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镇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月饼

第四百四十四章 月饼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海底熔岩
    艾拉作为教官,作为镇守府和舰娘总部之间的联络人员,在镇守府不知道待过多久了,有属于自己的房子。紫貂来镇守府策划模拟演习时也待过不少时间的。也就是奇尔沙治和哈巴库克第一次来镇守府了。

    既然如此,艾拉和紫貂可以照顾奇尔沙治和哈巴库克,苏夏没有太关心她们,一个早上做自己的事情。主要是各种各样的学习,了解战舰相关的知识,了解舰娘出现的历史,了解管理镇守府等等,而不是工作。

    说到底镇守府就那么大,人数是不少,但都是姐妹,最多不过胡德和俾斯麦狭路相逢阴阳怪气的程度,没有那么多家长里短,主要工作镇压深海舰娘,而这不是刚刚镇压了深海海鹰号吗。

    整个上午在各种学习当中度过,等到下午,苏夏没有继续待在办公室学习,作为提督还是要关心一下镇守府运转的,到办公室打了一个卡后,带着L20前往食堂厨房。

    L20没有办公室沙发上面躺尸玩游戏机,甚至干脆翘班回家,而是跟着苏夏去视察工作的原因很简单今天是国庆节,也是中秋节,肯定少不了月饼,食堂正在准备月饼,也就是说有好吃的。

    “月饼长什么样子的。”L20作为刚刚苏醒没有多久的舰娘,没有经历过中秋节,自然没有见过、吃过那个只有中秋节才会制作的月饼。

    苏夏回答:“既然叫月饼,那肯定和月亮长得差不多。月亮长什么样子,月饼就长什么样子。”

    L20想了想月亮长什么样子的,太阳公公是圆的,月亮公公是弯的,伸出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半圆,说道:“月牙形的吗。”

    苏夏停下脚步,望向那个褐发少女欲言又止。

    “干嘛?”L20发现苏夏突然望向她,一副关爱智障的样子。

    “你是认真的吗。”苏夏问,他指了指天空,“你都知道什么叫做月牙形……我没有说月牙,而是问你月亮长什么样子,你还不知道吗。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月亮,或者说月球是圆形的。”

    “知道。我当然知道月亮、月球是圆形的。”L20说,“我还知道月亮是地球的卫星。”

    “真聪明。”苏夏问,“那你知道太阳系一共有几大行星吗。”

    “我想想。”L20抬头看了看天空,今天天很蓝,“首先是太阳。”

    “太阳是恒星。”苏夏纠正说。“继续。”

    “好吧。”L20说,“地球肯定是吧。然后月球算一个。”

    苏夏真的忍不住笑了。

    “提督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L20说,“我说得哪里有不对吗。”

    苏夏摇头道:“月球是地球的卫星,那是你刚刚说的,怎么又变成行星了。”

    L20死死咬着嘴唇。

    “算了,没事,女孩子不懂天文地理也正常,我也不懂一个口红哪来那么多颜色。”苏夏没有嘲笑L20什么也不懂,每个人都有擅长的不擅长的事情,他又想起在不挠的梳妆台上面看到的东西,“月饼是圆的,和你平时吃的那些圆形的绿豆糕差不多,不过有馅,还有大小不一样。”

    L20不说话,还是很在意刚刚被嘲笑了。

    嘲笑了不可怕,那是被放弃了。

    苏夏多看了L20两眼,和L20相处了差不多两个月时间,他对那个孩子一样的L20十分了解的,知道怎么应付,问道:“L20喜欢什么馅的月饼。我比较喜欢莲蓉。”

    “莲蓉是什么。”随着苏夏开口,L20果然没有在意刚刚发生的事情了,“都有什么馅的月饼。”

    “传统的月饼是五仁、莲蓉、豆蓉……至于现在嘛,螺蛳粉月饼、小龙虾鱼饼、巧克力月饼……只有你想不到的。”苏夏说,“我隆重推荐五仁月饼,青红丝和冬瓜糖多的那一种。”

    “提督不要哄我。”L20说,“就算是我也知道五仁月饼难吃。”

    苏夏没有被拆穿的尴尬,面不改色道:“看起来五仁月饼很出名嘛,就算是L20也知道。”

    L20好奇道:“五仁月饼真的那么难吃吗。”

    “正经说啊。”苏夏说,“不难吃吧,只能说口味独特,喜欢的人喜欢,讨厌的人讨厌。好像榴莲,我闻一下感觉臭死了,但有些人很喜欢。好像松花蛋,有些人觉得黑暗料理,但是我觉得很不错。”

    “真不是骗你,我也准备试试五仁月饼的。”苏夏说,“外面买的几块钱、十块钱一个的五仁月饼肯定不行,但是逸仙做的五仁月饼,用的材料肯定是好的,味道肯定不会差的。”

    L20点头。她不是相信五仁月饼,而是相信逸仙。

    来到食堂厨房,今天的食堂厨房有许多人,那些轮休的人全部上班了,毕竟晚上是庆功宴,肯定要准备比平时更多一点的菜肴,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凑热闹、混吃混喝的家伙。

    “提督。”

    苏夏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身蓝色,蓝色长发、蓝色连衣裙的少女OvO,喊道:“昆西啊。”

    昆西号,新奥尔良级重巡洋舰六号舰,历史上于萨沃岛海战中遭到围攻集火沉没。

    就是其中发生了那么一件有些搞的事情,身负重伤的昆西向鸟海队方向舍命突击,并用主炮向亮着探照灯的鸟海号轰击,命中两发,其中一发炮弹正中舰桥,不过才进行了两次齐射,舰长就以为是误击友舰,下令停止射击,错过了大好战机。

    游戏当中的昆西强度虽然不算太强,还是可以一用的,唯一的问题就重巡洋舰整体不行。立绘格外可爱,拥有第一个发表个人单曲的重巡偶像,人设是一个贪吃的笨蛋。

    禁止给昆西喂草。

    昆西点点头,抱着大大的月饼啃,她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混吃混喝。

    苏夏看着昆西,招招手示意她走近一点,接着朝着她摊开手。

    昆西眨了眨眼睛,把下巴放在他的手上。

    苏夏便开始挠昆西下巴,像是挠俾斯麦的猫奥斯卡,挠完下巴摸摸头。

    L20看得眼热,问道:“我也摸一下可以吗。”

    “不行。提督你也不能摸了。”说话的是一个长得和昆西八九分相似的短发少女,穿一件白色连衣裙,靓丽又可爱,“阿昆不是你们的宠物。”

    新奥尔良号,新奥尔良级舰一号舰,昆西的姐姐,历史上一共获得了十七颗战役之星。

    然后不得不提二战期间太平洋大小海上冲突中,总能见到新奥尔良级巡洋舰的身影,尽管在第一年战斗结束后,该级七艘舰艇仅余四艘仍在战斗。剩下四艘除开塔斯卡卢萨主要在欧洲作战外,剩下的三艘战舰战斗之星没有少的,都是二战美国海军名列前茅的武勋舰。简直满门忠烈。

    “鸡腿堡。”苏夏喊,新奥尔良烤鸡腿堡嘛。

    新奥尔良不满道:“不许叫我鸡腿堡。”

    “新奥尔良?”L20扯了扯苏夏的衣服,虽然这几天玩玩玩,前段时间也是好好看了一会儿书的,知道不少东西,“那个无头学姐吗。”

    历史上的新奥尔良在塔萨法隆加夜战被一枚鱼雷击中1号炮塔弹药库位置,整个舰首因此被炸飞,然而就算这样,新奥尔良依旧靠着自身动力与损伤管理强行回到了港口进行维修。

    L20知道压低声音,但声音还是不小,反正新奥尔良听到了,不过她好脾气,只是提醒道:“下次说悄悄话可以更小声一点。”

    L20尴尬地笑。

    新奥尔良没有在意L20,看了看笨蛋妹妹昆西,虽然有人说昆西大智若愚,完全看不出来,再看看苏夏,说道:“提督,昆西是你的婚舰啊,婚舰、妻子、老婆,不要把人家当做宠物。”

    L20看了看苏夏和昆西,下意识点头,心想婚智障是犯法的。

    新奥尔良发现L20的动作,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一点什么,拳头攥紧了,不过忍了下来。

    “我知道,昆西不是宠物。”苏夏说,他想起游戏中的昆西是少数有婚纱的舰娘。不过她这个婚纱和其他人婚纱不同,不需要戒指也可以获得,这就是所谓的骗婚吗。

    “你知道就好。”新奥尔良望向昆西说,“阿昆,你也要知道,你不是宠物,不能随便一个人伸手就把下巴放在人家手上,让人家摸摸头。”

    L20嘟嚷,不就是摸摸下巴、摸摸头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当宠物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吧。

    “提督不是随便一个人。”昆西说。

    苏夏又忍不住摸摸昆西的头了。

    “提督你来了?”科罗拉多在这个时候走过来,她的手上拿着两个月饼,“来,昆西,给你月饼……L20你也在啊,也给你一个。”

    苏夏说道:“为什么只有她们有月饼,我的月饼呢。”

    “那两个月饼是专门给她们的。”科罗拉多说,“提督想吃月饼我现在帮你拿。莲蓉、豆蓉还是蛋黄。”

    “你给她们那些月饼是什么月饼。”苏夏好奇问。

    “那个……”科罗拉多迟疑了,支支吾吾。

    “科罗拉多。”新奥尔良发现不对了,她紧盯着科罗拉多,无视自己只是重巡洋舰,对方是战列舰,从昆西手中劈手夺来月饼,“你给昆西什么东西。”

    “我的……”昆西小声说。

    “月饼啊。”科罗拉多无所谓说。

    新奥尔良一把掰开月饼,手指扣了一点馅放到嘴边,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有点咸味,不是甜味,问道:“这是什么馅。”

    “榨菜鲜肉馅啊。”科罗拉多问,“有什么问题吗。”

    新奥尔良说道:“不要拿奇怪的东西喂昆西啊。”

    “什么叫做奇怪的东西。”科罗拉多说。

    “就是说这个,这个就是奇怪的东西。”新奥尔良举起月饼,“有榨菜鲜肉月饼这种月饼吗。”

    “以前没有,以后就有了。”科罗拉多说,“只不过新品种的月饼拿给昆西尝尝罢了,你以为我们拿什么不能吃的东西喂昆西,故意整蛊她们吗。榨菜鲜肉又不是吃不得……哪一天没有榨菜鲜肉包子,你没有吃过吗。”

    “姐姐太担心了。”昆西说,“大家喜欢给昆西吃的,但是不会专门拿难吃的东西给昆西,只会给昆西分享好吃的东西。就算拿新品种的月饼给昆西,不是想要欺负昆西,而是想要昆西尝尝……喜欢昆西。”

    科罗拉多听到昆西的话,她没有欺负昆西的想法,只是想要多一个尝尝,多一个人意见,而昆西相比其他人害怕创新,她从来不会拒绝,此时微微有些不好意思。

    苏夏看着昆西,OvO,心想这就是大智若愚吗。

    L20看着月饼,总算知道月饼是什么东西了,掰开她手中的月饼,说道:“这又是什么月饼?”

    科罗拉多说道:“用中午的糖醋排骨做的月饼。”

    L20第一次接触月饼,没有什么根深蒂固的观念月饼就应该什么样子的,想想糖醋排骨没什么大不了的,拿起来吃了一口。

    苏夏问道:“味道怎么样。”

    “还行吧。”L20说,她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我尝一下。”苏夏说,看着L20递过来刚刚咬了一口的半块月饼,而不是另外半块新的,还是递到嘴边那种,迟疑了一下咬了一小口,感受了一下味道,“确实还行吧,就是感觉怪怪的。”

    “我就说吧。”L20拿回月饼继续吃。

    “科罗拉多你们做了许多新款式的月饼吗。”苏夏问。

    “是。”科罗拉多应着,以前提督不在镇守府,整个镇守府死气沉沉,对什么活动都没有兴趣。不过随着提督回到镇守府,大家对生活充满了兴趣和希望。

    “还有别的什么像是这样的新款式月饼吗。”苏夏说,“我想尝尝。”

    他对新鲜玩意一直很感兴趣。

    科罗拉多犹豫。新款式的月饼意味着口味不稳定,可能好吃,也可能不好吃,那样的东西能够拿给提督吃吗。

    正当科罗拉多犹豫时,周围发生了一场骚动。

    “快来人。”

    “伦敦来了,还有休斯顿,拿着她们特制的月饼馅来了。”

    “绝对不能让她们踏进食堂。”

    “誓死捍卫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