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二百四十五章:你是白雾还是意志?

第二百四十五章:你是白雾还是意志?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更从心
    黑桃十现在觉得,自己的形象已经无所谓了。

    毕竟有些事情,一旦做了第一次后,一旦确定做起来很爽后,形象又算什么呢?

    撒谎才能获得力量,跟直接大声叫出奇奇怪怪的招式相比,显然后者更容易一点。

    不要以为喜欢动脑子的人,就一定会乐于动脑,如果可以偷懒,他们绝对是最懒的那个。

    至于泛黄书页上的话语,让黑桃十觉得有些不对劲。

    可他确实没有功夫细细思考这些话语里的问题。

    扭曲的障壁被“认真一拳”击破。

    这是破坏神的二重觉醒效果配合,再被白雾以序列一骑当千和超暴怒形态融合之后的效果。

    强大的本源力量,以及意志给黑桃十带来的巨大提升,让“认真一拳”彻底引爆了黑桃十的攻击。

    就连阿尔法也对此皱眉。

    这道扭曲之盾,绝对不是他最强的防御手段,但绝对不该是井四之外的任何人能够破开的。

    他身影微微后退,因为他看出来了,黑桃十的目标,是他头上的倒竖红瞳。

    他要破坏掉自己的眼睛。

    “三千世界!神避!八门遁甲!天马流星拳!一刀修罗!雷欧飞踢!豪杀波动拳!盖亚能量炮!极鬼剑·暴风式!”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白雾和阿尔法,秉持着这一点,黑桃十开始不断喊出有些连他也不知道的招式名字。

    三千世界,众所周知是要吟诗的,这是某个路痴剑客的绝招之一,这个剑客的特点,就是吟诗越长,威力越大。

    就好像“认真一拳”是一定要秃顶的,否则威力会很弱小。

    不过没关系,虽然黑桃十显然无法发挥出这些招式最强大的效果,但他数量多啊。

    他的知识范围……的确没有覆盖到另一个次元,无法了解这些必杀技背后的典故以及正确施展方式,可他发起这些大招跟贯口报菜名一样。

    言出法随,白雾带给黑桃十的力量,让黑桃十想到了这四个字。

    各种恐怖的招式,其实都是序列,词条,规则,源力量的变种运用。

    这一切阿尔法看在眼里,虽然感觉到对方的威力不算强大,却着实……会的太繁杂了些。

    哪怕是不朽的神躯,也不意味着无法受到任何伤害。

    如果短时间里这只眼睛无法看到事物,显然也是对战场局势的扭转。

    所以这一次,阿尔法没有选择冒进,而是决定多观察一下黑桃十。

    他后撤的速度很快,体术上的巨大差距,让他与黑桃十的差距逐渐拉开。

    时间近乎停止的过程里,又有三道巨大的黑色障壁竖立起来。

    三重扭曲之盾。

    巨大的扭曲之盾,将整个空间分割成四份。想要越过这三道盾,只有将三道盾彻底击碎。

    否则就算是瞬移,也无法绕开扭曲之盾。因为扭曲之盾的存在,就像是一个扰乱源,在不断干扰时空力。

    这一格空间,周围的金色障壁也开始不断闪烁。

    阿尔法算是用出了比对付井四时还要认真的防御手段。

    他与黑桃十在两端最外围的空间。

    看着布满了诡异符文,巨大到如同城墙一般的黑色障壁,黑桃十知道,对方已经错估了自己的手段。

    “阿尔法竟然摆出了守势。”

    这个瞬间,原本打算继续报菜名一般,不断用打破次元壁的必杀技狂轰对手的黑桃十,露出了笑容。

    他根本不需要打破阿尔法的防御,他只需要牵制阿尔法。

    现在是他掌握着阿尔法的秘密,他是阿尔法无论如何也要杀死的人。

    如果阿尔法采取守势,那么情况只会对黑桃十有利。

    想明白这一点,黑桃十倒是没有停止进攻,只是不断的砸着扭曲障壁。让阿尔法有一种他还打算不断进攻的假象。实际上只是在拖时间。

    这个策略的效果无法维持太久,阿尔法很快就会计算清楚双方的差距。

    扭曲之主的防御带着极大攻击性,靠近扭曲之盾,也会被扭曲的气息腐蚀。

    不过黑桃十从来没有感觉到那种腐蚀,显然他的外挂“白雾”,对扭曲同样亲和。

    如果说阿尔法是扭曲之主,那么现在的白雾,大概便是同样对等的存在,或者可以称之为“扭曲之首?”

    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必杀技都加载完毕,黑桃十看着这一堆堆有待喊出名字的技能,忽然间有了一种“我能赢”的感觉。

    只是这种感觉没有维持多久,在他即将凿开第一道扭曲之盾的时候,他的意识忽然间模糊。

    这个瞬间,黑桃十看到了浩瀚的世界,看到一座无边无际的城市。

    所有人都没有面目,有条不紊的生活着。

    他们就像是巨大机械上的一个个齿轮。

    这样的画面只是一闪而过,黑桃十没有办法看清细节。

    但随后,他看到了白骨的暴君在发出怒吼,无数恶堕朝着一座座城市不断发起冲锋。

    仿佛一格格胶片一样。每一张胶片里,都是恶堕们冲锋陷阵在不同区域的画面。

    但每一张胶片里,都有着那只白骨恶堕。

    这些神秘的画面,全部在黑桃十挥舞拳头的某个瞬间出现……

    下一刻,黑桃十的拳头忽然停住。他的身体猛然间脱力了。

    一股强烈的疲惫感充斥全身,肌肉,神经,都前所未有的疼痛。

    “怎么回事?”

    内心浮现出疑惑,既是在问现在的状况,也是在问刚才看到的画面。

    【你的身体需要稍作休息,简单来说,身体过载了。带骗子叔,咱们能不能一个招式一个招式用,而不是一口气用那么多招式啊。必杀技不要钱的嘛~】

    这倒是一个难得的喘息机会,阿尔法的红瞳被某种力量压制,只能看到一部分真相。

    如今阿尔法正在不断猜测,黑桃十到底为何拥有这么多强大的手段。

    一时间阿尔法采取守势。这也给了黑桃十喘息的机会。

    让他有了“外挂续费”的时间。

    这场战斗,短暂的进入了一个休息区。

    ……

    ……

    灯林市,墓园。

    法阵的进度已经到了下半段,这个过程虽然顺利,但众人的内心却都带着恐惧。

    “井四……他他他他……是不是死了?”许卫哆嗦起来。

    十来分钟前,井四的气息越来越微弱,虽然整座灯林市被时空迷宫分为无数区域,但井四与阿尔法这种过于强大的个体,他们的存在,让这些时空力的拥有者们能够有细微的感知。

    初代的感知是最强的,这也是他可以轻而易举找到阿尔法的原因。

    但就在不久之前……他们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井四的那股气息在不断消散。

    直至彻底消失。

    众人没有开口,沉默了许久后,才终于由许卫说出了那句话。

    “现在看来……井四已经败了。”

    “如果井四死亡……那么我们还能支撑多久?”

    “支撑不了多久,阿尔法的力量可以强行让迷宫崩坏,一旦迷宫被摧毁,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也很难与他对抗。”

    初代平静的讲述着即将到来的死亡,仿佛是一个局外人。

    他是时空力最强的那个人,感受到了许多气息。所以他对这场战斗,虽然没有近距离围观,但他很清楚,阿尔法曾经陷入了寂静状态,这个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

    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阿尔法和某个人进行了精神力的对决。

    众人没有想到这一层,听完了初代的话,许卫,尹鹤,追猎者等人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在今日之前,他们对打败阿尔法,没有概念。与阿尔法对战,只会有破釜沉舟的勇气。

    但现在不一样,在真正感受到了阿尔法强大后,勇气是一种奢侈的东西。

    只是初代说道:

    “如果我是阿尔法,我不会现在停下。”

    “什么意思?”

    “井四如果败北了,我们不可能活到现在,也许还有其他人正在牵制阿尔法。”

    “什么样的人……能够与那种怪物抗衡?”

    初代摇头,他不知道彼端的战场发生着什么,但他忽然很想去看看。

    他的脑海里,想到了唯一有可能与阿尔法对抗的人。

    但就算是那个人,实力也与阿尔法相差甚远。

    可此时此刻,阿尔法似乎正和某个人僵持不下。

    ……

    ……

    战场中心。

    废墟与虚无的战场里,黑桃十的身影显得很单薄。

    虽然他一路上靠着白雾,有了能够与阿尔法互换攻守的强大。

    但黑桃十始终有一个疑惑。

    “你的本体呢?”

    “假如这个时候,阿尔法发动进攻,你是不是该现身了?”

    这个问题问完后,黑桃十回忆起白雾之前说过的话,忽然陷入了沉默。

    在战斗的空隙里,他终于有了思考的时间。

    【我的伙伴还在路上,接下来还有一番苦战,因为意志需要一个载体,在他到来之前,我们并肩作战。】

    这是白雾之前对黑桃十说过的话语。

    那个时候黑桃十没有多想,因为他还在阿尔法的湮灭领域里,暂未脱离死亡的阴影。

    可现在,在他与阿尔法被扭曲之盾隔开,一方喘息,一方思虑的间隙里,黑桃十忽然回过味来了。

    “回答我……什么叫意志需要一个载体。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泛黄的书页里浮现出一连排的省略号。

    大概过了一秒钟,文字出现。

    【这真是一个让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调侃的话题,简而言之就是……白雾已经不存在了。】

    黑桃十的瞳孔一缩,光洁如镜却又布满裂痕的扭曲之盾,照出他破碎的倒影。

    【白雾的旅途因你而起,他的终点也由你见证,这也算有始有终。】

    【如今的我,算是序列一和序列二的拥有者,但那不是人类可以拥有的力量,就好像我只能在你身上加载一些较为弱的力量,否则你可能会和钱一心一样……被这股力量吞没。】

    “所以你到底……是白雾还是什么?”

    【我的存在,是负责压制扭曲的意志,我与白雾的关系,大概便是我接受了白雾的一部分思想,乃至性格的外在表现,但我不是白雾。我是井世界意志。】

    这不安的猜测终于得到证实,黑桃十的内心涌现出前所未有的复杂情绪。

    他仿佛在同一天里,接连经历了白雾和白远的死亡。

    这种巨大的孤独感,让他有些困惑。

    原来白雾已经死了。

    难怪他没有自己的躯体,眼前的这股意志,的确和白雾有关。

    表现出来很像是白雾,但他已经不是白雾了吧?

    他回忆起很多年前,将白雾送来这个世界,那个时候,自己有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可能性呢?

    黑桃十不知道该怎么说。

    在今天,白远出尽风头,他想着也许自己活下来后,只要见到白雾,就能够告诉白雾,白远所做的一切。

    也许这对仇深似海的父子,可以有短暂的和解。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白远不在了,白雾也死了。

    他这才意识到,那些让人羞耻不已的招式,那调皮的风格,其实都是一种……遮掩。

    这场战斗似乎因为“白雾”的到来,变得轻松且充满趣味。

    可这件事本身……并没有任何趣味。

    【你别这样,搞得好像咱们关系很不错一样,你可是一个带骗子啊,骗子需要什么真情实感呢?】

    黑桃十没有说话,他默默看着放泛黄书页上的文字,似乎要看懂这股意志,想要知道,它到底是白雾,还是说只是与白雾有着一致表现的性格?

    【你的身体修复了一半,假如略微控制一下那些招式的释放频率,应该能够再支撑一会儿。至于阿尔法的那个秘密,我已经知道了,但那对这场战斗的帮助不大。单靠着这个秘密,我们还无法打败他。得等我的伙伴赶到。】

    黑桃十忽然说道:

    “是你的队长吧?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连我这样的人,都会因为你的死亡难过,那么他呢?在他得知真相的一刻,会怎么样?”

    黑桃十发起了试探,如果帮助自己的,只是有着白雾性格表现的“井世界意志”,那么对于这个话题,它应该能够很坦然的回答。

    而如果对方……仍然是白雾的话,但凡牵扯到那个矮子,就一定会露出破绽。

    他看着泛黄的书页,等待着书页上的文字。

    灯林市的彼端,一道深红色的身影,来到了刻有灯林地界的石碑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