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道兄又造孽了 > 第670章 拥有魂学入学资格

第670章 拥有魂学入学资格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甜蜜汁儿
    “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巴硬,还是姑奶的鞭子硬。”

    傲娇小姑娘霸气的甩了一下皮鞭,在半空中耍了个繁复的鞭花,噼啪作响间带动风云变色,修为已然达到了沟通天地的地步。

    对方大有以势压人的姿态,任一虽然是个初来乍到的弱势力,可是架不住两个灵宠威武不凡,一左一右立在身边充当起了保镖。

    “呔!好大的口气,敢伤害我的主人,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再说。”

    任凶第一个跳了出来,眼神锐利的盯着傲娇小姑娘,凶巴巴的摆出了攻击姿态,“呀哈!来吧!”

    傲娇小姑娘眼皮子耷拉着,看也不看她的伸出一根手指头摇了摇,“不不不……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姑奶奶可下不了手,换一个吧。”

    “我来!”任屠虽然反应慢半拍,但是护主之心不减半滴。

    “你?啧啧啧……”

    傲娇小姑娘一副嫌弃的嘴脸,“黑黝黝的,你若不跳出来,我还以为你是一块黑炭。”

    “呸!打架就打架,不带人身攻击的哈!”

    任凶率先受不了了,要知道,那面皮肤色复制的可是她的,傲娇小姑娘骂任屠,就等于在骂她。

    “哎哟哟……瞧你这紧张的小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你的情郎呢。嘻嘻嘻……”

    这傲娇小姑娘说完,笑的花枝乱颤,似乎是觉得很有趣的样子。

    任凶喘着粗气,那好不容易变得白净的脸皮,红的得能滴血,这不是娇羞,这是气出来的。

    “欺人太甚,让我来会会你这个姑奶奶!”

    不再犹豫,她的脚往后一蹬,瞬间离地三尺,像一道闪电冲向傲娇小姑娘。

    这是肉体上的狂暴攻击,完全不同于修士的灵气拼斗,没有招式,没有绚烂的术法加成,就是这么简单,威力却大得令人瞠目结舌。

    傲娇小姑娘此时哪里还笑得出来,快速出动手里的鞭子自保。

    这鞭子宛若灵蛇一般,去势不输半分,在中途拦截住任凶,顺势兵分几路缠绕到她的四肢百骸,似乎要把人捆绑起来。

    “哼!就这么点手段嘛?”

    不屑的露出鄙视的嘴脸,只见任凶突然暴喝一声,“断了吧!”

    “咔!咔!咔!”

    那原本坚韧的鞭体骤然破裂,眼瞅着就要断开。

    “啊!你敢!”

    傲娇小姑娘娇斥一声,想要收回鞭子。

    “哈,有何不敢!就是要给你断了!”

    任凶在半空中,两手狠狠拍了一个手巴掌,其身躯一下子涨大了一圈,那鞭子再也承受不住,啪啪几声,断成了几节。

    “啊啊啊……我的青青……你怎么可以……呜呜呜……”

    傲娇小姑娘也顾不上在拼斗,啥也顾不上,哭得梨花带雨的冲上去,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把那些断裂的鞭体捡拾起来。

    “啊呀……这是……”

    任凶冲到她跟前,对着这张哭泣的脸,那高高举起的小粉拳捏得紧紧的,却无论如何也打不下去。

    正当时,一道充满了威严的暴喝传来,“休得伤人!”

    随即,一道尖锐的破空声传来,正好打在任凶高举的手腕上。

    剧烈的疼痛袭来,让她发出了赶忙收回了手。

    任一见状不妙,赶忙上前查看,“凶娘子,没事吧?”

    任屠也一脸难受的关心道:“伤到哪里了,快给我们看看。”

    任凶小脸煞白,还是努力憋住,反过来安慰两人,“没事,我真没事,就是……太突然了,没有防备住。”

    “别说话,快让我看看。”

    任一不放心的想要拉过伤口查看,却听得傲娇小姑娘突然转身,向后跑去,一下子扑进一个中年男人的怀里,大声的哭诉着,“呜呜呜……父亲,他们伤害了我的青青,还要伤害我,他们……呜呜呜……”

    “好啦好啦,知道啦,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嘛!”

    来人一脸慈爱的哄着傲娇小姑娘,面对任一三人时,则是换了一副不咸不淡的嘴脸,“你们几个,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何动的手?”

    任一上前,正预分辨,那傲娇小姑娘已然恶人先告状,急赤白赖的告起状来,“父亲,我就只是说了他脸黑而已,他们几个气不过就来欺负我。父亲,在府门口他们就敢打人,你可要帮我出头啊!”

    “好啦好啦,乖啦,若事实就是你说的这般,父亲定然不能饶了他们。”

    任一很是郁闷的辩解道:“这为前辈,事出有因,还请明鉴。刚才是你那爱女强要收我们三做仆人,我们虽然人微力轻,但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自然不同意,因此才有这般争执。”

    “原来如此。”中年人点了点头,忍不住叹息一声,“我这女儿倒也没什么坏心,就是……缺了一点管教,以至于喜欢惹是生非,给你们三个添麻烦了。”

    他就知道这个孩子是个不安分的主,果然,所有的一切证明,都是她惹出来的。

    傲娇小姑娘暗暗的甩了任一一个大白眼,不服输的辩解道:“做我的仆人怎么了?这是对他们的抬举,整个神都的人有多少人想要,我还不稀罕得给呢,哼!”

    中年男人有些头疼的道:“你啊你啊,你也不问问这三人稀罕你不?人家凭什么就要稀罕你呢?”

    “凭什么?就凭你是我爹,此界最厉害的魂王,你的地盘谁敢不从?”

    傲娇小姑娘下巴抬得高高的,蛮横的大声嚷嚷着,似乎这么一说,对面那三人就该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要知道,攀上她,就等于攀上他爹这个高枝儿,以后修行路上不但会有源源不断的修炼资源,还能得到魂王的指点,修行路上能少走多少弯路,一步登天那都不是事儿。

    试问,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儿,他们凭什么拒绝?

    除非他们三个,就是个大傻子!

    “嘶……”

    “嘶……”

    任一和中年男人异口同声的倒吸一口凉气。

    这得多么霸道的姑娘,才会生出这种想法来。

    “你完了,你这孩子思想太过邪恶,我必须送你进魂学,不出师这辈子都别来见我。”

    中年男人这话一出,傲娇小姑娘再也傲娇不起来,浑身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害怕的,不停的直哆嗦。

    “父亲,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你答应过我娘的,这辈子都不送我进去,现在却……”

    “我是答应了你娘,但那是有条件的,你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和此界魂灵格格不入,日后必定会影响到你的魂力修炼,所以……这个事儿,由不得你。”

    “我不……”傲娇小姑娘还欲争辩,中年男人却是抬手就给她的额头打上一个烙印,也不管她愿不愿意。

    那个字是看起来有些像个“魂”字,也不知道有啥用。

    傲娇小姑娘摸着额头上多出来的符文,委屈得想哭,最后还是又憋了回去,只是不甘心的指着任一三人,

    “他们弄坏了我的青青,他们刚才还要打我,他们也不是好人,也需要去魂学进行改造。”

    反正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她是逃不掉了,这三也别想逃。

    居然打着这样的算盘,傲娇小姑娘的心思可真的是令人不爽。

    任一自然不愿意,“这位前辈,你听我说,我们三只是偶然路过此地,马上就会离开,你……”

    “哼!欺负了我的女儿,你们不会觉得我会轻易的绕过你们吧?”

    中年男人的眼里并没有多少感情色彩,只是就事论事的道:“年轻人,别觉得我在欺负你们,你们的身上有很多不祥,正好那魂学可以消除你们的业障,让你们往后的修行之路更加平坦。”

    “啊……这这这……”

    任一一时间也无法分辨此人是好意还是歹意,因为他和两个灵宠的额头上都有了这个印迹。

    他有千世镜这样逆天的法宝护身尚且逃不掉,可想而知,对方的实力究竟有多高。

    怪不得能统领这么大一个神都。

    “行啦,以后你们就是同门师兄妹,好好的相处吧,不许再打打杀杀的,若是被我知道了,下一次就不是这么简单的惩罚了。”

    中年男人来得快走得也快,这话才说完,下一瞬人就没了踪影。

    傲娇小姑娘瘪着嘴,气哼哼的跺了几下脚,对此无可奈何,只得把气撒在任一三人身上,

    “都怪你们,若不是你们在这里出现,就不会惹来我父亲,你们简直是十恶不赦的大坏人。”

    “十恶不赦…坏人?姑娘,讲点良心不,是你在找我们的茬,害得我们三个都印上了这个玩意儿,我们都还没怪你,倒是你,反而倒打一耙。”

    任一真的很郁闷,他长得这么像坏人吗?三番五次的给他安上这个罪名。

    “你胡说八道……”傲娇小姑娘有些词穷,却是不服输的强撑着,“就是怪你们,哼!三个讨厌鬼!”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了,似乎对于这样的安排,已经认命。

    任一可不,他并不懂这额头上的东西是啥,也不想去上什么魂学,他就是个如风的男人,自由自在不受拘束。

    带着两个灵宠就想离开这个破地方,至于那啥三天盛宴,任一也没心情去吃了,按照他的理解,他八成也只能对那些山珍海味干瞪眼,无法下嘴。

    只不过,人才走到那城门口,就见到先前帮助他们登记户籍的卫兵上前拦住了他们,

    “哎呀……恭喜你们啊,这么快就拥有了进入魂学的资格。”

    “额……这个没啥好喜的吧?”

    任一摸了摸那印迹,难道这不是惩戒,反而是一种难得的殊荣?

    只不过这话没法问出口,否则的话,人尽皆知的事,他们又不知道,可能又会被当做上古封印的邪恶之人,他真的受够这样的待遇。

    不料这话却听得那卫兵咋舌不已,“小伙子,你这话搁我这儿说说也就罢了,若是被此界之人听了去,非得群殴你不可。”

    任一三人吓了一跳,“这个至于吗?”

    还群殴?他们干啥人神共愤的事了吗?

    卫兵冷冷一笑,“呵,你还别不信,万年前就有一个和你差不多的家伙,他当时并不把这个魂学当做一回事,开学了也不去报道。”

    “然后呢?”

    “然后…这家伙在外面瞎晃荡,结果被人看见了,这么不珍惜魂学,顿时惹来一群修士追着他打,直揍得他亲娘都认不出来。”

    “可怕,这也太疯狂了。”

    这个样子还让他们怎么离开?怕是前脚出了这个门,后脚人就废了。

    “哼哼……你们可知道,有多少人做梦都想进入魂学?啧啧啧……不说了,身在福中不知福,再说下去,我怕自己也会忍不住揍你们三一顿。”

    卫兵一脸羡慕嫉妒恨的离开,留下三人有些风中凌乱的立在那里。

    “怎么办?主人,看样子走不成了。”

    “我们……要不,还是回去吧。”

    两小个直接认怂了,他们可不想被人追着打,若是额头上这个印迹一直存在,他们岂不是要被人追打一辈子?

    这日子还怎么过?

    任一的脸色很难看,要知道会这样,刚才看啥热闹啊,赔了灵宠跟着自己受罪不说,又把自由给弄没了。

    “回吧,那府主千金这般刁蛮的女人,尚且认命,咱们胳膊拧不过大腿,还能例外嘛?”

    再说了,那府主害谁,总不能害自己姑娘,所以,也许,那里真的是个不错的地方呢。

    这般一蹉跎,天色也黑得差不多,大街上的红灯笼一串串的挂了起来,把整个城市彻底点亮。

    万家灯火,驱散了异乡的孤寂。这里的月亮比起下界的,似乎要清冷几分,一股久违的寒意让任一有些落寞起来,做乞丐时也这般冷过,自从踏上修行路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再度体验过。

    “唉~”

    轻叹一口气,领着两灵宠随着人流,向着广场走去。

    这里早已经被管家和小厮们收拾得一片喜气洋洋,桌子足足摆了十条长街,才最终把所有人容纳了下来。

    任一找了半天也不见有空位,三人踌躇不前,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就见那傲娇小姑娘一个人霸占了一张桌子,犹豫了一下,三人毫不客气就坐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