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奥灵猎人 > 第八百三十九章 断臂与引线

第八百三十九章 断臂与引线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鹏创
    韦蒙通过『斩面阵符』的空间切割之力,瞬间砍下了自己遭受吕雉手指贯穿的右臂,由此将包括弹孔在内的手臂骨肉瞬间削除而去。

    倘若他这番动作完成得再慢上那么一毫秒,那么吕雉在韦蒙右臂表面留下的那发直径一厘米微小弹孔,将会在『扩散指虎』的遗物效果作用下迅速扩张蔓延,继而一举将韦蒙的整幅肉躯彻底地瓦解与破坏,不用哥摩多勒出手就足以当场将韦蒙抹杀。

    所以,在中弹的第一时间,韦蒙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断臂自保。

    而那只被他砍断的飙血右手,则是顺应着韦蒙刚才前甩动作的惯性,紧握旋子霰弹与哥摩多勒的身形擦肩而过,旋即朝着前方急旋飞去。

    对于韦蒙自我断臂的行为,哥摩多勒没有给予过多理会。

    他的血红双目仅是死死锁定着韦蒙近在咫尺的身体躯干,灰白的面庞顿时涌现出了一道大功告成的狂喜笑容。

    紧接着,哥摩多勒的身体,从头到脚,浑身上下,包括所有的服饰与装备,就这么在韦蒙闪烁生成的斜面三角光阵给完整分隔成了前后两片。

    只不过,在肉身惨遭『斩面阵符』一分为二之前,哥摩多勒那只猛挥而出的右手,却也将积蓄于掌心之中的赤红光团,在极近的距离下对准韦蒙直接泼洒而出。

    直到这个瞬间的来临,韦蒙这才得以看清这道赤红光团的实质。

    它是一团半液态的似凝胶状物质。

    乃是由哥摩多勒的汗液媒介与奥灵之力经过融合与浓缩才得以创造出来的术式产物。

    尽管它没有什么浩荡的声势,也没有什么庞大的规模,但是在韦蒙看来,这堆物质毫无疑问正是哥摩多勒有自信能够一口气解决自己的致命杀手锏。

    于是面对扑面而来的赤红凝胶,韦蒙的身体当即下意识侧身闪躲。

    然而,鼠主猎人和爆破小丑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过接近了。

    受限于极其短暂的反应时间和极其狭窄的活动空间,韦蒙避开了眼前挥洒过来的绝大部分赤红凝胶,但是终究无法彻底全身而退,就这么让剩下的漏网之鱼一举覆盖在了韦蒙的胸膛表面。

    尽管韦蒙在闪躲的同时还不忘将奥灵之力凝聚于体表创造能量薄膜,然而覆盖而来的赤红凝胶却是闪电一般地穿透了韦蒙的体表能量薄膜,就这么以诡异的形式渗入韦蒙的肉体之内,继而让他的整个胸膛都开始绽放出了赤红的光芒。

    韦蒙神情剧变,呼吸骤停,紧接着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无法动弹,仿佛体内的生理环境在赤红凝胶的入侵下已是产生了某种恐怖的异变,就这么当场夺去了他的行动能力。

    同一时间,位于韦蒙身后,刚刚完成一轮手指贯穿攻势的吕雉,见到哥摩多勒如愿以偿地将赤红凝胶洒入韦蒙的躯体,嘴角立马就上扬起了一道满意的弧度。

    (计划成功。)

    想到这里,吕雉立刻反身后退,全速与韦蒙拉开距离。

    而被『斩面阵符』切成前后两半身躯的哥摩多勒,佩戴于其腰部的『悔棋腰带』旋即便是爆发出了一大片刺眼至极的紫红光潮。

    『悔棋腰带』刚才和哥摩多勒一齐被『斩面阵符』一分为二。

    但是,这却并不妨碍它为哥摩多勒自动施展出那道时间系的遗物能力。

    哗!

    在韦蒙惊诧的目光注视下,『悔棋腰带』和哥摩多勒被一劈两段的肉体当即一同步入时间回流状态。

    只见哥摩多勒一边疾速倒退,一边恢复原状,随后转移到了距离韦蒙五十米开外的初始位置,肉体与精神当即变得完好如初,整个复活过程尽是花费了三秒不到的短暂时长。

    然后,借由『悔棋腰带』完美复活的哥摩多勒,注视着韦蒙无法动弹的身体,感受着韦蒙充满无力感的视线,贼眉鼠眼的灰白面庞终究是展现出了一道胜利者的灿烂笑容。

    (总算彻底逮住你这只该死的老鼠了。)

    这一刻,哥摩多勒面目猖獗,嘴角高扬,同时情不自禁地在内心庆贺道:

    (如今渗入你体内的汗液产物,正是老子的最强杀招『汗液引线』。)

    (它无法被常规力量所防御阻挡,一旦与你的肉体发生直接接触,那么你注定只能被它渗透体内,在它的影响下暂时丧失身体的活动能力。)

    (然后,『汗液引线』的最强之处,便是在于能够进一步改造你的身体,直接让你整个人变成一台人体炸弹。)

    (而在我给出指令的一瞬间)

    (你的身体就会直接炸成一滩血雾了!)

    哥摩多勒一边得意冷笑,一边向韦蒙抬起手掌。

    (你这只喜欢东窜西窜的烦人老鼠,害我们不得不在你身上浪费这么多时间和精力)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尽情地折磨你一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干脆利落地杀死你)

    (只可惜,大家都有彼此的难处,实在是叫人遗憾。)

    哥摩多勒在一秒不到的时间里完成了这些心理活动,接着便是交叉中指和大拇指,当着韦蒙的面做出了一个打响指的前兆手势。

    (所以讨人嫌的老鼠啊)

    (在我哥摩多勒的手里)

    (就这么心怀感激地爆炸吧!)

    心念至此,哥摩多勒的手指终是打出了啪的一声脆响。

    喀!

    伴随着引爆指令的传出,韦蒙的身体当即红光暴绽,随即就这么轰然爆裂,在哥摩多勒的眼中彻底沦为一大片血红的雾气。

    于是,在历经了将近半个多小时的追杀与逃亡,鼠主猎人最终还是不幸栽倒在了这群老练而娴熟的杀人狂手里。

    注视着韦蒙在天空爆散开来的颗粒状尸骨,哥摩多勒当即情不自禁地仰天狂笑。

    “哈哈哈哈哈!”

    “喂,吕雉、斐鲁撒,你们两个人看见了吗?”

    “刚才这家伙临死之前的那副绝望表情!”

    “啊!爽!真他吗的爽!”

    “虽然没能好好折磨这只老鼠,但是能够亲眼目送他粉身碎骨,这样的滋味仍然叫人深感痛快啊!”

    “那么,接下来,咱们又该去哪里搞死更多的猎人啊?”

    “老子已经快要等不及啦!”

    “嘻哈哈哈哈!”

    只不过,无论是吕雉,还是斐鲁撒,都没有对哥摩多勒的这番演讲做出任何的回应

    因为,上述的一切,全部都是哥摩多勒的死前幻想。

    哥摩多勒以为自己成功打出了响指,然后就这么通过『汗液引线』的杀招伎俩,直接将无法动弹的韦蒙炸得尸骨无存。

    然而,真正的现实却是截然相反。

    哥摩多勒并没有打出响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