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 > 467 第四瓣·夭莲

467 第四瓣·夭莲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育
    “秋。”随着一切尘埃落定,荣陶陶开口叫了一句,“霜冷荆棘。”

    郑谦秋倒也明白荣陶陶是什么意思,只见他双手向两侧划开,紧接着,荣陶陶前方不远处,那细密编织的藤蔓大网迅速解开,向两侧涌动开来。

    随后,一具残破的躯体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大汉的头颅早已没有了血肉,露出了森森白骨,心脏也被插了一刀又一刀,死得不能再死了。事实上,通过魂技的外在表现形式,也能看出来魂武者已经死去。

    因为那霜雪骨骼是被动技,不需要自主开启,花人一身的骨骼就都是由霜雪包裹着的,坚硬无比,帮助主人抵御万物。

    但此时,大汉的颅骨已经变回了正常人类的骨骼,其上不再覆盖霜雪。

    在魂武世界中,唯有在魂武者死后,体内的魂槽彻底湮灭,不再有魂力自行流转,那被动魂技才会彻底失去效果,所以,此时这强有力的信号,也代表了花人已经授首,但是

    荣陶陶眉头微皱,花呢?

    自己千里迢迢来这里报仇,一具尸体显然是不够的

    当初,花人携兄弟直接怼进了医院,踩到荣陶陶的脸上去刺杀他。

    而此时,荣陶陶也带着帮手,怼到花人家门口来报仇。

    礼尚往来!快意恩仇!

    这就是荣陶陶的魂武世界观,他可没有什么“以德报怨”的度量。

    问题是,我携亲友登门拜访、还送了你心脏那么多刀,你倒是还礼呀?怎么这么不懂礼貌呢?

    荣陶陶通过体内的狱莲,仔仔细细的感受了一下莲花瓣的气息

    没问题呀!莲花瓣的气息还在这里!

    他急忙迈步上前,半跪在花人大汉的身侧,掀开了他那早已破碎不堪、焦糊一片的衣衫。

    所以,你还在藏丹田部位?

    荣陶陶自己的花瓣都是位于丹田部位的,想到这里,荣陶陶再次抽出了大夏龙雀,二话不说,直接下刺。

    “呲”

    锋利的大夏龙雀当即撕开了花人的小腹,荣陶陶也终于看到了闪烁着青绿色莹芒的莲花瓣。

    荣陶陶的心中终于松了口气,这一路以来的劳累疲倦荡然一空,也不枉自己请了这么多大神陪同自己走这一遭。

    他伸出手,双指夹住了那染血的莲花瓣一角,霎时间,内视魂图中传来了一则信息:

    “发现雪境·九瓣莲花·第四瓣·夭莲。是否吸收?”

    夭莲?

    这个名字有点美哦?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是夭折的夭么?

    应该不是,也许是桃之夭夭的夭?毕竟那莲花分身绽放的时候,的确纷繁似锦、美不胜收。

    “各位。”荣陶陶松开了手指,并未第一时间将青绿色的莲花瓣取出来,而是开口说道,“吸收莲花瓣有增加魂法的福利,你们谁先吸收了?”

    对于这样的操作,队内的大部分人都不陌生。

    李烈、斯华年、杨春熙等人,更是亲眼见证过荣陶陶的“倒手”行为,当初在松柏镇郊吸收辉莲的时候,荣陶陶也是先让高凌薇去吸收的。

    那操作,妥妥就是蹭莲花瓣的福利。

    而没有经历过这些的郑谦秋,并不能理解荣陶陶的意思,他直接开口说道:“你的任务、你的目标、你集结的队伍,你吸收吧。我们都是陪你来的。”

    在小队之中,郑谦秋的地位超然,首先他是名义上的队长,其次他是这里的大前辈,他说出来这一番话,显然就是在定基调。

    闻言,荣陶陶忍不住叹了口气,心中感动不已。

    事实上,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松江魂武大学培养荣陶陶的意思,否则的话,梅鸿玉根本不可能放任这次任务执行。

    一直以来,荣陶陶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众人也都看在眼里。

    荣陶陶的潜力、实力,包括他的个人品质,对敌人的残酷、对亲友的温暖,荣陶陶的一切过往表现与生涯履历,也帮助他走上了一个特殊的位置。

    不仅是松江魂武,甚至整个雪境,都知道自己应该去培养这样一个接班人。

    鲜活的例子就摆在眼前,上一次追捕红衣大商的时候,梅鸿玉直接强令荣陶陶担任队伍的指挥,也是在告诉众位教师,早在任务开始之前,老校长的心中就已经确定了莲花瓣的归属。

    当然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具体事态的发展、还是得看人。

    当初的李烈、夏方然、斯华年、杨春熙等人,都愿意推荣陶陶一手,也愿意助他一臂之力,自然而然的,教师们纷纷力推荣陶陶去吸收莲花瓣。

    而此时

    李烈、斯华年、杨春熙没什么说的,萧自如和陈红裳恨不得把命都给荣陶陶,唯一可能存在异议的就是郑谦秋教授,而他却是第一个开口,让荣陶陶吸收莲花瓣。

    一时间,荣陶陶的心中满是感慨,何德何能啊!自己受到众多教师的青睐。

    四个大字:老师爱我!

    荣陶陶想了又想,开口道:“我就不信你们没有卡魂法等级的,我是指挥,现在都听我的,挨个报你们的魂法等级。”

    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

    “这时候高什么风、亮什么节,都是自家人,也不用谦让,到时候我会把莲花瓣要回来的。”荣陶陶率先看向了萧自如,“烟,你先说你的魂法等级。”

    萧自如迟疑片刻,道:“七星·初阶。”

    荣陶陶:???

    我滴妈耶~

    魂法七星!?对标的是第七等级·大魂校!?

    不,不对在魂武世界里,魂武者的魂法等级普遍低于魂力等级,如此一来

    萧自如,你竟然是个魂将!?开玩笑吧?

    荣陶陶目瞪口呆的看着萧自如,磕磕巴巴的说着:“你,你是魂,魂将???”

    萧自如默默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是魂将。

    荣陶陶刚想说什么,屁股上却是被不轻不重的踹了一脚。

    “咋?”荣陶陶扭头看向了斯华年。

    斯华年的眼神稍显严厉,一双美眸微微眯了一下,警告意味十足。

    有了斯华年的体型,荣陶陶突然想起来,曾经的萧自如一直跟着霜美人在外面厮混!

    那些年,霜美人身上可是一直怀揣着一瓣狱莲,自然有加速修行的功效。

    也就是说,萧自如跟荣陶陶、斯华年是一样的,不能跟正常的魂武者比较。

    “你的萧教是真信任你,也是真惯着你,你问他,他就如实告诉你。”郑谦秋突然开口,笑着提议道,“如果你有这样的能力,可以倒一手、尽可能将收益最大化,那你也别问了,我提议,将莲花瓣给春熙吸收吧。”

    郑谦秋也是真的牛批,他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他仅从荣陶陶的只言片语中,就精准的提炼出了一个词汇“收益最大化”。

    “嗯?”杨春熙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点名了。

    郑谦秋捋了捋半白的头发,道:“春熙是除淘淘之外,年纪最轻的,魂法等级自然最低,早点成长,也多一份安全保障。”

    杨春熙很想说点什么,但是“师爷大人”说她实力最弱,她也的确是无法反驳。

    在场的众人中,郑谦秋显然是爷爷辈的,李烈、萧自如、陈红裳是爸妈辈的,而杨春熙和斯华年是孙子辈的

    至于荣陶陶嘛嗯,算了算了。

    郑谦秋笑了笑,不知为何,那笑容中难得带了一些嘲讽意味,似乎掺杂了一些个人因素在其中:“我们魂武者不应该像其他工作那样,我们这边应该少一些论资排辈。

    魂武者不该有什么‘你还年轻,熬着总会有机会’。

    如果你实力不济,只会早早夭折。早点提高实力,就更早有一份生命的保障。”

    师爷说话,一时间,竟然没有敢说话。

    荣陶陶似乎也听出了另外一个意思,也就是说这一群大神默认了,除了自己之外,杨春熙是最菜的那个?

    也不一定吧?

    毕竟杨春熙可是少年天才、幻术大师。

    也许她的魂力、魂法等级差一些,但是真正打起来,幻术大师还是特别强势的。

    荣陶陶看着众人不说话,也感受到了一丝凝重的气氛,便笑着打了个哈哈:“对,秋说得对,咱在队伍里挑个最菜的,我觉得糖也可以入选。”

    斯华年:???

    荣陶陶不留痕迹的退开几步,尽量距离斯华年远一些,开口道:“春和糖,你俩剪刀石头布吧,谁输了谁就是更菜的那一个!

    更菜的吸收莲花瓣。”

    斯华年晶莹的唇角微微扬起,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但是那一双美眸中却是充满了怒火,如此割裂似的表情,极为诡异、甚是惊悚!

    她樱唇轻启,淡淡的开口道:“你想死。”

    而此时,荣陶陶已经退到了李烈的身旁,躲到了李烈的身后。

    顿时,铺天盖地的威压被李烈遮挡的严严实实。

    哎,还是李教好,这大体格不仅能挡风,还能挡住某人的杀气。

    杨春熙轻声道:“华年”

    斯华年直接开口道:“你吸收!”

    杨春熙:“”

    荣陶陶这么一番插科打诨下来,凝重的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

    当然了,某人针对于荣陶陶杀意也浓了不少。

    对此,荣陶陶只想双手合十,口道阿弥陀佛。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

    既然小队已经做出了决定,杨春熙也是却之不恭,她迈步上前,一手将雪魂幡插在了雪地里,而后她半跪在地,一手握住了莲花瓣。

    荣陶陶从李烈的身侧探出脑袋,道:“春,吸收莲花瓣有些秘诀,主要就是情绪,你别把莲花瓣当成物品,而是要把它当做一个生灵。

    一个有情感、有情绪、有性格的生灵。而最好的吸收方法,就是调整你自身的情绪,与莲花瓣的性格无限契合,它就会愿意跟你在一起了。”

    荣陶陶说的这些,当然是高凌薇留下来的宝贵经验,要知道,上次高凌薇吸收辉莲的时候,可是在雪夜里跪了整整一夜。

    直至高凌薇调整了心态,极力与辉莲去契合,这才将辉莲收入囊中。

    倒是高凌薇吸收雷腾至宝的时候,那叫一个迅速!几乎是瞬间吸收,现在想来,必然是跟那一方雷电无比急躁的性格有关。

    对于荣陶陶而言,他省略了吸收这一环节,但却避免不了莲花瓣的弊端。那就是在吸收了花瓣之后,至宝会反过来影响魂武者的情绪,甚至是魂武者的性格。

    “知道了。”杨春熙半跪在雪地里,一手拾着莲花瓣,闭上了双眸,随口回应着。

    荣陶陶看了一会儿,便迈步上前,小心翼翼的将花人的身体拖拽了出来,将其从杨春熙的眼前挪走。

    “咕~咕~”梦梦枭再次登场,好奇的歪了歪脑袋,看着将自己召唤出来的主人。

    “去,给雪花狼送去。”荣陶陶示意了一下雪地里的尸体。

    梦梦枭眨了眨眼睛,突然觉得荣陶陶很不对劲!

    为什么他对那些野生的魂兽,比对自家的魂宠都好呢?

    哄睡不说,竟然还有投食的服务?

    陈红裳站在萧自如的身旁,关切道:“刚才在屋内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没有按照计划行事?”

    萧自如开口道:“人,平民。”

    “啊?”陈红裳面色错愕,一时间,其他人也看向了萧自如。

    荣陶陶皱眉道:“平民?”

    “对。”萧自如点了点头,嘴里又蹦出了两个字,“奴隶。”

    “他在哪?还在屋里么?”荣陶陶急忙询问道。

    “们。”

    荣陶陶:“什么?”

    萧自如伸出两根手指:“她们,女性,屋内。”

    “这”一时间,荣陶陶也是犯了难,这废弃的城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距离雪境旋涡这么近

    雪境魂兽游荡在镇中,如果小队众人就这么离开,将两个平民被扔在这里,那无异于宣判她们的死刑。

    郑谦秋开口道:“你确定是平民?”

    萧自如点了点头:“确定,没有魂力波动。”

    以萧自如的敏感程度,近身都感觉不到对方的魂力波动,那对方必然是平民。

    唯有一种可能,就是镶嵌了隐匿魂力波动的魂珠魂技,但这样一来,那两个女人不可能没有半点抵抗能力。

    萧自如通过屋内战斗时,女人们的反应来看,她们绝对是平民,不具备任何战士的素养,也就不可能是什么隐士高人,想来,她们就是被花人抓来行肮脏之事的。

    荣陶陶也不难想象到对方的生存状况,他思忖片刻,道:“红糖,你俩遮住脸,进去把她们的眼睛蒙上,如果她们需要食物、衣物或是疗伤之类的,你们帮忙救助一下。”

    斯华年拥有雪祈之芒魂技,如果被囚禁的平民真有什么皮肉伤,斯华年倒也能帮得上忙。

    荣陶陶将雪绒猫递给了斯华年,道:“另外,顺便问问她们有关于花人的情况,看看能不能得出什么信息。”

    “嗯。”斯华年冷冷的看了荣陶陶一眼,接过了雪绒猫。

    说着,荣陶陶扭头看向了郑谦秋,道:“秋,看看地图,距离这里最近的城镇,最好不要是军事重地。”

    看着荣陶陶的反应,郑谦秋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我们返程的路途遥远,可以途经很多城镇,放心。”

    “淘淘,过来。”

    荣陶陶看向了杨春熙,这个闭着眼睛、专心吸收莲花瓣的人,竟然开口说话了?

    他急忙走了过去,蹲在杨春熙身侧,也听到杨春熙轻声询问:“每一瓣莲花的性格都不同,对吧。”

    荣陶陶:“对呀。我的罪莲狂妄至极,辉莲大慈大悲,狱莲更是贪婪的可怕,终日想着该怎么囚禁世间的一切生灵。”

    对于自家嫂嫂,荣陶陶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嗯”杨春熙沉吟片刻,道,“如此一来,它给我传递的观念倒也不算特别了。”

    荣陶陶心中颇为好奇,关切道:“它的特性是什么?”

    杨春熙的面色颇为古怪,道:“懒散、怠惰。”

    荣陶陶:“诶?”

    这是什么狗屁特性?

    懒惰?

    魂武者最大的法宝就是刻苦努力,用时间和汗水去打造身体、打磨技艺!

    这莲花瓣却想要让魂武者变懒?

    杨春熙:“我甚至觉得这不是一瓣莲花,而是两片。”

    荣陶陶心中错愕:“怎么说?”

    杨春熙:“我感觉到了相互推诿的意思,半片莲花都想要自己享福,让另外半片去做事,汲取营养、吸收魂力等等,进而为整体提供服务。

    我觉得它们已经答应我成为宿主了,主要矛盾在于,我吸收成功之后,到底让哪半片做事、哪半片享福。”

    荣陶陶:“”

    好家伙,这是什么诡异的要求?

    它们已经开始划分责任了?这要是以后创造出来一个分身,那不得自己跟自己干起来啊?

    两个和尚还抬水吃呢,起码仨和尚才出问题,这莲花才分成两片,就已经开始踢皮球了

    荣陶陶心中一动,悄声道:“都享福,你先对这两片莲花都许下承诺,咱都歇着,先把它们哄骗过来,吸收进入身体之后再说。

    具体问题,将来交给我解决,你只是要吸收莲花瓣之后的福利而已,暂时不用考虑那么多。”

    杨春熙沉默半晌,默默的摇了摇头:“不行的,都享福的话,它们也不乐意。

    毕竟它们进入宿主体内之后,它们也要吸收营养、用魂力淬炼自身。它们传递给我的观念非常清晰,必须要有一个去干活的。”

    荣陶陶:“”

    五千字,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