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诡眼迷踪 > 第一章 诡眼初现

第一章 诡眼初现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山忐石忑
    山村的上空,原本湛蓝的天空毫无征兆的阴沉下来。

    一户村居,一个青年冲泡了一杯咖啡。

    然后躺在沙发上,拿出自己形影不离的手机,手指开始如精灵一般滑动着。

    看他的举止,想必是从城市还乡的游子。

    忽然,手机滑落,砸在他的额头上,紧接着,摔在了地板上。

    想象中的惊叫声没有发出,因为他已经死了,毫无征兆…

    他的动作定格在滑动手机的最后一刻。

    地板上的手机原本光亮的屏幕逐渐暗淡。

    在即将黑屏的刹那,隐约间有一只眼睛一闪即逝。

    …

    “铃铃铃~”

    一串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凌锋的思绪。

    凌锋,江游派出所所长,28岁,这个职位相对于这个年龄,也算是年轻有为了。

    他身高根号三,中等身材。

    宽阔的肩膀,撑起了一件较为宽松的便衣,衣服的轮廓凸现出一身的腱子肉。

    古铜色的皮肤,略显凌乱的头发,外表除了普通以外,凌锋并无出众之处。

    由于工作的关系,凌锋并不怎么大的眼睛里透露着一股慑人的锋锐,似乎一眼便能看透人心。

    凌锋习惯性地接起办公电话。

    “喂,你好,这里是江游派出所,我是所长凌锋。”

    “凌所,我是小罗,田家村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死状很奇怪,您快过来看看吧!”

    小罗,全名罗皓,23岁,警校毕业两年,现在已经是一名精明干练的一线警员。

    凌锋对他很是器重,重大的案子都会叫上他。

    希望他能得到更多的历练,积累更多的办案经验。

    因此,他也算是身经百战了。

    罗皓电话里说的这起命案,用了“很奇怪”来形容。

    凌锋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想,可能又是一个棘手的案子。

    “好,把命案现场的定位发给我,我马上过去,注意保护好现场,还有,通知咱家那位下乡过来的法医也过去吧!”

    凌锋说完便迅速挂掉电话。

    随即,罗皓发过来了命案现场的定位。

    凌锋取了车,根据定位,快速驱车前往。

    田家村距离江游派出所并不远。

    对于凌锋这个老司机来说,最多十分钟车程。

    当他赶到的时候,罗皓正搓着手掌焦急地等待着,看见凌锋的车到了,便赶忙迎了上去。

    凌锋下了车,罗皓也刚好走了过来。

    “凌所,您到了,老样子?”

    凌锋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环顾四周。

    事发地点是在一处老旧的土坯民宅里,这个村子很多这种制式的宅子,大约是七八十年代建成的。

    如果以为住这种房子的肯定是家境不好的贫困户,那就大错特错了。

    现在大力发展乡村旅游,搞各式各样的农家宴,像这种制式的老房子很受欢迎。

    此时,罗皓已经在大门门口拉上了黄色警示带。

    警示带外面已经围观了很多村民,人头攒动,议论纷纷。

    凌锋从围观的群众中收回目光,并未发现异常。

    于是,走进民宅内。

    第一感觉院子里很干净,并且东西摆放整齐。

    南墙一侧有一颗碗口粗的枣树,时近冬季,树叶已经基本掉光了。

    西墙原本应该是一处养猪圈,现在已经成为茅房了。

    东侧有一口大水缸,水缸里种着已经干枯的荷花。

    农具摆放也很规整,看得出这家人比较讲究。

    院子中,也是一切平常。

    凌锋走进客厅,忽然一阵耳鸣之声传来。

    他不禁倒退了两步,刚好又退出了客厅。

    然后捏了捏额头,轻轻晃了晃脑袋。

    心想,最近太累,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

    定了定身,再次走进客厅。

    只见一名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躺在沙发上。

    如果是在平时,一定会认为他正在睡觉。

    死者的手自然垂落向地面。

    手机掉落在地上,已经黑屏,只有一点绿色信号灯不时闪烁着。

    罗皓走了过来。

    “凌所,死者26岁,叫田刚,在边桥打工,前几天刚回来。”

    “他的父母呢?”

    “他父母去镇上办事了,已经通知他们了,正在往回赶。”

    凌锋点了点头。

    “现场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罗皓眉头微皱,摇了摇头。

    “我在现场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死者表面上看没有任何受伤的地方,很蹊跷…”

    凌锋一眼看去,确实如罗皓在电话中所说,死者死状很奇怪。

    死者身穿一套保暖睡衣。

    茶几上放着一杯咖啡,香气弥漫,还不时散发着一丝热气。

    看情形,感觉死者在半个小时之前还躺在沙发上玩手机。

    凌锋又察看了客厅布置,东西摆放仍然很规整。

    一群色彩斑斓的小金鱼正在鱼缸水草间有序地穿梭游弋。

    它们仿佛并没有受到任何惊扰一般,似乎仍然以为,主人是看手机时,又无知无觉睡着了。

    凌锋皱了皱眉头。

    看各处的情形,似乎除了田刚的死亡以外,一切都是那么平常。

    “第一个发现死者的是谁?”

    “是田刚的一个发小,叫田涛。”

    “据田涛所说,自田刚从边桥回来,基本上每天都会来找他玩。”

    “今天也是跟往常一样,他进来的时候看见田刚躺在沙发上,以为他睡着了。”

    “然后叫了几声发现不对劲,试了呼吸才知道,他已经死了。”

    “于是,田涛直接拨打了110。”

    “当时,我正好在附近的颜家村处理一起邻里纠纷的案子。”

    “接到所里电话后就直接赶了过来。”

    凌锋点了点头。

    “打过120吗?”

    “120已经来过了,医生说来不及了,人已经死了,我就没让他们再动尸体。”

    凌锋沉吟了片刻,并未发现有何不妥。

    “收拾一下吧,手机、咖啡杯拿回去检验,收集房内的指纹,与死者及其父母进行对比,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来过这里。”

    “好的,凌所!”

    罗皓应了一声,便开始着手收拾现场。

    凌锋走到院子里,自顾点上一根香烟,仰望着高空。

    天还是那么蓝,相对于它,一个人的死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并且,院子中的一切都还如平常一般,不曾因为这个家中小主人的死而有任何变化。

    那颗只剩下树干树枝的枣树上跳动着许多麻雀,或许它们见证了这个年轻生命的逝去。

    然而,对于它们来说,恐怕这只是它们一天中的匆匆一瞥吧!

    “凌所,您看!”

    罗浩手里捧着那部掉在地上的手机,慌忙跑了出来,递给凌锋。

    凌锋接过手机,脑海中猛地一阵轰鸣,随即浑身冒出鸡皮疙瘩。

    屏幕之上是一只巨大的眼睛,几乎占了整个手机屏。

    这是一只怎样的眼睛?

    凌锋一时间竟无法用语言描述。

    总之,它并不恐怖,却处处透露着诡异。

    漆黑如墨的眼眸,泛着淡淡的幽光,眼皮微垂,但却丝毫不影响它注视自己的眼神。

    古老悠远,深邃诡异…