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求订阅*求月票】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鱼龙服
    “好狠的剑术!”劫道子看着黑白玄翦的出手,不由得叹道。

    “发生了什么?”晓梦问道。

    因为千里传音一直保持着,所以劫道子的感叹也被他们听到了。

    “魏武卒恐怕是要全军覆没了!”劫道子回道。

    若是没有足够的天人境高手加入魏武卒,仅凭典庆一个天人,和梅三娘、无骨妖这些披甲门半步天人高手,恐怕就算黑白玄翦力竭而死,魏武卒也要被打残了编制,彻底消失在历史之中。

    “什么情况?”

    “你们哪招来的杀手?”

    晓梦和劫道子同时问道。

    然后两人同样是一愣。

    “到底怎么了?”晓梦不解的问道。

    “他一个人要把魏武卒杀穿了!”劫道子看着山上的局势说道。

    只见火力全开的黑白玄翦一人双剑,如虎入羊群,一剑又一剑的收割着魏武卒士兵的生命,没有一人是他一回合之敌。

    “墨家和棠溪的铸剑术果然厉害!”黑白玄翦看着双翦心中也有些惊讶,着重铸后的玄翦比原本的玄翦更加锋利,也更加的坚固。

    要是徐夫子和欧岚要知道的话绝对会高兴,毕竟墨家和铸家联手锻造天下只此一回,用料还是天文家提供的陨铁,要是不能让玄翦上升一个等级,他们的招牌也就砸了。

    “这两把剑!”典庆等人也发现了异常,这玄翦双剑比当年更强了,人也更强了。

    典庆看着手中的双斧,他的双斧也是魏国名将打造,现在居然在玄翦之下被斩出了一道道豁口。

    “大雅、小雅剑阵上去配合魏武卒!”廉颇同样是看到山上的异常,黑白玄翦的实力超出了他们的预计,就算是他想短时间内拿下黑白玄翦也是不可能。

    魏武卒不是不强,作为顶级兵种,魏武卒的个人能力都是顶尖的,但是他们还是在黑白玄翦手下撑不过一回合,除了黑白玄翦的剑术高超以外,更重要的事魏武卒的兵器和重铸后的玄翦差了好几个档次,几乎是一碰就断,这才是导致魏武卒被黑白玄翦打穿的主要原因。

    因此,对上有神兵利器相助的黑白玄翦,也只能让同样拥有名剑的诗经三百剑顶上去,不求能击碎玄翦,但求能不在玄翦一击之下就断裂。

    “糟糕,廉颇那老家伙派出诗经三百剑加入魏武卒了!”劫道子传音说道。

    果然,随着诗经三百剑中的大雅小雅剑阵加入,魏武卒才真正发挥出了自己的势力,黑白玄翦想要再轻易斩杀任何一个魏武卒,都要付出一道伤痕。

    黑白玄翦皱了皱眉,重新退回山上,因为山道的狭窄,魏武卒即使有人数优势也无法开展,只能车轮战的轮番进攻,想要将黑白玄翦耗死。

    “原来这才是他选择上山的目的!”廉颇皱了皱眉,黑白玄翦恐怕是故意选择这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形,想要拖到援军的到来。

    只可惜黑白玄翦恐怕是不知道,他等不到道家的援军的到来了。

    “他在等我们?”晓梦沉默了,黑白玄翦之所以会选择在山上,就是让他们来的时候能第一时间看到,同样也是最大限度的坚持到他们到来。

    只可惜现在廉颇大军守在山下,他们完全无可奈何。

    “我们冲上去吧!”雪女看着晓梦说道。

    晓梦摇了摇头道:“合道一旦开始就无法中断,同样也是无法离开此地!”

    若是能中断和离开,根本不用他们来救,黑白玄翦自己都有可能杀出去,就是因为无法离开,黑白玄翦只能选择在山上等着他们的到来。

    “第十支小队了!”梅三娘看着典庆说道。

    黑白玄翦的强大超出了她的认知,难怪当初瓮城一战典庆没有告诉他们而是自己去了,现在看来如果是在瓮城之中,除了典庆,他们必死无疑。

    “这只是开始!”典庆说道,接替了新换下的大雅剑士统帅的一支魏武卒,对上了黑白玄翦。

    “当初瓮城之战,你有这样的实力?”典庆看着黑白玄翦问道。

    黑白玄翦看着典庆,在听他说的,目光一寒,瓮城一战,他失去了他的守护,因此黑白玄翦的目光变得赤红,但是很快又恢复了黑白双色,开口道:“瓮城之战,我手中无剑,之后有了白翦,否则你们能活?”

    典庆点了点头,魏庸的计谋,让他去杀一个手中无剑的剑客,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是死伤惨重,让黑白玄翦带着魏芊芊的尸体逃走了。

    “当初她替你挡下我一斧,如今我还你!”典庆看着黑白玄翦说道,随后举起大斧,朝自己胸口上斩下,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口。

    黑白玄翦愣住了。

    劫道子、梅三娘、廉颇也都是莫名其妙,黑白玄翦和典庆说了什么,怎么会让典庆自残。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披甲门冤有头,债有主,那一斧是我学艺不精,收手不住,误杀了你的妻子,现在我还你!”典庆看着黑白玄翦说道。

    黑白玄翦认真的看了典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道:“杀妻之仇,魏庸才是幕后之人,你不过是被利用罢了,否则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你怎么想那是你的事,典庆做错的事会自己认!”典庆继续说道。

    梅三娘急忙上前帮典庆止血,然后将典庆扶下去,目光却是警惕的看着黑白玄翦,生怕黑白玄翦会趁机出手偷袭他们。

    “你是我在魏国见过的唯一值得敬重的对手!”黑白玄翦看着典庆认真的说道。

    这个世界尔虞我诈太多了,即便是自诩对事不对人的儒家,又有几个人能做到这样的阵前自残。

    典庆却是公私分明,冤有头,债有主,失手杀了魏芊芊,如今再面对黑白玄翦这个当事人时,也能还一斧,而且这一斧,黑白玄翦看得出来,同样是没有任何留手,比之当年给魏芊芊的那一斧还要重。

    若非典庆是横练金身的大成者,这一斧,典庆也必死无疑。

    “你我从此两清,想要报杀师之仇,尽管来吧!”黑白玄翦看着被梅三娘扶下去的典庆的背影平静的说道。

    “我不会再留手!”典庆平静的说道。

    魏武卒是七国第一支战阵军队,但是从开战到现在,魏武卒一直没有组成战阵,就是因为典庆的内疚,所以才一直没有动用军阵。

    “典庆,真人也!”晓梦认真的说道。

    当然这里的真人并不是说道家那群被称为真人的仙人,而是真正的人的意思。

    “谨守而勿失,是谓反其真。典庆却是是个可敬的对手,就算黑白玄翦死在他手上,也不亏!”焰灵姬说道。

    “若是黑白在这听你能说出这句话,肯定会觉得你是假的!”雪女说道。

    然而,众人皆是一阵沉默,黑白玄翦如今就在山上,他们也只能远远的等着结局。

    “典庆这是!”魏假皱眉,这还没拿下黑白玄翦就损失大将,接下来怎么打。

    “太子应该庆幸魏国有典庆这样的人来统领魏武卒!”廉颇看着魏假说道。

    这样的人可以说很傻,甚至骂他笨,但是却没人敢瞧不起他,而会骂人傻人笨,只是因为自己做不到,用骂人来显示自己的心虚。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值得敬重的人。

    “得典庆一人,胜过千军!”廉颇看着魏假说道。

    “学生知道怎么做了!”魏假点了点头,典庆这样的人确实很傻,但是却是最没心机的人,这样的下属也最让人放心,因为他不会叛变,甚至会为了一个承诺而誓死完成。

    魏假立马派人回大梁城中,将太医令请来给典庆疗伤,不知道几分是真心,几分是为了收复典庆,但是典庆的伤在太医令的治疗下却是很快的恢复了。

    当然这也要多亏了横练金身的强悍,不然就算是扁鹊在世,每个一年半载这样的伤也别想好,不过就算是这样,典庆也很难再参与到这样的大战之中。

    于是,典庆退居了幕后,成为了指挥者,指挥着魏武卒和诗经三百剑相互配合,真正将魏武卒的实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才是真正的魏武卒吗?”劫道子、廉颇都是一叹,他们都没见过魏武卒的真正战力,也都是听说过,但是之前的魏武卒的表现明显是配不上那样的称号。

    直到现在,典庆不再是魏武卒先锋,而是开始指挥起魏武卒,魏武卒才真正的展示出自己的威力。

    黑白玄翦作为当事人,也是第一时间发现了魏武卒的变化,重新组成的魏武卒就像是个乌龟壳一般,根本无从下手,三人一组,合力架住他的剑,六人一阵,一接一攻,让他根本难以再伤到魏武卒士兵。

    “原来如此!”廉颇点了点头,这才是真正的魏武卒。

    或许一个魏武卒一把剑,一面盾挡不住黑白玄翦的玄翦双剑,那就三个人,三把剑,三面盾,玄翦再锋利,也不可能在一击之下斩断三把剑,三面盾。

    “魏武卒乃是除秦锐士外的第一兵种,就算是武陵铁骑也不敢轻易冲杀魏武卒方阵!”典庆平静的说道。

    魏武卒是霸魏的象征,每一个魏武卒都是功勋之辈,最低也是贵族,享有封地,也因此魏武卒们都是自幼就接受了最好的训练,简单来说就是,每一个魏武卒都是身高两米体重在两百斤的壮汉,而且也都是力量极大的存在。

    只可惜,魏武卒确实遇上了他们的克星,秦锐士。

    秦锐士可以说就是为了克制魏武卒而存在的,秦锐士集体轻甲,手持长剑,只攻不守,连斩之后,要么敌死,要么自己死,然而就是这样,成了魏武卒的噩梦。

    秦锐士的剑更灵活,更锋利,也更长,魏武卒的防御在秦锐士面前仿佛是不存在一般,灵活上更是不如秦锐士。

    因此,在秦锐士面前,魏武卒仿佛就是一群等着被杀的乌龟,完全没人还手之力。

    “黑白玄翦难了!”廉颇叹道,就算是他,遇上这样的魏武卒,也很难逃掉。

    毕竟魏武卒能三人一组抗住黑白玄翦的攻击,同样也可以四人、五人、六人一组来架住他的攻击,最终活活把他拖死。

    圆月西斜,旭日东升,一夜过去,山上除了打斗声还在,却再没有一个死人,典庆指挥着魏武卒来回的轮换,不停的去消耗着黑白玄翦的体力和修为,但是天人的恢复能力是极其强大的,因此,他们也只能慢慢的消耗着黑白玄翦的精气神,直到将黑白玄翦耗死。

    黑白玄翦也忘了自己是攻击了几次,但是眼前的魏武卒他都感觉见过两次了,可惜对方却是始终保持着最佳状态,自己的剑却是慢了,魏武卒们可能感觉不出来,但是他却是知道,自己的剑变慢了,也钝了。

    “开始了!”廉颇等人也都注意到了黑白玄翦的变化,一旦开始变慢,就证明黑白玄翦的精力已经被消磨殆尽了。

    变化开始之后,黑白玄翦身上也开始出现了伤痕,因为他的剑变慢了,再也挡不住魏武卒的进攻,而受伤的开始,也就加速了黑白玄翦的死亡。

    伤痕越来越多,剑越来越慢,黑白玄翦已经不知道他在这山上呆了多久,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大战,但是他感觉到了累,眼睛也渐渐变得模糊,再也感觉不到伤口带来的刺激的疼。

    他只想好好的休息,好好的睡一觉,这么多年了,他也是时候好好的睡一觉了,而这里,有她的存在,他可以好好的在这里睡一觉了,就在他们曾经相遇,和最终诀别的地方睡着。

    “叮~”玄翦掉落在了地上,黑白玄翦也跪倒在了大道昙花面前。

    但是黑白玄翦是笑的,因为他看到了,看到了她,正从湖水中一步一步的朝他走来,向他招手,接引他一起离开。

    “你去哪了?我找遍了大梁,没有人知道你去了哪里!然后我寻遍了幽冥,踏入忘川,始终没能找到你的消息。”黑白玄翦恍惚的说道。

    “于是我回到了这里,无尘子教会我一首歌谣,我唱给你听!”黑白玄翦笑着说道,然后轻轻的哼唱起来。

    “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那我们算不算相拥”

    “可惜我只会这一句!”黑白玄翦说着,最终闭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