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没人比我更懂强化 > 368~369、激烈交锋,突围而出!

368~369、激烈交锋,突围而出!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大神之姿
    黑夜茫茫,寒风卷起风沙,被黑暗死寂所笼罩的旷野戈壁上风声凄厉。

    淡淡的阴云流动,隐约的星光之下,魏离生的身影宛若幽灵,在荒野之上飞掠而过,抵达了那一片坑坑洼洼的废弃矿区。

    矿区范围不小,四下更是漆黑一片。

    但这种程度的黑暗对于魏离生显然不算什么,他根据非人的目力及夜视能力,四下巡视很快就找到了一大串杂乱的脚印痕迹。

    根据这些痕迹一路深入,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他便找到了一处火熏火燎痕迹格外明显的矿洞之前。

    “看来,就是这里了”

    根据小二的消息,事发之后,有愤怒恐惧的镇民放火烧了鬼神众妖人的巢穴,显然这里就是真正的事发之处,魏离生眼睛微眯,略微感应了一下之后,便迈步其中。

    相比外面,洞中是真正的漆黑不见五指,流动的微风迎面而来,带有一种焚烧后的刺鼻味道。

    魏离生恍若不觉,瞳孔已然收缩为一个邪异的圆点,仿佛目光能穿透这黑暗一般,长驱直入,很快便来到了最深处空旷的密室空间。

    密室之中漆黑一片,到处都是火熏火燎的痕迹,什么都看不清楚,他邪异的眸子一番扫视,眉头微皱间已是从腰间取出一枚火折,将其点燃。

    锵!

    然而也就是火光亮起,充盈整个地下密室的瞬间,暴烈的剑鸣之声骤然灌入耳中,与之伴随的是头顶斩断一切阻碍的刀光、剑光网络交织,从天而降!

    嗯?

    滚滚的杀机将自身尽数笼罩,魏离生在眼神微变的同时,身影却是闪电般向后疾退,想要退出这密室空间。

    然而轰然一声,沉闷的气爆声中,一种充斥着狂暴、毁灭的爆鸣声陡然从他背后汹涌炸开,那是一道人影不知何时出现,手持宛如惊雷一般的紫色剑华,悍然一剑刺杀而来!

    这一道剑光,几乎照耀了整个石室,也远比之前的刀光剑网凶险不知道多少,电光火石之间,魏离生眼神微变,猛然一矮身,肩臂一转,腰间一枚森然刀光以一种匪夷所思的角度和势头迸射而出,相迎而上。

    锵!!

    刀光、剑光瞬息撞击在一起,磅礴的力量碰撞下宛如天雷勾动地火,昏暗空间中空气炸开一团耀眼的火花,数十上百道细碎的气劲宛如强弓硬弩射出的箭矢,四下飚射。

    气劲所过之处,空气发刺耳的尖啸,瞬间摧枯拉朽的崩碎了途径的所有细微物质,在岩壁之上更是打出一个个深深的孔洞,也将一开始从天而降的两道刀光、剑光迫退开来。

    这样惊人的场景下,最后的来袭者身影飞退开来,而魏离生的身影则是借势鬼魅般一闪,出现在岩壁另一侧,闪出了包围。

    唯有肩头被斩开的武服,以及一个个不知深浅的血洞,代表着他方才似是吃了不小的亏。

    “好一个鬼神众妖人”

    几乎在同一时间,最后一道持剑的身影立定,手中紫色剑华流转,恣意低笑:

    “你是鬼眼阴魔魏离生?的确有些本事。”

    猛烈的风声在地下空间呼啸盘旋,掉落在地的火折子依旧放射着光芒,魏离生目光阴冷邪异,目光环视,最终锁定在开口者的身上:

    “闪雷紫电剑你是除魔司上司乔刑兵?”

    乔刑兵眉头一扬,饶有趣味的道:

    “你认得我?”

    魏离生完全没有陷入重围的觉悟,他垂下眼帘,神情漠然:

    “我们和你们西疆除魔司打交道也有多年了,这把闪雷紫电剑赫赫有名,杀了不知道多少我教教众,岂能有不知道的道理?看你们的样子应该等我很久了吧,那么,罗子莹现在应该落到你们的手里了?”

    “算是吧。”

    乔刑兵微微一笑,没有多说:

    “要抓住你们这些阴沟里的老鼠可不算容易啊,虚红外首潜伏西疆已有五年之久,如今终于算是露出了马脚,希望待会拿下你以后,你能给我提供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乔刑兵的话透露着浓烈的自信和尽在掌握,魏离生神情没有任何变化:

    “就凭你一个?”

    这话显然没有把一旁钱鹰,李泰利两名副尉放在眼里,分立两侧、严阵以待的两人眉头一竖,冷笑道:

    “不知死活,到了这个地步还敢大放厥词,你以为你今天能逃得出乔正尉的手掌心?”

    “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看你还能猖狂多久!”

    虽然之前的暴起围杀之下未能将对方拿下,但是对方身上所受剑伤,充分表明己方乔刑兵这位最强者的实力压过其一筹。

    对方虽然也是第五境的强手,但是如今落入瓮中,孤掌难鸣,在占尽优势的己方包围下不可能再翻得出什么浪花。他们唯一要考虑的,仅仅是怎样避免对方狗急跳墙,以最小的方式拿下对方而已。

    毕竟一位第五境的武功强手真要是拼起命来,必然是玉石俱焚,乔刑兵或许没事,他们两个血气境的副尉可就不好说了。

    然而,面对钱鹰李泰利两人的喝骂,魏离生冷血一笑,邪异的眼眸中尽是蔑视:

    “你们以为,我没想到这里可能会是一个陷阱么?若是你们分部都统在这里,倒还有资格说这样的话,但是你们”

    “哦,是么?”

    而这时,乔刑兵笑容敛去,剑花一挽,眉宇间酷烈杀伐之气涌动:

    “瓮中之鳖,却是好大的口气,那我就来好好和你玩玩。两位,替我掠阵!”

    锵!

    话音未落,惊雷一般的剑光再度亮起,乔刑兵整个人原地消失的同时,可怕的剑光在瞬间已然炸裂成了数十道刺目的闪电流星,覆盖了魏离生天灵、眉眼、咽喉、心脏,乃至周身作用所有可以闪避的空间。

    至于钱鹰、李泰利两人,也同时身影飞退,退到了唯一的通道出口两侧,严阵以待。

    烘炉境这个级别的强手,举手投足间力逾千钧,千军难挡,以他们的实力也无法插手双方之间的战斗,唯一能做的就是收好笼门,防止魏离生这头困兽逃出。

    铮铮铮铮铮铮!

    而两人还未就位,剧烈的刀剑交鸣、碰撞、气劲爆炸声音连番响彻,整个洞窟震颤不绝,视线中充满暴烈气息的紫电剑华疯狂绞杀,魏离生手中凄厉的刀光也爆闪连绵,将一切剑华尽数挡下。

    但是可以清楚的看到,乔刑兵之剑术堂皇暴烈,整个人宛如执掌雷电刑罚的神灵;反观魏离生这个同境界强手,虽然将所有攻势拦下,本身却在步步后退,显然落入下风。

    钱鹰、李泰利两人目光不由得心下安定:

    “不愧是乔正尉!”

    而同时,滚滚血气剑光充塞地洞,占据绝对主动的乔刑兵一边狂攻,一边放声长笑:

    “你就这么点本事么?”

    声音飘荡间,紫电剑华爆闪连绵,分割黑暗,步步紧逼,无穷无尽,整个地下空间被可怖的杀意和剑气充塞,令人时时都感觉到眼球刺痛,心惊胆寒,难以想象面对这样攻势的人要承担怎样的压力。

    “如你所愿”

    在如此狂暴的剑势绞杀下,即将退无可退的魏离生,眼眸中邪异之色剧烈翻涌:

    “咄!”

    瞬息数十上百的紫电剑光绞杀下,乔刑兵清楚的听到滚滚如同闷雷一般的声响从魏离生的胸腔中翻涌而出,同时对方的瞳孔猛烈收缩,分化成一种邪异猩红的重瞳。

    重瞳显现的刹那,周围墙壁上的阴影猛然扭曲变幻,疯狂摇动,仿佛世间一切恐怖的妖魔鬼怪从地狱的束缚中攀爬出来,张开了血盆大口,视觉、听觉、嗅觉,甚至肌肤和舌头上都能感觉到近在咫尺的阴邪气息,宛如百鬼复苏,降临现世。

    而不仅仅是首当其冲的乔刑兵,一旁严阵以待的钱鹰、李泰利两人,这一刻只觉得置身百鬼夜行的地府一般,悚然而惊。

    嗯!?

    突生的惊变,让乔刑兵心中警钟大作,清越的剑鸣之中,惊雷一般的剑光狂风暴雨一般从前方穿透而过,魏离生的身影宛如虚无倒影般破碎开来,同时在相隔近丈的方向,有一抹阴暗、邪异、凶狂的刀光却恍若从虚无中诞生,横斩而出!

    一击落空的乔刑兵眼神微变,手中剑光就势一转,仿若投掷天雷的雷公,闪电剑光以间不容发之势将那抹凶狂的刀光、鬼祟震荡开来,身影狂退间口中惊喝:

    “心景外相!?”

    心景外相,乃是练神武道大师突破神关之后的标志性手段,能够以心神之力干涉现实,进行精神层次的攻伐,或以虚幻心象扭曲感知,或以强横拳意剑意隔空伤人,诡异难防。

    这种神乎其神的手段,未曾开辟神关的武人几乎无法抵挡,也是神关强者和其他武者最根本的区别,而魏离生如今反攻之间涌现的邪异景象,无疑像极了这种手段,也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然而以诡异之势反攻的魏离生没有任何回答的意图,他邪异的双瞳仿佛深不见底的黑洞,身影再度化作虚无鬼影,凶狂刀光分裂爆鸣,化作十道、百道,周围昏暗虚空中千百狰狞恶鬼闪现,汹汹然的邪狂恶念铺天盖地,让人分不清真实还是虚假。

    嗡!

    战况仿佛被逆转,面对扑面而来的诡异攻势,乔刑兵眼神冷厉,手中紫电剑华光芒再涨,仿佛化作了条条电龙般腾飞穿梭,形成一张涵盖八方的剑光之网,将一切来袭的鬼祟刀光涤荡扫灭。

    但是说是扫灭,其实绝大部分的刀光和恶鬼都不过是幻象,一触即溃,而魏离生却是身化鬼影,融于幻象,带来的无形压力让乔刑兵也迫不得已的进入守势。

    “乔正尉!”

    守在出口的钱鹰、李泰利两人眼神微变,踌躇当中不敢上前。

    这倒不是他们两人怕了,而是对方展露出来的这番手段着实有些诡异,他们贸然出手不但未必能起到助攻作用,搞不好还会扯了乔刑兵的后腿,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好厉害的幻象几乎接近真正的心景外相了。”

    与此同时,剑光纵横之间,乔刑兵眼眸也是无比明亮:

    “是那双眼睛,它用某种方式扭曲了我的感官。”

    “鬼眼阴魔,原来如此!但是以为这样就就能让我无可奈何了么?”

    以乔刑兵的武道底蕴和见识,在一开始的震惊之后很快就明白过来,周遭这邪异的幻象大概率是来对方以自身鬼眼发动的异术,能在一定程度上呈现练神武道大师心景外相的诡异效果。

    但是本身就拜有一位练神强者为师,乔刑兵隐隐能感觉出来,魏离生的鬼眼幻象还是比真正心景外相差了不少,想要完全迷惑他这样自身的烘炉境强手,依旧不够!

    “破绽”

    激烈的攻防碰撞只是两三个眨眼的事情,周遭百鬼涌动,怨恶冲天,魏离生鬼魅的身影和凶邪的刀光更是神出鬼没,乔刑兵寒冰凝结的眸子猛然锁定一个方向:

    “死来!”

    轰!

    一念及此,乔刑兵暴喝一声,烘炉之中血气大丹运转,周身滚滚血气犹如海潮汹涌,手中闪雷紫电剑更像是被灌注了无匹力量,放射出了煌煌如烈日的剑芒,连人带剑刺穿了黑暗虚空!

    人元真功杀法:雷劫绝杀剑!

    嗤嗤嗤!

    这一招威势,非同小可,整个地下空间里的虚无邪祟鬼影都像是被烈阳普照,纷纷化作飞灰,而当一切魑魅魍魉被扫灭的同一瞬,魏离生真正的身影,也在昏暗空间之中彻底显露了出来。

    惊雷照耀,烈日煌煌,涤荡群魔。

    身形显现的这一瞬,望着剿灭一切的雷电剑光,魏离生眼神微变,举刀招架的同时,一双重瞳猛然绽放出邪异到极点的幽光!

    在这一瞬,不仅仅是他重瞳扩张到极限,在他双眼下眼睑的部位也倏然裂开了两道裂口,里面有两颗惨白的眼球转动,仿佛又有两只邪眼从脸上长了出来!!

    锵啷!

    下一个刹那,虚空猛烈一爆,整个地下空降剧烈震颤,横刀招架的魏离生在剑光之下闷哼一声,身上血珠飚射,狠狠倒飞出去,撞击在岩壁之上;

    而本应该作为胜利者的乔刑兵,在这一瞬竟然竟然无暇追击,而是持剑驻地,脚步踉跄,嘶声痛吼起来,仿佛正在经历什么人间酷刑一样!

    “乔正尉!”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钱鹰、李泰利两人头皮一炸,齐齐冲上前来。

    而也就是在下一个呼吸,两名副尉还未来到乔刑兵身边是,疑似被重创的魏离生,身影却倏然从地上蹿起,然后鬼魅一般的飞射而出,一下就掠入了出口通道,成功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