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隋幕僚长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大战之后

第四百五十九章 大战之后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朱家兴东
    突厥,铁勒两族之人,乃是世仇,蓝突厥统御黑突厥诸部,执失一族,在草原地位一直居于铁勒诸族之上,处罗可汗进攻薛延陀部损兵折将,铁勒诸族,仿佛看到了他们摆脱突厥嫡系掌控的一丝机会。

    杨广有意扶植铁勒人对抗突厥黄金四部,两族现在一旦交上手,瞬间杀的尸横遍野,卡桑箭法几乎可以和徐世绩比肩,他毕竟还是少年,气力不够近身搏杀,骑着马在人群外兜抄,箭箭射去,不是铁勒人的眉心,就是铁勒人的咽喉。

    少年连续射倒了十几个铁勒军士,马上也被铁勒射手注意,就在司马九打倒精瘦铁勒首领的时候,七起向着卡桑射来,突厥小子很是机警,瞬间从马上跃下,就在草丛中打起滚来,他的战马身上插了几支箭,悲鸣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铁勒人看他落马,在草丛中打滚不易射中,提着骑枪马刀就向卡桑冲来,曳落河突厥士卒只是探测此地,毕竟人手不多,虽然人人悍勇,却还是一下子阻截不了杀红了眼的铁勒人,一个满脸伤疤的男子,纵马瞬间冲到卡桑身边,就是骑枪刺下。

    突厥少年眼看不能抵挡,顺势滚到了铁勒战马的马腹下,伤疤男子低头骂了一声,扔掉骑枪,拨马走开,顺手拔出腰中马刀乱砍。

    卡桑手中的短矛,第一下就被对方砍断,眼看汉子又是一刀砍来,突厥少年再不能抵挡,卡桑反而笑了起来,少年的眼前,腾格里的圣殿中,父亲微笑着看向自己,突厥小子闭目等死,却听见头顶一道劲风想起,随着一声惨叫,几滴温热的鲜血洒落在他的脸庞。

    卡桑抬头看去,一把紫色的短剑被人投掷过来,直接从汉子的两眼间透脑而过,伤疤男子翻身落马,李密纵马从远处跑来,马上弯腰从尸首处拔起匕首,含笑扫视了卡桑一眼。

    “小子,现在可别死了,还没到时候。”李密的突厥语居然说的也有模有样了,他救了卡桑,马上又挺起马槊,向着远处的几个铁勒人驰去。

    突厥小子也笑了一下,原来生死只在一线间的感觉是如此美妙,他翻身跃上铁勒人的战马。张弓搭箭,又开始了猎杀。

    司马九上来就将对方统领打落下马,曳落河和瓦岗寨一干人无比悍勇,傀儡小七更是像铁勒神话中的神鬼仆人,铁勒人眼见不敌,发一声喊,就四散着跑开了。

    黄门侍郎护卫在纳兰灵云和诸葛灵巧之前,医家少女眼前尸横遍野,却并不恐惧,她医者仁心,一片狼藉的战场上不论是突厥人还是铁勒人,只要是翻滚哀嚎受伤的,纳兰灵云上前不是轻拍几下身躯,就是素手急点穴道,她医家功法通玄,加上身上带的药丸实在神奇,每个伤兵不到一息,就都被救治了。

    诸葛灵巧却是年幼,她是富贵出身,刚才打起来还不觉得,现在看见战场上人马尸体相叠,遍地血腥,不禁脸上露出惧怕的神色。

    “无量天尊,诸葛妹妹不要害怕,天道轮回,道法自然,人乃万灵至尊,却也是躲不过牛羊之属相似屠戮的,天下万灵生死兴衰,就和九哥说的一般,所谓天亦有情天亦老,九哥说的话,师傅听了一定喜欢的。”

    琼月安慰诸葛灵巧,还用上了司马九剽窃的唐代李贺的诗句,听着她空灵清脆的诵经声,诸葛灵巧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少年看着三个少女都在救护伤兵和祈福,脸上露出姨母般的笑意,说来众女中诸葛灵巧最小,琼月和她童年,也比她大上了数月,一路行来,小月月很是照顾妹妹一般的灵巧。

    “九哥,情况有些不好啊,我们来的人太少了,就算曳落河骑兵精锐,跑了那么几十个人,也不敢担保一定人人都被诛杀,铁勒首领契苾歌论最是护短,他现在有雄兵三万,就怕知道了此事,不肯罢休啊。”

    李密看见少年的谜之笑容,有些不解,他心思最是缜密,也只能硬着头皮给黄门侍郎浇些冷水了。

    “给他知道又能怎样?此事最好让他知道,铁勒人蹂躏吐谷浑以北之地,我大军没有粮草补给,正要给他们一些教训,契苾一族君心叵测,李密你需记住,这草原之人崇尚狐狼,最重力量,天性畏威而不怀德,我等只有行些霹雳手段,才能显出菩萨心肠啊!”

    司马九再次剽窃清朝胡林翼的名句,李密却听得不住点头,他越和司马九亲近,越感觉眼前少年心思深不可测,那些文人抓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的名句,黄门侍郎总能信手拈来。

    ‘“九哥真是一步三计,怪不得我在甘州,就听人说侍郎是狐狼再生,实在是名下无虚。”

    “嗯?狐狼再生?”神州儒家主流,一向认为狐性狡诈,狼性凶残,狐狼再生,算不得什么褒奖之语。

    李密嘴快,看见少年皱起了眉头,马上又补充道“那些杨仁恭手下的官油子,就爱说这些荒唐之语,说我也没什么好话,说我随着侍郎大人时间久了,也有鹰视狼顾之相,还说魏征一根肠子通,恩通谷道,要是我们能分他一两分心眼,就算是陇西百官之福了。”

    司马九听他这么说,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魏征做事实在认真,有他和杨仁恭庇护,这几个月也算把陇西官场搅得一塌糊涂,被人发作成直肠子,也在情理之中。

    司马九开口正想说些什么,前面忽然传来女子凄厉的哭声,少年循声看去,原来是开始被铁勒人纠缠的吐谷浑女子怀中的婴儿,好像在刚才的厮杀中被撞击到了,现在小孩满脸青紫,气息不顺,看着马上就要夭折的样子。

    纳兰灵云刚才医治伤兵,算得上药到病除,现在她走到了吐谷浑女子的身边,双手伸向了襁褓中的婴儿,在铁勒人的强横下还坚强的母亲,看着灵云神圣清丽的面容,没有什么抗拒,就把孩子递到了少女的手中,灵云看了一眼孩子,眉毛一下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