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无敌之骑士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战争枷锁

第六百二十七章 战争枷锁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夜寒书生
    战争枷锁这件宝物,是一件涉及到了英雄无敌世界规则的宝物,不比之前李察获得的宝物,那些都属于强化型的宝物,作用在李察身上。

    而战争枷锁算是约束性的宝物,其是要将英雄无敌世界的规则强加到敌人身上,效果怎么样,说实话,李察心里也没有底。

    在确认使用战争枷锁以后,手里金色的小枷锁逐渐虚化,最后消失不见,而兽人那边的夜空则出现了起奇妙的变化。

    “那是什么!”

    “天上是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巨龙吗?”

    “好丑陋的怪物!”

    在兽人大营前,两道巨大的虚影缓缓出现,巨大的光亮将月色都彻底掩盖,一道是一头暗金色的巨龙,整个身影长达百米,身形比圣阶巨龙还要夸张,在半空中虽然没有一点动静,却散发着威严和高贵的气息,真是亚莎本体的形象。

    同时也引起了兽人的警惕,在这道巨大的巨龙身影出现在半空中时,负责操作猎龙弩的兽人就已经悄悄就位,大营里起码几百架猎龙弩瞄准了空中,只是这些兽人望着天上百米长的巨龙,手上都有些冒汗。

    猎龙弩真的能对付这种敌人吗?

    至于另一道身影,就不像亚莎的本体那么高贵美观了,作为创世龙神亚莎的暗之面和噩梦化身,娜姆塔茹的形象确实十分容易让人做起噩梦来。

    幽绿肥大的蜘蛛身躯,恐怖的面容,六条蛛腿还在时不时晃动,当这个形象放大了几十倍出现在空中以后,连李察看了都有些发寒。

    “怎么回事?外面为什么如此嘈杂!”

    士兵们的骚动当然也引起了格罗的注意,原本在撤退中几日没合眼的格罗正在大帐中准备休息一下,可刚闭上眼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立刻睡意全无,来到了外面。

    看见天空中两道巨大的身影,格罗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谁看到这场面也坐不住啊。

    “他们是怎么出现的?”

    “大人,据巡逻的士兵说,他们是没有任何征兆就突然出现在空中的。”

    格罗凝望着空中,心里算是认可了突然出现的说法,毕竟以他的感知力,这么庞大的生物出现在空中,他不应该毫无察觉才是。

    “大萨满大人,猎龙弩还有新造的床弩已经全部做好了发射准备,要攻击吗?”

    这时,一名兽人将军跑过来向格罗汇报,兽人的反应速度还是相当快的,不长一点时间,几乎所有的对空远程都已经做好了攻击准备。

    “不急,等我命令!”

    格罗没有贸然下令进攻,对方突然出现在空中,他一是没搞清对面到底是敌是友,二是他有些看不透天上的两道身影,不敢轻易动手。

    普通士兵都是靠肉眼来看,而格罗这种级别的强者更多的是靠感知来了解事物,在格罗的感知中,天上的两道身影就像是两团黑洞一样,完全探知不到虚实,他甚至不能确定对方是否是真实存在的。

    “吾,创世龙神亚莎。”

    “吾,死亡与命运之主宰娜姆塔茹。”

    “遵从规则的召唤而来,见证一场神圣的战斗。”

    “在双方任意一方鲜血流尽之时,任何人不得离开战场。”

    天上两道身影根本没有管地面上各种探寻的目光,自顾自的说完话以后便重新化为点点星光,飞散到战场边缘,画出来一条光线。

    若是从半空中看,明显能看出,一条不规则的全封闭的光线,兽人和北地军队双方都圈在了其中。

    “格罗大人,你看周围!”

    旁边的兽人将军有些惊奇的指着大营边沿,从空中看是一条光线的圈子从地面看就是一道显眼的光墙直接把他们分隔在内。

    “阿德里罗阁下,你听说过这两位冕下吗?”

    相比周围兽人将军的惊疑不定,格罗却是先沉思半晌,试图在他那长远的记忆中找到刚才那两个名字的信息,毕竟创世龙神还有命运与死亡的主宰,这种名号一听就十分唬人。

    格罗的时代离诸神黄昏过去的时间还不算久,一些典籍甚至还非常详细的记载着某些神灵的名字和出身,甚至喜好和习惯。

    只是饶是格罗像翻书一样翻了一遍自己的记忆也没有找到关于亚莎和娜姆塔茹这两个名字的信息,只能把问题抛给了阿德里罗。

    然而阿德里罗的样子并没有比他好上多少,同样是一脸茫然的样子。

    只是稍缓了片刻以后不屑的说了一句:

    “创世、还掌握着命运和死亡?也不怕说大话闪到舌头吗?”

    相比其他人,阿德里罗作为从精灵帝国时代就依附于神灵并且存活至今的强者,更清楚那几个词的含义,掌握着那几种神职的,创世暂且不提,掌握命运和死亡这类神职的神灵,在精灵帝国时期那都是轻易碾压旭日之主的强大存在,也是圣魔导师们和疯皇帝最先针对的目标,早就连灰灰都剩不下了,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这里,名字也完全对不上。

    阿德里罗已经完全将亚莎和娜姆塔茹当成了说大话的了。

    不过,这并不重要,对李察来说,战争枷锁能否起到效果,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阿德里罗阁下,你看那些光墙,按照他们的说法,我们恐怕不能离开了。”

    “哼,不试试怎么知道。”

    格罗点了点头,也算是认同了阿德里罗的话。

    “派一队人,试着看看能不能越过那道光墙。”

    “是,大萨满大人!”

    很快,兽人就挑出了十多名精锐由一名武士带队,尝试越过光墙,格罗和阿德里罗等人也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准备去试探光墙的士兵。

    毕竟,先不管刚才那两道庞大的身影是不是在吹牛,那条几十里长的光墙可不是什么幻觉。

    “试试把石头扔过去!”

    “是,队长!”

    在一众兽人高层的注视下,几个兽人战士开始了试探,他们的动作一开始还算是比较谨慎,先是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块对着光墙扔了过去。

    “啪”一声。

    石块顺利通过光墙落到外面的地上,没有起到一点阻挡作用,好像这道光墙就只是普通的光一样。

    见石块畅通无阻的越了过去,兽人战士的胆子也大了几分,一名兽人战士轻松的往前走了几步,伸手触碰了一下光墙。

    原本只是个简单的动作,然而下一秒恐怖的事情却发生了。

    触摸到光墙的兽人战士先是整只手变得膨胀起来,他转过身面露痛苦的表情,似乎想要求救,但却没能成功发出声音,反倒是整个身体都变得膨胀起来。

    另外两名兽人战士想要走上去帮忙却被带队的兽人武士拦了下来。

    下一秒,刚刚全身膨胀的兽人战士一下发生了爆燃,整个身体剧烈燃烧起来,不知是多少度的高温在焚烧着他的躯体,仅仅是数秒后,一个原本健壮的兽人战士就变成了一堆灰灰。

    更可怕的是,他身上的盔甲兵器也没了踪迹,直接变成了地上一摊液体…

    “这…”

    包括兽人武士在内的几名兽人战士目瞪口呆的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先是一股失去战友的悲痛,随后一阵强烈的后怕袭来,刚才他们动作快一点,可能这会儿地上那团灰就是自己了。

    “别试了,你们先下去吧。”

    就在兽人战士成灰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格罗就已经走了过来,旁边还有阿德里罗跟在一起。

    格罗蹲下身,将地上那对黑灰捡起一点在手指上搓了搓。

    “就算是大火烧上三天也不能烧成这样啊,连兵器都烧没了。”

    “所以,我们和对面的人类只能有一方活着离开这道光墙了是吗?”

    格罗自己一直自言自语,而一边的阿德里罗没有接话,只是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做到刚才那种程度,他使用旭日之主赐下的神器也可以做到,只是费点力气罢了。

    但对方那是整整绵延了几十里,还是被动施展的,这要多强的实力才能做到这一步啊?

    反正,他清楚,如果那道光墙没有上限,触碰就会立刻被烧成灰灰的话,那就算是旭日之主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面对眼前白色的光墙,他有种强烈的预感,他若是敢碰一下,下场不会比刚才的兽人战士强上多少。

    按照刚才那两道身影所说的规则,他也被包含在了范围之内,人类要离开,不仅要把范围内几十万兽人杀光,连他阿德里罗也被包括了在内。

    原本因为兰德的教训,阿德里罗一直小心谨慎,因为担心对方再次使用弑神戒,从来不自己亲自出手,一直都是充当搅屎棍的角色去支使别人参战,这次也要被迫下场战斗了。

    “再去抓些活物过来试试。”

    “是,大人!”

    格罗依然还不死心的想试探一下,石块能丢过去已经证明死物是可以畅通无阻的了,士兵一碰就化成灰灰,也不知道其他生物能不能顺利越过光墙。

    兽人大军即便是缩在一起也占了十多里的范围,大型动物找不到,上天百米,掘地三尺一会儿功夫过去还是弄了些田鼠飞鸟一类的东西过来。

    很快,格罗和阿德里罗身边就堆了十几个笼子,长期食物不足的兽人对抓这些小动物倒是挺有几分心得。

    在格罗的示意下,兽人战士先是在光墙旁边打开了一个笼子,里面的田鼠钻出来立马朝着光墙相反的方向逃窜,没有一个朝着光墙方向而去的。

    周围的兽人战士不得已又将它们大部分全部抓了回来。

    这些视力极低的田鼠倒是对危险有着不错的感知能力,下意识的就要避开战争枷锁产生的光墙。

    不过,兽人可不会放过这些可怜的小东西。

    包括刚才逃走又被抓回来的那十几只田鼠,十几笼上百只乱七八糟的动物被兽人抬到光墙边直接扔向了墙外。

    笼子触碰光墙的一瞬间完好无损,只是这些活物在越过光墙的一瞬间立刻就被点燃,上百个光点瞬间亮起,在笼子落地的时候又彻底熄灭,只有一些黑灰洒了一地证明刚才的一幕并不是幻觉。

    “看来,我们是没有退路了。”

    “格罗阁下,虽然我不知道这是神术还是魔法,但我清楚无论是哪一种手段,能量都是有极限的,如果被消耗到一定程度…”

    “阿德里罗阁下的意思是要让我的儿郎们用生命去趟开一条路吗?旭日神教不总是说神力是伟大无穷的吗?怎么又会被消耗一空呢。”

    “认为神力有限,阿德里罗阁下,您的信仰也不够虔诚啊。”

    “格罗阁下,你…”

    “抱歉,我的儿郎们可以战死,但不应该去做这种无意义的消耗。”

    阿德里罗话里话外的意思,竟是想让兽人大军直接冲击战争枷锁形成的光墙,尝试耗光能量来趟出路。

    但话还没说完就被格罗打断了,并且还让格罗不软不硬的讽刺了一句,用兽人战士的生命去突破光墙能量的极限。

    这个理论有些像一战时的攻坚战,只要士兵的密度超过了防守方子弹的密度,那就能冲破对方的防线了。

    但前提是对方阵地上没有出现马克沁这种玩意儿。

    相较来说,以亚莎和娜姆塔茹为力量依托的战争枷锁,比马克沁还要可怕的多。

    幸好,格罗否决了阿德里罗的建议,不然可能不等北地军进攻,兽人自己就能把士气给玩儿崩了。

    阿德里罗的提议被格罗否决之后,脸色十分难看,显然心情十分糟糕。

    不管阿德里罗有多么不情愿,对格罗来说战争枷锁带来的也不全是坏事,起码阿德里罗这么一个大战力这次也要被迫出手了,而且一直有些怂的白龙和半人马都得被迫拼命了。

    战争枷锁断掉了兽人大军的退路,同样也把兽人大军真正拧成了一股绳。

    “全军,今晚抓紧时间回营休息。”

    “多布置一些岗哨防止人类夜里偷袭,明天一早就是决战到时候了。”

    “是,大人!”

    阿德里罗惧战,但大多数兽人其实是不惧战甚至内心里对撤退是有些抵触的。

    格罗命令一下,在场的兽人将领们轰然应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