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投资时代 > 945、总收益互换

945、总收益互换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桥上风景独好
    夏景行笑吟吟的看向说话的麦晋桁,“我需要融资。”

    仿佛已经猜到了夏景行的想法,麦晋桁一脸平静的问道:“需要多少?”

    夏景行没说话,比了五根手指头。

    “五倍杠杆啊,那没问题。”

    说完,麦晋桁猛然反应过来,不对!他们投行已经给了远景资本这个杠杆倍数。

    “总不可能是五十倍吧?戴伦你是想交易外汇?”说着说着,麦晋桁自己都笑了。

    贝兰克梵则满脸狐疑的看着夏景行,同时在心中快速思考。

    突然,贝兰克梵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珠子都瞪大了,以一种不确定的语气问道:“500亿美元?”

    “对,500亿美元的股票头寸!”

    夏景行笑眯眯的看着两人,“怎么样?这活接不接?股票交易费和融资利息回报将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

    麦晋桁连连摇头,脸色凝重道:“太高了,50亿美元撬动十倍杠杆,风险太大!”

    “是的,戴伦,算上警戒线,不需要真正达到10%的股价波动,只需要几个点的波动,你的50亿美元就会直接从市场蒸发。”

    贝兰克梵以一种严肃的语气说道,“我知道你想做空股市,哪怕真如远景资本发布预测的那样,次贷风暴持续扩大,但10%的股价波动也是很容易出现的。

    如果再加上有人和你做对手盘,爆仓的风险更大。”

    夏景行笑了笑,“误会了,十倍杠杆给我也不敢用啊!我不是说了吗?50亿美元新基金,再加上即将兑现的收益,中投公司还投了我们一只15亿美元的基金,保证金至少可以达到100亿美元以上。”

    麦晋桁面色平静了一些,“哦,也就是说还是五倍杠杆?”

    他想了想,随即又苦笑道:“那风险还是不小,几百亿美元的空头头寸,一旦出现大的市场波动,平仓动静很大,很可能会穿仓。”

    “不是很可能,是一定!”贝兰克梵语气很肯定的说道。

    “这不是跟之前的杠杆倍数一样吗?”

    麦晋桁暼了夏景行一眼,“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之前远景资本资金量小,即使平仓也不会给市场造成波动。

    你现在是几百亿美金,量变已经引起质变了。”

    贝兰克梵在一旁点头附和:“是的,戴伦,不是我们不愿意帮忙,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也担待不起。”

    夏景行叹了口气,“那使用“总收益互换”这项金融投资工具呢?”

    总收益互换,TotalReturnswap,简称T合约,是指信用保障的买方在协议期间将参照资产的总收益转移给信用保障的卖方,总收益可以包括本金、利息、预付费用以及因资产价格的有利变化带来的资本利得等等。

    贝兰克梵眼睛微眯,“你是说让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帮你卖空?”

    “对,账户你们来控制,只要投资结束进行收益交割就行了,这样杠杆倍数可以宽松一些了吧?”

    夏景行其实大概也知道资金量太大,杠杆会被投行限制的很厉害,因为这是双方风险的博弈,杠杆太高了,投行很容易被客户拖下水,造成损失。

    而总收益互换,相对就容易接受一点了。

    这也是一种信用衍生品,与Ds信用违约掉期/互换是一母同胞。

    Ds交易双方约定的是有没有违约事件发生,而总收益互换约定的类似于“代持炒股”,投行受委托帮忙做多或者做空,收益全是客户的,投行就赚点交易费、融资利益。

    同时这个操作还有一个好处,规避对冲基金信息披露,不用把该项投资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上,达到隐蔽自身的效果。

    但投行需要面对信用风险和市场风险双重风险。

    巴菲特在2002年的致股东信中,曾预警“总收益互换”风险:总收益互换使得保证金要求像个笑话,当查理和我读完主要银行财务报告脚注中描述的衍生品活动时,我们唯一能理解的就是,我们完全不理解这些活动中蕴藏了多少风险……

    巴老头其实描述的有些夸张了,保证金还是要缴纳的,不然投行也担心被白嫖。

    考虑到远景资本过往的骄人战绩与资管规模,贝兰克梵已经有所意动了,他说道:“戴伦,你愿意缴纳多少保证金?”

    “20%。”

    夏景行也有点怕杠杆倍数太高了导致玩砸了,所以保守的要个五倍杠杆,同时手里还会预留一定资金,在有个股出现反弹的时候,随时可以追加保证金,确保万无一失。

    贝兰克梵没说话,看向麦晋桁,后者一脸沉思。

    为了赚点小钱,拿几百亿去陪客户玩,投行的生意就是这么不容易。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市场有这类成熟产品,那就是充分考虑了风险与解决方案。

    华尔街投行都是老手了,向来只有他们坑对冲基金,还很少出现对冲基金坑他们的事情。

    真出现了,那也是小概率事件,大不了拿利润去冲抵好了。

    这就和卖保险是一回事,允许一定比例的出险率。

    “行,这活我们摩根士丹利接了。”

    考虑到今年难看的财报,麦晋桁觉得远景资本这单生意还是可以试试的。

    夏景行看向贝兰克梵,后者点点头:“没问题,我们也接。”

    终于说服了两个白手套,夏景行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又道:“我们还有个小小的要求,聘请高盛和摩根士丹利设计高杠杆看跌衍生品卖给各大投资机构,撮合与我们的对手盘交易。”

    贝兰克梵怔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没问题,这属于增值服务。”

    干这种脏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贝兰克梵对此熟门熟路的。

    去年高盛就帮远景资本设计了一款合成型Do,销量很是不错,大量的投资机构购买了这款产品,与远景资本成为对手盘。

    随着次贷风暴的发生,这些投资者裤衩都已经亏没了,而远景资本则赚的盆满钵满。

    要想搞点花活,根本离不开华尔街投行的帮助。

    只要给钱,什么对手投行都能给你忽悠来。

    当然,交易是绝对公平的,输赢取决于机构之间对次贷的认知差异。

    麦晋桁深深的看了夏景行一眼,年纪轻轻的,心已经跟他们一样黑了,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玩转华尔街啊!

    “行,这个很简单的。”

    麦晋桁满面笑容,反应撮合对手盘,他们作为投行又可以挣一笔佣金,何乐而不为呢?

    中介就是这样,吃两头,有时候拿了一头的钱去帮忙坑另一头。

    夏景行与贝兰克梵、麦晋桁在房间内秘议了两个多小时,走出门的时候,外面的人都已经走的七七八八了。

    夏景行叫上伊凡卡,正准备走人,被保尔森喊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