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秘战无声 > 第360章:头疼的事儿

第360章:头疼的事儿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长风
    绑架事件后,奥斯本老实多了,这些日子基本上出了上班工作,回家之后就没有出去浪了。

    也是因为徐贞经常过来看他。

    这段时间,她俩的感情升温很快,如果不是碍于国籍和身份,这架势都可能是奔着结婚去的。

    这种情况下。

    罗耀也只能看着,还不能阻止。

    奥斯本现在能这么安分守己,这还真是人家徐贞的功劳。

    对于徐贞隔三差五的来看奥斯本,甚至是晚上留宿奥斯本的住处,罗耀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要她接触机密文件就行。

    ……

    自从上一次跟罗耀吃饭,醉酒之后,杨思跟施嘉干的关系急剧恶化,两人在“兽医站”碰到都不说话。

    甚至在开会的时候,都是极少交流。

    施嘉干在温玉清跟前告了杨思一状,温玉清就给杨思发了一份斥责电报,责怪杨思无能,未能将密译室的破译密电之法学到手。

    杨思自然心中不快,他难道不想学,可人家让你学,你才有机会学,不让你学,你难道还能去偷不成?

    真以为“密译室”的那些人都是傻瓜,不知道保密?

    核心机密这种东西,人家都不会让你看一眼,“密译室”在滇城密检所交流学习组是被怎么对待的,他们是怎么被对待的?

    温玉清太小家子气,一点儿大将风度都没有。

    跟罗耀这个年轻的小老乡相比,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就是留了几天美,有啥子了不起?

    让一个搞技术的人,去干偷鸡摸狗的事情,亏他想的出来,还有施嘉干,来到山城,除了第一天象征性的到了一下,其他时间都出去应酬了,每天还很晚回来,甚至不回来,他倒是成了“工作卓有成效”,接受表扬了。

    两人过去关系只能算一般,工作上也都是工事,私下来并没有太多的接触,这一次不同,一起出来,工作生活都在一起。

    性格矛盾,理念冲突,原本鸡毛蒜皮额的小事儿,结果火一拱,就成了大事儿了。

    施嘉干是温玉清的小舅子,虽然是副组长,那是一点儿没把杨思这个组长放在眼里,骂起来,一点儿情面不留。

    杨思呢,学者,文化人,不擅长吵架,结果呢,自然是屡屡区于下风。

    这一吵架,杨思就不待在驻地,直接跑“兽医站”,跟着迟安他们一起工作,甚至连下班了,都不愿意回去,跟着一起加班。

    碰到这种情况,迟安也不好赶他走,只能等下了夜班,请罗耀派车送他回去。

    越是这样,施嘉干越是认定杨思被“密译室”罗耀收买了,脏水往他身上泼,加上跟滇城密检所汇报的权力在他手上,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要不是怕丢人,施嘉干都想把杨思一脚踢回滇城了。

    整个密检所交流学习组,大权被施嘉干掌握了,杨思被架空了,甚至还被孤立了,他这个组长现在是空有头衔,没有任何权力,连每天给密检所汇报的电文内容都不给他看了。

    按照规矩,电文需要他签字才能签发的,现在施嘉干一个人同意就行了。

    对于杨思的遭遇,罗耀其实还是有些不落忍的,可毕竟那不是自己人,他帮的越多,反而越坏事儿。

    就是不帮,杨思这样下去,就算再回去密检所,估计也不会再被温玉清重用了。

    离间计确实起了作用。

    当然,杨思这样聪明的人,他自然是明白的,不过,罗耀是正大光明的做,没有藏着掖着,也没有暗地里使坏。

    如果这都怪人家使坏,那你这个人心就黑了。

    杨思现在避开跟罗耀见面,但是跟迟安关系倒是越来越好,迟安也是存粹的学者型官员。

    当他听说迟安居然没有加入军统,而是以军令部二厅的身份借调军统工作的,他吃惊了。

    军统的霸道,他可是早有耳闻,迟安这种人才,居然不是军统的身份,这太意外了,完全感觉不可思议。

    军统那位戴老板能同意?

    迟安也没隐瞒他,其实,密译室内,有不少都是通过这种方式过来的,当然,现在没有这种好事儿了,除非你是密译室需要的特殊人才,才可以走这个特殊渠道。

    很多人对加入军统特务组织有顾虑,这个是可以理解的,如果用强硬的手段,即便是人来了,可人家工作不尽心,怎么办?

    所以,特殊技术型人才,可以变通一下,以保证他们今后去留随意,毕竟加入军统,哪怕是离开军统局去其他部门任职,也都要接受军统家规的管制的。

    罗耀这个做法令控制欲很强的戴雨农内心很不痛快,但是又不得不承认,他这一套做法确实给军统网罗人才提供了另一个思路,更方便,也更柔和多了。

    军统想要找自己想要的人才来做事儿也相对容易多了,付出的代价也更小了。

    殊不知,罗耀的这个方法保护了很多人,这是后话,不提了。

    “站长,杨思找过我了,虽然没有明说,但我能从他话语中,能听的出他为自己在密检所的前途担忧。”迟安找到罗耀汇报道。

    “他想来咱们这里?”罗耀没想到杨思跟施嘉干闹的这么大,都把这位东华大学数学系高材生逼的快要另谋出路了。

    当然,施嘉干做不到,应该是施嘉干背后的温玉清,那可是施嘉干的姐夫,这姐夫自然想着自家小舅子了。

    温玉清的密检所任人唯亲,这早就让人诟病了,要不是他背景深,早就有人想把他给拿下来了。

    “应该是有这个想法,但是没直接提,我估计,就算想来,也要等这一次交流学习结束之后。”迟安道。

    “杨思的家人都在香港吧?”罗耀问道。

    迟安惊诧道:“站长怎么知道?”

    “咱们不也派了交流学习组去了滇城密检所吗?”罗耀嘿嘿一笑,“咱们这位陈副主任干别的事情或许不行,但这种事他是最在行的。”

    “站长是有什么想法吗?”

    “杨思的家人在香港没有任何收入,全靠温的夫人每个月给一百港币作为生活费用,杨思一旦离开密检所,来咱们这边工作,这笔钱温一定给他断了,所以,想要把杨思挖过来,得帮他把这个后顾之忧解决了。”罗耀说道。

    “我明白了,站长需要我做什么?”迟安问道。

    “有些话,我不方便去说,但是你就不一样了,你只是密译室一个中层技术官员,你跟他说,比我要来的好。”罗耀道,“如果杨思确实又想离开密检所的打算,可以到密译室来,工资待遇跟你平级,另外,他家人在香港的生活,我们也可以予以安排,不论是继续留在香港或者选择回国生活,我们都可以提供相应的便利,当然,如果想在山城安家,那是最好了,就近照顾,生活在一起,免得分开思念。”

    “好的,我找个机会跟他说。”

    “嗯,不急,反正还有一个星期左右,交流学习活动才结束。”罗耀道,“临走之前,你可以单独请他去家里做个客,私下里把这个话跟他说一下。”

    “明白,有站长的话,我就心里有数了。”迟安点了点头,这里面涉及两个机构复杂的人际关系,他可做不了主,必须来请示罗耀。

    ……

    “站长,奥斯本顾问求见。”

    “请他进来。”罗耀点了点头,吩咐小伍一声。

    “罗,忙着呢?”奥斯本进来,见到罗耀,一个很亲切的笑容出行在他的脸上,这并不常见。

    “说吧,什么事儿?”罗耀一看他这个表情,就知道奥斯本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求他,不然,他不会笑的这么勉强的。

    “有一件事,我想请你帮忙?”奥斯本讪讪一笑,搬了一张椅子在罗耀面前坐了下来,很认真的说道。

    “说。”

    “我想让徐贞搬过来跟我住?”奥斯本道。

    罗耀套上钢笔套,合上文件,也很认真的道:“你知道的,这不符合规矩,对你们俩的事情,我已经是尽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的安全考虑,可是,徐贞跟我共过患难,她没有问题的。”奥斯本辩解道。

    “你知道徐贞过去跟汪氏的关系吗?”

    “知道一点点,她都跟我说了,她不过是做了汪一段时间的情.人而已,都是过去式了。”

    “如果她暗中替汪氏做事呢?”

    “不,这不可能。”奥斯本断然否定道。

    “你敢保证吗?”罗耀反问道,“奥斯本顾问,一个已经去了香港的女人,为什么要冒着风险再回山城,她到了香港就活不下去吗,还是山城更加安全?”

    “她是被骗了,汪不在香港,所以她就回来了。”

    “你可真单纯,她这话你就信了,全世界人都知道汪从未去过香港,她怎么就相信了,还是她去香港别有目的?”罗耀问道。

    “罗,你别把人想象的这么阴暗好不好,徐只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她身上有很多优点。”奥斯本极力为徐贞辩解,“她去香港,是那个乔治·凯文告诉他的,汪在香港,她自己并不知道消息的真假,她一个女人,怎么可能跟你们相比?”

    “乔治·凯文为什么要跟徐贞说这个?”

    “我不知道。”

    “如果她仅仅是需要一个去香港的借口呢?”罗耀反问道,“还有,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现在关注你的人很多,你跟徐贞保持这种关系,我不反对,但你要将她留在身边,我不同意。”

    “我要跟徐结婚,她就是我的合法妻子,你总不能不让她跟我住在一起了吧?”奥斯本说道。

    “你说什么,你要跟徐贞结婚?”罗耀大吃一惊。

    “只要我跟徐贞结婚,你就没有理由不让她跟我住在一起了,不是吗?”奥斯本有些赌气的说道。

    “你打算抛弃你在美国的艾德娜小姐了?”

    “我都大半年没有她的消息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早就把我忘记了,或者早就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奥斯本一本正经的道,“我爱上了徐,我要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