来的工作给丢了,不值当的吧?”

    刘打工人愣住了,呆在当场,呆了会儿功夫后,低吼一声。

    然后又不甘心的一拳打在旁边的墙上,却立刻疼的一咧嘴。

    陈诺轻轻笑了笑,拉着他往前又走了几步,走到了一个背风的地方。

    这是一家咖啡店,夜晚的时候已经打样了,外面的露天的地方摆着几张藤桌椅,晚上空着没人,陈诺就干脆拉着刘打工人在这儿坐下。

    陈诺摸了摸自己口袋没带烟,他其实现在已经很少抽烟了。

    于是也不客气,直接过去就摸刘打工人的衣服兜。

    “诶??诶??你干什么?”刘打工人挣扎了一下,到底让陈诺从口带里把烟摸出来了。

    “哟,玉溪啊,不错嘛,刘主任上任后,抽烟的档次也上去了。我记得你从前都是抽是十块钱一包的红金陵。”

    陈诺笑眯眯的,抽出烟来分给刘打工人,还好心的帮他点上。

    刘打工人抬头气哼哼的看了陈诺一眼,抽了口烟。

    “好了,说说吧。”陈诺笑着往椅背上一靠,翘起了二郎腿。

    “……没什么好说的!”刘打工人愤愤回答。

    不过,陈诺不着急,他可是知道刘打工人的性子的,情绪头上,心里是存不住话的。

    果然,抽了半支烟后,刘打工人还是臊眉耷眼的,倒了个干净。

    无非……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点破事。

    ·

    那个女孩吧,其实也不是刘打工人的女朋友。

    按照十多年后流行的说法,刘打工人就是个舔狗。

    前些日子,刘打工人终于苦尽甘来,上任了八中的校务处的主任,算是升职加薪。

    虽然距离走上人生巅峰还很远,但毕竟也算是好事儿。工资多了一些,在学校里不大不小也算进入了校领导的行列,虽然没啥大权力。

    但实惠还是不少的。

    八中是改制后的私立学校,校务处管的也比普通的公立学校的事儿要多。

    别的不讲,就学校里的食堂小卖部的对外承包,还有国际部校区的游泳馆,门店的对外招商,其实都归了校务处管。

    捞钱是不敢捞什么钱的,但小的好处也不少的。

    刘打工人也就三十岁的年纪,如今一个月七七八八到手,也有个一千五左右2002年的金陵,这就算是高工资了。

    而且,学校里的工作,还稳定!!

    一年寒暑还有两个长假,日子也过得舒坦啊。

    近几个月,刘打工人多了个新的爱好也是这个年代刚流行起来不久的。

    泡吧。

    天地良心,刘打工人升职之前就是个小打工人,干苦力跑腿的,收入也不高。唯一的业余爱好,就是在学校里闲着的时候,可以偷偷的用学校的电脑玩玩游戏。

    别的爱好,没有……因为兜里也没几个闲钱。

    如今不同了,工资多了,钱包鼓了一点,就学起了年轻人的那点时髦。

    泡吧一开始是跟老同学聚会的时候去的。

    开始还觉得酒吧贵,但是酒水贵,架不住酒吧里玩耍的姑娘们,一个个都花枝招展的勾人啊。

    三十岁还单身狗的刘打工人,哪里扛得住这个?

    于是,乐此不疲的就爱上了泡吧。

    那个姑娘,就是在酒吧里认识的。

    按照刘打工人的说法,第一次认识,还是人家姑娘先找他搭的话。

    然后,聊的火热,刘打工人那点小心思,其实也都是明着来的,姑娘则是半推半就,欲拒还迎的。

    只是有一条,自打认识这个姑娘,刘打工人在酒吧里的消费就开始拉开口子了。

    原来就是去感受气氛,看着眼馋馋,过过眼瘾,去了,一瓶啤酒能坐一晚上。

    认识这个姑娘后,就喝开了。

    陈诺听到这里,扑哧一下就乐了。

    这哪里是艳遇啊。

    这特么是遇到酒吧营销了啊……

    “不能吧?她推荐我喝的酒,我买了,酒吧老板说看她面子,都给我打折了。我也留了心观察过,确实我买的便宜。”

    陈诺笑了笑,酒吧夜店里的那些勾当,跟他说不明白。

    这个年代,酒吧营销这种事情还没有如后世那样做的很成熟。很多夜店酒吧里,老板都是找的一群年轻姑娘,做兼职。

    甚至很多也是夜店里的常客,本身也不是职业的,只是和店家谈好了分成,然后拉着朋友或者熟人,或者干脆就在酒吧里钓凯子,然后想办法怂恿人冲消费。

    背后再和老板结钱。

    陈诺敢确定,刘打工人是遇到这种妖精了。

    果然,多问了两句后,刘打工人吭哧吭哧的说了,最近这几个月,他基本上没存下钱来,前后在那个酒吧里消费了快五六千了。

    五六千啊,2002年,抵的上一个普通人一年的工资了。

    “那个姑娘答应跟你处对象了?”陈诺笑着问道。

    “……还……没。”刘打工人有点心虚,但随后赶紧道:“但也差不多了啊……我感觉。我跟她聊的挺好,而且,平时也偶尔约着吃个饭什么的。

    我举得她对我挺亲热的,我就觉得,火候也差不多了,就算差点,也差不多了。”

    “咋亲热了?你是亲过人家还是抱过人家?”

    “呃……那倒,都,都没……”

    “那就是韭菜加舔狗。”陈诺一句话给定性了。

    “可是,我约她出来吃饭,她也出来啊……我,我还送她东西,她也接受啊……我,我上个礼拜还送了她一个手机呢。”

    “……”陈诺不说话,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刘打工人。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跟人家挑明说过没?”

    “说过,但是她,她……”

    “给你拒绝了?”

    刘打工人点头,然后又摇头,琢磨了一下,低声道:“也不算拒绝吧……她就是说,我们刚认识还不久,对我还不够了解……所以……”

    “行了,明白了。”陈诺摆了摆手。

    已经不用再说了。

    “你明白什么啊!!”刘打工人愤愤不平:“小陈诺,你才多大年纪,你懂个屁!

    她肯定是今晚喝多了,才……”

    陈诺斜着眼睛看他:“喝多了?刚才那场面你看见了,你觉得,是她喝多了,还是她身边那个男人喝多了?”

    “也许是……我忽然出现,她拉不下脸,才跟我吵……也许,也许就真的,只是送客户回去……我太冲动了,所以她被我说急眼了……”

    刘打工人越说声音越低。

    “手机呢?掏出来。”

    “啊?”

    陈诺不管,直接过去翻刘打工人的口袋,摸出手机来,放在了桌上。

    “看,这是你手机,她有了电话号码对吧?

    她要真的是你说的那样,这是个误会,她要是真的心里有你。那么送完客户出来,会给你打电话。

    不管是跟你吵架,还是跟你解释,怎么都会找你,对吧?”

    “……会,会吧。”

    “那你就等着呗。”

    陈诺一指不远处的酒店的大门口:“坐在这儿,你也能看见酒店大门,你就看着,看她一会儿出不出来。

    送客人的话,上下楼,用不了几分钟吧。

    我们出来都聊这么会儿了,按理说,送完了人,该下来了吧。”

    刘打工人脸色越来越难看,却依然低声的安慰自己:“也许……也许,人家送到了,坐下喝杯水,说两句话……也,也是有的……”

    陈诺扑哧笑了,看着刘打工人:“老刘啊,我怎么之前没看出来,你居然还是这么一个舔狗属性MAX的家伙啊。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这个地步了,你还不死心呢?”

    说着,陈诺摸起烟盒给自己弹了一根咬住,点燃了抽了一口:“得,我今晚反正也心理烦躁,没事儿做,就在这儿陪着你,陪着你死心。”

    刘打工人猛抽烟,神色忐忑,一会儿功夫,盯着酒店的大门方向看了十多次。

    坐立不安的样子。

    陈诺越看越好笑,忽然就笑道:“她要是一直不出来,你怎么办?”

    “我…………不会的。”刘打工人低声道。

    “我是说如果。”

    “……那,老子不甘心!!”刘打工人一咬牙:“凭什么啊!这不是耍老子嘛!!”

    “真不甘心?”

    “不甘心!”

    “那你上去酒店里找她,去砸门?”

    刘打工人忽然又有点怂:“那个,你刚才不是说了,万一人家报警了怎么办……”

    陈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刘打工人,忽然笑了起来。

    “行,今晚我就让你断了念想,彻底把这点不甘心的心思了掉。”

    说完,就拿起刘打工人的手机翻看通话记录。

    “诶?你。你看什么……”

    “是这个‘吴蓓蓓’吧?哎哟……我说,老刘,看不出来啊,你私下给人发的短信,内容挺肉麻啊。”

    陈诺笑着,让开了刘打工人伸过来抢手机的动作,飞快的记住了那个电话号码。

    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按照这个号码,打了过去。

    想了几声后,电话接通了。

    “喂?”那个女人的声音。

    陈诺听出,电话那头,还有电视机的动静。

    “吴蓓蓓小姐么?”

    “对,我是,你是哪位?”

    陈诺沉吟了一下:“我是刘昂的朋友。”

    电话那头吴蓓蓓顿时急了,却压低了声音,凶巴巴的语气:“你们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们,别特么的骚扰我!!别再打来了!我跟刘昂没关系了!”

    “等下,别挂。”陈诺飞快道:“你不想给你自己找麻烦,就听我说完。”

    “……你想干什么!”吴蓓蓓有点紧张。

    “不想干嘛,我是他朋友,嗯,刚才在楼下我们碰过面了。你呢,别紧张,刘昂现在很冲动,但是我劝着他呢,不过我希望你听完我的话,不然的话,万一他激动起来,我拦不住,他要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对你也不好,不是么?”

    电话那头:“…………你说,想要做什么。”

    “没什么,你现在下来,和他见一面吧,把一些话讲清楚。”

    “不可能!我要挂了!”

    “别挂啊。”陈诺笑道:“我不是刘昂,我知道今晚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你看啊,跟你上去的那个男的,应该也就是个你的大客户对吧?

    你搪塞客户的本事应该有的,这点小事难不住你嘛。找个借口,比如什么室友生病了啊,家里出事儿啊,朋友失恋了啊……

    你随便找个理由,不就出来了嘛。

    那个男人不开心,你随便给点甜头安抚一下,约他明晚或者改天再见呗。”

    吴蓓蓓听到这里,心里一个激灵电话这头这个男的,说的好特么的门儿清啊。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五千块钱。”陈诺直截了当不兜圈子:“老实说,你玩什么把戏,刘昂不懂我懂,我只是为了帮朋友,让他死心而已。

    你来,见他一面,话说清楚了,你走,我给你五千块钱。

    怎么样?”

    吴蓓蓓动心了,五千块,普通人一年工资了。在2002年,哪怕对吴蓓蓓来说,也不是一笔小钱了。

    但毕竟还是不信的,也有点害怕。万一是骗自己出去,要教训自己怎么办。

    “……你以为我会相信么!”

    “放心,不是在别的地方,那个XX酒吧,你和刘昂认识的地方对吧?

    就在那儿见吧,你自己的主场,你不用害怕了吧?

    你过来,给你二十分钟,我和刘昂在那儿等你,二十分钟过后,酒吧见。

    我说话言而有信,五千块。”

    “我不去你能怎么样!”

    “不怎么样啊,反正你是在那个酒吧里赚钱的对吧?以后他要是想不开,三天两头去酒吧找你麻烦,也不打不闹的,就是天天去找你要个交代,你也麻烦不是么?”

    “……你威胁我?!”

    “来不来,随你。二十分钟,酒吧见,五千块钱。”

    说完了,陈诺把电话一挂,看了刘打工人一眼:“走吧,去酒吧。”

    “哈?”

    “别BB了,走!”

    说着,拉着刘打工人起身,拦出租车。

    ·

    这个酒吧陈诺没来过,不过听刘打工人说,这个酒吧最近这段时间在金陵挺火,生意也好。

    这个点已经是晚上半夜了,但生意还是不错,店里也坐了七八成。

    陈诺到的时候,没直接进去,而是去门口旁边的一个银行的ATM机前,取了些钱,随手塞进了口袋里,然后才进了酒吧。

    和刘昂就坐在了靠近吧台不远的一张桌前,靠着窗户的位置,这样能直接看着酒吧大门的入口。

    两人坐下,陈诺叫了一打啤酒,和刘昂坐在那儿,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

    过了十多分钟,门外,那个女孩进来了。

    风风火火的,板着个脸,还是刚才的那身打扮。

    进门后,站在门口吧台旁边,眼神往酒吧里四处踅摸。

    陈诺立刻站起来,对她摆了摆手,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刘打工人顿时紧张了起来,仿佛想站起来,但又因为晚上闹腾了一场,面子拉不下来,板着脸坐那儿,只是眼神却忍不住的瞟这个吴蓓蓓。

    吴蓓蓓怒气冲冲的大步走了过来,还没坐下,就怒道:“刘昂!你到底想做什么!闹什么!!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你……”

    陈诺直接打断了这个女人的表演,笑道:“坐下说呗,着急什么。”

    “你……”女孩盯着陈诺看了一眼。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老刘的朋友。来都来了,先别发火,坐下说。”

    眼看陈诺不慌不忙,吴蓓蓓看了看周围,酒吧里人多,还有不少自己认识的熟人在,店员老板什么的也都在,心里也就不怕了,哼了一声坐在了两人对面。

    “你们找我来,想说什么,说吧!刘昂我告诉你,你今晚让我很失望!我一直觉得你这人还挺不错,没想到你这么看我!晚上你瞎胡闹那场,让我丢脸丢大了你知道么?

    你把我当什么女人了,居然这么看我?!”

    陈诺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女人表演,然后却看见刘打工人的态度似乎有点心虚的样子了……

    心中叹了口气。

    “行了,这些话就不用说了。叫你来不是让你在我面前表演了,具体怎么回事,老刘不怎么玩这个圈子,他不懂,但我懂啊。

    我说大姐,收了神通吧,都是明白人,就别浪费演技了。”

    陈诺笑着。

    眼看吴蓓蓓要瞪眼喝骂,不等她骂出口,陈诺直接就从口袋里把厚厚一叠钱掏了出来,就拍在了桌上!

    啪!!!

    吴蓓蓓顿时闭上了嘴巴!

    桌上红灿灿的一叠钱!

    扎扎实实的,厚厚的!

    目测过去就能看出来,绝不止五千!

    “明人不说暗话。

    我就不拐弯抹角了。

    这位小姐姐,你具体靠什么赚钱,我也明白我刚说了,老刘不在外面玩儿,他不懂,但我懂。

    所以我们就省略掉中间的那些无聊的话,我就直接讲了。”

    吴蓓蓓终于收回了盯着钱的目光,但还是忍不住又瞟了一眼。

    “这两三个月,老刘在这儿消费了五六千了,你呢,分成到手我估算着,也有了一千多,对吧。”

    “……你,你别胡说,什么分成。”

    “行行行,不和你争论这个,大家心里都懂就行。”陈诺摆摆手。

    吴蓓蓓不敢多说什么了,但还是嘴硬的嘟囔了一句:“不懂你说什么。”

    陈诺也懒得和她争辩,笑道:“老刘这人呢,一根筋,没怎么见过女人。

    你对他用的那些招儿,使的那些劲,真让他被你勾住了。

    这男人吧,见色起意什么的,被一个女人勾住了魂儿,若是得不到,辗转反侧……

    我这人没别的,就是看不得我兄弟难受。

    你办的那些事儿,老刘不懂,但我懂啊,我也不计较。

    人在江湖,不都是这样讨生活么,我懂,所以我也不想找你麻烦。

    正常,都正常的,做这行,就是靠这些吃饭的,我特别理解你。”

    说到这里,陈诺语气一转:“不过呢,我这人吧,就是看不得自己朋友难受啊。

    他虽然很二,虽然被一个女人套住了头,想不开,在我看来有点犯傻。

    但他毕竟是我朋友,我不能看着他这么不甘心。

    所以呢,我只能做做好事了。怎么也要让我朋友舒坦了,过了心里这个坎儿才行。”

    吴蓓蓓一愣:“什,什么意思?”

    “这儿的钱,有四万。”陈诺淡淡道:“你有两个选择。

    第一呢,你现在拿五千块钱,你和刘昂说清楚你对他压根一点意思都没有,跟他完全没有任何可能,让他死了这条心你做到了,这桌上的钱,数出五千来,你拿走!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吴蓓蓓吞了一下口水:“那……第二个选择呢?”

    “第二个?”陈诺笑了,他飞快的弹了一下烟灰,缓缓道:“第二个选择就更直接了。

    桌上这四万,你统统可以拿走,归你!

    条件是,你现在带着老刘一起走,今晚,你归他所有!

    从现在到明天上午的时间,你就是他的!

    用你全部的本事,把我朋友伺候舒服了。

    哦对了,酒店可以就在刚才我们见面的那个地方,房间我也可以给你们开好了。

    豪华套房,按摩大浴缸,气氛绝对好。”

    刘打工人眼珠子都瞪大了,张嘴就要说话,却被陈诺一把捏住了手腕子,疼的一咧嘴。

    吴蓓蓓则是目瞪口呆,脸上带着一丝羞愤,但是更多的却是直勾勾的看着桌上的钱。

    四万!

    2002年的四万!!

    这个年代,KTV里的红牌妖精,一晚上也就五六千绰绰有余了。

    四万,等于普通人几年的收入!

    “我,我不是这种人……”

    陈诺笑了笑:“我没问你是不是,就问你接受不接受。

    别的,我懒,得,问。”

    吴蓓蓓心中挣扎,天人交战。

    其实没啥好纠结的……倒不是道德上过不了这一关。

    似她这种混夜店钓凯子,吃分成做营销的妹子。

    遇到大客户了,陪睡一下,也是不稀奇的事儿。

    睡一下,对她来说没什么心理过不去的。

    但……主要是面子上转不过来啊。

    刚才还演了一通,把自己端上去了,现在……有点放不下来了。

    “哦对了,我补充一下,不管你选第一个还是第二个,咱们都是一斧头买卖。

    就今天一回。

    以后啊,你都见不着老刘了。

    我劝你也别想其他的心思,比如说,拒绝掉我的条件,然后以后再钓着老刘,接着下套路玩演技,慢慢从他身上把这些钱给掏出来……

    我告诉你,不可能的。

    就今晚。

    五千,还是四万,你选。”

    吴蓓蓓终于做出了决定,眼神一沉:“我……我怎么知道你不是骗我……万一你们后悔了……”

    “简单,钱你可以先拿走,出门就是银行ATM机,你可以拿了钱出门就找个存款机,存你自己账户里。

    我们总不能事后再从你身上把钱抢走吧。”

    “那你就不怕,我拿了钱存我自己卡里后,我就反悔,然后跑掉?”吴蓓蓓眼珠转了转。

    “别说玩笑话了,美女。”陈诺乐了,语气轻松,但说出来的话却绝不轻松:“你想,老刘的底子你估计早就探明白了,你自然是不怕他的。

    但是,我呢?

    你就想吧,一个能一晚上扔四万块钱出来的人……是你耍得起的么。”

    吴蓓蓓面红耳赤的,眼神转来转去,又盯着目瞪口呆的刘打工人看了几眼后。

    忽然,这个女人深吸了口气:“行,我选第二个!钱我要先拿!”

    说着,她站起来,伸手就去抓桌上的钱。

    “你给我放着!!!!!!”

    刘打工人忽然一声咆哮!!

    他面色涨红,嘴唇都哆嗦了!!

    猛然挣脱了陈诺的手,腾的一下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对着吴蓓蓓大吼一声:“住手!!你给我放着!不许拿!!”

    说完,上去一把推开了吴蓓蓓,双手就把桌上的钱拢了回来,然后抱起来,一把就扔进了陈诺的怀里。

    刘打工人面色狰狞,眼神里满是火,盯着吴蓓蓓:“你,你……你……你真的是着众人……你……”

    说到这里,刘打工人嗷的一嗓子,大吼一声,跳起来扭头就往门外跑去。

    吴蓓蓓愣了一下,看着刘打工人跑了,呆了呆,然后看向陈诺:“他,你,我……这……”

    陈诺悠哉游哉的把钱收了回去,塞进口袋里,就连掉在地上的一两张也都慢悠悠的捡了起来。

    “这什么这啊,那就没办法呗。

    我朋友忽然看不上你了,我总不能强逼着他去睡你吧?

    所以啊,美女,这个交易,只能取消了啊。”

    说着,陈诺笑眯眯的,对吴蓓蓓摆了摆手,慢慢的朝着门外走去。

    吴蓓蓓有点没反应过来,愣在当场,过了会儿才尖叫一声!

    “啊!!!!别跑啊!!我的钱!!”

    四万块没了!

    但……说好的五千也没给老娘呢啊!!!!

    掉头追出去,却哪里还有人影?

    ·

    街头的脚落里,刘打工人蹲在墙角,抹眼泪儿呢。

    陈诺慢悠悠晃到他面前,然后也蹲了下去。

    “陈诺,你特么的真是个坏种……你,你小小年纪,怎么懂这么多的!!”

    刘打工人一边擦眼泪,一边心里委屈,又有些可怜自己个儿,又是难受,又是伤心,又是愤恨。

    “老刘啊,你这就没良心了啊。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帮你擦亮眼睛看清人啊。”

    陈诺笑着递过去一支烟,这次不是玉溪了,是软华子,刚才在酒吧里买的。

    刘打工人抹了下眼泪,却接过了烟,在陈诺递过来的火上点燃,吸了两口:“妈的,真华子……操!你……陈诺,你到底特么的是什么来路!!”

    “我什么来路。你就别多问了。

    我就问你,刚才的场面,刺激不刺激?”

    “刺激个屁!”刘打工人委屈的骂道。

    “帮你看清一些人和事儿。”陈诺好脾气的笑了笑,干脆就坐了下来,坐在地上,坐在刘打工人的身边,陪着他一起抽烟。

    “老刘啊,认识一场,我送你一句话,人生格言。

    男女之间的事儿吧,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其实也简单。

    就看你对什么人,做什么事儿,给什么态度。

    遇到好的姑娘,好好真心实意的就好了。

    遇到女表子了,别谈感情,谈钱就好了。

    记住这条,就没大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