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 > 第748章 特攻对帝宝具!(5000字)

第748章 特攻对帝宝具!(5000字)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白衣学士
    战场一角。

    镇国大骑士、万千少妇的梦中情夫、冰山男神、绝代剑圣荷梅洛斯,正与来自东方的始皇帝,激战正酣。

    两人四周。

    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纵横交错。

    也不知道是荷梅洛斯的剑留下,还是始皇帝的剑留下。

    两人拼斗了一会,都没有受到太大损伤,纯粹是试探阶段。

    空中战局的变化,并没有影响到二人。

    他们眼中,只有对方。

    虽然始皇帝目空一切,但他不可不承认,对方的实力,远超他昔日麾下任何一位武将。

    荷梅洛斯披风猎猎抖动,金发飘舞。他冰冷的目光注视着战车上的始皇帝,徐徐开口:“有人托我向你带一句话。”

    这种口吻,让始皇帝很不爽。

    他慢慢接受了自己“死亡”的事实。

    一开始英灵座灌输给他们的知识,也说明白了,他们是死后心怀遗憾,所以才会存留在圣杯里,被现世召唤出来。

    始皇帝啊,曾经做着千秋大梦,他梦想就是“长生不死”。

    可他偏偏死了。

    这让他心怀愤怒。

    这时,荷梅洛斯开口后,始皇帝仍端坐于青铜战车上,默不作声,听听对方说些什么。

    “他说,你的大秦,早就亡了。”

    始皇帝一听。

    瞪圆了眼睛。

    须臾后,始皇帝怒了。

    暴怒。

    震怒!

    帝王一怒,伏尸百万!

    他知道自己大秦亡了啊!

    可你这么当着自己面说出口,不是打脸吗?

    始皇帝的脸,是谁都能打的?

    愤怒的始皇帝二话不说开出了宝具。

    他觉得现在无论说什么,都不如直接开杀来得畅快。

    “即便大秦灭了又如何?朕一统六国,丰功伟绩,足以歌颂千秋万载!”

    随着始皇帝的愤怒。

    大地在剧烈震颤。

    一道道皲裂,自青铜马车下,向四周疯狂蔓延。

    皲裂割开的石块,在始皇帝四周,漂浮成一个个小小的浮岛。

    剧烈的狂风四起,掀起一块块不起眼的碎石,向荷梅洛斯砸了过去。

    荷梅洛斯却表情不变,仍维持着傲立的姿势,仍由一块块碎石,砸在铠甲上。

    一转眼。

    眼前的景色变了。

    不再是一片满是尸首的平原。

    荷梅洛斯眼前,出现了巍峨连绵的山脉,一条灰色的城墙,如同巨龙,沿着山脉走行轨迹,蛰伏在高山之巅。

    ……

    「镇国江山」

    「等级」A+

    「种类」对国宝具

    「有效范围」1~9999

    「最大捕捉」EX

    ……

    是固有结界!

    一件形成了固有结界的宝具!

    对国宝具!

    「镇国江山」!

    始皇帝的心象风景,是曾经的大秦,是一片无限的江山!

    这片固有结界,是一片几乎看不见边界的浩瀚地域!

    荷梅洛斯那冰冷的眸子里,出现了丝丝波动。

    他抬起头,看向远处。

    在连绵山脉中,最高的那座峰,燃起了乌黑的狼烟。

    狼烟袅袅直升,而始皇帝的铜马战车,就停在那最显眼、最高的那处峰塔,愤怒的目光形同实质,向山下的荷梅洛斯射去。

    “好可怕的执念,真不愧是曾经名留千古的帝王。”

    荷梅洛斯秉承的骑士道,与蜜莉恩坚持的骑士道,有一点点不同。

    他认为,骑士道只是行为准则,行为准则,是能变通的玩意儿。

    骑士道,不是他的精神信仰。

    他的信仰,是剑。

    唯有一剑,能搬山,能杀敌,能镇国!

    关于“论如何用一句话激怒始皇帝”这件事,的确是伊凛教的。

    但荷梅洛斯对这种战术,非常赞同。

    而且,他也没说谎啊。

    大秦亡了啊。

    这不是很“诚实”吗?

    他们双狮国的骑士道,没有规定在战前不能放骚话影响对方状态啊。

    荷梅洛斯看着站得十分高十分显眼、犹如靶子般的始皇帝,心里知道自己的诚实发挥了作用。

    于是荷梅洛斯提剑向长城走去。

    “万箭齐射!”

    始皇帝一声令下,浩浩荡荡的箭雨,遮天蔽日,铺向山下。

    这种级别的AOE攻击,已经无需瞄准了。

    这就是对国宝具,比对军宝具在攻击范围上,更上一层次的宝具。

    这本是对一个国家发动的宝具。

    如今,在荷梅洛斯激怒之下,始皇帝发动了「镇国江山」,将荷梅洛斯拖入固有结界中,准备用超级人海箭雨战术,让荷梅洛斯死得很惨。

    荷梅洛斯向前冲锋!

    沉重的铠甲,并没有让荷梅洛斯减慢脚步。

    他独自一人,登上山丘!

    在箭雨袭来前,荷梅洛斯不动声色,铠甲振动,宝具发动。

    ……

    「双狮骑士团」

    「等级」B

    「种类」对军宝具

    「有效范围」1~99

    「最大捕捉」999人

    ……

    随着荷梅洛斯发动宝具,

    一个接一个身披双狮国骑士铠甲的骑士,光芒一闪,出现在荷梅洛斯身前。

    每一位骑士的身体,都是半透明的,并不是实体。

    他们面甲的两眼处,燃着蓝色的火焰。

    一眨眼间,荷梅洛斯召唤出他的精英骑士团,足足有上千人!

    摇人?

    这年代,谁还不会摇点人了?

    “冲锋!”

    荷梅洛斯长剑一挥,向江山,向长城,发起冲锋。

    骑士们举起骑士盾,四十五度角斜上格挡箭雨,悍不畏死地向前冲锋。

    他们出来后,骑士们与荷梅洛斯,没有任何眼神交汇,没有叙旧,没有感慨。

    他们的意志,他们的精神,成为了荷梅洛斯的宝具,来到这个世界!

    但同样是摇人,荷梅洛斯身为「Saber」职阶,和「Rider」职阶的始皇帝,宝具等级差距太大。

    始皇帝的「镇国江山」与「大秦不灭军」,在「Rider」职阶的加持下,都是等级为A以上的宝具。

    而荷梅洛斯的「双狮骑士团」,仅仅是等级为B的宝具而已。

    一波箭雨扫下,一千位双狮骑士中,便有一片人如被割的麦子般,齐齐倒下,化作光芒消失。

    在箭雨中,荷梅洛斯以高速挥动的剑,格挡箭雨,脚步却没有放慢,也没有在意骑士们的死亡,径直向始皇帝冲锋!

    冲!

    冲锋!

    冲锋!

    不能停下!

    一千人!

    八百人!

    七百人!

    五百人!

    三百人!

    双狮骑士团的数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剧减。

    一面面盾牌,在对军宝具的箭雨攻击下,应声碎裂。

    一位位骑士的坚固铠甲,被箭雨穿透,瞬间扎成了刺猬。

    不仅仅是骑士们,箭雨实在太过密集,对方的宝具人数,是足以对抗一国的量级,荷梅洛斯以一人之力,根本无法全然将漫天箭雨挡下,当他来到山峦中的巍峨长城下时,身上已然插满了长剑,一身血染。

    此时。

    一开始心怀怨气的始皇帝,此刻眼中,愤怒消散了许多。

    他虽然嘴上不说,但对于如此勇猛、面对一支无敌军队,仍能英勇冲锋、不畏惧死亡的荷梅洛斯,心中浮现出一丝丝敬佩。

    但以始皇帝的身份与地位、以及逼格,他绝不能在战阵前,因对方的勇武,而自乱阵脚。

    这无疑会打击己方士气。

    但心中的敬佩,却让始皇帝深深吸了一口气,坐于辇上,长袖一挥,帝王之威在这一刻,展露无疑。

    “来自异时空的武将,朕欣赏尔等勇猛。如此,朕将以最强宝具,赐死于尔!”

    终于,

    牺牲了一整个骑士团。

    荷梅洛斯来到了长城下。

    上方。

    始皇帝高举双手。

    七色光芒,在天空中激荡。

    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宫殿虚影,在七色光芒中,自云端出现。

    荷梅洛斯抬起头,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

    始皇帝的宝具之多,等级之高,超乎想象。

    ……

    「千秋社稷」

    「等级」A

    「种类」对民宝具

    「有效范围」1~9999

    「最大捕捉」?

    ……

    一片宫殿,浩浩荡荡地出现在固有结界中。

    宫殿上方,光芒闪烁,一道道光芒凝聚成光束射下,轻易贯穿了荷梅洛斯的铠甲。

    “嗤!”

    荷梅洛斯虽然在极力闪避,可那片宫殿下射出的光芒,太过密集,他哪怕是剑圣,也无法在地毯式轰炸的AOE攻击中,安然无恙。

    “染指朕之江山者,杀无赦!”

    始皇帝的声音,从天空上荡出,浩如天威!

    空间在扭曲。

    这一刹,荷梅洛斯耳边除了始皇帝的声音外,再也听不见其他声音。

    金色的光束,将荷梅洛斯彻底淹没。

    一切尘埃落定。

    始皇帝挥挥手,停止了宝具轰炸。

    足足三分钟的轰炸,谁也看不清在荷梅洛斯身上,发生了什么。

    但始皇帝相信,没有人能挡下这种级别的攻击。

    没有人。

    始皇帝驱使铜马战车,来到荷梅洛斯面前。

    光芒消散,当始皇帝看清荷梅洛斯的惨状时,面色一肃,心中暗呼好家伙。

    只见荷梅洛斯被「千秋社稷」轰炸后,整个人已是破破烂烂了,像一块被遗弃的擦桌布。

    他整个左边身体,都被轰没了,血肉模糊。

    下半身仅剩下一条腿。

    这条独腿支撑着荷梅洛斯,让他没有就此倒下。

    最可怖的是,荷梅洛斯连脑袋都被刮走了一片,红白之物顺着面甲,流淌下来。

    荷梅洛斯周围,地面坑坑洼洼,像是被一片轰炸机光顾过,极目远眺,方圆十里,没有一处完好的地面。

    哪怕是英灵,也绝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逆风翻盘。

    “这就是忤逆九五至尊的代价。”

    始皇帝来到荷梅洛斯不远处,冷声道。

    荷梅洛斯拖着这残破之躯,用力抬起头。

    “呵”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呼出这一口大气,耗尽了剩余的力量。

    “居然还活着?”

    对此,始皇帝很意外。

    他缓缓拔出腰间的「辘轳剑」,准备斩下敌将头颅。

    按照以往的习俗,越是勇猛的敌将头颅,越有挂在咸阳城门前示众的价值。可惜大秦无了,江山无了,始皇帝也只是保留了这种习惯,加上他现在身边也没有了一干猛降,割头这种事,只能自己动手,亲力亲为了。

    荷梅洛斯睁开了眼睛,云淡风轻。

    他看着始皇帝,这一刻,荷梅洛斯没有了呼吸,心跳顿止,如同一个死人。

    可偏偏是形同死人的荷梅洛斯,用仅剩的一只手,抬起了剑。

    始皇帝手执辘轳剑,看着抬剑的荷梅洛斯,心中震惊,但面对一个将死之人,他还是走上前去。

    孤傲的始皇帝边走边道:“尔之士兵,灰飞烟灭,尔之残躯,垂死矣,回天乏力!”

    “不。”

    冰山男神荷梅洛斯,嘴角罕见地流露出一丝微笑,轻声道:“我还有最后一剑……足以杀你的一剑。”

    在铠甲内,荷梅洛斯手背上,三道「令咒」同时燃烧。

    最后的魔力,为垂死的荷梅洛斯,注入了新的活力。

    说罢,荷梅洛斯一剑横扫。

    ……

    「剑圣领域·帝陨」

    「等级」C~EX

    「种类」特攻宝具

    「有效范围」1~3

    「最大捕捉」1人

    ……

    荷梅洛斯在双狮国里,有着“弑帝”的事迹。

    这个事迹,在英灵座的强化下,成为了一件宝具。

    一件平平无奇的宝具。

    在面对非帝王目标时,这一招,仅能发挥出C级宝具的战斗力。

    什么是特攻宝具?

    在特定场景、特殊时机、面对特定目标时,能发挥出“EX”战斗力的宝具!

    EX级别,并不是字面上意指“最大”。

    而是……无法估量!

    EX级别的宝具,威力无法衡量!

    而荷梅洛斯用最后的力量,挥出的最后一剑,是对帝宝具!

    这是一件针对帝王的宝具!

    这一剑的光华,成为了宝具本身!

    从一开始,荷梅洛斯感受到始皇帝的帝王之气时,他便知道,自己来到这里的使命,就是为了这一刻。

    他的「千锤百炼」,他的「天衣无缝」,他的一切,只为了这一刻而存在。

    怎么杀帝王,荷梅洛斯很熟悉。

    他杀过。

    于是,便有了这一剑。

    在针对「帝王」时,这一剑将出现“一击必杀”的效果。

    荷梅洛斯的剑,原本抬得很慢,但抬到腰间时,却微微一抖,又落回了原处。

    始皇帝很奇怪,他感觉到脖子一凉,可对方已经将剑落下了。

    直到温热的血,从脖子上流下时,始皇帝才反应过来。

    原来啊,

    不是那一剑提前落下了,而是那一剑的速度,快到了超越肉眼所能捕捉的极致,始皇帝根本看不见那一剑的轨迹。

    江山、社稷、巍峨山峦、长城,种种心象风景,疯狂震荡,片片碎裂!

    始皇帝眼前,江山崩塌,万物凋零。

    他长叹一声,缓缓将辘轳剑回鞘。

    始皇帝闭上眼睛。

    “罢!罢!罢!千古春秋,万世基业,终归是大梦一场!”

    在这一刹。

    始皇帝接受了自己的死,接受了自己的失败。

    生平种种,在他脑中闪过。

    “朕踏遍江河,大秦铁骑战无不胜,朕扫灭六国、统一海内,战匈奴、兴水利、统度量衡、百姓安居乐业、外敌闻风丧胆、天下无双!朕之一生,麾下亡魂千万,但活得坦坦荡荡……虽死无憾矣!”

    在生命的最后,始皇帝回忆了自己一生。

    他长笑着,上一辈子,在临死前,他郁郁寡欢,心怀焦虑。

    这一次,他终于能直面死亡,不再恐惧。

    虽死无憾!

    生前死后,终其一生,任由他人评说!

    也罢!也罢!也罢!

    “朕乃,千古一帝!”

    说完,

    始皇帝头颅,从脖子上掉落。

    固有结界在崩塌。

    荷梅洛斯挥出这一剑后,无力垂下了头。

    ……

    战场另一处。

    这里遍布尸体。

    一件件无人问津的武器,插在血红的土里。

    伽倻琴美与我妻由乃,在此激斗。

    若有旁观者,眼下这幅情景,将十分违和。

    两位穿着学生制服,面相乖巧的年轻女生,却如同原始角斗场里的斗士,用最原始的方式,疯狂厮杀。

    两人身上的制服,都残破不堪、一个个孔洞里肉隐肉现。有的地方,甚至被撕成了布条,在血的沾染下,别有一番风味。

    伽倻琴美抡着夸张的电锯,随着电锯的剧烈运转,时不时有血沫,在锯齿的缝隙中,在离心力的作用下,甩到伽倻琴美的脸上。

    她胸前、肩膀、背后,被对方砍出了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血淋淋的。

    但伽倻琴美却似乎不知道疼痛,仍活动自如。

    “这女变态有点麻烦啊。”

    伽倻琴美咬着指甲,两眼渐渐染上一层不祥的黑雾,久攻不下,心态开始焦虑。

    伽倻琴美的战斗力,一直成迷。

    连伊凛也不清楚,这变装变得贼溜、小巧的身体里,究竟蕴含着什么力量。

    伽倻琴美一个照面,就打掉了我妻由乃的消防斧。

    她以为稳了。

    没想到我妻由乃反手从地面拔出一把阔剑,狞笑着向伽倻琴美砍来。

    那一刻,伽倻琴美发现自己错了。

    对方的真正武器,并不是那把消防斧,而是我妻由乃本身。

    ……

    「病娇不死于徒手」

    「等级」B+

    「种类」对人宝具

    「有效范围」1

    「最大捕捉」1人

    ……

    这才是我妻由乃的真正宝具!

    在病娇手里,任何东西只要拿起来,就能赋予“宝具”的效果!

    别说是武器了。

    哪怕是一把尺子,一把指甲刀,一张凳子,甚至罩杯里的钢丝圈,在我妻由乃手里,都能成为杀人武器!

    她,是一位真正的病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