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595:什么叫中野联动啊(国际后仰)?

595:什么叫中野联动啊(国际后仰)?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这很科学啊
    召唤师峡谷降临的那一刻,台下再度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不少RNG粉丝在台下尽情的呐喊,想要让自己支持的队员们振作起来。

    只要拿下这场BO5,他们就可以成功晋级S8全球总决赛!

    这是每一位职业选手在夏天的最终目标,RNG的几名选手自然也不例外。

    “YM这套阵容是真的走钢丝,”米勒在解说台上评价道,“虽然说比较灵活,可坦度几乎为零,全靠巨魔一手来支撑,万一团战出现一点点失误,可能都会导致崩盘!”

    娃娃点头附和,“简单来说就是没有什么容错率,而另一边RNG的看起来就要立体的不少,坦度、输出和控制都不缺,团战强度拉满!”

    “而且上单卢锡安,”说到这里,米勒稍微犹豫,“我说实话啊,和贡子哥的打法并不是很相符。”

    “在普遍印象里,金贡都是选择那种上单战士类英雄,对线稳健发育,等团战端再站出来。”

    娃娃接了一句,“卢锡安和他的风格正好反过来了,对线要求高压制力,而到了团战端就会因为手短而比较拉胯……”

    两人还在讨论的时候,导播已经给出了双方十名选手的符文配置情况。

    米勒第一时间都发现了蹊跷,由于他所在的位置距离房间内的赛事直播屏幕还有一段距离,因此他瞪大眼睛想看得再清楚些。

    在符文配置面板上,卢锡安的那一栏赫然显示着行窃预兆!

    “偷钱?”娃娃又开始了熟悉的哇哇大叫,“贡子哥这是又要整新活了!”

    “这是和TheShy版上单卢仙截然不同的符文带法,TheShy向来带的都是强攻,突出一个对线压制力和爆发强度!”

    这一个偷钱符文让不少观众都梦回季中赛,当时的金贡频繁使用钢筋铁骨卡尔玛,靠的就是一手偷钱,把其他几支代表队的上单选手给恶心吐了。

    现在,偷钱上单重出江湖!

    “这符文目前选用的人并不算多,主要是因为伊泽瑞尔被削弱了……目前其他上单也很少选择,毕竟它要求英雄频繁用普攻消耗对手,而上单位目前大半都是近战英雄,与行窃预兆不太搭调。”

    娃娃开口说道,“目前大概能带偷钱的就是上单乌鸦,但职业赛场上大部分选手都是选择启封的秘籍,这样与团队的联动会更加流畅。”

    米勒略微一思忖,“好像真的还行,毕竟YM上路对线是长手打短手,很容易触发行窃预兆!”

    卢锡安自身的机制就是要用技能与普攻来穿插使用,这和行窃预兆使用一次技能后,下两次攻击将会获得金币与消耗品非常相配。

    虽然卢锡安在ADC中是出了名的小短手,但面对射程只有350码的厄加特,他依旧占尽了优势。

    Letme也发现了金贡符文上的变化,他脸都黑了半截。

    卢仙本身在上路就已经足够强势了,你还带个偷钱,不是过来纯纯折磨他的吗?

    甚至不用多说,严君泽都能想到接下来对线的剧情。

    卢锡安W点点,E点点再接Q点点,他操作着螃蟹E【鄙弃】上前被卢仙走位躲开,全程只能被动挨打。

    光是想想,都快脑溢血了。

    “史森明你去对面下半区做个眼,我要看对面打野的动向!”麻辣香锅在队内语音中冲着自家辅助说了一句。

    而后他又向Letme保证,“你别担心卢锡安,这英雄走上单很怕抓,我帮你干他两波就行了!”

    Letme深吸一口气,只得应声示意自己听明白了。

    事已至此,木已成舟,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召唤师峡谷中,小明仗着自己是个布隆,前期碰撞对战能力相当强,因此堂而皇之大摇大摆,带着乌兹就闯进了YM野区,在敌方下半区蓝buff营地与魔沼蛙营地的中间位置,插下了一只饰品眼。

    “不过看起来YM也能判断出RNG前期入侵眼位的大概位置……”米勒在小地图上看到YM一方的信号标记就没有停过,不断ping在他们的蓝BUFF营地中。

    “可就算如此,小天依旧决定从下半区开野,这样相当于是明牌告诉香锅自己的开野路线了!”

    蒜头王八顶着对手的眼位,站在蓝BUFF营地旁边,拎着大棒子在原地跳舞,还亮了一个YM的队标,看起来无比嚣张。

    “他这样就肯定是要来上路反蹲的……”麻辣香锅在队内语音中喋喋不休,他目前算是RNG整个队伍的前期发动机,自然也要接过指挥重任。

    他能判断出双方这局的焦点就在上路。

    因为这是最有可能导致战局失衡的位置。

    不管是卢仙还是厄加特,哪一方被压制住,对于整个团队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带来的连锁反应将会非常严重。

    在这种情况下,小兲在RNG的视野检测下,选择从下半区开野,在香锅看来,这就是赤裸裸的要来上路反蹲。

    这也是一种警告我今天保定卢仙了,有本事你就来打上野2v2!

    真要是整上野对拼,RNG这套螃蟹+赵信的组合肯定不是卢锡安+巨魔的对手。

    那要怎么办?

    他刚才和Letme保证自己会来抓上单,现在就要出尔反尔?

    那肯定不成。

    麻辣香锅也不可能放任一个偷钱卢锡安在上路无障碍发育,抓是肯定要抓的……

    他大脑飞速转动,想出了一个主意。

    “严君泽我速三直接来,你做好准备,二级留个技能点!”他叮嘱了一声Letme。

    麻辣香锅选择调整了自己的刷野路线。

    他选择从自家上半区蓝开,然后刷完魔沼蛙与河道蟹,直奔上路而去。

    这是最快的速3手段,比小天所用‘双buff加另外一组野怪’升到三级的速度要快上一些。

    毕竟不用赶路,都在上半区,顺着刷过去就好。

    而且刷完上河道蟹,他距离上路也比较近,麻辣香锅可以在第一时间赶过去。

    “可以,你放心来!”Letme听到这话很是开心,“我不让他做眼!”

    刚才严君泽一直守在河道的隘口,并没有发现金贡与YM其他队员前来做眼。

    也就是说,麻辣香锅目前的开野路线是完全隐蔽的。

    他只要能拦住金贡,不让对方在前两波兵线时离开上路去野区做眼,就能保证香锅的行踪不被发现。

    等炮车兵过来,那就是2分37秒的事情了。

    以麻辣香锅的这套速三路线,届时赵信已经升到三级,根本不怕二级的卢锡安,见面直接干就行了。

    RNG队内一场针对金贡的阴谋正在展开,而中路的对线才刚刚开始。

    林燃来到线上,缩在远程兵的身后,一动不动装王八,明晃晃的想把兵线让过来。

    妖姬前期是不可能和佐伊争线权的,那根本就不现实。

    如果想要强行推线,就得付出惨痛的血量代价,可这种方法在本局比赛中,根本就不现实。

    因为他这局为了跟上佐伊的清线速度,选择带了小兵去质器,而并非饼干配送。

    身上的补给品只有三瓶腐败药水,林燃必须要省着点用,第一次回城时最好能攒出1300块,补出遗失的章节,对线就舒服多了。

    米德虎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他开局直接拉了个飞星,从侧面砸中三只远程兵,宣布自己接管了中路兵线的主动权。

    而后他就开始有意识的囤积小兵,打算等第三波炮车兵到达之后,再一股脑的将其推到林燃塔下。

    林燃发现销户主动接管兵线之后,就放下心来,尽力用普攻去磨损小兵的血量,不让过多的兵线囤积起来。

    否则大量小兵进入防御塔,到时候难受被动的也是他自己。

    不管佐伊是游走还是在塔下消耗他,林燃都将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2分27秒,中路的第三波炮车兵线率先到来,在此之前,销户利用自己的线权优势,前往YM野区,在里面布置了一只饰品眼。

    即使林燃没有获得小虎的动向,但他通过计算佐伊从消失到再度出现在中路的这段时间,也大概能判断到佐伊的移动半径,从而猜测对方的做眼点位。

    “应该是在红BUFF营地里……”RNG在面对巨魔打野时,能做的有意义眼位并不算多,林燃排除了其他几个选择,而他自己则趁着佐伊离线做眼的间隙,赶紧把中路的小兵清理一下。

    蒜头王八应了一声,脑中也在根据已知信息做着战场分析,思考自己接下来的行动路径。

    而另一边的麻辣香锅,发现销户所做的红BUFF营地眼位中还没有出现巨魔的身影,心中大喜过望。

    根据已知信息进行推断,为了吃下半区的河蟹,蒜头王八应该是耽误了一部分时间。

    这就给了他抓上的一个时间差。

    “准备冻手,准备冻手!”香锅语气轻快。

    但他刷上河蟹时,切了一下屏,发现上路很不对劲。

    兵线位置刚刚越过中线一点点,甚至距离RNG上塔前都有不短的距离。

    而满血的卢锡安就站在YM远程兵附近。

    以卢仙的对线强度来说,这已经算是谨慎到了极致。

    而且金贡还一直和Letme保持一定的距离,不给严君泽轻易上前的机会。

    他注意到Letme的螃蟹也还有接近八成的血量,更是一脸懵逼,“咋回事儿,这人都不揍你的吗?”

    先前吃魔沼蛙时,香锅就切过去看了一眼上路对线,当时金贡就没在压人,不过当时他以为是卢仙一级还没那么强势的原因,所以西八人选择稳一手。

    可没想到现在再切一次,金贡居然还是不压人!

    2级卢锡安不是吊打螃蟹?

    你倒是干架换血啊!

    “这卢仙根本不主动压线的,平时我如果补尾刀的话,他才会上来点我,”Letme语速极快,“要不是我先前卖血去拦着卢锡安做眼,我血量估计还得多一格!”

    刚才金贡率先升到2级,还想离开上路去布置视野,但严君泽自己上前顶住了小兵,假装是要卡住兵线位置,迫使积木贡放弃了外出做眼的打算,转而滑步向前进行消耗。

    Letme这才算成功挨了一整套输出。

    虽然血量耗损不多,但他心里却很憋屈。

    卢锡安不换血,金贡目前血量蓝量都没有多少损失,这种情况下,香锅过来根本帮不了他。

    Letme自取也算抗压王者了,但是面对这种情况也有些无力。

    他觉得自己还不如去面对TheShy。

    姜承録在对线进攻能力方面登峰造极,简直就是前所未见的顶级强度,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以压制对手的机会。

    用卢锡安上单时越兵线压制,不让对方的短手英雄吃兵,已经成了他的常规操作。

    在严君泽看来,TheShy虽然进攻能力强,但由于他有自信在换血中取胜,因此姜承録从来不会放弃对方发来的换血邀请,而这种频繁的换血对拼,就会给打野Gank的机会。

    如果这局对面是TheShy,香锅这次抓上,成功率就要高上不少。

    可自己面对的偏偏是金贡。

    西八人是另外一种压制方式。

    他就是一点点的磨你,换血从不莽撞,有必胜的把握才会动手。

    而且非常稳健,Letme一旦向前发出换血邀请,金贡第一反应就是对方来人了,先往后退两步再说。

    等判断好局势,再上前进行消耗。

    如果说TheShy在上路是一把锋利的尖刀,可以瞬间穿进对方的心脏之中。

    那金贡就是典型的钝刀子,一点点在敌人身上割肉,慢慢赚取优势来扩大自己的雪球。

    这种方式的缺点是没办法迅速将双方的战斗力拉开,但好处就是不容易被抓。

    比如现在。

    “……我帮你打个闪吧,抓是抓不死的!”麻辣香锅在赛场上从不优柔寡断,立马就做出了决定。

    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并不算多,巨魔一旦刷完红BUFF就会来到上路进行反蹲,到时候他再想动手就没机会了。

    “赵信从上方三角草绕后,卢锡安已经意识到危险了,立马往后退去!”

    麻辣香锅原本还想走上前,贴近对手等卢仙交滑步拉开距离,再E【无畏冲锋】顶上去。

    但西八人做出了最正确的应对Gank处理,他贴着地图最上方的边缘墙壁走。

    这样虽然会绕远路,晚一会儿再回到塔下,可也会拉开他与赵信之间的距离。

    麻辣香锅逼不得已,只能交出自己的闪现,先贴到卢锡安脸上。

    “赵信开启Q【三重爪击】直接开始捅,贡子哥交滑步向后位移,在香锅E跟进时,自己也交出了闪现!”

    这闪现金贡也不得不交,如果稍微慢一点被赵信挑了起来,螃蟹E闪就可以将自己背回去,到时候就是必死之局。

    “这么算来,双方算是强行换了一波技能……”米勒如此说道,“打野换上单的闪现,对于RNG来说也并非不能接受。”

    不过YM也挺开心的,摄像头下的蒜头王八已经咧开嘴笑了起来。

    他没有任何阻碍的刷完了自家除开石甲虫以外的五组野怪,加下路河道蟹刚好升到四级。

    他吃完红BUFF并没有选择回城,而是当着销户眼位继续往上走,佯装自己去刷野顺便保护卢仙,实则在野区绕了一圈,规避敌方眼位,直奔下半区而去。

    先前麻辣香锅出现在上路时,他看了下数据面板,通过补刀和时间,就能知道对手只刷了上半区的野怪,在小兲看来,对手强行用变种版速三抓人,是比较耽误自己节奏的。

    因为赵信本来刷野就不快,前期只是换了一个闪现的话,收益并不算高。

    蒜头王八捕获了一波战场信息,决定展开反击。

    香锅2分52秒才从上路离开,三组野怪的经济让赵信回城也没办法做出什么装备,因此小兲断定对手会选择一路顺着刷下来。

    来回绕了一大段路,赵信刷野速度又不算快,小兲觉得自己能在RNG红区抓到对手。

    “来看一下我的位置,对面肯定在打红buff的!”他开始摇人。

    林燃扫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兵线,连忙应道,“你放心蹲就好了,我第一时间就能赶过去!”

    由于销户的佐伊在第三波炮车兵线到来之前,去YM野区做了一只眼,导致林燃顺利清理了中路兵线。

    小兵并没有过多的囤积起来,进入他镇守的中塔。

    因此防御塔的炮击没费多长时间就把小兵给处理干净了,回推兵线看起来没有那么明显,加上林燃也开始用技能清理兵线,效率尽管赶不上佐伊,但也还能接受。

    双方小兵的交接位置目前依旧在中线附近。

    林燃等到了第6波小兵,也就是3分57秒的这波炮车线。

    双方的小兵去质器已经可以使用。

    不得不说小虎在这方面非常谨慎。

    他知道小兲的巨魔可能会对自己开刀,因此并没有第一时间交出去质器来吃掉跑车。

    因为那样会让兵线方向朝着YM中塔推进。

    麻辣香锅上路Gank没有得到直接收益,现在闷头狂刷,打算赶紧把自己耽误的发育补回来,无暇顾及中路。

    销户在没有自家打野庇护的情况下,制造出那种兵线无疑是非常危险的。

    而林燃利用的就是他这份谨慎。

    他挺身向前,而且不断的向上方移动,看起来像是要逼迫对方的走位,让销户往下方走,用兵线做阻挡,可以避免被妖姬的E【幻影锁链】命中。

    米德虎看到这一幕,就觉得林燃附近有人。

    否则没道理这样主动的和他接近,要知道虽然妖姬与对手保持在兵线的同一侧,可以让幻影锁链没有阻碍增加命中率,但佐伊的催眠气泡也同样如此!

    在李元浩心中,林燃的每一步动作都是暗藏杀机。

    一旦自己正面和林燃换血,为了甩催眠气泡而吃到幻影锁链,那林燃闪现拉近距离,他再交闪也没办法拉开锁链控制范围,到时候巨魔过来就是随便杀他。

    而要是顺着林燃的意图,往下方靠拢,用兵线来为自己做掩护,那指不定巨魔就在下河道草丛里……

    销户非常稳健,这两条路都被堵死了,便立马找出了第三条路。

    他向后退了两步,选择把兵线主动权让给林燃,以此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同时在队内语音中向麻辣香锅提醒,“对面巨魔应该在中路附近……”

    香锅得到的这条信息,来到红BUFF营地,非常谨慎的把野怪拉到草丛里。

    但他不知道的是,蒜头王八就蹲在RNG红BUFF营地背对着的墙壁后方草丛中,还提前在营地里做了一只眼,窥视到了香锅的全部动向。

    而中路的林燃看到李元浩的动作非常满意,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趁机先把三只近战兵全部吃掉,远程兵也打到了残血,而后方才果断交出小兵去质器,打算清理炮车兵。

    小虎看到这里,才意识到不对劲。

    正常情况下打野在身后的话,没必要这么快推线,妖姬甚至可以卡掉几只小兵不让他补。

    但林燃却偏偏把去质器给用了出来!

    兵线推这么快有什么好处?这才4分钟出头,根本不是妖姬的常规回城时间!

    这不是摆明了想要迅速推线,而后游走支援吗?

    “香锅你小心一点!”李元浩赶紧提醒自家队友,同时将自己的小兵去世器也用了出来。

    不过由于之前的放线举动,让林燃甚至处理掉了太多兵线血量。

    如今他在清线进度上是落后于林燃的,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清掉第六波炮车兵,成功升到5级后逃之夭夭。

    “燃哥推完线,直接回到了自己家的塔下……”

    小虎看到林燃并没有离开线上,而是径直向后撤退,起初还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以为对方并没有向野区进攻的意图。

    紧接着他就察觉到了异常。

    上下两路目前都没有爆发战斗,而且血量都算健康,那对方还能去哪儿?

    “香锅快跑!”

    小虎在队内语音中大喊一声。

    MLXG也意识到不对。

    可他转身想撤却已经来不及了。

    一根柱子顶了过来,成功阻断了他的退路!

    而且后面还跟着一个拎着大棒子的巨魔!

    “队友呢?队友呢救一下啊!”

    麻辣香锅浑身上下就只有初始打野刀,而且还差一点经验才能升到四级,战斗力和小兲无法相提并论。

    而此时,小兲先前布置在红BUFF营地内的那只饰品眼上,亮起了红色旋光!

    这明显是来自中路妖姬的传送支援!

    “YM进行了一次中野联动,准备对麻辣香锅动手!”娃娃亢奋起来。

    小虎一开始还想向前追进,找到缩在中路塔下想要传送去野区的妖姬,用催眠气泡打断对手的TP。

    但旋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催眠气泡的困倦效果是没办法打断传送的。

    必须得是后续的定身控制才行。

    而催眠气泡在命中对手之后,也需要1.5秒钟才能触发晕眩。

    而传送在加强之后,引导时间只有3.5秒。

    也就是说,小虎想要打断林燃的传送,必须要在两秒钟之内,找到他的位置并且用催眠气泡击中他。

    这明显不太现实。

    他索性也让麻辣香锅插下一只饰品眼,让自己传送下去。

    “我到不了的,不过卢仙也被我拦住了!”

    Letme大喊一声。

    虽然他交出传送,没有控制的卢仙是无法打断的,但这个TP他也没法用。

    在麻辣香锅离开上半区之后,金贡终于开始压线了,Letme目前兵线位于塔前,一旦传送到下路,想也不用想,卢仙会将上路兵线通通推进来。

    到时候他就算收掉人头,也没法弥补巨额的经验损失。

    好在金贡想要传送也没有那么简单,毕竟Letme手中握有E【鄙弃】可以打断他。

    “双方上单都没有传送的意思,而两边下路都在向野区进发!”

    两名中单还没有传送下来之前,野区实际上是1对1的对抗。

    巨魔在这方面占尽了便宜,AQA打出强攻,赵信的血量瞬间就到了一半。

    麻辣香锅回身打出相位猛冲,转身还想走。

    但此刻林燃已经落地,W魔影迷踪拉近距离,幻影锁链命中的同时还给上了Q恶意魔印。

    没有闪现的香锅根本躲不开!

    伤害瞬间爆发出来,触发电刑之后,三级赵信直接暴毙!

    台下观众欢呼声不绝于耳!

    “撤撤撤!”香锅先给队友提供指令,让小虎取消传送,而后就在队伍语音中口吐芬芳。

    “我*你**,怎么这么贱呐,这巨魔没回城的?”

    他也被小天给骗了,没想到对方当着小虎先前放置在YM红区眼位的面往上走,紧接着绕了一圈又跑回到了地图下方。

    “燃哥成功收获了一血!”米勒在解说台上激情大喊,“而且还骗出了佐伊的传送,这波赚翻了!”

    小天冷哼一声,“九折也想抓我们家上单?”

    金贡喜笑颜开,“抓得好抓得妙,最好能再宰他一次!”

    他早就看麻辣香锅不顺眼了。

    三级上来用闪现强行把他的闪给换了出来,简直就是土匪式打法,给西八人造成了非常差的体验。

    现在没闪现,果然送一血了吧?

    “反噬,我只能说是反噬!”积木贡笑嘻嘻。

    林燃直接回城,6波兵线加上系统发放的跳钱工资以及一血经济,他成功做出了遗失的章节。

    而佐伊依旧在中路清线。

    李元浩的装备关键点花费和他一样,都是1300金币。

    但区别在于双方一血的400经济。

    这也就意味着,佐伊需要再等三波兵线。

    吃完第9波炮车兵,才能顺利回城。

    林燃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大伙儿听我说……”

    他肚子里又开始冒坏水,准备筹划一次阴谋。

    林燃回到线上,依靠遗失章节提供的法强以及CD与回蓝属性,将中路线权抢了回来。

    小虎没有任何办法,他身上只有腐败药水,装备差距摆在这里,战斗力相对来说要差上不少。

    而在上路,金贡刚才也压爽了,磕掉行窃预兆送的蓝瓶,回复了一定的蓝量,上前一套将螃蟹血量压低。

    Letme退到塔下,准备回城补给一波。

    此刻时间来到5分40秒,他现在身上的金币足够做出小反甲了。

    买出这件装备,那卢锡安在没有装备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对他就造不成多少生命威胁了。

    但他刚刚往后走了两步,就发现上一塔侧后方草丛中,钻出了一只巨魔!

    “小天已经抢先一步,提前赶了过来,想要对letme动手,”娃娃提高音量,激动的叫了起来。“螃蟹现在进退两男,根本走不动路!”

    前面是正在尝试推线进塔的卢锡安,而后方是拎着大棒子的巨魔。

    而且这个特朗德尔还在故意恶心人,居然原地跳起了舞!

    “这舞姿不行啊……”蒜头王八随口来了一句。

    而麻辣香锅就在上半区,看到自家上单有难,第一时间就想过来增援。

    没办法,RNG塔前有整整一波兵,如果任由厄加特阵亡的话,复活时间里Letme就会亏损大量的小兵。

    和卢锡安的经济一旦拉开,那严君泽前中期基本就算断开连接了。

    麻辣香锅觉得自己在塔下和螃蟹两个人是能够进行处理的,因此强行贴着墙边跑了过来,还想先逼退巨魔。

    “可是小天根本不虚,挂上红惩戒原地站撸!”米勒站在上帝视角看得真切,“这样反而是香锅有危险,他还不撤吗?”

    在RNG队伍语音中,李元浩也在提醒队友,“你们快点退,这妖姬要去上路,我管不住她!”

    在刚刚到来的第9波兵线,林燃再度前压,用小兵去质器吃掉了炮车兵,而后魔影迷踪补掉几只残血兵,扭头就往上路走。

    销户别无他法,只能提醒队友。

    他现在蓝量已经不多了,而且身上金币不少,必须得回家补给一次做出装备才行。

    最关键的是他没有传送,因此也不可能支援队友。

    香锅一听这话就知道要完蛋。

    他捅上去的时候,林燃还在中路,并没有暴露出参与上路战斗的意图。

    但他和巨魔刚交手,林燃就清线往上路走。

    虽然没有鞋子,但香锅知道,RNG野区的蓝BUFF与三狼营地中间,有一个爆炸球果,可以帮妖姬赶路!

    这下乐芙兰不出片刻就能来到战场!

    小兲把香锅血量换了一半,就用E寒冰之柱将两人隔开,等林燃赶来。

    “慢慢来慢慢来!”林燃现在胸有成竹。

    RNG塔下的那两个人,他们吃定了!

    麻辣香锅现在就是绝望。

    他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被巨魔柱子顶到之后,他只能在塔下瑟瑟发抖。

    林燃绕后路线非常绝,不给他逃跑的机会。

    现场观众都认为这两颗人头已经是YM的囊中之物,有人已经提前开始庆祝了,得亏没有香槟,不然非得整个活不可。

    而两名解说还在关注赛场,“最关键的是,现在螃蟹没办法升到6级!”

    米勒发现了这个细节点。“他根本处理不了第九波兵线!”

    单人线的升六经验是前8波兵加上第9波的第1只小兵。

    Letme前面的兵线经验都吃到了,但是第8波兵的三只远程兵和第9波兵线,他连碰都没碰过。

    没有升到6级的螃蟹,完全不具备强大的战斗力。

    而且现在还不到6分钟,他连启封的秘籍都无法使用,不然换一个虚弱或者引燃,他们未尝没有反打的机会。

    “你们能撑到我来吗?”

    史森明在队伍语音中问道。

    第9波小兵清理掉后,也是下路一次常规的回城时间点。

    但问题在于下路的兵线比中路也要慢10秒钟。

    林燃都快赶到上路了,史森明才回城买好装备往上走。

    现在他刚刚离开了高地门,与战场还有一定距离。

    “完了……”Letme心如死灰。

    麻辣香锅如同困兽犹斗,还不肯放弃最后的希望。

    他决定带着自家上单去找后方的巨魔,强行换一颗人头。

    但林燃拍马赶到!

    WR两连踩,QE两个技能通通命中了赵信!

    “没有闪现的麻辣香锅,只能被伤害灌死!”

    娃娃激情昂扬的解说声中。正面的卢锡安举起双枪开始疯狂射击。

    金贡用林燃的冠军皮肤射出圣枪洗礼,一颗颗带着黑色火焰的子弹,吞噬着RNG队员的血量。

    “没有任何机会,两个人头分别被燃哥和金贡收走!”

    “还是那句话,YM这套阵容灵活性实在太强,”米勒不由得感慨起来,“这中野联动太致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