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春秋大领主 > 第799章:公子被流放啦!

第799章:公子被流放啦!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荣誉与忠诚
    .    ,春秋大领主

    现在汉国联合楚国能把范国灭了吗?可以的。

    如果汉国跟楚国结成靠谱的联盟,两国不止能够合力将范国给灭掉,甚至再灭掉宋国、蔡国、陈国、徐国、钟离国、钟吾国……等等一些列国,基本也能够办到。

    像是韩国、荀国、鲁国、齐国、莒国……等等列国,灭掉一些也不算是事。

    比较关键的是什么?看看那些能够灭掉的国家,有多少个会成为楚国的碗中肉,又有多少个是汉国能够吃下,只要扫一眼地图就能得出楚国获利会更大的结论。

    一旦汉国与楚国联合起来灭掉范国,其余国家会怎么看?

    首先,汉国与范国、荀国、韩国的多国一体肯定是要没了,荀国和韩国必然联合起来针对汉国。

    齐国、鲁国等列国估计会很乐意荀国和韩国跟韩国打生打死,再在之后捡便宜,不但双方会消弭战争,甚至齐国、鲁国等等诸侯还会给予荀国和韩国力所能及的帮助。

    那样一搞,汉国或许能在灭掉范国时获得一些利益,接下来就该是被荀国和韩国死死缠住。

    在汉国被荀国、韩国缠住的那一段时间,且先不论汉国有没有能力吃下荀国和韩国,又或是花多少时间来讲荀国和韩国吃掉,楚国绝对已经灭了好几个国家,吃得一个满嘴流油了。

    以当前的国力而言,汉国有能力灭掉韩国和荀国吗?这个并不能单纯算国力或军力,要看的是国际环境。

    之前提到齐国、鲁国等国会很愿意看到荀国、韩国挡住汉国,其实就是大局上的不确定因数之一,更要将楚国会不会中途反水考虑在内。

    但凡楚国聪明,以他们从来不在乎脸面的性格,吃掉了周边几个能够轻易吞下去的国家,很大概率会跟汉国悖盟,站到荀国和韩国那一边去。

    这样一来就必然形成所有诸侯联合起来对抗汉国的局面了!

    汉国能不能那么玩?明显不能。

    原因是汉国先跟范国悖盟,联合楚国灭掉了范国,将导致荀国和韩国不再信任汉国,并且还会有极大的仇恨感。

    “你……”吕武觉得自己对吕阳的教育有点失败,低叹了一声,讲述国际局势,也就是将上面那些讲给吕阳听,不顾吕阳听得发呆,继续说道:“隐姓埋名,携人周游列国罢。”

    倒是看到了灭掉范国可以让汉国得到的好处,无视了汉国真的那么干之后会面临什么样的外交窘境,这么没有战略眼光的太子无疑是不合格的。

    回过神来的吕阳看到父亲已经走得有点远,快步追了上去。

    吕武再一次停下脚步,想听一听吕阳会说什么。

    要是吕阳认错,却是拒绝离开汉国,会让吕武考虑要不要某一天让吕阳病逝。

    作为一名父亲,那么做无疑是残酷到了极点。

    作为一国之君,吕武那么做则是在为整个国家负责。

    “孩儿错矣。”吕阳的双目与吕武形成对视,行了一个跪拜大礼,保持跪姿继续与吕武对视,说道:“孩儿辞别阿母便启程,不得学,不得召,不敢回。”

    吕武没有多余的话,道:“去罢。”

    是吕武没有用心在教导吕阳吗?用心肯定是用心教导,然而就像以后的大多数人都能读书,不是每一个学生都能当优等生那样,不光是教导者用不用心的问题,还要看受教育者到底学不学得会。

    “挺聪明的一个孩子,怎么思想有点偏激,也太在乎眼前的利益了呢?”吕武注视着吕阳离去的背影,心里其实有点难受。

    作为一个政治人物,绝对不能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多少青山绿水就是被这种人毁了,日后再耗费百倍千倍的代价想要改善环境而不得。

    而作为一个国家未来的统治者,一旦轻易被眼前的利益所蒙蔽,看不到更久远的危害,时时刻刻被群臣戏弄还是轻的,国祚不知道哪一天就不保了。

    吕阳被“流放”只有少数人得知。

    在当夜,家族被灭没有闹腾,唯一亲弟弟失去踪影没有求助,儿子被迫要隐姓埋名周游列国,一直不轻易出声的?嬴跟吕武闹了一场。

    不是吕武喜新厌旧,只是他跟?嬴的见面次数越来越少,一切该有的雍容则是一点没缺的全给了。

    话又说回来,见面次数少绝对不是吕武一个人的锅,一来是吕武事务太多太多,再则就是过了三十岁之后?嬴刻意避着,理由是她已经人老珠黄,不想吕武看到她失去颜色的模样。

    三十岁就叫人老珠黄?现在的女人就是这样的观念。换作是在现代,三十岁才是一个女人从青涩步入成熟的开始,也是最为诱人的年纪。

    吕武打拼上来之后就是位高权重的状态,讲一句非常难听的话,有钱有权还能随意任性,身边不可能缺了女人。一旦社会不对这样的人有所约束,除了千年不遇的情种之外,哪个男人会始终如一?

    别说是男人了,换作是女人有了那样的权力、财力,保准也是面首几十上百成千。

    代表人物不是武曌,她快被两宋读书人给黑出翔了。

    真正的代表人物是西汉汉景帝一朝的长公主刘嫖,也就是汉武帝刘彻第一任皇后陈阿娇的母亲。

    这人啊,一旦见面的次数少,再浓厚的感情说淡了也就淡了。

    面对闹腾的?嬴,吕武直接沉下了脸。

    父亲对儿子教育不说完全失败,作为君王对太子的教导无疑是不成功的。

    心里堵得要命,还要为国家的未来担忧,再被女人扯着衣服闹腾,甩袖走人而不是动手打人,算是这个男人有涵养了。

    另一层面,吕武是一国之君,很现实的一件事,仅仅是?嬴的那些举动,足够让吕武起了换一个女人来当王后的念头。

    当然,吕武没有起那样的念头,甚至还想着等自己?嬴冷静下来,再去好好地沟通,讲清楚太子应该有什么的素质,要不然国家会怎么样之类。

    至于说去好好哄?又或者去服软?神经病吧!

    吕武真的是一国之君啊!他今天敢对王后服软,信不信很快就会有所谓的“后党”出现,再让朝堂被搅合得乱七八糟,并且还会害了第二代的君王。

    知道西汉以孝道治天下是怎么来的,又对每一位皇帝制造了多少制肘和麻烦吗?孝道很不错,应该提倡,事实却是从吕雉开始,后来被汉武帝刘彻的奶奶窦猗房(太后)玩出花来,为的就是把持权力。

    遭到以孝道为名义进行压制的倒霉蛋并不止刘彻一人,西汉到东汉直至灭亡,外戚干政乃至把持朝政就是一种属于两汉的特色。

    不是说什么大男子主义,社会给予男人的重任更多,男人的意志只能鼓励,不能去进行消磨,动辄服软的男人别想有什么出息。一个男人没出息,能够扛起养活一家以及保护一家的重担吗?估计是挺悬的。

    总是说什么少年强则国强,真实的情况是社会根本没有给予图强的机会,再加上一种莫名氛围产生,等待少年成年了,再组建属于自己的家庭,一般想强一些,信不信媳妇以及双方父母会压得这个男人变得像史莱姆一样软绵绵?

    走了,吕阳仅仅是带上二十来人,轻装出了“长安”往东而去。

    “王上,太子时刻有人看顾,必不使歹人有可乘之机。”霍兵是一副平常贵族的打扮,来跟吕武辞行的。

    吕武怎么可能真的让吕阳带着二十来人周游列国,暗地里安排了很强的护卫力量在保护。

    如果吕阳能发现,聪明的做法是当没有发现,蠢一点则是驱赶走暗中保护的人。这个其实也是对吕阳的一个考验。

    对了,现在其实应该称呼公子。

    在汉国这边,喊吕阳太子的也就吕武,其余大臣则是称呼吕阳为“国家”,官职低一些的老老实实喊公子。

    吕武不再交代什么,挥挥手让霍兵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去。

    “楚使如何说?”吕武问道。

    今天又是进行小朝会的时间。

    在这一段时间,范国使节刘明一再求见,就是连宫门都进不去。

    楚国的使节屈荡则是多次得到梁兴的接见,关于这点不但范国那边知道,其余有在“长安”明里暗里部署人手的列国都清楚。

    梁兴答道:“如大汉愿与楚盟,楚王愿以洧水为界,以北归汉,以南归郑。”

    哈!?

    挺大方的嘛。

    那就是包括“新郑”在内,范国三分之二以上的城邑给了吕武,留下不到三分之一给了子产。

    梁兴又说道:“如王上允准,郑国亦贡于大汉,且楚王保证不动宋国一分一毫。”

    吕武颔首,道:“且跟楚使商谈,不必给予答复。”

    梁兴懂的。

    本来汉国是要马上出兵援救范国,结果范国真心是给脸不要脸。

    那好,汉国就保持看戏的姿态,坐看范国跟楚国为首的联军继续拼命,等着范国真的要挨不住了,汉国再纠集韩国一块出兵救援范国。

    范国当然也有派遣使节去韩国,韩国的做法是派使节到“长安”请示吕武。

    上一次韩国因为助战范国丢进去一个“师”的兵力,事后范国没有对韩国有什么补偿,老实说韩起对士匄的怨念很大。

    至于说荀国?他们现在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和兵力去顾及范国。

    “耗着吧,两边一起耗,不逼一逼,怎么能知道有多大的潜力呢?最好等我这边的长渠修成,再看看能不能把这几个强国一块收拾了。”吕武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