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是星主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看离了也好

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看离了也好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断桥残雪
    “仲远准备暂时调你三叔去州办公厅秘书二处任副处长。”挂了鲁仲远的电话之后,鲁文渊走到院子中间一棵树冠修剪成球状的香樟树下,对正在树荫下看书的秦正凡说道。

    “这方面我不懂,你和仲远要是觉得合适就可以。”秦正凡放下书,抬头看向鲁文渊,微笑道。

    “秘书二处是专门配合常务副州长工作的一个处级部门,你三叔本来只是一个科级职员,以他目前的处境,是不可能一下子破格提升太多。提到副处位置,不算破格太多,而且又是鲁仲远自己的直属部门,别人没办法说闲话,而且你三叔从文史馆一下子提调到州办公厅秘书二处,也能向外界明确地透露出州领导这边比较看重他。”

    “还有,你三叔已经四十岁出头了,他若还想要再晋升,在仕途一展心中抱负,州办公厅秘书处是一个很好的跳板,也方便鲁仲远亲自带带他,给他一些指点。”鲁文渊特意解释道。

    “呵呵,真是隔行如隔山,仕途的弯弯道道真多。大哥你要不解释一下,我还不知道这看似随意的一个工作调动还有这么多名堂在里面。看来找仲远是找对了,否则我还真处理不好这事情。我看得出来,我三叔他还是想在仕途中做出一番成绩来的。”秦正凡闻言说道。

    “你三叔有这想法,那就最好!”鲁文渊点点头,然后转了话题道:“我们今天就开始登门拜访吗?”

    “大哥要是没什么其他要紧事情就今天吧,先从古老门派开始,他们传承悠久,又一般立派与名山之中,有灵药传承下来的可能性应该更大。”秦正凡说道。

    “听你的。赤月宗那边显然暂时不合适去拜访,今天先拜访凌云宗吧。”鲁文渊说道。

    “好。”秦正凡点点头,收起了书本。

    “对了,仲远本来想晚上请你吃个饭,不过凌云宗位于青珉山,路途有些远,吃晚饭肯定来不及了,你看要不要另外订个时间,说起来鲁家的家主和三位族老也想请你吃顿饭,尽一尽地主之谊。”鲁文渊一边跟着站起来,一边说道。

    “再过两天就是周末了,要不先暂定周末吧,这样也不会影响他们工作。”秦正凡想了想回道。

    “呵呵,也就你呀,其他大人物哪会像你一样替别人考虑那么细的。”鲁文渊闻言笑着指了指秦正凡。

    说笑间,两人上了一辆越野车。

    司机自然是秦正凡。

    ……

    上午,市文史馆。

    文史馆的工作比较清闲,秦家勇像往常一样翻阅着盛凌市的一些文史资料,翻看得的有些乏味了便泡上一杯茶,慢悠悠地喝上几口,或者到楼道里抽上一根烟。

    喝上几杯茶,抽上几根烟,基本上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这样的清闲日子,自然不是才四十岁出头,想着干出一番事业的秦家勇想要的日子。

    曾经秦家勇也想过干脆下海得了。

    但这些年他没有贪污受贿,除了死工资和奖金再没有其他额外收入,说起来生活是无忧的,但扣除了生活费用,一部分住房商业贷款按揭,工作了二十多年其实没积攒多少钱下来。

    养老退休金倒是不少,但那是要等退休之后才能享受的。

    他的工作住房公积金也不少,但当初买房除了商业贷款按揭还有公积金贷款按揭的,基本上都交按揭了。

    昨晚,陶琴说房子一大半的钱是她家里出的,其实是夸张的。

    陶琴的父母亲看重的是自己的两个儿子,毕生积蓄大部分都资助了他们。还有一个女婿比较懂得钻营,陶琴的父母亲后来也资助了他们不少。

    只有陶琴这边,她的父母亲只是出了一半多些的首付,算是嫁妆,余款包括近半的首付都是秦家勇夫妻两辛辛苦苦支付的,后来就再也没资助过他们。

    秦家勇骨子里有一股子清高和轻微的大男子主义,陶琴这么说,他也不愿意去跟她斤斤算计,因为当年他岳父母那边确实是帮忙出了钱,而他也反正决定要净身出户。

    所以要下海经商,秦家勇没资金。去企业找工作,像他这种四十岁出头,一直在政府机关里工作,似乎也没什么工作能合适他,有的恐怕也只有最底层的工作。

    所以,秦家勇起了好几次这种念头,最终还是放弃认命。

    四十多岁的人,正如秦家勇自己说的,已经过了不惑之年。他不会再像年轻时候一样对未来充满不切实际的憧憬。

    捏了捏鼻梁,秦家勇合上书本,准备去楼道里抽上一根烟。

    正在这时,文史馆的馆长满脸笑容地走了进来,冲秦家勇招招手道:“家勇啊,来来,到我办公室来坐一坐,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秦家勇看着文史馆满脸亲切的笑容,感觉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市文史馆的职级其实不算低,馆长曾经说起来也算是市政坛里颇有些影响力的人物,只是后来有些原因,还没到退二线的年龄就被调到了文史馆。

    所以馆长的心情一直都有些郁郁不得志,对下面的馆员态度向来比较冷漠,也不大管事。

    但今天馆长竟然亲自来办公室叫他,并且还满脸笑容,对于秦家勇而言委实很奇怪,直到边上的同事暗地里踢了秦家勇一脚。

    秦家勇才猛地回过神来,连忙把伸进裤兜里拿香烟的手收了回来,笑着回了一句,然后跟着馆长进了他的办公室。

    “来,家勇坐,坐,抽一根吧。”馆长招呼着秦家勇坐下,还特意抽了根烟看似很随意地扔给他,好像两人关系很熟悉很铁一样。

    “谢谢馆长。”秦家勇连忙接过香烟,拿在手中,但没敢点上。

    馆长笑笑,自己也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

    秦家勇虽然不会刻意地去奉承迎合领导,但在仕途混了这么多年,一些该有的眼力和规矩还是有的。

    秦家勇见状连忙拿出打火机给馆长点上。

    馆长特意凑上前用力吸上一口,吐了一口烟圈,然后又指了指秦家勇道:“你自己也点上,随意一些,以后啊,有空要经常过来坐坐,对我们馆的工作也要多多支持。”

    依言也给自己点上的秦家勇听到后面半句话,拿着打火机的手都抖了一下,有些不敢肯定地小心翼翼问道:“馆长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家勇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吧,州府办公厅那边都打来电话向我要人了,你会不知道?”馆长笑着指了指秦家勇,说道。

    “州府办公厅打电话来要我?”秦家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眼珠子都瞪圆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免费领!

    “你真不知道?”馆长见秦家勇不像是在开玩笑,不由得面露一丝惊疑之色道:“那就奇怪了,刚才办公厅那边打电话过来,已经明确跟我说要调你去办公厅,并且还让你上午就去一趟办公厅找褚主任。”

    “这,这个会不会搞错了啊?”秦家勇闻言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差点要跳出嗓子眼,颤抖着声音问道。

    “州府办公厅那是什么部门,怎么可能弄错这种事情!你呀,什么时候落入领导眼中,引起他们注意都不知道啊!不过,这也正说明了,金子蒙尘只是一时,总会有发光的一天的。”馆长笑着说道。

    接着馆长又跟秦家勇家里长短聊了好一会儿,见火候差不多这才催秦家勇先去州府办公厅。

    出了文史馆,秦家勇总感觉今天的太阳特别的晃眼,很不真实。

    他一个默默无闻的文史馆馆员,竟然突然引起了州府办公厅的注意,尽管秦家勇认为就算去了州府办公厅工作,也只可能是一名普通的秘书文员,但那是锦唐州政治权力中心的地方,比起文史馆的波澜不动,又岂能同日而语。

    哪怕降级给秦家勇选择,他也只会选择州府办公厅而不是文史馆。

    不过,中午边,当秦家勇从州政府办公厅走出来,高空悬挂的太阳给他的感觉比早上晃眼了许多,越发的不真实。

    他做梦也没想到,他一个默默无闻的文史馆馆员,不仅引起州办公厅的注意,被点名调去州办公厅,而且还不是去做一名普通的秘书文员,而是去担任秘书二处副处长,不仅职级一下子提升了一级,而且还是相当于常务副州长的二秘。

    这意味着,一旦离常务副州长最近的叶秘书,也就是秘书二处的处长有事情,他这位副处长,二秘,就得当起常务副州长秘书的职务,是离常务副州长最近的人。

    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他将是常务副州长身边排名很靠前的代言人。

    很多时候,他说的话都是代表常务副州长的意思。

    这其中的份量,在仕途混迹了二十多年的秦家勇又哪会不明白?

    “怎么会这样?难道真是我前些年发表的一些论文入了领导的法眼?”秦家勇抬头望了望天,然后又趁别人不注意,偷偷掐了自己一下。

    疼的。

    秦家勇深吸一口气,昂起了胸膛,然后拿出手机,开机。

    刚才他特意关了机,没敢开机。

    手机刚打开,秦家勇就发现有好几个未接电话和短信。

    电话都是文史馆的一些同事,有些还是关系很淡的同事,平时在馆里见面都懒得打招呼,也就点点头示意一下,结果现在却主动给他打电话,甚至留下了热情洋溢要邀请他吃饭的短信。

    显然,他要被调去州府办公厅工作的事情,已经在文史馆里传开。

    “呵呵!”秦家勇翻看着手机上的号码和短信,笑着摇摇头。

    ……

    中午,云澜山庄。

    一间精装修的公寓,陶琴父母亲的家。

    除了陶家的两位女婿和小孩,陶家的人都在,包括陶家的两个儿媳妇。

    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

    陶家家境殷富,陶琴的父亲退休前还曾经是一位处级领导,几个子女在他扶持之下,不管是在仕途还是在生意场都算是有些建树,当然那都只是相对于普通人家而言。

    跟鲁家这种豪门世家肯定是根本无法相比的。

    有时候中午,陶琴的父母亲嫌老两口在家里吃显得空空荡荡,会让保姆多烧一些菜,让在附近工作的子女回来吃顿便饭。

    “陶震,你那个工程现在怎么样?”饭桌上,陶琴的父亲问二儿子。

    二儿子是搞建筑工程的,不过以陶家的财力,基本上搞得是小项目,或者和别人合作弄项目。

    “还卡着!”陶震神色有些恼火地回道。

    “哼,说起来都怪秦家勇,好不容易当上住建局副局长,但却一副死脑筋,结果给调去了文史馆,要不然陶震的事情就容易许多了。”陶炳,陶琴的大哥沉着脸说道。

    “得了吧,就他那死脑筋,就算他还当那个住建局副局长也帮不了多少忙。”陶震闻言不屑道。

    “做工程本来就没那么容易的,陶震你多费点心思,总能摆平的。”陶琴的父亲说了一句,然后转向陶炳,问道:“你那边呢,方泊是什么意思?你岁数已经不小了,这一次再不能转正,基本上退休之前就没希望了。”

    “方泊的意思还不是得看陶琴!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区也就那么几个正局长位置,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没有过硬的关系,就凭爸你以前当过方泊的领导,他肯帮我出大力吗?”陶炳说道,说着特意看了陶琴一眼。

    其他人也都纷纷朝陶琴看去。

    “陶琴,不是妈说啊!你当年已经错过一次了,难得现在方泊还念着你,我看干脆跟秦家勇离了算。毕竟你才四十岁出头,真要跟他继续吃苦下去啊?”陶琴的母亲闻言皱眉道。

    “姐,我看离了也好。反正你们两个都已经分房睡好几年了,早已经没什么感情。而且你不是说昨晚秦家勇说要跟你离婚,要净身出户吗?他都这么说了,那就成全他。而且难得方泊这么多年了还念着你,他这次很有可能会当上区长。你要是跟他再续前缘,不仅你以后可以过衣食无忧的区长太太的滋润生活,而且不管是大哥的升迁还是二哥的工程也都没问题了。”陶琴的妹妹陶小莉说道。

    因为姐妹的关系总是亲密一些,有些悄悄话私底下也能讲,所以有关昨晚秦家勇要闹离婚的事情,陶琴私底下跟陶小莉提起过,其他人都还没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