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一卷 第1073章 魔变

第一卷 第1073章 魔变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旅心僧
    第一卷第1073章魔变

    几百年被打残,只剩下半个魔体,仍旧持续数个时辰才消散完毕,散发出的气息蕴含很多死气,方圆数万里内半点生机皆无。

    没有强大压制,被踏碎的大地深处,轰隆隆闷响不断,苍穹上的电闪雷鸣,再次猛烈炸响。

    但那个巨大漩涡不见了,似乎如同莹白手臂带走一样,剩下散乱的粗大电流,铺天盖地掉落下来。

    似乎被压制的太久,地下辗转积累的岩浆,凶猛向上冲出,如喷射的魔火,一路直达数百里苍穹,黑色烟柱粗壮而恐怖,并且泛滥成一片火海,向四外快速扩张。

    整个玄风仙域,再也没有其他声音,灵脉破碎,仙境毁落,宫殿洞府化为尘埃,生机寥寥无几。

    从高空看去,更能看见无数条粗大的裂缝,以大战之地为核心,向周围延伸开去,一条条大裂谷,动辄几百上千里宽,带着深不可测,将会一直存在。

    茫茫苍穹,只有十几个影子,孤零零的散落在四处,一脸苍白和枯败之色,各个低头不语。

    他们是金仙,超脱于生灵,神通强大,损伤较小,但这等规模的惨烈,任何登记也无能为力,只好默默接受。

    …………

    云光仙域,大战正酣,仙界上千万之众,一直保持了上百年的优势,正在快速失去。

    灵界大军越来越多,正不断投入到各个战场,粗略估计陷入激战的力量,已经和仙界大致相等。

    威灵道所在的空间节点,彻底被全面撕开,古老的空间通道,间隔二百多万年,再次彻底展现在双方眼内。

    一条直径数百里,深邃无比的巨大通道,大量灵族正在蜂拥而来,所过之地一片废土。

    曾经在仙域纵深之地,打造了一条横贯南北的坚固防线,此刻的两翼都被突破,尸山血海继续向西铺就,惨烈状况无法言喻。

    北方主战场,宽阔的苦竹河两岸,一直水草肥美,生灵汇聚在此,修士也有常驻洞府,水属性灵气浓郁,鱼虾丰盛,富庶繁荣。

    但这里早已崩溃月余,血色水流泛滥,大河被残肢断臂堵死,遭到无数仙器狂轰乱砸,数万里变成沼泽,腥风血雨正浓。

    仙域南侧的天明台,曾有大罗金仙在此讲道数次,被修士捧为妙地,打造成楼台林立,道韵浓浓之所。

    然而这里的大地,早已被掀翻不知多少次,沟壑千横万纵,石碑碎块遍地都是,楼宇亭台四分五裂,烈火焚烧之地,均已焦黑成炭。

    血腥气息在虚空,被剧烈激荡的威能带着,疯狂的来回奔涌,寒光密集闪耀,巨响连绵。

    一路向西,仅仅两万里外,苍穹上蓝色和妖绿色交织,人影密集,惨叫声密密麻麻,闪电霹雳频起,厉芒带着锋锐法则无数次斩下。

    灵族大军的愤怒和凶狠,无数次震惊仙界修士,一个个族群组成的军团,悍不畏死的前进,军阵规模宏大,一攻一守皆有操控般。

    这里的修士不知道,他们面对的灵族,与当初在昊冥仙域的大战对比,作战阵型更加紧凑,看似只是族群共性使然,却是沙场浴血过的经验积累而成。

    和昊冥军团大战,灵族大军败北,但磨过的刀锋,更加犀利的向这里斩落,仙界修士死伤惨重。

    作为核心防御的云道平原,是灵界扑向对月神宫的必经之路,这块仅有万里大小的碧绿之地,不知何时变为了红色。

    五分之二的主力,在这里将灵族截住,尸山血海覆盖苍苍草木,一层层堆积起来,如同为大战挖好的墓地,森森戾气充斥虚空,凶狠中只有生死。

    ‘这些该死的,原来是他们在昊冥仙域败了,都是废物蠢货,连一个仙域都收拾不了。’

    ‘那为何我们打起来这么吃力,老子几乎把老本都拼上了,战线反而在后退?’

    ‘啊这……我等平时纵览无数古书,里面都未赞扬过灵族的凌厉,恐怕得问那些高阶,他们掌握了最精准的情报,是谁刺激的他们如此发狂?!’

    啪嚓!

    在修士难看的神情中,前方高空蓦的多出一棵巨树,伴随嗡嗡咒语,转眼化为一把巨大长鞭,宽度足有千丈,似乎能延伸万里,凶狠至极得续满力量,直接抽下。

    仙界大军没有棱角分明的军阵,所有人连成一片,如山脉般在蠕动,当灵族的族群发动攻击,他们被迫随机应变,无数修士组成层层防御。

    当巨大长鞭砸落,威能最强的下方,不知多少人爆体而亡,先前还在分析情形的两人,有一个仙躯崩解,只剩仙婴侥幸逃脱。

    据此前锋交错厮杀之地,仅仅十几万里的一座小型山岳,峰顶悬浮着巨型高塔,紫光旋转,法则环绕,内部别有洞天。

    无数身影环绕此塔,警惕的环视四方,一道道强大气息,背负赫赫法相,目光充斥警惕。

    七八名金仙,将高塔周围万里的虚空直接封死,天上地下一片寂静,一缕清风都被排斥,半个雨滴都引起敌意。

    高塔三十楼层,比山岳还要雄阔,向外荡漾的一圈圈光晕,蕴含无上气魄,草木早已弯腰,野兽飞禽毫无踪迹。

    两名太乙金仙,站在首层的大门两侧,那里仅被一道青色光幕遮蔽,光华连连,都是遮蔽神通,外部休想窥视。

    殿堂不大,结构紧凑,四根银色紧贴外壁,除此之外仅有四个蒲团,上面各坐着身影,未见灵茶鲜果,气氛微妙。

    无人说话,皆各自闭目,唯一变幻不断的,是中心处的那块褐色石碑,碑面粗糙斑驳,却可以表达万象。

    上方展现宏大画面,正是战场惨烈实情,灵族一步步紧逼,仙界大军努力抵御,但很快又后退数百里,留下亡魂无数。

    靠近门口左侧的蒲团,一灰衣老翁,白发被红色发簪挽起,神情浅黄凛凛,长眉才遮蔽眼帘,法袍上是两轮红月互相勾连,气息晦涩。

    此人手里一串念珠,古铜色泽,上面铭刻无数金字梵文,淡淡光芒正从两臂转入道躯,内敛着一股大悲大慈的气势,淡淡金光一轮又一轮。

    “走不走?”

    “再等等!”

    紧邻而坐的人,头顶一片紫光,光芒里一朵黑莲幻影,气息阴冷,更神奇的是其容颜,似乎只有十七八岁,仅仅青少年的姿态,但收敛的威压,明显还要高些。

    灰衣老翁睁开眼,莫名的问了一句后,就徐徐吐出口仙光,光芒里充斥氤氲和异象,让人闻之几乎能陷入陶醉,如吃圣药。

    “那就别走了!啊嗷!”

    ‘轰隆隆……!’

    大厅内虚空中,莫名出现一道道红色雷电,继而炸裂的满满当当,在灰衣老翁周身浮现出的,再也没有任何仙家道气,猛然浑身发黑发紫,须发腾腾燃烧,一股狰狞之相,魔意涛涛。

    红色的粗壮雷霆,密集的如针织品,威能恐怖到极点,充满骇人的雷法之力,可以让金仙转眼化作飞灰,为天下修士惊惧震恐。

    每道雷霆内部,还有一根根黑光,如筷子粗细,虽规模难以入眼,却散发出最深沉、最古老的魔意,荒冷而暴虐。

    骤然突变,毫无征兆,弹射出的雷霆,瞬间打在另外三人身上,这些人都是大罗金仙,即便事出突然,来不及祭出神兵圣器,但护体灵光却自动护住。

    然而刚一出现,刚触及电弧,便滋啦几声破碎,似乎雷光里含有霸道的克制法则,这些雷霆顿时轰击在每个人道体上。

    道一丈,魔则一丈!

    诡谲恐怖的雷威,将三名大罗的道躯,顷刻直接打爆,如同带着荆棘的藤条,狠辣的抽在充气皮囊上,一股焦灼味道入鼻,厅内只剩三个元神。

    惊醒的元神,各个勃然失色,根本未想到灵族大敌灼灼逼人之际,己方一片默契许久,毫无征兆的,堂堂玄风仙域之主,一名大罗后期至尊,蓦的发狂逞凶。

    那恐怖魔意,让他们骇然失色,一种前所未闻的滔天魔冷,一击将道躯摧毁,难以抗衡。

    但瞬息万变,就在三人道躯崩溃的瞬间,灰衣老翁竟然不见了,但虚空中,每个人的头顶,同时出现一声魔啸。

    ‘轰隆!轰隆……!’

    三次极其诡异的晃动,三个粗壮无比的魔爪,以及三枚黑红两色,快速旋转的圆珠,影掉落了下来,距离头顶不过数丈。

    “索嗣,你你……咱们是多年的老伙计啊!”

    “老贼,你失控了!”

    “魔变!他已被混沌真魔气吞噬……!”

    但后面的话,在三次黑芒和红光交织的剧烈爆炸里,根本不值一提,整个大厅顷刻变成另一个世界,粉碎而毁灭,一切道法不存,处处皆魔!

    被称为索嗣的灰衣老翁,顷刻直接化魔,毕生道机难以阻挡,转眼成为无穷魔威,一路追求,成为另外的嫁衣。

    ‘咕咚!’

    外面,高塔猛烈收缩,继而剧烈弹跳了几次,下方那座山岳,顷刻间化为齑粉,方圆数千里消失不见,转眼成为广袤深坑。

    两名驻守门口的太乙金仙,距离三百里左右,猝不及防之下,就被一股股恐怖狂沛之力,如弹射出去的炮弹,道躯在半路轰然炸裂。

    噗!

    仿佛瓷器破碎,高塔收缩数次后,立刻平静下来,但却寸寸碎裂,有一道毫无掩饰的魔光,从内部直射苍穹,恍若笔直的天柱,扎进无尽深空,甚至钻入了混沌。

    “什么情况?”

    “四位前辈,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上千里外,两名只剩元神的太乙金仙,满脸惊怒和骇然,迅速祭出防御神器,神情大凛的沉声问道,一股股酥麻呆滞之感,法力有些运转不畅。

    不知内部除了何等情形,竟然巨变如斯,若非这多宝塔是一件圣器,抵消了很多爆炸余威,他们两人必遭重创。

    那八名金仙,全都法体失控,向下齐齐栽落,但未及下降千丈,一个个浑身金光笼罩,仙光道韵横生,神器迅速护体,一个个有些狼狈,脸色铁青。

    嗡!

    宝塔破碎,波动向外扩散,再看那里的虚空,就剩一个越有几十丈方圆,深邃无比的空间黑洞,静静悬浮着。

    但滔天魔光直射斗牛,一股恐怖至极的气息,又从魔光里烈烈扩散,上古荒老、原始的凶煞之意,比魔界强者不知纯净多少倍。

    “四位前辈呢?”

    “这宝塔里面,居然还藏匿了……混沌古魔啊?快跑!”

    当感应到那股森森魔意,两名太乙金仙一跺脚,瞥了眼便满脸苍白,惊惧声吼出,顷刻变成一抹金霞,就要瞬间移走。

    “呼噜噜……吼!”

    那个黑洞,在此刻莫名一颤,接着就从里面钻出个人影,身躯佝偻,垂垂老矣,似乎转眼过了万年。

    但他赤身无衣,更干瘪无肉,枯瘦之躯上,全是诡异的赤黑色魔纹,红发遮蔽容颜,一个鸡蛋大小的紫红色圆珠悬浮于头顶,正缓缓抬头。

    “索嗣前辈……吗?”

    “他被谁袭击了?卧槽,都魔变完毕了。”

    几乎眨眼间,两名太乙金仙更感觉大事不好,一颤便消失于原地,那八名金仙同样不慢,各自神通迭变,各走一线争相逃命。

    “喉喽……喉喽……魔域啊,我的主!”

    天地,未等难听之音落下,便转眼成为血红,万里内直接凝固,空间波动不断,那道冲天光柱里,一股难以抗拒的魔力,转眼覆盖开来。

    继而一股血腥气息泛滥,随之这万里内,便化为滚滚血池,并且冒出密密麻麻的气泡,宛若血海泛滥成灾,再不见一丝一毫现价法则存在。

    ‘咕!咕!’

    ‘咕咕……!咕咕咕……!’

    两千里外的各个方向,怪异声音不断,似乎有东西从血海冒出,原来是八名太乙金仙,一个瞬息后,几乎接连现身,但随即惊叫不绝。

    六七千里远的虚空,又有两声异动,当一对太乙金仙也出现,整个空间开始颤抖,血海一阵扭曲,就将无尽茫茫的边缘处,尽数闪电般反卷,向光柱所在的核心收拢。

    “索嗣前辈,快点清醒!这是云光仙域,再不坚守道心,圣人不容你!”

    “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