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414章 母胎罪恶,冰宫圣女

第414章 母胎罪恶,冰宫圣女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残剑
    离如熙和离如烟离开之后,苏离静静的站在烈焰荒域的海域边缘,神色略微有些落寞。

    罪域囚笼解开之后,这一方浩瀚的世界里,苏离却已经找不到前行之路。

    沐雨兮的身份和对应的天机,苏离也一直没有能推衍出来,人生档案系统也依然无法查看到沐雨兮的过去。

    至于魅儿。

    作为一个独立出来的、来自于南宫婉儿的本源分身,如今有了身孕,却没有一个容身之所。

    苏离心中要说没有什么感触,肯定也是不可能的。

    可这个世界,却并不属于他苏离所在的世界。

    就像是梦千秋施展出千秋大梦手段呈现出来的部分因果一样,这种矛盾,恐怕很难以调和。

    苏离调出了系统,仔仔细细的重新将系统的每一个功能都进行了一番查看,许久之后,他的心情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随后,苏离将魅儿从记忆禁区之中释放了出来。

    与之一起出来的还有沐雨兮。

    “魅儿,这一次和南宫婉儿对峙,你这里,让你受委屈了。”

    苏离握着魅儿略显冰冷而柔软的手,柔声道。

    “夫君能这么想,就已经是魅儿的荣幸。而且,原本,魅儿又是一种什么存在呢?不过是罪域囚笼之中的一个工具人罢了,如今能得到夫君如此奇男子的宠爱,这一生,其实也已经无憾了。”

    魅儿的声音很轻柔,话语却格外的坚定。

    她美丽的眸子里呈现出的光芒和神采都很明亮。

    就像是蕴含着强大的希望一样。

    苏离静静的凝视着魅儿,这一刻,他也不由看痴了。

    许久之后,苏离轻轻的搂着魅儿,柔声道:“魅儿,虽然罪域囚笼之中很多的因果都是模拟出来的,但是有些事情也是一定会发生的。

    所以,我们要么继续参与这样的因果,并好好的将孩子养大。

    要么,就脱离这一片纷争之地,去一个偏僻的地方?”

    苏离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离开从来都不是逃避,而是进行一种深度的蛰伏。

    系统已经变强了,而且拥有了强大的签到能力。

    这样的能力,他只需要苟一段时间,就可以真正的无敌。

    既然如此,这世界的一系列因果阴谋算计,苏离暂时准备避让开来任由你们无数布局,我苏离不参与,总行了吧?

    魅儿闻言,美眸之中显出了喜悦之色。

    没有孩子之前,她或许还向往那样的修炼、争斗的世界,喜欢与诸多的天骄撄锋。

    可是有了身孕之后,她的所有心思都落在了孩子上。

    这一刻,魅儿身上的那种母性光辉,忽然让苏离有了一刹那的触动。

    是的,就算是为了孩子,这个世界也不能这样沉沦下去啊!

    难道,这个世界,就真的不能和洪荒世界的因果和平共存吗?

    难道,文明之间的战争一定要存在吗?

    难道,文明一定要进行一个最终的统一吗?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不如让我苏离来创造一个那样的大同世界吧。

    在这一刻,苏离甚至有了一种创世的想法。

    只不过,这种念头生出的刹那,他便将目光落在了魅儿那已经有些隆起的小腹之地。

    魅儿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小腹,轻轻的依靠着苏离的身体的时候,身心格外的宁静。

    苏离轻轻抚摸着魅儿黑色的长发,同时又看了看身边的沐雨兮,忽然道:“我这一次刚从花月谷出来,估计消息多半已经泄露了出去。

    接下来,短时间怕是会有不少的纷争出现。

    所以,在这之前,我必须要进行一波反抗,然后才悄然离开。

    无论是暗度陈仓还是金蝉脱壳,抑或者是来个杀鸡儆猴,总还是有些事情要处理的。

    所以,魅儿,再等我一段时间,最多一个月左右,差不多就可以处理完了。

    再者,我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南宫婉儿肯定是不会死心的。

    因为你的本源问题,你虽然独立了出来,可是她应该还有办法针对你。

    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会让你所在的青丘狐族认可你的至少,我不希望你被青丘狐族逐出,失去血脉根源的依托。

    我也不希望将来我们的孩子被人指指点点,没有一份强大的底蕴。

    这是一个父亲,该给孩子最基本的东西。”

    苏离声音更柔和了几分,语气也更加的坚定。

    魅儿闻言,娇躯轻颤,美眸含泪:“夫君,其实,有夫君在身边,魅儿已经很幸福了,其余那些与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的。”

    沐雨兮轻叹一声道:“魅儿,少爷所言是很有道理的,以你的存在形式,在这样正统的天道之下,难免会有很大的影响。

    虽然目前这部分影响因为罪域囚笼世界里的太乙仙丹等原因而削除了许多,但是你没有影响,孩子却很难说。

    这方面,南宫婉儿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说到底,你的本源来自于她。”

    沐雨兮所言,也正是苏离所担心之处。

    苏离沉思了片刻,道:“你们继续呆在我的记忆禁区吧,这样会更安全一些,毕竟我的记忆禁区可以屏蔽绝大部分的因果囚笼,可以不被推衍算计。等我解决这件事之后,再让魅儿你正大光明的将孩子生出来。”

    苏离提议道。

    魅儿当然也无比认同。

    接下来,沐雨兮和魅儿继续被苏离收入了记忆禁区第四层之中。

    记忆禁区第四层,也就是除了之前的三层记忆禁区之外的第一层。

    里面,时间规则和外界的时间规则是保持着同步的,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这样主要也是为了让魅儿和孩子的成长更加顺利一些。

    沐雨兮和魅儿进入记忆禁区之后,苏离沉思了片刻,还是调出了魅儿的人生档案系统。

    随后,通过魅儿之前在花月谷和南宫婉儿对峙的经历,苏离调出了南宫婉儿的人生档案。

    这一次,苏离直接就查到了南宫婉儿以及其对应的青丘狐族的诸多人物的因果。

    一番调查之后,苏离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阴沉了起来。

    ……

    青丘狐族,青丘祖地。

    狐族姥姥,也就是青丘祖地的皇主南宫雪云,人称‘雪云姥姥’,乃是一等一的绝世神王级强者。

    是的,现实之中的神王,战力无双,是现实之中的神变境三重强者。

    在现实之中,所谓的守护者抑或者是神灵,其境界一般是化神境。

    而所谓的神王,其境界一般是神变境。

    若是造化神王,其境界一般是神变境九重大圆满,并初步领悟了造化规则奥义,并踏入了半步造化境。

    所以,神灵的境界划分正常情况下是化神境,神变境以及造化境,每个境界有九重区分。

    但现实之中,因为造化境相当难以踏入,最多也仅仅只能领悟一缕非常微弱的造化本源。

    所以,领悟了一丝造化本源的神灵,被称之为‘造化神王’。

    而普通的化神境,则称之为‘神灵’。

    化神境之上的神变境,则称之为‘神王’。

    当然,因为境界本身也只是境界,其更深层次的底蕴,则是神魂底蕴,这是生命的厚重程度,类似于普通怪物模板和BOSS级怪物模板的区别。

    在神灵之前,生命底蕴也同样有对应的划分,分别是:分身、本体、本源、造化,离魂,天枢,以及皇极。

    而蜕变成为神灵之后,生命底蕴成长的同时,灵魂的底蕴也会同样被开发出来。

    其对应的划分分别是:神体,神性,神魂,神源,元神,天枢,皇极。

    同样都是七大领域。

    对应的是对于生命底蕴、灵魂底蕴的一种进化模板。

    而青丘狐族的皇主雪云姥姥,就是一位神魂底蕴层次达到了‘元神’级别、境界达到了神变境三重圆满级的强大神王。

    这不是罪域囚笼之中那种单一、残缺法则之下的神王,而是真正的绝世神王。

    其威凛和意志,显然是不容亵渎和侵犯的。

    此时,南宫雪云眼神冰冷的盯着南宫婉儿。

    南宫婉儿则浑身发颤的跪在南宫雪云的面前,一动也不敢动。

    “废物东西!贱货!”

    南宫雪云一字一句的喝骂着。

    那一声声的喝骂,化作一道道的符文,炸响虚空,震荡得南宫婉儿的七窍崩裂,血水无法控制的汩汩流出。

    但是,现场却没有人敢说什么。

    南宫雪云身边,其贴身侍女南宫婉晴眼神轻蔑而戏谑的看了南宫婉儿一眼,眼神之中充满着明显的痛快之色。

    似乎,南宫婉儿受罚,她无比的开心一般。

    而事实,显然也是如此。

    南宫婉儿受罚,南宫婉晴的确非常的痛快因为,她很嫉妒!

    嫉妒如狂!

    之前,南宫婉儿是最受姥姥喜欢的存在。

    各种受宠,甚至于连罪域囚笼这样巨大的试炼因果,都让南宫婉儿去顶替了。

    结果,南宫婉儿和苏离竟是私下里搞在了一起,这几乎是让南宫雪云皇主的安排功亏一篑!

    要知道,南宫婉儿原本是要许配给梦千秋的啊!

    而梦千秋的真正来历,那无疑是无比惊人的。

    只是,这一次……

    想到这样的结果,南宫婉晴就觉得好笑,也觉得痛快。

    “姥姥。婉儿错了。”

    南宫婉儿颤声回应道。

    这一次,同去的梦千秋损失了一尊本源分身,受伤不轻,这让梦千秋极其背后的势力非常的不满意。

    南宫雪云一双冷厉的眸子锁定着南宫婉儿,沉声道:“看样子,你还对这件事抱有侥幸之心。既然如此,那你就直接凝聚出对应的本源来,然后与梦千秋合道,孕育一个胎儿,顶替掉那孩子的命格好了!”

    南宫婉儿闻言,脸色顿时变得极其苍白了起来。

    其娇躯更是忍不住的瑟瑟发抖,光洁的额头上,更是冷汗涔涔。

    “怎么,不愿意?这一次,就当自己是鼎炉,好好的弥补一下自己过错,同时也帮忙天梦神子好好的恢复一下受损的本源。”

    南宫雪云沉声道。

    南宫婉儿闻言,脸色顿时煞白一片,但是这时候,她也已经没有了拒绝的权力。

    或者说,她不敢。

    她知道姥姥之前一直很宠爱她,但是她更知道,姥姥一旦翻脸,那结果将会如何。

    “姥姥,婉儿……婉儿愿意。”

    南宫婉儿当即默默的答应道。

    她的声音有些发颤,眼神也变得极其的黯淡无光了起来。

    “记得,这一次要表现出很喜欢很享受的样子,不要那么没精打采的,看起来像是行尸走肉、傀儡死士一般。”

    南宫雪云又冷声道。

    南宫婉儿闻言,只能强颜欢笑。

    就在这时候,南宫雪云拿出了一枚璇玑石,传讯了出去。

    接着,她的脸色顿时变得奇怪了起来,一对修长而秀美的眉头也不由深深的蹙起。

    又过了片刻之后,她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最终又很快平静了下来。

    “事情出了一些变化,不过也未必是坏事。婉儿,你先起来,这次你不用对那天梦神子去付出了。”

    南宫雪玉说着,脸上还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容。

    只是这笑容,让南宫婉儿觉得有些心惊肉跳,也有些深深的恐惧。

    南宫婉儿有些不知所措。

    “起来吧,不用跪着了,这一次,天机阁那边有好消息传来,嗯,你暂且先下去。

    不过一会儿之后来地宫,帮我凝聚出一份和魅儿的本源相同的本源出来,我有一项计划需要施展。”

    南宫雪云说着,又看了身边的南宫婉晴一眼,道:“像是幸灾乐祸这件事,你不配知道吗?”

    南宫婉晴闻言,脸色顿时变得惶恐了起来。

    南宫雪云又道:“你跟在我身边也已经很多年了,但是地位一直也不高,其原因在于你善妒善妒不是坏事,但是不提升自己的能力而去嫉妒别人的能力,这就是一种无能的表现。

    这是本姥姥第一次提醒你,也是最后一次提醒。

    再发现相关的表现,直接抹杀。”

    “是,姥姥。”

    南宫婉晴顿时脸色煞白,接着同样额头上冷汗涔涔。

    ……

    很快,南宫雪云来自到了地宫,这时候,南宫婉儿也已经来到了此处。

    “这种本源该怎么凝聚,不需要我多说了吧?你可以幻想一下那苏离和你合道的过程,幻想就可以了,不需要实际的操作。”

    南宫雪云提醒道。

    南宫婉儿觉得非常的耻辱,但却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始自我安慰,同时凝聚出特殊的魂道本源来。

    好一会儿之后,一切已经顺利的完成。

    南宫雪云拿着一面镜子,对着那本源不断的照射着。

    很快,这镜子之中,渐渐地出现了一个胎儿的形状。

    只是这胎儿的形状并不能完全的凝聚出来,像是被隔断了一层一般,有些模糊。

    “看样子还不能凝聚形体,时间还尚且早了一些,不过已经有希望了。

    婉儿,你这边和天机阁那边联系一下,看看他们的进度如何了。

    另外,我这里有穆清鸾和诸葛连城的传讯,你和他们商议一下接下来的事情。”

    南宫雪云的事情交代到了这里之后,竟是什么也不说,连镜子也不拿就离开了。

    以至于,地宫之中的南宫婉儿也有些莫名其妙,但是鉴于姥姥那恐怖的威严和狠辣的手段,南宫婉儿却是也半点儿反叛的心思都没有。

    沉思了片刻之后,南宫婉儿看向了那奇奇怪怪的像是八卦一样的镜子。

    这镜子的镜面,也有些像是镇魂碑投影之中的那乾坤生死门的那座门的形状,看起来很奇怪。

    不过,镜子里的模糊胎儿的形状,看起来更奇怪。

    像是一个大头婴儿一般的模糊投影,投影之中,其眼睛部分的两点,似乎有两道血碑印记若隐若现?

    “这就是魅儿体内的那个胎儿?”

    南宫婉儿沉思着的时候,心中生出一种要将其灭杀的冲动。

    不过她还是很理智的忍下了这种冲动,因为她其实作为参与者,也知道这其中蕴含着异域血脉等特殊因果,甚至其中蕴含着皇族的不朽秘密。

    南宫婉儿思索了片刻之后,还是尝试着拿出璇玑石,与穆清鸾和诸葛连城传讯。

    只是穆清鸾并没有理会她,甚至连传讯都没有回复。

    反而是诸葛连城有所回复,不过也是很简单的一个字等!

    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南宫婉儿也就只能在这里静静的等待着,同时不时的看一眼那镜子。

    这时候,南宫婉儿隐约觉得,就好像她此时是在帮魅儿孕育那个孩子一样。

    基于这样的念头,南宫婉儿心中想的是对于苏离的恨意如果可以影响的话,那么,就将这种深挚的仇恨之意灌输到孩子的思想里,到时候,让他们父子相残?

    想来,这一定是很痛苦的事情吧?

    南宫婉儿忍不住又生出了这样的念头。

    ……

    幽冥古堡。

    黑暗的时空缝隙之地,总有一些特殊的存在在苟延残喘。

    比如说此时的苏忘尘。

    也比如说此时的苏星河。

    苏星河是和苏忘尘在一起的。

    而且还同样的存在于幽冥古堡之中。

    “这一次,根据这样的一番因果,他已经脱离出了罪域囚笼,算是已经超脱了,但是接下来呢?”

    苏星河看着苏忘尘,沉声开口道。

    苏忘尘凝视着远方。

    古堡上空,一只只巨大的金色蝙蝠般的异兽不时的飞过,发出孤独而痛苦的嘶嚎声。

    整个古堡非常的安静,所以显得那痛苦的嘶嚎声更加的惨烈。

    四方虚空,有黑暗的虚影守护者守护者幽冥古堡。

    好一会儿,苏忘尘才轻叹了一声,道:“父亲,你又何必有太多的执念?”

    苏星河叹道:“你可知道,我晋升超凡天机神算的时候,到底窥视到了什么因果?”

    苏忘尘淡淡道:“我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因为这些,和我没有什么大的关系。”

    苏星河摇头,道:“有,不仅有关系,还有很大的关系。我在晋升超凡天机神算的时候,窥视到了真正的未来因果。

    未来,整个世界走向了归墟,但是那一只巨大的尘寰巨兽反而出世了。

    其一出世,带来的影响那就是毁天灭地的。

    而这只巨大的异兽,第一时间就吃掉了苏荷,然后才是你母亲。

    再然后,就是你。

    只不过,我看到的结果,你就是苏离。

    而你母亲和妹妹,为了救你,拼死冲上去,阻挡了一会儿,留给了你一些缓冲的时间。

    你也因此而通过天帝宝库离开了这片危险之地。

    后面具体是什么结果,就不得而知了。”

    苏星河说完之后,目光慈祥的落在了苏忘尘的脸上。

    “父亲,你的意思是,当时的你,恐怕早已经不在了,对吗?”

    苏忘尘询问道。

    苏星河没有正面回答,反而答非所问的道:“超凡的存在,往往也只有天道的一缕天机。

    天道只有遁去的一,所以有那一线生机。

    现在,苏离继承了衣钵,你觉得,我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我们已经将他引渡了出来,接下来就看他的表现了。

    当然,在这其中,最为委屈的,还是要算你了。你背负了一切,却没有任何的认同。”

    苏忘尘摇了摇头,道:“没事,总有些人要负重前行,既然如此,那么我作为负重者,未来可期的话,我也是愿意的。”

    苏星河轻叹了一声,又道:“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还有一个巨大的劫难。”

    苏忘尘道:“我们如何能出手?”

    苏星河道:“不需要你出手,我出手就行了。我先离开了,此事,你不要再干涉就行。

    接下来,你就好好的晶莹好幽冥古堡就行了。”

    苏忘尘犹豫了片刻,却还是没有开口挽留。

    苏星河则道:“好了,今后,如果有机会,也帮我劝一劝苏离,告诉他,他的母亲和妹妹,没有他想的那么差劲。”

    苏忘尘苦笑道:“父亲,你这话是对我说的吧?”

    苏星河没有说话,而是转过身来,一步步踏虚而出,很快就离开了幽冥古堡。

    古堡之中,很快变得更加的幽静冷寂。

    而这时候,苏忘尘则朝着苏星河离开的地方,深深鞠躬了三次。

    好一会儿之后,苏忘尘才拿出来一块镇魂碑,在犹豫片刻之后,在苏星河离开的方向,立下了一块无字石碑。

    这石碑,显然是为苏星河而准备的。

    “父亲,希望这一次别,不是永别。”

    “虽然,我并不是你最喜欢的孩子,也不是你最大的骄傲,甚至只是作为魂奴而存在,但是你对于我的所有付出,对于我的那一份无言的父爱,我却一直看在眼中,记在心中。

    我们虽不存在于同一个世界,但是你苏星河,却在是苏忘尘心中,永远是那个糟老头子,永远是那个酒鬼,永远是那个无良的父亲。”

    苏忘尘喃喃自语。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转身看向了身后那巨大的古堡古堡深处,似乎有一只隐藏着的尘寰巨兽。

    巨兽一直在蛰伏,似乎在等待某一天觉醒并出世。

    “苏离,这一次,一切因果由你自己决断。这巨兽,就看你要不要选择让它出世了。”

    苏忘尘在心中沉吟,他背对着的幽冥古堡,此时如同在呼吸一般。

    整个幽冥古堡的气息已经变得十分的压抑而沉重。

    但是苏忘尘却像是没有察觉到一样,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

    烈焰海域边缘。

    苏离脚踏轩辕天邪剑,静静的飞行在海边。

    另外一边,是曾经很熟悉的烈焰荒域。

    烈焰荒域之外,就是万漓圣地所在的地方了。

    苏离御空而行。

    他本想回到万漓圣地去看看,看一看那里是否有熟悉的故人和熟悉的因果。

    但很快,他还是放弃了。

    见到了又如何?

    苏离一路穿行,沿途一切也都很是平静,没有遭遇到什么危险。

    而且这一次,苏离飞行的途中,倒是因为经过一些乡镇,见到了很多很多的普通修行者以及一些比较强大的修行者。

    只不过,苏离运转了天脉神隐能力,所以他并没有被人发现。

    苏离像是这个世界的一个过客,默默的关注着这个玄幻世界里的因果变化。

    半天之后,苏离来到了乌璃镇溧河村区域。

    在这里,苏离见到了密集的人群和繁华街道。

    这让他不由觉得有些讽刺。

    因为镇魂碑的原因,他出生之地乌璃镇溧河村区域,包括落霞荒山,竟是成为了风景名胜之地。

    甚至连落霞荒山上的殒寂古庙,都热闹非凡,不时有修行者前去查探,妄图找寻一份因果。

    苏离念头一动,自神隐状态收敛气息后,化作一名普通的金丹境九重圆满修行者,自落霞荒山落下。

    落霞荒山之中,殒寂古庙之前,苏离改变了自身的容貌和气质,甚至是灵魂的气息。

    他一身青色剑服,手中的轩辕天邪剑也化作了另外的一种普通的玄剑造型,就和曾经的元磁斩邪剑的造型差不多。

    轻巧而又带着几分凌厉之意。

    苏离的容貌,和原本的容貌也完全的不同,此时的他,和前世最为落魄的时候的他的容貌差不多。

    皮肤略显黝黑,面容平淡,看起来很是平平无奇。

    至于身份,他给自己定了一个‘苏夏’的名字。

    自虚空落下之后,苏离徒步来到了殒寂古庙之前。

    这时候的殒寂古庙已经很是热闹非凡,修行者很多,各种境界都有,但是最强的,也不过元婴境初期。

    “诸位,这里就是殒寂古庙,不过这里已经没有了奇奇怪怪的雕像啦。若是有人能找寻到雕像抑或者是有什么收获,大可以拿出来,我陆远杰愿意以市场价五倍的价格收购。灵晶、灵药、丹药什么的,可以任由你们选择,交易的过程可以立下天道誓言,不会设下什么囚笼……”

    来到古庙门口,苏离就听到了里面有修行者高声呼喝道。

    苏离不由露出了一抹笑意。

    这里的修行者都是真实存在而不是虚幻的。

    而且也不是什么分身,而就是附近的村子、镇里的修行者汇聚来的。

    因为镇魂碑的影响,这片区域显然已经出名了。

    苏离刚准备进入殒寂古庙,想去看看其中隐藏的那一处小小的隐秘之地是否还存在。

    这时候,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接着,密集的人群近乎于本能的让开了一条路来。

    落霞山下,两名白衣纱裙女子供奉着一名浅红色衣纱裙女子一步步朝着殒寂古庙走了过来。

    为首的浅红色纱裙女子的容貌,苏离一眼看去,顿时就不由心中微微一动那女子,他认识。

    而且,还算得上是一位故人。

    这女子,正是之前死在了花月谷、被苏离亲手埋葬的神灵云沁泓。

    而云沁泓身边的两名身材妖娆、灵秀俏美而又带着一股冰冷寒意的玲珑少女,苏离也同样认识。

    这两人,正是之前同样死在了花月谷的、来自于冰宫的冰玉郦,以及冰玉颖。

    苏离对于冰宫冰玉郦的印象非常深。

    正是因为非常深,所以他一眼就认出来了,是这三人绝没有错为什么,因为冰玉郦当时在罪域囚笼世界里死的场景,他至今记忆犹新。

    当时,冰玉郦的眉心被七根七色钉子以梅花形状钉死,脑袋被钉在门柱子上固定了。

    她的脖子上缠绕着一道道血色的印记,这些印记形成了一条血色的丝线。

    而她的双眼眼珠被挖掉了,血肉和血水都透过双眼淌了出来,模样颇为狰狞、惨烈。

    除此之外,她还被吊在了山顶别院里的正厅门柱子上,浑身不着片缕。

    当时,她浑身光洁如洗,因为身材完美但并不夸张,所以入眼给人的感觉其实是非常完美的。

    只不过,这记忆并不是什么好的记忆。

    此时,再次看到冰玉郦这冰宫圣女苏离并不知道如今她还是不是冰宫圣女。

    但是那样的画面苏离也不知道是不是同样投影了出去。

    要是没有投影出去还好,要是投影出去了,这冰玉郦的身材怕是天下皆知了。

    这……

    苏离思索着的同时,似乎因为他的目光的停留,冰玉郦竟是忽然抬头,目光穿透整座山,直接锁定了苏离的目光。

    目光交接之时,苏离心中微微一凛,然后他知道,他被冰玉郦认出来了虽然苏离并不是刻意的改头换面。

    但是第一时间被认出来的感觉,也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冰玉郦美眸一颤,随即恢复了平静,同时装作完全不认识苏离的样子。

    (PS:第一更八千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