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紫阳 > 第五十章 火符

第五十章 火符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风御九秋
    众人闻言鱼贯入殿,按各自位次东西站定。

    “七人合力移开棺盖。”赵真人的声音自北侧法台传来。

    此时是正午时分,阳光可以照到大殿一半区域,明亮的光线减弱了黑色石棺的阴森,众人走到石棺旁探手抓住了棺盖,棺盖重达两百多斤,七人每人分担三十几斤的重量抬的并不费力,不过抬起棺盖之后众人却险些松手,因为石棺中躺的并不是腐朽的尸骸,而是一个身穿高功道袍,头顶三清金冠的年轻道人,此人年纪约莫二十六七,身高体长,容貌俊朗,面带微笑,神态安详。

    “这是我百年之前的遗蜕。”右侧三步外再度传来了赵真人的声音。

    “真人法术通天,留仙体于百年,我等万难望背。”夜逍遥接口的同时与众人将棺盖放于旁侧。

    “百年?这具遗蜕万年不腐,哈哈哈哈。”殿内回响着赵真人的笑声。

    赵真人笑的突然,众人听的愕然,因为赵真人虽然在狂笑,笑声中蕴含的却不是得意,而是森然的寒意和透骨的凉意。

    众人愕然之际,棺中的尸身忽然将右手自棺材探出,众人见状并未惊慌,因为七人都注意到道袍的袖口要高于尸手,也就是说是赵真人的魂魄提起了自己尸身的右手。

    “我生前一念之差铸成大错,死后灵窍闭塞魂魄不得离体,筋骨错节难动分毫,于暗无天日的地下煎熬百年,若非祖师垂怜,永世难以解脱。”说话声中尸首的右臂道袍缓缓垂下,只见尸身右臂的筋骨已然错位,严重扭曲,右手五指的指甲也尽数脱落,可见赵真人在这石棺之中饱受了何种难以想象的痛苦。

    “庸夫碌碌,哪怕为恶亦不足以酿成大祸。你等七人尽习上清秘术,法术大成之后将拥移山填海之力,翻云覆雨之能,凡间朝廷官府自然奈何你们不得,届时行事只凭本心约束,当心存善念,杀伐有度,若行差踏错将永堕苦海,我便是那前车之鉴,你等万不可步我后尘。”赵真人放下尸身右手再度叮嘱。

    “我等将铭记真人今日教诲。”莫问牵头,其他众人随之躬身受教。到得此时众人方才明白赵真人携带石棺前来是要以身说法,警示众人不可为恶,世人皆是先目后耳,再严厉的训诫也比不上摆在眼前的事例。

    “时下妖孽当道,战乱四起,正是你等积德修行的大好时机,若得大成便可与天地同寿,寰宇逍遥。便是小成也可得灵识不灭,司职山川,你等定要珍惜,万不可蹉跎时日,虚度芳华。”赵真人再道。

    众人闻言点头称是,赵真人的话令众人对于施法用咒有了更慎重的态度,也令众人心中滋生出了隐然豪气,虽然此时众人道法低微,但只要勤加修行,日后定可借法乾坤,移山动岳。

    “天狼毫通灵神异,需与之神会方可操执,天枢子留下,你等出殿处置了那具尸首。”赵真人的声音再度凭空响起。

    其他六人闻声稽首告退,转身出殿,阿九最后出门,出门时左右关上了殿门。

    众人出殿之后,石棺中浮起了一只木盒,这只木盒先前藏于尸身左袖之中,很是小巧,长不过半尺,宽仅三寸,通体泛黑,暗敛光泽。

    木盒出得石棺便凭空上下打开,木盒为整木镂成,其中放有一方砚台,一只朱砂圆盒,褪色却未腐朽的符纸一沓,一支与寻常毛笔无异的红色符笔。

    “越是神物越是无奇,盒中所放便是那天狼毫,这几件器物乃我生前所用,也一并送与你。”赵真人说话之间取出了那叠符纸,将木盒移向莫问,“天狼毫虽然神异却终是死物,无需神会,使用时只需以未见朝阳之晨露调和朱砂便可,以此画符本就威猛,亦无需滴血助威。”

    “谢真人厚赐,天枢子定然恭藏慎用。”莫问接过木盒出言道谢。赵真人心思缜密,料事长远,先前并未冲其他人说真话,此举自然是为了避免同门垂涎,下手抢夺。

    “大事已毕,速画火符一道,送我离去。”赵真人的声音自棺中传出,与此同时那叠符纸飘然落下,其中数张时隔百年仍可看到些许紫色。

    莫问闻声走到石棺旁俯身下望,只见棺中尸身已然睁开了眼睛,且面露痛苦神情。

    火符乃星宿大符,他此时本不可画,但赵真人既然开口,自然是让他以天狼豪书写,众人的木桌上都有符纸,莫问快步上前,打开朱砂铜盒之后发现里面残存的朱砂仍有湿气,急忙摆正符纸提起天狼豪,入手之后他立刻发觉天狼豪与寻常毛笔大为不同,笔杆虽有竹节却不是寻常竹子,入手极为沉重。

    “敢问真人,东西南北如何取舍?”莫问提笔之后冲石棺发问,二十八种星宿大符各自对应天上星宿,火属符咒有四种,莫问尚且做不到随意取舍。

    “虎。”赵真人的声音自石棺传来。

    “虎?!”莫问闻言愕然大惊,星宿分为东南西北四方,四方之中又各分日,月,金,木,水,火,土七属,虎为东方之火,主大凶,此时日当正午,此符火气更胜,若用于人身则毁身灭魂。

    莫问虽然惊讶,但棺中并无声音传出,他只能提笔画符,加盖法印。

    符咒画好,莫问提符来到石棺旁,赵真人看了他一眼便闭上了眼睛,口念“福生无量天尊。”

    “无量天尊。”莫问将火符移至石棺上方,闭目松手。

    不同品级的符纸所画的符咒威力也不相同,莫问所用的是等级最低的黄纸,故此棺中火苗只有半尺,火苗为蓝,也无高温。

    “所遗灵晶归你所有,助你修行。”赵真人一时不得故去,于棺中轻声开口。

    “真人祖籍何处,天枢子送您还归故土。”莫问不忍直视棺中情形,扭头垂泪。二人并无师徒名分,相识也不过半月,但赵真人待他甚厚,彷如兄长,此恩若不报答,必将抱憾终身。

    “南郡汉川县……”话音至此而断,再不复续。

    莫问等候片刻,棺中并无声音传来,长叹过后拭去泪水走到门口拉开了殿门,此时六人全在院中等候,清理尸首之事已然由瘸腿道人代劳。

    “赵真人仙去,我等送他一程。”莫问冲众人说道。

    众人闻言快步进殿,此时棺中火苗仍然未灭,众人盘坐棺前合诵超度经文,实则赵真人已无魂魄可以超度,众人此举只是略尽心意。

    半柱香之后棺中火苗熄灭,众人念罢九遍渡厄经文方才直身站起。

    道家之中有同门驾鹤,其余道人并不会过于悲伤,更不会落泪,此乃道人五种归宿之一,去了便是去了。

    “赵真人为什么要火葬?”众人站起之后阿九率先开口,道家看重遗蜕,极少有火葬者。

    “赵真人筋骨错节,为消痛苦只能火葬。”刘少卿接口道。

    莫问闻言转头看了刘少卿一眼,迈步走向石棺,低头之下发现赵真人所留骨骸并不多,在石棺的正中部位散落着数枚浅红灵晶,这些灵晶圆润剔透,大小不一,大者如鸽卵,小者如黄豆,逐一捡出,共有六枚。

    道人的灵晶与僧人的舍利有些相似,皆由灵气凝结而成,只是道门中人死后并不火化,故此鲜有灵晶遗留,此外道家更精通练气法门,灵气聚于气海,若是火化,由灵气凝结而成的灵晶会集中在腹部。而佛家由西域外族传入,并不精于练气法门,故此打坐所得灵气分散全身,火化时灵气渗入骨血,所留便是骨血舍利的形状,而非圆润纯粹的灵气晶石。

    “赵真人留下六枚灵晶,我既得了天狼豪,灵晶自当分赠诸位同门友人。”莫问将手里的灵晶放于法台,众人按照位次各取一枚,再度冲石棺稽首拜谢。

    莫问回房取来包袱,小心的将赵真人所留骨骸包裹收藏,赵真人临终之际只说了个大概的地域,日后寻找定然极为困难,不过不管有多么困难,都要将其骨骸送归故里,道士保留俗家姓氏,并不断祖弃宗,从哪里来还要回到哪里去。

    清扫的工作不需要众人亲为,瘸腿道人率领道童接手完成,虽然心中伤感,莫问仍坦然的将新得的天狼豪拿与众人观看,众人对此并未太过好奇,看过也就罢了。

    留给众人平复心情的时间并不多,次日清晨,传授众人法术的老道缓步来到……

    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