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五十六章 大驾,光临(上)

第五十六章 大驾,光临(上)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暴走叉烧包
    数十万的魔族大军,正在芒州的地域上肆虐纵横。

    哪怕是军令严明的军队,在这种情况下,都无法做到令行禁止,更别说还是散漫暴虐成性的魔族。

    这些魔族魔修们,第一次踏入人族疆域。

    他们早有听说苍穹天的富饶,美丽,然而直至亲脚踏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才发现,所谓的富饶所谓的美丽,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步简直是比他们曾经幻想过的还要好上百倍。

    这极大地刺激了他们,让这些魔族魔修眼睛都红了。

    有数十五品境界的魔修,悄无声息地脱离了大部队,发出尖锐刺耳的笑声,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语言,冲进了旁边的一座小城。

    这座小城,远离魔族魔尊所划出纵贯东西的战线,所以魔族的大军并未将屠刀指向他们。

    但这队暂时脱离大部分的魔修们,准备是掠夺一番这座小城,同时尽情发泄自己心中的野性。

    小城,并没有太多的反抗力量。

    他们的“高境”修士,在前些日子,便已经是出城主动寻死了。

    而且,就算这些人在,也拦不住这数十位五品境界的魔修。

    因为,小城真的只是座小城啊。

    魔修们径直进入小城。

    小城之内,来不及疏散的凡人早已是家家紧闭门窗。

    只是区区门窗,又怎么可能拦得住凶残的魔族?

    砰!

    一座雅致小院的门板被一位魔修一脚踹开,屋里头传来妇人的惊呼声。

    魔修身上带着浓重的血腥气闯了进去,屋里头的一个修为不过筑基的老人拿着自己的法器,准备是与魔修拼命。

    但被模样狰狞,气质凶悍的魔修一瞪,他竟然就已经是气血翻滚,无法再调动半点灵力。

    小院里共有三人,除了那位筑基老人,还有着一老一少两个女人。

    老的那位是筑基老人的发妻,年轻的女人则是老人的儿媳。

    年轻的儿媳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一眼魔族。

    不是因为害怕。

    而是因为她的夫君,老人的儿子,他们共同的骄傲,那个元婴期的男人,就在不久前主动出城迎战魔族魔修,然后再也没回来。

    她的目光里充满了不可抑制地仇恨。

    所以,她不敢抬头看,唯恐是被魔族发现了自己的目光,从而连累了两位老人。

    这位魔修叽里呱啦说着老人听不懂的语言,老人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最后,魔修也发现了自己是鸡同鸭讲,脸上带着残虐,忽然看着旁边低头的女人,脸上露出嬉笑,舔了舔嘴唇走了上去。

    女子以为自己低着头就能隐藏住自己的情绪,但殊不知她眼中的仇恨早已是被这位以观察能力为长的魔族尽览于眼底。

    原本就因为屠杀而将自己心中凶兽释放而出的魔修,恶向胆边生,秃鹫一般贪婪的眼光在女子身上来回巡视,尤其是在那些凹凸有致的部位停留最久。

    魔修脸上的神情,即使语言不通,但也足以让人明白他的心思。

    筑基老人手脚都开始颤抖起来。

    他的心中升起从未有过的愤怒。

    老人体内因为魔修的威压所迫而无法调动的灵力在这股愤怒的催动下,再次流转起来。

    他悲吼一声,催动着手中的法器冲了上去。

    “我草你们祖宗!”

    那个魔修对于老人的愤怒一击,只是露出不屑至极地嗤笑。

    假如愤怒就可以帮助一个筑基境的老人杀死一位五品的魔修,那这场战还打个屁?

    魔修轻描淡写般地向后一挥手。

    滚滚魔气从他的手中汹涌而出。

    但是老人并没有死。

    但是魔修死了。

    当然,杀死那位五品魔修的并不是筑基老人。

    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老人,不是什么传记小说中的主角。

    就算是传记小说中的主角,也没有筑基杀五品的说法。

    那个魔修的眉心处出现了一个红点,身形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一枚剑光从魔修的后脑勺腾空而起。

    剑鸣铮铮,长吟不绝。

    一个同样是极为老迈的男人悄无声息地踏进了这座小院。

    他看着那个死的不能再死的魔修,狠狠对着他的尸体吐了口唾沫。

    一旁的老人与两个女人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向救命恩人表达感谢。

    这位老迈的男人召回长剑,又扶起他们,“不用多礼。”

    他又道:“城里还有不少魔修,我现在要去解决他们。”

    筑基老人立即会意,声音颤颤巍巍,“多谢大人,多谢大人,那老朽就不耽误大人时间了。”

    老迈的男人微微颔首,转身正欲离去。

    “大人,能否告诉老朽您的名字,”他的背后传来筑基老人的声音,“若是可以的话,此后我将在家中为大人立长生牌,以谢大人救命之恩。”

    “长生牌就不用了,”老迈男人摇了摇头,开口道:“至于名字,我叫”

    “李四。”

    他曾经是龙城关修士。

    后来,他从龙城关隐退,成为了“飞燕剑李”的馆主。

    但在中灵需要他的时候,他就依然是龙城关修士。

    即使龙城关已经沦陷了,也是如此。

    他风雨兼程,从孤独的边陲小城,一路赶到了热闹的西部前线。

    这一路走过来,他已经杀了近十位五品魔修。

    那已经有些生疏的杀敌手段,再次变得娴熟起来。

    杀伐,早已是深入剑修血液里的东西。

    他大步走出了小院。

    他还有事要做。

    城里还有许多魔修在肆虐。

    他要一个一个地杀光这些已经沉浸于掠夺中的魔修。

    常有福,你师傅可没有在骗你。

    你师傅,是真的很强啊

    能够拯救中灵的,首先是中灵修士自己。

    但要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于将倾,单凭无比的勇气与强大的意志并不足够。

    因为这场中灵会战要想胜利,需要的是一些奇迹,需要的是,真正强大的,无可匹敌的力量

    剑宗易水台。

    天鹏以及烛照掌教的尸体,倒在了一起。

    浣灵宗修士的尸体,横七竖八,甚至还有漂浮在易水之中,随水的流动逐渐漂远

    这场与烛照掌教所率领的第一波浣灵宗修士的战斗,浩然峰主已经取得了完胜。

    但是战斗远没有结束。

    心魔有三魂。

    烛照掌教以及他的兽宠天鹏,实际上都是心魔族一位九品魔修黑芒的魂。

    不过是片刻时间,黑芒便是两魂皆陨。

    感应到双魂陨落的黑芒,在暴怒之余,还有隐藏不住的震惊。

    他立即将消息通报给了白虎主宰。

    剑宗跨域传送法阵必须得毁。

    虽然,他们并不认为剑宗会冒天大风险前来支援中灵。

    虽然,他们并不认为剑宗来了就能改变什么。

    但对于这个人世间最强道宗,这些魔族心中还是或多或少有着几分忌惮的。

    魔族,从来不会否认人族的实力。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于是,在半天之后。

    浣灵宗魔修带着铺天盖地的妖兽大军袭来。

    风沙卷起千万里。

    “浩然峰,太白剑主,面对我浣灵宗妖兽大军,还可否一战?”浣灵宗领头者看着形单影只的太白剑主以及那在妖兽大军前显得可怜兮兮的十数剑宗修士,笑问道。

    一日三境的青衫浩然剑,面对这恐怖的妖潮,只是极为平淡地提起那一枚名为太白却漆黑如墨的三尺青锋。

    剑锋所指,浣灵。

    他平静道:“来。”

    没人跟他说过剑宗的决议。

    但是他无比清楚剑宗会是怎么选。

    因为他是剑宗的修士。

    所以,他会守易水台直到剑宗到来

    西域。

    气寒雪至。

    烛龙殿,这个曾经志在道宗,志在天下道法火法为尊的顶级宗门,在近些年生机愈发黯淡,不断沉寂。

    直到多年前,一个资质无比惊艳的年轻莫炎人进入宗门后,烛龙殿终于开始开始重新焕发生机,开始转好。

    烛龙殿初代祖师王普贤之子,王道德也不再超然物外,而是亲收莫炎为徒。

    随后,莫炎在烛龙殿后山多年未出,外界再也未闻其名。

    谁也不知道,那一批曾经在七域论道上与陆青山一同声名鹊起的天才俊彦,在陆青山以惊人之势逆天崛起之后,逐渐望不到陆青山的背影。

    唯有莫炎,是凭借着自己的焚体,依靠着王道德不惜成本代价的异火供给,修为进境紧紧跟在陆青山之后,不曾落伍半步。

    只是相比陆青山在外界的自食其力,风生水起,莫炎一直闭关炼化异火,所以才导致声名不显。

    这一天,他带着烛龙殿数万修士以及眉心的一朵长生火,直奔东域而去。

    这一战之后,莫炎之名必然将响彻人域。

    不论结局如何,都当如是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西沙高原最中心位置,那座金碧辉煌的佛寺之中。

    被评为佛门圣人,名为鸡汤和尚的方丈,悄无声息地离寺。

    他单枪匹马,没有带任何人,先是风尘仆仆赶到西沙高原与莫高沙漠接壤处的莫高城,通过跨域传送法阵赶到东域,再一路西上,火急火燎地赶去秋燕城。

    当然,秋燕城不是他的终点,在更西的地方,才是他的目的。

    那里有无间魔族,是百千万魔修。

    欲做诸佛龙象,先做众生马牛

    玉门关。

    剑宗终于是完全确定了此次西征的人选。

    以宁风尘、古秋为首的一千八百余剑宗剑修,在留下守玉门关九百剑宗剑修艳羡的目光之中,同样是负紫檀剑匣离开天山。

    剑宗宗主谢青云,剑来峰主夏道韫,无鞘峰主薛无鞘以及沧海峰主余沧海四人,亲自将他们送至长风大阵外。

    然后在万众瞩目之下,四人返回玉门关。

    这不禁让一直关心剑宗西征之事的玉门关修士松了一大口气。

    剑宗虽然做了不理智的选择,但也有理智的一面。

    至少他们没有全宗西征。

    至少,他们还留下了三位峰主。

    最重要的是,镇域修士谢青云,并没有随剑宗西征。

    青云剑仙只要还在玉门关,他们就有信心将玉门关守下去。

    对玉门关修士而言,谢青云不但是最强大的力量,更是他们的精神支柱,信心来源。

    但是无人知道,真正的谢青云,早已提前西征的剑宗剑修一步,先行离开了玉门关

    中天域。

    燕兰关与长安城中,几乎是同时,各有一支修士军队直奔东域而去。

    玉林卫以及长安卫。

    带头者,大夏青眉王。

    大夏,势力遍布人族七域,拥有最为庞大的财富,以及数量最为庞大的修士军队。

    如果说道宗的贡献在于镇域修士。

    那么大夏的贡献,便在于支撑起天河城以及燕兰关的修士军团。

    还有那一位夏道祖之下的人族第一人,天河剑仙楚牧神,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同样是他们大夏的修士。

    当然,到了楚牧神如今的层次,大夏修士这个身份早已没人再提。

    没人提,并不代表不存在。

    大夏的贡献与强大毋庸置疑。

    而在燕兰关城墙之上,在夕阳中,大夏尊上夏曌向东看去。

    似要直望正成为整个人域中心的东域秋燕城。

    看了许久许久之后。

    她突然张口问道:“剑宗能胜吗?”

    夏曌四周无人。

    她就像在自言自语。

    可是,在夏曌发问片刻之后,她眼中骤然金光一闪。

    须臾,金光淡去

    “真是热闹啊”

    “剑宗,此战当胜。”

    “天元,扶摇而起。”

    世间第一雄关,天河城的城墙之上,一位着灰衣道袍的道人正用无人可知之声音喃喃道。

    在他的身旁,白衣胜雪的天河剑仙眺望着西方。

    “楚剑仙,你从未问过我师尊当年到底在最后是看到了什么,”沉默许久的灰袍道人突然感慨道:“又是为何要易年号为天元。”

    “你若是能说,早就与我说了,既然不与我说,那就是不能说。”

    “不能说,我多问又有何意义?”天河剑仙无任何表情,平淡至极道。

    “李求败助你晋升半祖,这让我们人族终于有能力与魔族一战,”灰袍道人又道:“即使没有夏道祖。”

    “也只是勉强一战罢了。”楚牧神偏移视线,望着一望无垠的茫茫天河海,不知道在想什么。

    身穿灰袍的当代天机观主齐补天,跟随着天河剑仙的视线一起远望,沉默片刻后,突然沉声道:“现在,我可以再与你说一件事。”

    “剑宗此战,无关中灵,而在人族。”

    随着话音落下,齐补天满头青丝中,有数十缕顷刻变成银色。

    他似有所觉,轻轻偏了偏头,银丝便是没入了黑发之中。

    但是,这一回,黑发却是再无法将银丝彻底遮掩。

    即使有黑发遮掩,从外面依然能看到若隐若现的一抹银色。

    “你才接任天机观主之位八年,”楚牧神皱眉看着这一幕,开口道:“你老的太快了。”

    齐补天一笑置之。

    天机不可泄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