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镇守府求生指北 > 第六百一十三章 齐柏林的套路

第六百一十三章 齐柏林的套路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海底熔岩
    .    ,镇守府求生指北

    就算不惧十分可爱,镇守府那么多驱逐舰谁又不可爱呢,弗莱彻、巴夫勒尔……随随便便说出好多人,苏夏没有为她破例,吃完午餐便回观海楼了。

    咖啡厅门口站了站,咖啡厅里面一个人也没有,毕竟现在午餐时间,大家都需要吃午餐,差不多一点钟慢悠悠回到房间,拉起窗帘挡住从阳台照进房间的明亮光线,接着一扑扑到床上准备睡觉。

    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醒过来看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以后了。

    肯定睡了不少时间,因为睁开眼睛醒过来时感觉脑袋有些晕乎乎的,而这种情况一般只在午休时间太长的情况下出现。

    苏夏在床上趴了好久爬起来,路过一楼咖啡厅点了一杯冰咖啡,磨磨蹭蹭喝完,女仆装的安德烈亚今天依然可爱,没有去办公楼,而是直接走环岛公路穿过海边堤坝到码头。

    来到码头上,只见两个眼镜娘站在码头上。

    一个金发马尾,穿着制服,包臀裙,手里拿着笔记本。

    一个金发低马尾,手里举着望远镜眺望着大海。

    苏夏刻意压低了脚步声,走到金发马尾拿着笔记本记录着什么的少女身后,往她的笔记本上面看,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问道:“埃姆登写什么啊?”

    埃姆登,埃姆登级轻巡洋舰一号舰。

    历史上的埃姆登由于种种限制,整体设计偏保守,主要执行远航训练任务。作为培养海军的摇篮,埃姆登号上走出了多位将领。战争中埃姆登参加了挪威战役,之后由于舰体老化并不在一线活动,最终在为防止被盟军缴获而自沉。

    游戏中的埃姆登没有改造。若是拥有改造,考虑其历史上一度作为训练舰,技能肯定是偏向提高经验值类似的。

    然后游戏立绘一点不轻巡洋舰,胸部十分有料,鼓鼓囊囊的,还有一丝性感的黑丝长腿。明明是不起眼的轻巡洋舰,意外拥有相当可爱的换装。

    埃姆登没有被身后突然响起来的声音吓一跳,在笔记本上面写着什么的手停了下来,好几秒钟后反应过来,转过头看到苏夏,说道:“提督来了……”她的声音软软的、弱弱的。

    苏夏看到少女慢半拍的表现,开玩笑道:“埃姆登你这是还没有睡醒吧。”

    “啊?”埃姆登呆了好久反应过来,“睡醒了。”

    “我一点半就起床了。”埃姆登认真解释。

    苏夏欲言又止,最后摆摆手,他早知道埃姆登就是一个病弱、弱气的少女。

    “提督什么时候来的?”金发低马尾的少女放下望远镜走了过来,她是奥古斯塔,相比埃姆登很明显有活力多了。

    奥古斯塔,北安普顿级重巡洋舰六号舰。

    历史上的奥古斯塔号是一艘外交名舰,她见证了许多著名历史事件。大西洋会议、雅尔塔会议、波茨坦会议等历史重要事件上均有她参与的身影。相比之下战绩就不太行了,战争爆发前长期在亚洲活动,战争期间主要在大西洋进行护航活动,只获得过3枚战斗之星。

    游戏中的奥古斯塔没有改造,也没有技能,虽然有一个换装,基本也是小透明一个了。

    两个人都在办公楼有一间办公室,办公楼的房间实在太多了,完全不介意给任何一个人工作人员一间办公室,不同于苏夏提督、企业秘书舰、胜利号提督助手总览镇守府一切事物,也不同于华盛顿、威斯康星、英王乔治五世等等人有一份具体的职务,法务、财务或者外交官她们没有具体职务,她们的职务是文员,就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谁都可以指挥。

    “刚刚过来。”苏夏朝着奥古斯塔抬了抬手作为打招呼了。

    苏夏望向大海,只见齐柏林站在海面上,和无敌、多摩还有作为潜艇在海中游泳只露出一个脑袋的鹰说着什么,再看看奥古斯塔和埃姆登,只是略微一想就明天大家的分工如何了,齐柏林主管测试,奥古斯塔拿着望远镜负责观察,埃姆登负责记录。

    “还没有测试完吗?”苏夏问,“还要多久。”

    “不知道。”埃姆登说,随后发现苏夏盯着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对不起。”

    “估计要下午了。”奥古斯塔说,“反正今天肯定能够测试完。”

    “我记得上次测试弗兰德尔她们很快就完成了啊。”苏夏说。

    “上次是齐柏林负责测试吗?”奥古斯塔问,不等大家说话自顾自摇头,“反正齐柏林负责测试一直很细心……今天好像特别细心。”

    “还有好几个项目,全部测试完肯定要到下午了。”奥古斯塔继续说,“测试报告明天早上肯定能够放到提督的办公桌上面。”

    “好吧。”苏夏无奈说,测试还没有结束,急也没有用处。

    奥古斯塔发现苏夏站在海边东张西望,一副准备离开的样子,她问道:“提督准备走了?”

    “不打扰你们工作。”苏夏的理由冠冕堂皇。

    “不打扰。”奥古斯塔说,“提督不要走,陪我们说说话,你在这里,我们工作更有劲。”

    埃姆登看着奥古斯塔,她的心里此时只有一个念头奥古斯塔小姐好大胆。

    苏夏发现奥古斯塔看着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心中奥古斯塔不是什么提督控,但也好不到哪里去,说来说去他是一个罪孽满满的人。

    苏夏陪着两个人说了好久话,一直到下午四点离开了,主要原因不管如何,他的出现还是打扰了大家工作,不知道去哪里的原因是选择实在太多了,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挑花眼了,干脆哪里也不去,回办公室看书去了,一直到傍晚收拾好东西去食堂。

    端着餐盘拿去食物时遇到齐柏林。

    “我看到提督去码头了……我听埃姆登和奥古斯塔说,提督十分好奇无敌的实力怎么样。”齐柏林的餐盘食物不少,但是种类少得可怜,不想苏夏什么都拿一点。什么都想吃就什么都拿一点。

    “对。”苏夏说,“我十分好奇无敌的实力怎么样。”

    齐柏林什么也没有说,取了最后一点食物,朝着就餐区走,露出饮料区,随后拿了一个杯子接了一杯黑啤酒。

    苏夏跟着齐柏林走到就餐区,坐到齐柏林的对面。

    齐柏林拿着小叉子小香肠,瞥了苏夏一眼将小香肠送进嘴中,说道:“提督猜猜无敌的实力怎么样?”

    苏夏端着果汁,看着无敌就坐在不远处,和圣乔治坐在一起,两个人似乎很短的时间内就成为了好朋友的样子,他说道:“作为G3级战列巡洋舰肯定十分强吧。”

    “而且她是英系,皇家海军……不知道大家为什么对皇家海军那么有信心,而舰娘来自人们的思念和愿望,也就导致了皇家海军舰娘普遍拥有比起历史上的战舰来说更强大的战斗力。”苏夏心想,游戏英吹严重,在这个世界上也有那么一个趋势。

    “肯定十分强是多强。”齐柏林问。

    苏夏想了好久,说道:“战列巡洋舰里面最强?最少也是有明那个级别吧。”

    “战列巡洋舰里面的战列舰。”齐柏林说,“和衣阿华差不多吧,衣阿华可是新锐战列舰,装甲高一点,航速低一点,火力低一点,还有防空低一点,总的来说没有什么差距,一个档次的存在。”

    “那么强吗?”苏夏惊讶说。

    “对。”齐柏林说,“不仅仅如此,我发现她对战斗格外敏锐,假以时日成长起来,绝对能够成为镇守府的顶梁柱。”

    “成为顶梁柱还是很难吧。”苏夏漫不经心说,他心想游戏必须考虑游戏性,许多场合限制发挥,强制某些舰种上场,现实可残酷多了,没有实力永无出头之日,想要凭借特别的舰种上场的情况永远不会发生,不过话又说回来,一次可上场的人数多了,大家出击的概率更大了。

    “密苏里、维内托、黎塞留、胡滕……”苏夏说,“无敌有她们那么强吗?”

    “未必没有。”齐柏林说。

    “不会吧……”苏夏望向无敌,“那么强,必须把她留在镇守府里面。我得不到,谁也别想得到。”

    “你建造出来的舰娘还能去哪里吗?”齐柏林理所当然说。

    苏夏笑了笑,说到底他就是开玩笑。

    苏夏托着下巴看着无敌,他现在还处于喜新厌旧当中,还没有对无敌熟视无睹,姑娘的侧影实在太漂亮、可爱了,他说道:“誓约之戒可以提高一个减量的战斗力……想要无敌成为我们镇守府的顶梁柱,看起来必须婚了她。”

    齐柏林顺着苏夏的视线看过去,她看到了无敌,她自然知道某个人恶劣的一面,说道:“不管是为了强度给人家戒指,还是单纯的好色,两者没有高低贵贱。”

    苏夏无耻地笑,随后板起脸,义正言辞道:“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大家说得最浪漫的青春期的爱情不过是荷尔蒙分泌罢了,父爱母爱不过是生物传宗接代的本能罢了,重点不是喜欢什么,贪财好色还是爱慕才华,重点是不抛弃不放弃好好对待人家,至死不渝。”

    “我是说不过你。”齐柏林摆手说。

    苏夏哈哈大笑。

    齐柏林说起测试的事情。针对无敌做了什么测试,面对无敌惊人的成绩进行了多次测试,测试结果没有任何问题,无敌就是那么强,拥有新锐战列舰的实力,未来可期。又说起多摩和鹰的事情。

    “怎么人少了那么多?”齐柏林说着突然发现坐在他们附近的人全部不见了,偌大的食堂就剩下那么几个钉子户,比如吃撑赤城啊,加喝加贺是陪着她的,吃货少女大凤只有一个人,新奥尔良陪着昆西……

    苏夏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说道:“差不多八点半了。”他的意思是,这点大部分人肯定全部吃完离开食堂了。

    “我们也走吧。”齐柏林站了起来,“我们另外找个地方坐一下吧。”

    “好。”苏夏说,他还想听齐柏林说测试的事情,还没有说完呢,“去哪里?”

    “提督想去哪里?”齐柏林问。

    “酒吧,或者咖啡厅吧。”苏夏说,感觉适合教堂的地方就那么几个。

    “咖啡厅吧。”齐柏林说,“提督先去,我晚点再去。”

    “齐柏林要去干什么?”苏夏问。

    齐柏林扯了扯衣服,她身上的制服因为测试的关系不可避免湿透了,变得皱巴巴的,原来柔顺的灰发仔细看一下手指抓了抓不是那么乱糟糟就完了,说道:“回去洗一个澡再说。”

    苏夏想起早上发生的事情,原来应该是阿芙乐尔的测试任务被齐柏林借口无聊要走了,明明是一个上午基本可以搞定的测试硬生生脱了一整天时间,再加上晚餐时间的偶遇,还有齐柏林突然变得话多了,只出现一个不值得在意,全部出现就必须好好思考一番了,答案显而易见。

    苏夏看着齐柏林,笑了起来。

    “提督笑什么?”齐柏林有些心虚,不过表面什么也看不出来。

    苏夏低下头,拿着筷子对着餐盘戳戳戳,说道:“要不要我帮齐柏林洗?”

    齐柏林定定地看着苏夏。

    苏夏最后还是没有帮齐柏林洗澡。

    她一个人去的卫生间,无论如何也不让他帮忙。

    他则坐在她的床上,关了明亮的大灯,用落地灯昏黄朦胧的光线看书,不知道过去多久,听到鞋跟敲击在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抬起头来。

    洗完澡出来的齐柏林一头灰色短发微湿,穿一件手臂好肩膀镂空的黑色上衣,搭配短裙,黑丝袜一直扯到大腿,最后是要命的黑色高跟长靴。

    这是第一猎手人偶?

    只能说有一点像。

    反正十分可爱就是了。

    就算手腕被戴上手铐锁在床头,就算被一脸狂热的表情甩着鞭子跃跃欲试齐柏林的高跟长靴踩在身下,苏夏还是坚持齐柏林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