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577章 以斩人为业、以人胆为药【5800】

第577章 以斩人为业、以人胆为药【5800】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漱梦实
    虾夷地,北方某处

    “……在我的第3次上书被仙台藩藩主给无视后,在种种机缘巧合之下,我收到了露西亚国频繁地在虾夷地搞各种小动作的消息。”

    “经过我的一番调查,我觉得若对露西亚国置之不理,日后露西亚国定是我国的心头大患。”

    “我认为:我们应该与阿伊努人友好共处,然后与阿伊努人一起开发虾夷地,将虾夷地建设为阻挡露西亚人南下的前沿阵地。”

    “所以为了让我的这政治夙愿得以实现,在8年前,我就首次登上了虾夷地,开始亲自勘察虾夷地的地形、地貌、物产资源,以及阿伊努人的文化。”

    坐在绪方身后的林子平侃侃而谈着,而绪方与阿町则一边控制着马匹往前慢跑,一边认真听着。

    赶路的过程,永远是无聊的。

    而在赶路途中,唯一一件能用来打发时间的事情,就只有闲聊了。

    为打发这无聊的时光,绪方夫妻俩与林子平交替聊着各种各样的事情。

    从旅行时的见闻,聊到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各种事情,无所不聊。

    此时此刻,林子平就在聊着自己目前以来的人生。

    刚才,他已经简单概述过了他童年到青年时期的人生:出身于江户的仙台籍武士,自幼便被他人蔑称为离经叛道的人,在同龄人都在苦读儒家经典时,他却在读历史、地理、兵法、经济等各种各样的杂书。

    到了青年时期,开始四处游学,在游学途中,发现了幕府的种种腐败、无能之处,于是渐渐开始为日本的未来而担忧。

    曾3次向仙台藩藩主上书,向仙台藩藩主建议改革内政,富国强兵,都都被仙台藩藩主给无视。

    而现在,林子平就在讲述自己的第3次给仙台藩藩主的上书被无视后,开始注意到露西亚人对他们国家的威胁,然后开始亲赴虾夷地考察的故事。

    “8年前,在仔细考察了虾夷地一番后,在天明5年(公元1785年)。我出版了记述朝鲜、琉球、虾夷地等地的兵要地志:《三国通览图说》。只可惜没有什么反响……没什么人对我的这本书感兴趣……”

    说罢,林子平重重地叹了口气。

    “你那本书连朝鲜、琉球都有写啊?”阿町这时插话进来,“这些地方你全都去过了吗?”

    “呃……没有。”林子平尴尬地干笑了几声,“除了虾夷地之外,其他地方我都没去过。朝鲜、琉球等地的记述,我都是根据其他人的典籍来编撰而成的。”

    说罢,林子平干咳了几声,用生硬的手法来带过这让他有些尴尬的话题。

    “好了,我接着往下说吧。”

    “总之在出版了这《三国通览图说》后,反响平平。幕府也好,民间也罢,都没有什么人对我的书感兴趣。”

    “幕府的官员们对我的建设海防、与阿伊努人一同戮力同心建设虾夷地的提案也嗤之以鼻。”

    “大概是觉得我这种抨击锁国政策的人太碍眼了吧。所以在前段时间,我被官差抓住、然后押到江户的监狱里幽禁起来。”

    “我当时似乎已经被官府判了‘永久幽禁’了。”

    “好在在被幽禁后没多久,我就被一伙来路不明的人来救出来了。”

    “那帮人似乎是想请到他们那儿去效力。”

    “我对做官什么的,一点兴趣都没有,正想着该怎么逃跑时,那帮人似乎就被他们的仇家给袭击了,我也得以趁乱偷跑了出来。”

    “刚偷跑出来,就得知露西亚人在虾夷地的各种小动作越来越多。”

    “我正好也觉得我的那本《三国通览图说》中,介绍虾夷地的那一部分还有许多有待优化的地方。所以刚重获自由没多久的我,就再次踏上了虾夷地的土地,准备再一次对虾夷地进行深入的考察。”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在来到红月要塞的附近时,被误当成间谍抓起来,接着就遇到了你们。”

    听完林子平概述完自己目前以来的人生后,绪方由衷地感慨道:“你也是一个人生经历特别丰富、曲折的人啊……你刚才说你是在他人的帮助下逃狱出来的,那现在日本那边岂不是很有可能已经贴满了你的通缉令了?”

    “嗯。”林子平点点头,“应该是的。所以我现在也在考虑我之后回国后,该如何一边躲避官差的搜捕,一边继续我的学术研究,并让幕府能够采纳我的意见,开始幕政改革。”

    “你真厉害啊。”阿町用毫不掺假的钦佩口吻说道,“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可没有那个勇气三番两次地给幕府上书,抨击幕府这个不好、那个不好的。”

    “也没有办法像你这样愿为国家而在这种苦寒之地四处奔波……可能这也跟我对幕府没有什么好感有关吧。”

    “我只不过是在虾夷地待了寥寥数月而已,就已经有些受不了了……”

    “我现在非常想念榻榻米,以及味噌汤的味道……”

    “我在年纪还很轻时,就开始四处游学了。”林子平笑了笑,“所以练出了一副还算不错的体格,因此在虾夷地四处奔波、考察时,也不觉得很辛苦……嗯?绪方君,你看北面的天空,有大片的乌云正飘过来。”

    “嗯。我看到了。”绪方点点头,“把嘴巴闭紧、别说话了,我要提高马速了,得赶在暴风雪降下来之前建起一座狩猎小屋才行。”

    说罢,绪方用脚跟轻磕马腹,驾驭着萝卜朝不远处的一片树林奔去。

    在进到这片树林后,绪方便迅速找到了一棵适合用来建狩猎小屋的大树。

    此前,早在跟随着奇拿村的村民们迁往红月要塞时,绪方就学会了阿伊努人的狩猎小屋的做法。

    用略有些粗糙的手法将这棵大树制成一座能勉强容纳4人入住的狩猎小屋后,那大片自北方飘来的乌云,就将整片天空给遮蔽然后降下风雪。

    “呼……”在忙不迭地挤进这座狩猎小屋后,林子平瞥了眼外头那正呼呼刮着的风雪,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虾夷地真不愧是苦寒之地啊……现在这个时候,日本各地都已经快入春了,而此地却仍旧与严冬别无二致。”

    “还好及时搭起来了这座狩猎小屋。”绪方也跟着瞥了眼外头那正越刮越响、越刮越大的风雪,“若是晚一点,我们就要被这风雪给吹成雪人了。”

    “看这乌云的厚度,这风雪一时半会也不会停了。”林子平轻叹了口气,“只能慢慢等待了。希望这风雪能早点停下来吧……”

    “距离那个古怪的和人医生所住的那个什么什么村还有多远啊?”阿町问。

    “是坎透村。”林子平露出无奈的笑,对阿町刚才所说的话纠正道,“那个古怪和人医生所住的聚落,名叫‘坎透村’。”

    阿町:“真是一个难记的名字啊……”

    “还有一段不算短的距离。”林子平答,“若是不出现暴风雪等意外,得再接着往北走个2日,得先抵达一座名为‘托呵’的聚落。然后那个和医所住的坎透村就在托呵村西北方的一座深山里。”

    “还得走这么远啊……”阿町抽了抽嘴角。

    “虽然还有点远,但好在路还算好走。”林子平缓缓道,“我其实也有些记不太清楚坎透村具体在那座深山里的哪个方位了。”

    “所以等到了托呵村后,可能得委托那个村落的人来帮忙带带路才行。”

    “嗯?你和那个托呵村的人很熟吗?”绪方问。

    林子平点点头:“还算熟。我之前来过此地数次,所以一来二去之下,也和托呵村的不少村民都混了个眼熟了。”

    “我去拜托那些认识的人来给我们带路,他们应该会欣然同意的。”

    “这样啊……感觉稍微有些不好意思呢……”绪方道,“得麻烦你卖人情给那个托呵村的人了。”

    林子平莞尔:“跟我欠你的救命之恩相比,只不过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而已。”

    “若不是你击退了幕府的大军,我恐怕早已死在乱军之中了。”

    “你们俩就当我的这些所作所为是在报恩,安心地接受吧。”

    呼!

    这时,狩猎小屋外猛地刮起一道极响亮的疾风。

    这响亮至极的风声,将绪方等人都不由得为之一惊。

    “这风雪似乎变得更强了啊……”绪方呢喃。

    “瞧这风雪的强度,没半个时辰,我们大概是动不了的了。”林子平抓了抓他那半黑半白的头发。

    “我们做点什么来打发下时间吧。”阿町一边说着,一边将视线转到林子平的身上,“林先生,接着来讲讲你的故事吧?”

    “我的故事,已经基本都于刚刚讲完了呀……已经没有其他的可讲的东西了。”

    “那就来讲讲你四处游学时的各种见闻如何?这个我也挺爱听的。”

    “四处游学时的各种见闻啊……让我想想有没有什么比较值得聊的……比较值得一讲的有趣事情,在这些天都已经说过了……啊,‘山田浅右卫门家族拐人做药’这件事,我有跟你们说过吗?”

    阿町摇了摇头:“没有耶。‘拐人做药’……?这是什么玩意?”

    “山田浅右卫门家族……”绪方微微皱起眉头,“就是江户的那个‘刽子手家族’,对吧?”

    “没错。”林子平点点头,“既然我没有跟你们讲过这故事的话,那我就来跟你们好好讲讲吧。”

    林子平清了清嗓子。

    “这是我之前在关东游学时,在某间居酒屋中听说到的故事,不知真假,我个人感觉应该是假的,所以你们以听说书的心态,听个乐便好了。”

    “你们应该都知道的吧?被封为‘幕府御用试刀人’的山田浅右卫门家族是做什么的。”

    “他们家族的人,代代都是幕府的御用试刀人,专门负责在刑场给死刑犯死刑,并负责为以将军大人为首的月卿云客们试刀。”

    “‘幕府御用试刀人’的头衔,让山田浅右卫门家族的人在刀剑鉴定上极有权威。”

    “当哪个大户人家新得到了什么宝刀后,都愿意去请山田浅右卫门的人来试刀,鉴定这把新刀的品级。”

    “这就是山田浅右卫门家族著名的‘出差试刀’某个大户人家去请山田浅右卫门家族的人来试刀,然后山田浅右卫门家族便派人上门试刀。”

    “一些遥远外地的人,比如京都的一些公卿贵族,也常常会来江户请山田浅右卫门的人去试刀,所以山田浅右卫门家族的人手在还有空余时,也时不时会派人出远门、去给遥远外地的人试刀。”

    “他们家族世代以斩人为业,据说一年下来,他们家族的人能斩2、300人。渐渐的,他们就发展出了一个十分赚钱的副业:贩卖人胆制成的‘人胆丸’。”

    阿町这时轻“啊”了一声:“我知道这药,就是那个对治疗肺病非常有用的药,对吧?”

    “没错。就是那个药。山田浅右卫门家族在刑场杀完死刑犯后,死尸都会留给山田浅右卫门家族的人来处理。”

    “他们就用死尸的人胆制成了对治肺病非常有用的‘人胆丸’。这药畅销至极,一直都是供不应求。这药基本都没存货,刚制好一颗,就会被迅速买走。”

    “然后我现在就要开始说正题了,不要走神哦。”

    “据说:山田浅右卫门家族为了解决人胆丸供不应求的问题,为了能多赚一点钱,常常会去拐卖人口。”

    “专拐那些即使失踪了也没有人会去多留意的人。比如:浪人、乞丐、秽多。”

    “将这些人拐走后,就用这些人的胆来制新药。”

    林子平的话音刚落,阿町便像是身体发冷一般,搓了搓自己的双臂:“我不喜欢这种恐怖故事……”  

    “这是我道听途说来的故事,不知真假。”林子平笑了笑,“但据我的判断这故事应该是假的。山田浅右卫门家族对普通人来说,就是一个阴森森的家族,所以经常会将各种乱七八糟的故事套在了山田浅右卫门家族上。”

    “山田浅右卫门家族可并不缺钱,即使人胆丸一直是供不应求,但也不至于会去拐卖人口,拿活人来制药。”

    “所以我觉得这故事应该就是假的。你们也不需太当真。”

    ……

    ……

    江户,葫芦屋一行人所住的宅邸

    “浅井前辈,我这副样子,应该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吧?”岛田将双臂平举,向身前的牧村展示着自己的穿着。

    “嗯……不错。”牧村点点头,“有模有样的,派头很足。”

    今日,是岛田决定回家一趟的日子。

    如果邋邋遢遢地回家,这总归是不成体统,所以岛田特地跟琳借了笔钱,买了套定制过的、绣有他们岛田家家纹的新衣。

    连腰间刀鞘也打上了蜡,擦拭得锃亮。

    岛田也兑现了他的诺言在决定回家后,便让早就想一睹大名鼎鼎的岛田惣一郎面容的牧村陪他同往。

    因要陪岛田回家的缘故,牧村也换上了一身极气派的行头。

    牧村平常一直没有在左腰间佩刀的习惯,为了此次陪岛田归家,他也特地买了两柄新刀佩上,好让自己更有武士样。

    二人检查了一番身上的穿着,确认没有问题后,才终于面向站在他们旁边、给他们俩送行的琳与间宫。

    “主公,我会尽量快去快回的。”岛田正色道。

    “不用那么快回来也无所谓。”琳说,“你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吧。”

    “牧村。可不要闹出什么麻烦出来啊。”间宫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你和源一大人一样,也是个爱惹麻烦的家伙。”

    “论爱惹麻烦,我觉得间宫你也不遑多让。”牧村毫不客气地回击,“你这家伙也总是时不时地弄出点麻烦事出来。”

    “但我每次弄出什么麻烦事时,都会迅速且漂亮地将麻烦解决。”间宫的回应,也极为犀利。

    “行了。都别在这贫嘴了。”琳打断了间宫与牧村的嘴仗,“弥八,胜六郎,既然做好准备了,就早点出发吧。”

    牧村:“好。”、岛田:“是!”

    ……

    ……

    岛田与牧村并肩走在前往“高级武士住宅区”的路上。

    因为笔直地奔赴“高级武士住宅区”的缘故,周围的光景也不断变化着。

    从二人身旁路过的人,渐渐从平民变为了衣着光鲜、腰间佩刀的武士。

    “岛田,容我确认一下你父亲应该不是什么很拘泥于礼仪的人吧?”牧村扭头问道。

    “我父亲属于那种典型的‘对外人宽容,对自己人严厉’的人。”岛田苦笑道,“如果是你做出什么不符礼仪的事情,我父亲可能不会多说什么。但倘若是我做了什么失礼的事情……”

    话说到这,岛田就没有再说下去,只对牧村使了个“你懂的”的眼神。

    可能是因为现在还只是大早上的缘故吧,所以路上的行人不怎么多。

    自“御前试合”结束后,江户不再像之前那样一窝蜂地拥进大量浪人,所以治安情况也好转了许多。

    二人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一幢气派的宅邸前。

    望着前方这气派宅邸,牧村吧唧了几下嘴巴:“真不愧是有9000石家禄的旗本武士家族啊……”

    “好啦,快跟我来吧,这破房子也没有什么好看的,我们快进去吧。”说罢,岛田自顾自地朝宅邸的大门走去。

    宅邸的大门处,有着2名守卫。

    这2名守卫在看到朝他们这儿笔直走来的岛田后,无不瞪圆双眼。

    “少爷?!”这2名守卫异口同声地喊道。

    “我回来了。”岛田微笑着点点头,“父亲他在家吗?”

    “在的在的!”其中一名守卫忙不迭地点头,“少爷,您稍等一些!我去向里面通报!”

    语毕,这名守卫快步闪身冲进宅邸内。

    不一会,这名刚离开的守卫便领着个老头子回到了岛田他们的视野范围之内。

    “少爷!”这名老头子神色激动地喊道。

    “八兵卫!”岛田的语气也变得激动了些。

    被岛田称为八兵卫的老头子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岛田的跟前:“少爷!您终于回来了啊!”

    “抱歉,八兵卫,让您担心了。”

    “少爷,这位是?”八兵卫看向岛田身旁的牧村。

    “这位是我的朋友。”

    “初次见面。”牧村恭恭敬敬地向八兵卫行礼,“在下牧村弥八。”

    “啊,原来是少爷的友人啊。”八兵卫匆忙还礼,并做了个自我介绍。

    “少爷,来,快进来吧。别再在这站着了。”八兵卫招呼着岛田与牧村入内。

    跟随着八兵卫进入这豪华的宅邸后,岛田朝身前的八兵卫问道:

    “八兵卫,父亲他现在人在哪?正在忙吗?”

    “不。老爷他现在并不忙。他现在应该正跟山田浅右卫门家族的人在一起吧。”

    “山田浅右卫门?”岛田挑了挑眉毛,“山田浅右卫门的人怎么会在我们这儿?”

    “老爷之前在大坂得到了一柄宝刀:加州住藤岛又重。前些日子回到江户后,便去请了山田浅右卫门家族的人来试刀,而今日,山田浅右卫门家族终于有能派过来试刀的空余人手了。”

    “现在试刀应该也快要开始了吧。”

    ********

    ********

    昨天和今天都有很多的杂事要处理,所以今天的更新时间晚了那么一点点。

    再一次怀念那个每天时间很充裕的大学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