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异象

第四百九十一章 异象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百分之七
    “咕嘟……”

    “咕噜噜……”

    在梼杌成绩烤串吃的满嘴流言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阵咽口水和肚子叫的声音。

    江北然回头看去,只见那群一路跟过来的异兽正眼巴巴的朝着这边望,显的有些蠢蠢欲动,估计要不是因为酋长在这,它们早就扑过来了。

    ‘不过这群异兽也真是闲得慌……竟然还真一路跟到这来了。’

    想完江北然突然咧嘴一笑,从乾坤戒中拿出一把扇子将烤肉的香味往异兽那边扇去。

    一时间,肚子叫和吞口水的声音明显更加剧烈了。

    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大块牛肉,江北然看着梼杌说道:“尊敬的酋长,不妨把你的族兽叫来一起吃如何?”

    梼杌自然早就听到了自己小弟们不争气的肚叫声,便点点头,出声喊道:“都过来吧。”

    听到酋长发话,那群围观的异兽立马冲了出来。

    它们还从来没闻到过这么香的食物,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如此失态。

    最起码……会注意一下自己的哈喇子。

    看着眼前的数百只异兽,从没应对过这种大场面的江北然也来了兴致,想一口气把这么多大家伙的肚子喂饱,的确算的上是一个有挑战的任务。

    从乾坤戒中拿出一把剁肉刀在手里转了一圈,江北然在心中给自己配了个BGM。

    ‘史上最年轻的特级饲养员,上线了!’

    ……

    夜里,忙活完的江北然小酌了一杯,看着一群心满意足的异兽想到。

    ‘出去后得再多储备些食材了。’

    所谓吃人的嘴软,江北然这顿大餐自然不是白费功夫,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和这群吃饱喝足的异兽们关系等级上升了一截。

    阵营声望少说也从【陌生】攀升到了【友好】。

    经过一天的“尾行”,这些异兽基本也都已经都明白了过来,知道自家酋长并不是打算将这个人类养肥了再吃,而是真的在带它参观它们的地盘。

    虽然这一发现让它们无比震惊,但又因为这一天的震惊实在太多,所以身心都有些发麻,已经起不了太大反映了。

    怎么说呢,惊着惊着就习惯了。

    “吃饱就赶紧滚回去,别在这给我丢人现眼。”

    踢了一脚地上的角马,梼杌大声吼道。

    众异兽听完连忙起身,应了声“是,酋长”之后便作鸟兽散了。

    等到所有看热闹的异兽都离去,梼杌走到江北然旁边说道:“食物的味道很不错,朋友。”

    “你喜欢就好,尊敬的酋长。”

    江北然刚才叫这些异兽来吃烤肉的意思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想跟大家认识一下。

    而梼杌既然同意了,自然也就等于认同了江北然这个朋友,或者说是盟友。

    另一边,吃饱喝足的施凤兰已经倚靠在暗冥穷奇毛绒绒的怀中呼呼大睡了,突出一个没心没肺。

    江北然也没打算叫醒她,回过头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坛灵酒,掀开封盖对梼杌说道:“这就是我之前说过的灵酒,要不要尝尝。”

    闻到酒香的梼杌突然舔了舔舌头,表达出了莫大的兴趣。

    用尾巴将酒坛卷到嘴边,梼杌在又深吸了一口酒香后将一整坛灵酒都灌入了嘴中。

    “吼!”

    从未尝过的新奇味道让梼杌为之一怔,而且不仅仅是味道新奇,当灵酒进入它体内后,就如同“朋友”刚才所说的那样,和丹药一样滋润着它的身体,感觉异常舒服。

    “好喝。”梼杌回味片刻后,给出了一个评价。

    “如果用圣泉来酿制,灵酒的效果将会更好。”江北然一边说一边又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坛灵酒掀开封盖。

    这会儿他可是在谈一笔大生意,所以完全没有吝啬的意思,拿出来的都是顶级好酒,陆阳羽都从来没喝到过的那种。

    看到江北然又拿出来一坛酒,梼杌也没客气,尾巴一卷,又是一口闷。

    而且比起刚才那口来,这口的味道明显更加刺激,让梼杌情不自禁的眯起了眼睛,感觉自己身体都轻飘飘的。

    “这个灵酒,我喜欢。”梼杌再次给出了一个高评价。

    “喜欢你就多喝点。”江北然说着又拿出一坛灵酒。

    不过梼杌这回并没有急着喝,而是看向江北然问道:“你用圣泉来酿制出灵酒后,能给我多少。”

    江北然倒是没想到梼杌会突然谈起“生意”来,思考了片刻才回答道:“目前还不能确定,毕竟我还不知道用圣泉酿一坛酒的成本需要多少。”

    “好,那就等你算好了再说。”梼杌说完又卷起一坛灵酒灌入了口中。

    “吼!!!”

    这一回,梼杌兴奋的吼了一声,浑身的毛发都无风自动起来。

    ‘得,一看就是天生的酒闷子。’

    梼杌这反应明显是爱惨了灵酒,表情和反应几乎和陆阳羽一模一样。

    ‘谁说人与兽之间的快乐不能共通,这不就通了嘛。’

    见梼杌如此喜欢,江北然也就趁热打铁,又拿出数坛灵酒陪着梼杌一起喝了起来。

    一直喝到天蒙蒙亮,被一缕阳光晒到的施凤兰缓缓睁开了眼睛。

    “哈~”

    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施凤兰第一时间跑到小北然身边说道:“小北然,给我一颗糖吧~”

    江北然听罢从乾坤戒中掏出一颗口香丸抛给了施凤兰。

    这口香丸原本是江北然用来清洁口腔的,但在有一次施凤兰也要去吃了一颗后就大呼好吃,比她吃过的任何蜜饯都要甜。

    后来每天就养成了早晚都要吃口香丸的习惯。

    高兴地将口香丸丢入口中,施凤兰舔了两下后看向地上散乱的酒坛问道:“哇,小北然你喝了这么多酒啊。”

    “呼!!!”

    这时一阵炸雷一般的呼声突然响起,正是倒在地上的梼杌所发出。

    不过它并不是喝酒喝醉了,毕竟堂堂八阶异兽,异兽中的顶尖战力,还不至于如此不堪。

    只是酒不醉兽兽自醉,梼杌完全是因为喝酒喝舒服了,所以才想要小憩一会儿。

    被梼杌鼾声吓了一跳的施凤兰忙跳到小北然身后,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北然,你说我现在能过去摸摸它吗?”

    “晚些吧,等能摸了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虽然江北然并不觉得梼杌大概率不会抗拒施凤兰的“摸头杀”,但毕竟只是大概率,而不是完全确定,所以还是静等时机比较好。

    “可是它看着真的好好摸哦。”施凤兰眼巴巴的看着梼杌说道。

    江北然听完微微一笑,没再接话,而是起身开始收拾昨天一晚上留下来的遍地狼藉。

    “我也来帮忙。”施凤兰搬起两个空酒坛喊道。

    ……

    等到江北然收拾完,梼杌悠悠的醒了过来,张开大嘴舒服的打了个哈欠。

    虽然时间不长,但梼杌却觉得这是它睡的最舒服的一次。

    站起身,梼杌来到江北然身边说道:“走吧,朋友,我带你去下一个地方参观。”

    “好。”

    江北然欣然应允。

    离开树林,前方豁然开朗,一大片草原上栖息着各种各样的动物。

    这些动物虽然没有开启灵智,但体内却又着灵气流淌。

    跟施家那些顶级的食材一个性质。

    只是施家那些是人工用心培养的,而这些动物只是自然生长都如此有灵气,再次从侧面证明了这古墟的确是一块神奇的土地。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江北然刚才叫这些异兽来吃烤肉的意思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想跟大家认识一下。

    而梼杌既然同意了,自然也就等于认同了江北然这个朋友,或者说是盟友。

    另一边,吃饱喝足的施凤兰已经倚靠在暗冥穷奇毛绒绒的怀中呼呼大睡了,突出一个没心没肺。

    江北然也没打算叫醒她,回过头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坛灵酒,掀开封盖对梼杌说道:“这就是我之前说过的灵酒,要不要尝尝。”

    闻到酒香的梼杌突然舔了舔舌头,表达出了莫大的兴趣。

    用尾巴将酒坛卷到嘴边,梼杌在又深吸了一口酒香后将一整坛灵酒都灌入了嘴中。

    “吼!”

    从未尝过的新奇味道让梼杌为之一怔,而且不仅仅是味道新奇,当灵酒进入它体内后,就如同“朋友”刚才所说的那样,和丹药一样滋润着它的身体,感觉异常舒服。

    “好喝。”梼杌回味片刻后,给出了一个评价。

    “如果用圣泉来酿制,灵酒的效果将会更好。”江北然一边说一边又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坛灵酒掀开封盖。

    这会儿他可是在谈一笔大生意,所以完全没有吝啬的意思,拿出来的都是顶级好酒,陆阳羽都从来没喝到过的那种。

    看到江北然又拿出来一坛酒,梼杌也没客气,尾巴一卷,又是一口闷。

    而且比起刚才那口来,这口的味道明显更加刺激,让梼杌情不自禁的眯起了眼睛,感觉自己身体都轻飘飘的。

    “这个灵酒,我喜欢。”梼杌再次给出了一个高评价。

    “喜欢你就多喝点。”江北然说着又拿出一坛灵酒。

    不过梼杌这回并没有急着喝,而是看向江北然问道:“你用圣泉来酿制出灵酒后,能给我多少。”

    江北然倒是没想到梼杌会突然谈起“生意”来,思考了片刻才回答道:“目前还不能确定,毕竟我还不知道用圣泉酿一坛酒的成本需要多少。”

    “好,那就等你算好了再说。”梼杌说完又卷起一坛灵酒灌入了口中。

    “吼!!!”

    这一回,梼杌兴奋的吼了一声,浑身的毛发都无风自动起来。

    ‘得,一看就是天生的酒闷子。’

    梼杌这反应明显是爱惨了灵酒,表情和反应几乎和陆阳羽一模一样。

    ‘谁说人与兽之间的快乐不能共通,这不就通了嘛。’

    见梼杌如此喜欢,江北然也就趁热打铁,又拿出数坛灵酒陪着梼杌一起喝了起来。

    一直喝到天蒙蒙亮,被一缕阳光晒到的施凤兰缓缓睁开了眼睛。

    “哈~”

    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施凤兰第一时间跑到小北然身边说道:“小北然,给我一颗糖吧~”

    江北然听罢从乾坤戒中掏出一颗口香丸抛给了施凤兰。

    这口香丸原本是江北然用来清洁口腔的,但在有一次施凤兰也要去吃了一颗后就大呼好吃,比她吃过的任何蜜饯都要甜。

    后来每天就养成了早晚都要吃口香丸的习惯。

    高兴地将口香丸丢入口中,施凤兰舔了两下后看向地上散乱的酒坛问道:“哇,小北然你喝了这么多酒啊。”

    “呼!!!”

    这时一阵炸雷一般的呼声突然响起,正是倒在地上的梼杌所发出。

    不过它并不是喝酒喝醉了,毕竟堂堂八阶异兽,异兽中的顶尖战力,还不至于如此不堪。

    只是酒不醉兽兽自醉,梼杌完全是因为喝酒喝舒服了,所以才想要小憩一会儿。

    被梼杌鼾声吓了一跳的施凤兰忙跳到小北然身后,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北然,你说我现在能过去摸摸它吗?”

    “晚些吧,等能摸了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虽然江北然并不觉得梼杌大概率不会抗拒施凤兰的“摸头杀”,但毕竟只是大概率,而不是完全确定,所以还是静等时机比较好。

    “可是它看着真的好好摸哦。”施凤兰眼巴巴的看着梼杌说道。

    江北然听完微微一笑,没再接话,而是起身开始收拾昨天一晚上留下来的遍地狼藉。

    “我也来帮忙。”施凤兰搬起两个空酒坛喊道。

    ……

    等到江北然收拾完,梼杌悠悠的醒了过来,张开大嘴舒服的打了个哈欠。

    虽然时间不长,但梼杌却觉得这是它睡的最舒服的一次。

    站起身,梼杌来到江北然身边说道:“走吧,朋友,我带你去下一个地方参观。”

    “好。”

    江北然欣然应允。

    离开树林,前方豁然开朗,一大片草原上栖息着各种各样的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