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拍戏不在乎票房 > 第618章 让·煞星转世·格雷诺耶

第618章 让·煞星转世·格雷诺耶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别人家的小猫咪
    “他第一次到仓库,数百中材料,是如何确定这个香精的位置?”魏长伟询问。

    “当然是嗅出来的。”顾酥理所应当的回答。

    “可装香精的玻璃瓶盖住……”魏长伟话没说完自己就明白,之前镜头有展现格雷诺耶甚至能够闻到几百米开外水塘里青蛙的气味,盖住的玻璃瓶有什么用?

    《香水》格雷诺耶与巴尔迪尼初见面,是剧情中难得的爽快,引起不小窃窃私语。

    “天才和普通人间的区别太明显了。”普路感叹。

    居伊感受到巴尔迪尼有些许可怜,想想自身骄傲了大半辈子的事业,被人击溃得七零八落。

    将心比心的代入,如果在导演行业等等,居伊忽然想到,楚舜不就是导演行业的天赋异禀吗?和奥逊相同首部作品就是世界影坛的天花板。

    想到此处居伊不奇怪,难怪可以把格雷诺耶塑造得这么好,原来都是天才,唯一的区别是楚舜有道德观,再换句话说,楚舜精神状态经过多位心理学家分析,近况堪忧,也无比贴合……

    银幕中,格雷诺耶三下五除二调配好爱神与塞琪改良款,心态崩的香水师大脑空白根本没心情试闻,让打击者离开。

    格雷诺耶之所以主动表现这些,是想引起香水师注意,学习保留香味的技法。能看出这位调香天才不傻,相反挺聪明。

    他不懂社会的道德与法律,纯粹是不在意。

    送走打击他的格雷诺耶,巴尔迪尼没有马上应允他想学习制香水的话,心态崩了暂时失去思考能力。

    在店铺里转悠小会儿,夜晚塞纳河上臭臭的冷风吹过,巴尔迪尼清醒了些,返回地下仓库,拿起放桌上的改良香水。

    试闻,香气入鼻瞬间和原版产生鲜明对比,巴尔迪尼本来认为原版是好香水,可现在认为原版是钢琴的胡乱奏响,而改良版是美丽的交响乐。

    香味让他回忆起年轻时在那不勒斯公园里漫游,有花、有鸟儿歌唱、有晚风,甚至感觉到一位黑发美妇从身后怀抱,太好闻让巴尔迪尼忍不住流出幸福的泪水。

    巴尔迪尼或许不是成功的香水师,但他绝对是成功的商人,即便信心被打击得稀里哗啦,也清楚刚才那什么都不懂的小子是个天才。

    翌日,巴尔迪尼来到鞣皮厂向葛利马用50法郎买下格雷诺耶,后者当即乐开了花,七法郎买下,还勤勤恳恳帮他做好几年工,赚得盆满钵满。

    开心的葛利马,去小酒馆多喝了几杯,入夜晃晃悠悠走在岸边街道,一辆马车横冲直撞驶来,葛利马晃晃悠悠摔倒,滚下河再没起来。

    “的确像是居伊先生所说的那样,凡是抛弃格雷诺耶者,必将受到惩罚。”普路说道。

    又死一个,孙光台看看是不是任何人都不能占格雷诺耶便宜,否则都将死于非命。

    葛利马身亡,巴尔迪尼开心,格雷诺耶成为香水工后,创作出来许多新香水,无人稳定的店铺焕发生机。

    无数贵夫人慕名而来,赚钱赚钱,香水铺营业时都是金币落入钱袋的声音,格雷诺耶的创造也让贵妇们如痴如醉。

    与此同时,格雷诺耶也得偿所愿学到了香精提取的奥秘,巴尔迪尼告诉他,配制香水就好像写乐谱,每个声部都应当是该在的地方,互补不影响,又互相增添层次感。

    香水分前味、中味和后味,所有香水都用十二种精油制成,虽然原料不同,但古代埃及人还存在第十三种精油,传说在埃及法老的陵墓中发现过,其味道千年不散,那种味道会让人相信自己身处天堂。

    关于第十三种精油,巴尔迪尼是当成行业传说说给格雷诺耶听,可他是牢牢记心中。

    在场的导演们,都明白这部电影的母题恐怕出来了,第十三种精油。

    格雷诺耶在一场噩梦中惊醒,梦见加工李子的姑娘,赤裸的少女躺在地面上没有了呼吸,没有了味道。

    他的噩梦不是冤魂索命,他的恐惧是又一次体会到无法保存香味的无力。

    “这演员被船长拍摄得真漂亮。”普路察觉到饰演李子少女的演员,姿色和身材在好莱坞是中等,可在镜头下却格外吸引人,导演是镜头语言的魔术师,这形容词没毛病。

    “从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和天堂电影院就能看出,楚舜先生很会拍摄女性之美。”居伊点头表示同意。

    杜智在一旁,听见两人细小的谈话,心中有些不满,都是导演这么佩服楚舜干什么?

    惊醒后的格雷诺耶请求巴尔迪尼教导他提炼,作为报答制作很棒的好香水。

    18世纪巴黎的精油制造技术,比起17世纪依旧没有进步多少,熟悉香水史的朋友都了解,直到19世纪才有细管冷凝技术。

    现在是蒸馏法,把植物原料放入水中持续加热,植物香味会随着水蒸气冒出,当蒸汽液化后收集油脂,为了提高纯度会来回重复这个工序多次,所以浪费上万朵玫瑰,仅能制出1盎司精油。

    1盎司不到三十毫升,什么概念呢,可乐一瓶是五百多毫升。

    巴尔迪尼除了不是个好的香水师,其他都可以,他是个好商人,也是个好工匠,改进的蒸馏器让格雷诺耶大开眼界。

    关于香味的东西,格雷诺耶学习得特别快,或者说因为是关于香气所以全身心的投入,很快掌握了蒸馏器使用方法,什么材料什么火候一清二楚。

    格雷诺耶想要保存气味,当然不止是植物的香味,不久后他从外面在找来铁链、断木材、石头、马蹄铁等一系列东西放到蒸馏器里面,结果可想而知,什么都没有。

    他痛苦捂着头哀嚎。

    香水师就住在楼上,听见地下仓库叮叮咚咚的响声,连忙跑下来。

    随即巴尔迪尼就看到,他得意之作蒸馏器中,有玻璃、石头、铜,甚至于一只猫。

    可以预见是活生生的猫扔进去,因为在前面的镜头背景画面中,两次出现了小猫咪。

    “他不在乎生命。”居伊看到此处评价。

    雅克是个爱猫人士,不过主角的行径在他意料之中,连人命都不在乎的人,怎么会在乎猫命?

    “你还是不是人啊?你没常识吗?!你不能蒸馏猫的味道,就跟你不能蒸馏你闻到的味道一样”巴尔迪尼无语又夹杂着愤怒说。

    格雷诺耶闻言身体轻微颤抖,这意味着他没办法保存人体香味,还是没有办法将气息留住。

    “不能吗?”

    声音都在颤抖地询问,巴尔迪尼笃定给了否定的回答。

    下一秒格雷诺耶两眼翻白晕倒在地,动作非常快,巴尔迪尼没反应过来。

    短短一天,他身上生出脓疮,还有数不胜数的红疮,医生来看给出的评价说濒临死亡。

    虽说病来如山倒,但格雷诺耶的状态也太夸张,追求使命被否定的瞬间,他就活不下去了。

    巴尔迪尼紧张的询问医生有没有得治,倒不是他多喜欢这位天才又怪异的学徒,只是他刚预备把香水的生意开展到首都以外的地方,而且宫里也有订单。

    他很清楚,全是格雷诺耶的功劳,摇钱树可不能出问题,医生的回答让他堕入深渊,别说救治,医生连得了什么病都说不出来。

    六神无主的巴尔迪尼在床边不停祈求,不知道是祈祷有了效果,还是回光返照,格雷诺耶奄奄一息的睁开眼。

    第一句话是询问香水师,除了蒸馏法之外,还有没有别的方法能够保存香味。

    巴尔迪尼觉得如果自己回答没有,眼前的学徒会直接死翘翘,所以他说出了个自己也不是太清楚的消息,在香水之都格拉斯,存在香脂法的技艺。

    好歹是香水之都,并非随便一人都可以去工作,他至少要有学徒出师证明,巴尔迪尼同意给证明,前提是必须在离开前写下至少一百种的香水配方。

    格雷诺耶答应了,他根本不在乎这些,给一千种都没问题,于是乎巴尔迪尼记录配方时,嘴巴都快笑到耳根了。

    “香水师要死了。”普路估摸着。

    居伊点头道:“格雷诺耶不在乎生命,也不在乎所有东西,他只想完成他的使命,是使徒形式的人,说他纯粹,还不如说他不是人。”

    当天清晨,天还未完全舒展,是朦朦胧胧的亮度,说完香水配方后,巴尔迪尼开心的给出师证明,将其送出店铺,香水师看着格雷诺耶离开时消瘦的背影,心情愉悦因为总算送走了这个怪才,最重要是记录有一百多种香水配方的笔记本,他分分钟可以走上人生巅峰,成为巴黎最著名的香水师。

    巴尔迪尼嘴角带着笑容的进入梦乡,不久后或许是半小时后,或许是过了一小时,来往塞纳河送货的工人看到兑换桥的多栋民居中,其中一幢如多米洛骨牌,轰然倒塌。

    而左右两侧楼房一点问题都没有,在塞纳河上的时间看去,似一排整齐的牙口缺了门牙。没有错,倒塌的楼正是巴尔迪尼的商住一体房,他在梦中再也醒不过来。

    影片前面是有楼房不稳的伏笔,香水师在书房分析爱神与塞琪配方时,以及在教导使用蒸馏器时,房屋都有小幅度的晃动,但死得也太惨,死无全尸了都。

    以上与格雷诺耶无关,他嗅觉灵敏,对巴黎的臭味那是很清楚,最重要是巴黎人口太多,没有任何一片地方没留下人味。

    所以距离巴黎远一点,心情就更开心,石头只是石头的味道,泥土也只是泥土的味道。

    在山林,空气更加清新,至少能自由呼吸,所以做选择时,格雷诺耶没有走道路更加平坦创意乡村小镇的路,而是选择穿过山峦深林,人烟更加稀少的道路。

    越走越深,跋山涉水,也越走越高,也不知走多久,格雷诺耶发现一个山洞,平生第一次几乎闻不到味道,所以他蜷缩在山洞里。

    “格雷诺耶蜷缩着的姿势,有点……”普路有些欲言又止。

    “有点什么?”居伊问。

    “刚才一闪而过的镜头,这段山峦就像卧地的女人,格雷诺耶蜷缩的姿势,就像在子宫中时。”普路道:“《香水》这部电影埋藏了太多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